《我的能力很夸张》小说章节目录江夜,江夜刚全文免费试读

“江夜,你还没死呢?”

一道阴阳怪气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江夜抬头顺着声音望去。

天色昏暗,定睛细看,只见一个极为富态的公子哥跨过院门走了进来,身后尾随着一个贼眉鼠眼的小厮。

公子哥身躯肥硕无比,每走一步都能看见衣衫下的肥肉波浪在涌动,步履维艰。

江夜真怕他走路都能累死。

这样的身材,也只有生在富贵的大家族才能喂出来。

一般的清贫家庭可吃不出来。

“江夜,大少爷亲自来看望你,还不出来迎接!”黄衣小厮不仅人长得贼眉鼠眼的,说话也尖锐的像是老鼠叫。

两人止步在院心,神情桀骜。

雨已经停了,天色渐渐暗了下来。

江夜自然没言听计从的出去迎接,而是倚在门框上,语气浮夸的道:“哟,这不是我可爱的大哥吗,今天怎么有空出来溜达了,是不是马上过年了啊。”

印象里,眼前这个肥胖的大房少爷可不是什么好货。

仗势欺人之事没少干,还经常来欺辱原主寻求快感,简直是心理扭曲之辈。

想必今晚突然上门也是想来找乐子。

“大哥也是你个小小赘婿能叫的?”顾兴像是被什么东西侮辱了听觉,掏了掏耳朵,冷哼道,“你只能称呼我大少爷,没资格跟我论兄弟,懂吗?”

大少爷顾兴也暗自纳闷,平时这赘婿江夜见自己像老鼠见了狗,唯唯诺诺的。怎么他去外地游玩,一个月不见,江夜像变了个性子。

莫非落水后被水鬼上了身?

水鬼分公母吗?

“小爷我今晚就要走了,趁我心情好,别挡道。”江夜淡淡说道,自顾自朝着院外走去。他也没啥行李要带,孑然一身。

他想走,顾兴可不会让他走。

“走?你要走去哪?今天可还轮不到你出门的时间!”顾兴示意,黄衣小厮立马冲上前拦住江夜的步伐。

“怎么,出门都不让?”江夜冷笑道。

原身连出入都被禁止,每两个月只准出门一次,还有人在旁监管,生怕他跑了。整个人就像被豢养在府里的畜生,毫无自由可言。

赘婿真就卑贱到尘埃里?

“少爷,我刚刚进来时听见东西碎了的声音,保不准这小子砸坏了东西想跑!”黄衣小厮大声道。

“江夜,顾府的东西都很金贵,砸坏了你赔得起吗?”黄衣小厮扭过头,两眼直盯着江夜凶狠的叫道。

屋子里的陈设简陋不堪,就算是江夜刚才砸碎的那只碗,也只是普通的瓷碗,根本值不了几个钱。

况且在堆金积玉的顾家,即便是金银制成的碗也算不了什么。

黄衣小厮也知道这些,他只是想要为大少爷找到一个借口而已。

一个动手的借口。

不得不说,江夜有点佩服黄衣小厮了,是条主人家的好狗。

对于主人而言,会叫的才是好狗。

“好啊,江夜,你竟敢损坏我顾家的财物!”顾兴厉喝道,“小方,给我扇他几个巴掌,好好教他一下顾府的规矩。”

顾兴虽然经常来欺辱江夜,但也被他父亲立下规矩。

要有分寸,不能打死。

虽说赘婿身份低贱,但传出去恶意打死赘婿的消息,对于顾家名声不利。

豪门大家族最在意的就是名声这种东西。

“好的,少爷。就让我勉为其难的来教导他一下顾府的规矩!”黄衣小厮狞笑一声,摩拳擦掌走上前。

对于自家少爷的脾性,黄衣小厮极为了解。

因为武道无望,大少爷备受家族里那些修武的子弟嘲笑,没法,就只能将心中的愤怒发泄到下人身上。

不过自从有了江夜,大少爷就很少殴打下人。身为下人,自己还得多谢江夜。

黄衣小厮的笑容更加狰狞了。

江宁也不跑,站在原地,反而是饶有趣味的笑道:“我的脸皮比城墙还厚,我怕你打我不成反而折断了自己的手。”

