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宝奶凶:大佬妈咪人设又崩了》小说章节目录顾杰琛,郑辉全文免费试读

马玉莲拦住了姐弟俩,认真细致地盯着他们的脸庞。

还好,两个人的小脸蛋都肉乎乎的,长得比较像,但完全不像顾杰琛。

“奶奶,你认识我们啊?”沈珞星奇怪地问。

小肉包剃着西瓜头,眼睛大大的,稚气满满,又漂亮又奶萌。

而粉雕玉琢的小女孩穿着道袍,清澈的双眸水灵灵,看着她很戒备,表情也异常严肃。

倒有几分与她年龄不相符的少儿老成相。

“你们跟前面的顾杰琛先生认识?”

马玉莲露出笑脸,有一丝诱惑的意味。

“认……”

“不认识!”

沈琦月稚气又清亮的奶音压倒了弟弟的话头,抓起他的手,“走,回家。”

她看出来了,这奶奶的眼神很狡黠。

马玉莲闪闪眼,眉头蹙起……

嘿!这小女孩挺傲娇的啊,不好欺骗。

她从包里掏出手机,给家里的女儿拔了个电话……

“菲菲啊,杰琛来天龙了,你也过来吧,我们跟他一起吃个晚饭。”

那厢传来又娇气又不耐烦的嗲音:“妈,你不要再抱有幻想了,我可不想去碰壁。”

“你不怕他被别的女人抢走啊?”

“他这么禁欲,哪个女人喜欢勾引?”

“可你俩终归是要结婚的呀。”

“有人说他是GAY,我不结,你想办法退婚吧。”

“不行!你没试过怎么就肯定他是GAY?”

嘟嘟嘟……

那厢挂了。

马玉莲无奈地放下手机,转过身,发现商场门口已没了未来女婿的身影。

而另一边,两个小孩已坐上公交回家了。

……

城北的一家四合小院,虽然陈旧,可里面的房屋,里里外外都打扫得干干净净。

院子里除了树,还种着花草,中间有两棵葡萄树,搭了架子和秋千。

“哥哥!”沈珞星跑进西厢儿童房,“爸比不理我们。”

话落,他生气地脱下黄布袋,白嫩的一双小手端起大水杯,咕噜噜一下喝完了。

沈易阳从电脑桌前起身,五官精致的小俊脸微沉,身高竟比弟弟高出半个头。

“不理就不理,他到时候别来求我们!”

沈珞星眼睛一眨,“哥哥,你有办法对付他吗?”

“有,到时候你就知道了。”沈易阳朝外面扫了眼,“月儿呢?”

“姐姐去厨房了。”

沈琦月已换下道服,穿着一件米黄色宽松的长长T恤,正在水池边淘米。

“月儿,你怎么又穿妈咪的衣服?”

“很好啊,我不用再穿长裤子了。”

沈琦月边淘米边回答,声音甜甜的,“哥哥你觉得不好看吗?”

“你可以穿裙子。”

沈易阳走过来,接过她手里的小米篮,“让我来吧,你去择菜。”

“好。”

把米倒进电饭锅里,放进两碗水,插上电,沈易阳才回头看妹妹。

“怎么不跟我说那个顾杰琛了?”

“不想说,反正弟弟都告诉你了。”

沈易阳蹲到她跟前,盯着她的小脸,“他不理你们,你很难过对不对?”

哥哥不说还好,一说,真让沈琦月心酸了。

她出生不到一周岁就被太姥爷送到了菩灵山,说什么她命硬,怕克死了亲生母亲。

去年下山,她回到母亲身边才知道,根本不是她命硬,而是太姥爷想让她学道,将来好继承他的衣钵。

说什么当道姑挺好的,要是有生意还能帮妈咪赚钱。

何况,她长得漂亮。

可漂亮有什么用?

学了道术又有什么用?

亲爹都不看她一眼。

沈易阳见妹妹红了眼睛,心疼地摸了摸她的头,“别难过,你真想要个爸比,我们让妈咪相亲就是了。”

闻言,沈琦月抬起头,泪眸忽闪,“你不要亲爸比吗?”

