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能力很夸张》小说章节目录江夜,江夜刚全文免费试读

小说:我的能力很夸张

小说:玄幻

作者:赵右

简介:【画风不正常的脑洞玄幻,上车请系好安全带】说起来你可能不信,我的能力很夸张。只要敢说,就敢变成真的。举个简单的例子,当铺天盖地的妖魔袭来,面对众生的绝望与不解,资质平平的我只用轻描淡写的说一句“我的剑气纵横十万里!”刹那间,剑光席卷,天地战栗!

角色:江夜,江夜刚

《我的能力很夸张》小说章节目录江夜,江夜刚全文免费试读

《我的能力很夸张》第一章 赘婿开局免费阅读

细雨绵绵,如针织长幕。

吱呀一声。

两个身着碧绿小衣的丫鬟手提木制食盒,推开了僻静小院的大门。

“在病榻上躺了一个月还没死,咱这位姑爷的命是真的硬。只是可怜了我们,每天还要辛苦劳累的为他送吃食。”个子较高的丫鬟面色不耐的抱怨道。

“哎呀,你小声点,万一被听到了怎么办。”另外一个丫鬟看起来胆子有点小,不敢多做议论。

“听到了又如何,区区一名赘婿而已,能掀起多大的波浪。你才刚来,不懂这些,府里的人你看谁瞧得起他。

他能够入赘我们顾家,已经是祖坟冒青烟,山鸡飞上凤凰的枝头了。

要不是我们小姐从小厄运缠身,需要命格极硬的男子入赘冲喜,不然以我们小姐的天资和容貌,哪能看得上他这山野小子。”

个子较高的丫鬟讥笑道。

“原来是这样啊,我还以为……”小个子丫鬟恍然大悟。

“要我说还是老爷心地善良,好吃好住的把他养在府里。不用干活,生病了还有下人服侍,过得那叫一个滋润。”个子较高的丫鬟接过食盒。

小院里落叶遍布,杂草丛生。

踩过地砖开裂的潮湿地面,两人边走边说,来到了紧闭的屋子门口。

走廊房梁上到处是蛛网结丝,小个子丫鬟抬头瞧见一只黑蜘蛛悬荡在头顶,被吓的娇躯一抖。

“有蜘蛛!”

“啊呀,还真是!”

“好了好了,就放在这,赶紧走吧。”

个子高的丫鬟将手中的木盒慌乱丢在门口,收回规整摆放在一旁的空木盒,两人拉着手急匆匆逃离了这里。

好大好可怕的蜘蛛,吓死一米六的宝宝了。

……

咣当!

过了许久,死寂的小院里再次响起了开门声。

一名脸色苍白的青年终于睡醒,打开屋门走了出来。

看着阴沉的天色,江夜左扭扭右扭扭,活动了一下僵硬的身体,然后夸张的伸了一个懒腰,“他奶奶的腿,躺了一个多月,反噬的伤终于好的差不多了,下次再也不嘴贱了。”

一个月前,江夜加班到深夜,骑着小电驴正常行驶,却被一辆逆行的轿车当场撞死 。

可能是老天爷不愿帅气逼人就此死去吧,让他有趣的灵魂穿越至此,附身在了一个被推搡落河的少年身上。

说起原主,人生经历那叫一个凄惨。

原本生活在一个贫苦的小山村里,家里种点庄稼,偶尔在山上捕猎点野兽贩卖,日子过得那叫一个拮据。早出晚归的劳作,身心俱疲,也毫无盼头可言。

后来有一天,与父亲进城赶集,趴着看热闹的时候,原主却被一个长须道长相中,选定为顾家的赘婿。

穷小子激动无措,以为他的命运将就此改写。

最后,也不知道顾家的人是怎样与原主父亲谈的,原主不久后就十分低调的入赘了顾家。没有宴请宾客,没有洞房花烛,甚至连自己名义上的娘子都未曾见过。

就安排了一个院子居住,平日里还限制出入。

像是个圈笼里的宠物,偶尔被允许出门放放风。

“赘婿开局,真的是憋屈。连自己老婆叫什么名字,长什么样子都不知道。也不检查检查,万一老婆不男不女,是耍枪的不是舞炮的呢。”

