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回九零当首富》小说章节目录周子衿,王二狗全文免费试读

阿sir怎么来了?

这个年代很多人的法律意识都很薄弱,平时哪家的鸡丢了,羊不见了,甚至连过年的猪,牛被偷走也是常有的事。

他们顶多痛哭一场,或者跑到村里拿着脸盆一边敲一边骂,把心里的气发泄一通完事。

大多数人都不会想到报警,而且他们认为这种事情报了警最后也是不了了之。

秦川跟两名阿sir一同下来,带着人进了屋。

年长的是副所,四十出头,跟村里的干部很熟。

年轻的是一名刚下来实习的女孩子,穿着一身制服,没戴帽子,乌黑的头发扎成马尾垂在脑后。

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显得机灵而又漂亮,即使在这个年代,也给人一种英姿飒爽的巾帼英雄味道。

村长来了,副所在房间里溜了一圈,接过村长的烟吩咐了句,“小柳你做一下笔录!”

他和村长走出去了。

周子衿一边哭一边说起事情的经过,柳妍冰看过米桶愤怒地道,“你们放心,我们一定会把这个不法之徒绳之以法。”

“据我推测,犯罪分子肯定是冲着你们新婚的嫁妆来的,可能是没找到什么值钱的东西,一怒之下做出这么恶心的事。”

秦川觉得她说得很对,很有正义感。

这时副所走进来,打量了秦川几眼,“你们这是债务纠纷吧?”

“债务纠纷得走司法程序,小柳,我们走。”

“啊?”

这就完事了?

周子衿一脸失望。

柳妍冰道,“刘所,做案的人太恶心了,还往人家米桶里撒尿。”

刘所道,“他欠人家的钱不还,讨债的手段激烈点也很正常。”

“你多学着点,这种现场看一眼就能知道个大概。”

“可是……”

柳妍冰还要再说什么,刘所已经不耐烦了,“走吧,我们还值着班呢,大年初一的可不能出什么事。”

眼看两人就在离开,秦川喊道,“刘所,呆会报社的记者也要过来,我跟他们说了,要好好报道你们的英雄事迹。”

“大年初一不辞劳苦为百姓排忧解难,牺牲自我,成就人民,你们是时代的楷模,百姓心中的守护神。”

“改天我还要给你们送一面大大的锦旗。”

刘所身影一滞,无语地望着秦川。

“记者要来?”

“嗯,我老丈人是革命的老兵了,跟市局的领导是战友,刚才去你们所里的时候,刚好碰到报社的记者,我就提了几句。”

刘所的脸色连变了好几次,又一次将目光落在周子衿身上。

秦川明显感觉到他的不悦,“这种小事就不要惊动上面了,我们的工作也有难处。”

“小柳,把隔壁的王二狗叫过来问问。”

片区就这么大,哪个村里有什么样的人他们早就心里有数。

估计刚才村长也跟他说了些情况,如果秦川没猜错的话,他把自己赌博的事也说了,因此刘所一口咬定这是债务纠纷。

既然两人有恩怨,王二狗的可能性更大。

柳妍冰听说要拿人,立马来劲了。

王二狗就在人群中看热闹,这家伙在局子里进进出出好几次了,有案底。

除了他,村子里还有好几个,是出了名的二溜子。

听说阿sir要找他,刚开始他还挺牛毕的。

反正又没证据,凭什么认定是我?

再说了,就算这事是我做的,又能有多大的事?

“刘所,你找我?”

这货还笑嘻嘻地掏出包烟给刘所递了支,刘所冷着脸挥手挡开,“老实交代,这事是不是你干的?”

“现在说还来得及,要是我查出来你就惨了。”

王二狗嬉皮笑脸的,“叫花子都有个初一十五嘛,大年初一的,我怎么可能干这种事?”

“这得多大的仇恨啊?估计是他自己干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招惹了什么人吧?”

“你还狡辩,我把米桶里的尿拿去做化验,看你还怎么抵赖?”

王二狗吓得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报复一时爽,呆会火葬厂。

他做梦都没想到自己一时得意,留下了罪证。

几进几出的他怎么不知道阿sir的破案手法?只要化验结果出来,他跑都跑不掉。

“阿sir,你要为我做主啊,是他逼我的。”

“他要抢我的宅基地。”

刘所脸色一寒,“老实点!”

咔嚓!

一副冰冷的手铐将他铐住,打开他家的门,好家伙!

床上到处都是女人的贴身衣物,柳妍冰从他们家的床下搜出一些金首饰,还有作案工具。

这些首饰好像是邻市金店失窃案中的赃物,刘所大喜,果然是一条大鱼。

看来今天运气不错,如果把这件案子破了,想不升职都难。

“把他带走!”

“小秦,你说的那个记者什么时候来啊?”

哪有什么记者啊?

秦川看了看村口,“应该快了吧,他没有车,估计要慢些。”

刘所点点头,“那干脆等案子破了再让他到所里来详细了解情况吧!”

秦川暗松了口气,“好的,好的,到时我跟他讲。”

刘所和柳妍冰押上王二狗走了。

村子里好些妇女尖叫起来,“王二狗这天杀的,连老娘的内裤都偷。”

还有几个寡妇,见在王二狗家里翻出自己的贴身衣物,一个个破口大骂。

村长挥挥手,“都散了吧,都散了吧!”

村民一哄而散,周子衿红着眼睛,“我们怎么办啊?”

家里的东西全部被王二狗这王八蛋毁了,要吃的没吃的,要穿的没穿的,连床铺被子都被水浇湿了,这样的天气会冻死。

要不叫傲娇的小秘书送点钱过来?

秦川习惯性地去摸身上的手机,才想起自己他吗的重生了啊?

不行,老子要愤发涂墙了,要不真会饿死在这个年代。

秦川望着一边洗被子,一边泪流满面的周子衿暗暗发誓。

原创文章,作者:我是大官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6879.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