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全文在线阅读王妃难囚

小说:王妃难囚

作者:东隅逝

角色:宁夕辞谢凛

简介:刀闪寒光,扬她一身血,那夜与他初相见,她终于知晓地狱里的修罗长什么样子
家破人亡,积恨难消,她要复仇,却被他步步为营,画地为牢
只手遮天,权势盛人,她亲眼看着他弑亲兄、扶新帝,挟天子以令诸侯
她对他冷眼相待,处心积虑只想要他的命
至到有一天,他说他爱她
她遍体生寒
他们之间,只能有恨,哪能有情
繁华落幕,一生将歇,一世之长的仗,她终将赢,而输的人,又会是谁

评论专区

剑傲重生:换地图前4星粮草,换地图后1星剧毒

这个刺客有毛病:很有感觉的武侠,难得一见,就是青了点,但文笔还是不错的,剧情有些平淡个人粮草-

穿入中世纪:中世纪、领主、贵族、城堡、骑士,该有的都有。

王妃难囚

《王妃难囚》免费试读

第5章 风寒2

谢凛正好站在她面前,明明只要他伸出手来就能扶她一把,不至于倒在地上,偏偏这个男人就冷眼看着她头磕在自己肩上,然后身体不由自主地往下坠落,昏倒在地。

全程他都冷眼瞧着,手背在身后没有动一下。

李壹不明夕辞为何突然倒地,急忙想伸手去扶,然而谢凛一句话生生阻断他的动作:“李壹,我把这个女人送给你,你可要?”

明晃晃的一道夺命题!

若是他说要,只怕谢凛连他的命也不会留了。

佳人想救,奈何将军无力,连抱她离地的勇气都没有。

李壹单膝跪在他面前,双手抱拳:“回殿下,此女气数不正,邪乱人心,何人敢要?”

谢凛笑了,“知道就好。”

继而又道:“李壹,我可从来没见你心软过,这次竟为了这么一个女人求我数次,不应当。”

“属下知罪。”李壹低头道。

谢凛:“给你长个记性,去领二十杖棍,以后莫要再犯。”他以下巴轻轻指了指过来的那两个侍卫,“你们两个行刑。”

“是。”

李壹起身,被带走前见宁夕辞倒在地上,双目紧闭,终是不放心地又问一句:“那宁姑娘……”

“我来处理。”十分冷硬地四个字,他俯视着倒在他脚边的宁夕辞,心中不知在如何思索。

熟悉他的将领皆知,堂堂广靖王不近女色,经常寻欢作乐的烟花巷陌,他是从未去过,哪怕有女人去他房子投怀送抱,也会给他赶出来,如此禁欲而残酷,只因他心中,只有权,只有利。

看着脸色惨白、一看就知是得了病的宁夕辞,他心里亦是这么想,若不是想着她可能会有用处,他当时绝不留她!

而现在,就看她的造化吧。

他忽蹲下身子,双手伸出,一手撑过夕辞的脖颈,一手撑过她的膝窝,将她从地上抱起。

这是他第一次抱一个女子,他也没曾想过,女人的重量竟那么轻,身体那么柔,像一片羽毛,脆弱而轻盈。

谢凛所说的“我来处理”,本意只是将她移开那个地方,不要在庭院之内扎眼,但至于她生没生病,会不会病死,他一概不管。

于是在将她随意抱进了一个有床的房间后,将她丢在床上,他就不欲再管她。

可是令他没想到的是,在他将她放在床上,从她身下抽回手打算离开时,她忽然伸出手来,一把抓住了他的衣袖。

她的嘴巴微张着,仿佛在大口呼吸空气,那双眼眸紧紧地闭着,未曾睁开,而未过片刻,汩汩清泪就顺着她的脸颊流下来。

“啊!啊!啊!”

她像是难受极了的模样,断断续续发出嘶哑的叫声,嘴巴又时而一张一合,想说话又说不出来的样子。

她是做恶梦了。

梦里,一双宛如铁铸的双手死死地掐着她的脖子,将她肺里的空气全部挤出,她无论怎么奋力挣扎都无济于事。

而在她不远处,有一把利剑,她看不清那把剑是谁拿着,只看到她的亲人们一个接一个地走过去,在她的面前,被那把剑封喉而亡。

她好想去阻止,可是她自己也被那双手掐得要晕死过去,她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只有眼泪不停地往外流。

谢凛看着她的样子,微微蹙起眉头,眼眸深深。

“母妃!我要母妃,我的母妃去哪里了!”

“殿下不要闹了,皇后在东宫陪着太子啊,奴婢、奴婢没法叫娘娘来……”

当年,那个要娘的孩子也一如她这样哭得惨烈吗?

恰似她再怎么哭喊娘亲也回不来,他的娘亲也未在他哭闹的时候来看他一眼啊。

有娘没娘全都一个样。

真好。

陪他在地狱里的人越多,他就越快活,他手上的权力越大,就越没有人敢再可怜他。

——————

夕辞觉得自己沉睡了好久好久,睁眼之间,恍若隔世。

却在视线里看到谢凛时头脑立马清醒,弹跳似的坐起身来,往边上蜷缩。

见鬼似的那个恶魔就抱臂站在床边,眼神盯着她看,也不知道盯了多久。

谢凛也没料到她会突然醒来,见着她的反应,不禁讽刺一笑:“这么怕我?”

夕辞垂着眸,听他这么说,欲盖弥彰似地往外移了移。

她可不想让他因为这件事来劲。

“哼。”谢凛没再说什么,只是鼻子轻哼一声,看不出什么态度来,继而他又半是调侃意味地对她说:“宁夕辞,你可真是让我刮目相看,李壹挨了二十仗,他坏了那两个小兵的好事,他们可是下了重手地打,可是李壹倒好,受了重伤不让军医给他治疗,反倒叫军医赶紧过来医治你。”

说着,他猝不及防地俯下身,一把拽过夕辞的衣领,把她拽到自己面前来,逼视着她的双眼,声线压低:“你说说,你究竟是给他使了什么媚术?有本事对我也试试?”

像只受惊的小鹿,她的瞳孔都在极细微地颤抖,身子努力向后仰,巴不得离这个男人远一点。

可是他力道很大,提着她的衣领往前拽,再近一点都要贴到他脸上去,能感受到他淡淡的气息。

夕辞不敢动,她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从这个男人手上活着逃出去,所以,她要努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不要引起他的注意才是。

然而,急促的呼吸声宣泄着她的紧张。

谢凛盯着她看了片刻,蓦地松开手,恨铁不成钢似地道了一句:“没用的东西。”

也不知道在说谁。

他直回身,恢复了那冷酷的模样。

夕辞暗自松口气,她这时才察觉到自己身体已无不适感,大体是如谢凛所说,李壹请军医过来给她医治了。

她摸了摸自己身上,衣服还是之前那身衣服,现在已经干透了,只是上面的污渍乃至血迹都还在,看上去很脏。

她想着也不知道自己要在这里多久,没件衣服换实在不行,于是大着胆子,开始和谢凛交流。

原创文章,作者:东隅逝,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68981.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