夸张用词,言出法随。

江夜赫然感觉有一股无形的力量,加持在了自己的脸皮上,江夜顿时感觉自己的脸皮变得更硬更厚了。

……

此时。

万里之遥的中原。

一座通天彻地的高山之巅,一道伟岸的身影睁开了眼。

他感应着天地大道的波动,眉头紧皱,“又出现了,圣人的力量……而且,这力量所用有些奇怪……”

一个月前,这道修为通天的身影,就感受到了一道恐怖的圣人力量波动,直冲云霄,仿佛是要把这片天地捅破。

要知道沧澜大陆已经千年没有圣人出现了。

惊骇不已的他正要有所行动,这股力量又戛然而止了。

消失的无影无踪,耗费修为也无法推演来源,仿佛从未出现过一般。

“唉,此次波动,微乎其微,更是无法探寻……”

说完,他又闭眼归于沉寂。

……

院中。

见江夜也不跑,顾兴和黄衣小厮都以为江夜怕了。

以前的江夜也是这般,受了屈辱根本不敢反抗。

顾兴越感兴奋,脸色都潮红不少。

对,就是这样!

他就喜欢看别人受了屈辱却不敢抵抗的样子,那种扭曲的快感特别让他陶醉。

另一边,黄衣小厮走到江夜面前,不以为然的笑道:“笑死,什么时候了,还在这吹牛。”

江夜微笑道:“我已经提醒你了,既然你还要执迷不悟,那就来试试,扇吧。”

身形甚至微微前屈,把脸送上来。

十分的贱。

黄衣小厮气坏了,这小子简直太膨胀了,什么脸皮比墙厚,他又不是没打过。

不再犹豫,甩了甩手,鼓足了力朝着江夜脸扇去。

江夜因为伤势初痊,也没吃过啥好东西补过身体,整个人看起来虚弱的像是一根稻草。

站在不远处看戏的顾兴突然内心有点后怕,小方还是太年轻了,不该受江夜挑衅,血气冲动了。这一巴掌太用力了,要是把江夜打死了可不好。

父亲知道后定会怪罪自己,虽说罪不至死,但一定会罚闭门思过。

江夜这小子心机可真深,从一开始就在挑衅。目中无人的样子,说不定就是想让自己打死他好解脱呢。

但掌已经打出去了,已收不住了。

“啊!”

传来一声痛呼,打断了顾兴的内心戏。

他抬起头,惊愕的发现惨叫的并不是江夜。江夜在原地站的好好的,一动没动,那向上歪起的嘴角甚至连一丝血迹也没有。

反而是手下的小厮捂着手跪在地上惨叫。

那只右手从手腕处折成了一个恐怖的角度,看着都通体发寒。

不知道的还以为在自残呢。

“少爷……”黄衣小厮痛得眼泪都出来了。

太痛了,真的是太痛了!

明明是瞄准了打在江夜脸上,怎么像是打在坚硬的墙壁上。

感觉右手掌的骨头都碎了。

江夜皮笑肉不笑的蹲下,道:“我都说了我的脸皮比城墙还厚,你还要打。你看看,这不就受伤了吗。”

“啧啧啧,居然能折成这样,你这手看来是废了,让我无证小神医来给你治一治。”

江夜迅雷不及掩耳的伸出手,捏住黄衣小厮骨折的右手,疯狂挤压。

“啊!”黄衣小厮惨叫连连。

院外有几个丫鬟路过,听见院内的惨叫声,不禁摇头。

“大少爷又来找乐趣了。”

“听叫声好惨啊。”

“哎呀,快走快走,别打扰了大少爷。”

几个丫鬟连忙小碎步跑开。

……

小院里。

趁他病要他命。

江夜一脚踢在黄衣小厮的下巴,瞬间将其下巴踢脱臼,断裂的牙齿带着血飞出。黄衣小厮倒在地上,直接昏死过去。

然后江夜缓缓抬起头,眼神玩味的看向已经看呆了的顾兴。

“现在到你了,大少爷。”

原创文章,作者:赵右,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6929.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