“他不是不理睬我们吗?为什么要死皮赖脸去认他呢?”

“那是他还不知道我们是他亲生的呀。”

“……”

“哥哥,你帮我们想个办法,我要让他知道,我们就是他的孩子。”

沈琦月抓住了他的手,眼里有浓浓的渴望。

从小就被扔到道观里的妹妹很缺爱吗?

沈易阳沉思半晌,点了下头,“哪天我跟你去见他,想办法拔他几根毛回来。”

……

饭菜做好摆上桌,他们亲爱的母亲沈希彤才汗渍涔涔地回来了。

她放下一只鼓囊囊的编织袋,朝奔过来的三个孩子笑了笑。

“还没吃吗?又在等妈咪?”

“妈咪,你不回来,我们怎么会吃?”沈珞星拉着她的手,委屈巴拉,“你以后能不能早点回来,我肚子都咕咕叫了。”

“好。”沈希彤抱起他,又揽住女儿的小肩膀,“进屋吧,妈咪洗把脸就跟你们一起吃。”

桌上三菜一汤很简单。

除了现炒的青菜,丝瓜,蛋汤,就是昨天吃剩的一盘红烧肉。

沈希彤扒完一碗饭,从包里掏出一张报名表,对他们扬了扬……

“下周你们可以去蓝天幼儿园读书了。”

沈易阳小眉头微蹙,“妈咪,幼儿园暑假肯定要放的,还是过完暑假再去读吧,可以省点钱。”

他可听过妈咪回老家的创业计划,除了要开“甜蜜城堡”的面包分店,还要开间中药铺。

刚才她背回来的大袋子里,装着的全是草药。

他嗅觉灵,闻一闻就知道了。

“现在才五月底,离放假还有一个多月呢,妈咪好不容易托关系,把你们塞进本市最好的幼儿园,还是去读吧,不然在家里做什么?”

沈希彤对着三个孩子慈爱地笑了笑。

沈琦月甜甜糯糯地回答:“在家里烧饭你吃呀。”

小胖星托着腮帮,呐呐地说:“妈咪,我能不读书吗?看书写字什么的,我会头疼。”

“宝贝吃肉疼不疼啊?”

“不疼。”

“那蓝天幼儿园里有很多肉吃,宝贝还是去吧。”

有吃的绝不疼。

五年前,沈希彤因为意外怀孕被父亲赶出家门,已失去母亲的她只好来到京都,找到了在那儿工作的表哥。

表哥是她大姨的儿子,得知她已怀孕三个月,怀的还是三胞胎,便劝她生了下来。

他们的姥爷一心学道修仙,在老伴去世后就去了菩灵山,后知道外孙女未婚有了孩子,而且一生就三个,便下山看望。

十个月大的孩子长得十分圆润可爱,他看得满心欢喜。

而女娃沈琦月特招他稀罕,回菩灵山时就把她“偷”走了。

一个月前,沈姥爷不知道哪根筋搭得不对,竟然带着沈琦月回了京都,还说服沈希彤带孩子回江滨市生活。

他说:“江滨市是你的老家,我们的根在那 儿,还是回去吧。”

于是,老老小小五个人回到江滨市,买下了这处风水不错的四合院。

而沈姥爷回来第二天就去了城中一道观当了住持。

“妈咪,你这是在诱惑小孩呢。”沈珞星听了母亲的话,便直起小身子,老气横秋地说,“不过,为了陪姐姐去逛逛幼儿园长什么样,我还是会去的。”

沈希彤笑了,怜爱地摸了下女儿粉嫩的小脸颊。

“是啊,我们的小月儿还没有去幼儿园读过书,你们兄弟俩就当带着她去逛逛,熟悉熟悉环境。”

……

两天后的周五,下午三点左右。

沈易阳戴着一副少儿白边框墨镜,环着小手臂仰起头,威风凛凛地扫了眼高耸入云的顾氏C集团大厦。

“哥哥,现在就进去吗?”身边的妹妹问。

原创文章,作者:木槿花开,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6901.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