江夜摇摇头,为原身不甘。

“这年头私藏枪械的可太多了。这招赘婿的,要么是女儿奇丑无比嫁不出去,要么就是身体有大问题。”

“不能想不能想,恐怖如斯,再想就影响我的食欲了。”

“不多说了,先干饭,干饭人永不言弃!”

疏松了一会筋骨,江夜将斜倒在门口的食盒提进屋内。

幸好饭菜没有洒出来太多。

病人卧榻,下人却将吃食随意搁置在门外,连多走几步送进去都办不到。这意思明摆着就是,你要吃饭就自己出来拿,不吃拉倒。

要知道江夜可是卧病在床的病人啊。

小小的丫鬟尚且敢如此对待自己,更不用想府里的老爷夫人是如何看待自己的。

地位低贱啊,就是个冲喜的工具人。

最气的是连酒席都没吃上一口,这是对干饭人的侮辱。

太憋屈了。

原身老实憨厚任人欺负,受时代熏陶身为地球三好青年的江夜可忍受不了。

要不是江夜刚穿过来的时候,为了试验一下自己的能力,一时嘴贱遭到反噬,受了伤只能卧床休养。不然他早冲出府邸,天高任鸟飞了。

想起他的能力,江夜此时仍心有余悸,嘴角直抽抽。

说起来你们可能不信,我的能力很夸张。

只要敢说,就敢变成真的。

换句话说,江夜的能力就是只要用夸张的修辞手法说话,就能将所说的内容核心转变成真实。

夸大用词,不外如是。

简直就是出口成脏……呸,出口成章……也不对。

简直就是言出法随,多么碉堡的能力啊,这可是圣人才能拥有的无上神通!。

当然了,任何强大的能力都有限制。这言出法随的限制,就是不能太夸张过头,要在自身的承受范围以内。

江夜初次试验不懂这些,也没个新手指导教程。

直接就大吼“我要曰天”,瞬间遭到了沉重的反噬,啪叽一下倒在地上口吐白沫,差点大小便失禁,生活不能自理。

说多了都是泪啊。

逆天有罪。

……

简陋的卧房里。

房间里唯一的一张木桌旁,南天面无表情的掀起木盒的盖子,果不其然,里面又是清汤寡水的饭菜。

一碟青菜,一双木制筷子,一碗看不出是啥做的面糊糊。

江夜眼中有寒光一闪而过。

顾家人打得好算盘,他卧床一个月,没有大夫来看过病,那位名义上的岳父更是见所未见。吃食倒是不曾断绝,意思就是你可以病死,但不能被饿死,这样传出去对名声有损。

但吃什么,就不管了。

只要饿不死就行,其余的一概不管,任江夜在此自生自灭。

“对我有恩,我必厚报。于我不公,我睚眦必报!”想吃饭都只能忍着剧痛,自己起身去取。

江夜回想起这一个月以来的非人生活,不禁咬牙切齿。

还真是命格很硬,不然可能都撑不过去。

“可恶的顾家,不要让我逮到机会报复!”

江夜狠狠夹起一口青菜塞进嘴里咀嚼,该死的,淡的,盐都懒得放。

“吃完最后一顿晚餐,就跟以前的生活说再见了。”江夜露出解脱的笑容,时至今日,他的反噬已经基本上痊愈了。

“什么狗屁赘婿,爱谁当谁当,小爷我不伺候了!”

强忍着喝干净碗里的最后一点残渣。

江夜猛地一摔,砰的一声,碗在地上顿时四分五裂。

吃饱喝足,小爷要走了!

原创文章,作者:赵右,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6929.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