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回九零当首富》小说章节目录周子衿,王二狗全文免费试读

冬天嘛,虽然中午有点太阳,到了晚上还是很冷的。

秦川家的两间土坯屋四面透风,一些地方用破布和报纸塞住缝隙。

可这种季节不管你怎么包裹得严严实实,总觉得背后凉嗖嗖的。

为了节省煤炭,周子衿早早把炉火给封了。

屋子里越发冰冷,周子衿看着他,“不如早点去睡吧?”

“你先去睡吧!”

秦川习惯性地去摸身上,一支烟都没有。

“难道你还要去跟他们打牌?”

周子衿警惕地盯着他,今天下午刚刚表现好一点,老毛病又要犯了?

她走过来,扯着秦川的衣袖,“快去睡。”

早点睡了就没那么多事。

明天大年初一要早起,不能睡懒觉。

可秦川实在是睡不惯那床,他宁愿就这样坐一夜。

“秦川,以后别去赌了,咱们好好过日子。”

“就像今天这样的,我们一起努力。”

周子衿脱去棉袄,里面是一件手工编织的毛线衣,“如果哪天你累了不想动,我养你,我会耕地,会种菜。”

秦川听了这话,鼻子里酸酸的。

也不得不感叹这个年代的女人,思想多么纯洁。

要是换在二三十年后,人家不早跑了才怪。

其实她们的心思很简单,只是想踏踏实实过日子。

不过周子衿越是这样,秦川心情越复杂。

他也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回去,假使哪天突然离开,对周子衿可是一种深深的伤害。

他咬着牙发誓,“我要是再赌,他秦川就是个王八蛋!”

“嗯!我相信你。”

周子衿点点头,把他拉到床边,“睡吧,明天早上我来做饭。”

她又把毛线衣脱了,里面只剩一件女人穿的小背心。

身材真的好啊!

连皮肤都那么白,粮仓也特别饱满,真不知道在这样的年代,她这身材是怎么锻炼出来的。

看她脱了棉裤,秦川已经石化了。

屁股好大!

这种身材抱着睡一定很舒服吧!

“你愣着干嘛?”

周子衿缩进被子里,见秦川没动,还以为他又想着去打牌,眼中闪过一丝失落。

“我……去洗把脸。”

秦川急忙跑出去,打了瓢冷水泼在脸上。

“吁——”

好久他才缓过气来。

一摸鼻子,手上已经红了。

脑子里全是周子衿刚才脱衣服的画面。

尤物!

天生的尤物。

这样的女人就算放在自己那个年代,也是祸国殃民的存在。

可自己——

到底睡还是不睡?

“秦川你在干嘛?”

卧室里传来周子衿的喊声。

“来了!”

秦川平息了一下心情,硬着头皮来到床边。

脱了衣服,他把枕头搬到另一头,本来想蒙着头,可被子有些短,一股冷风刺骨。

“你的脚这么冰!”

周子衿抱着他的脚暖进怀里。

“喔喔喔——”

大年初一,鸡也起得比较早。

不知道多少年没听到鸡叫了,秦川昨天晚上几乎一宿没睡,脑子里乱糟糟的,思绪在两个时代来回切换。

熬到三四点钟终于扛不住了,迷迷糊糊地睡去。

等他醒来的时候,周子衿已经做好了饭,自己的脚上盖着几件衣服。

这么贴心的女人,总让秦川心里有种深深的负罪感。

可那个傻鸟居然把她输给别人。

穿好衣服起床,周子衿打来了热水,“你起来了啦?”

“老公,新年好啊!”

望着她一脸纯真的笑,秦川心不在焉地点点头。

“早点吃饭吧?呆会我们去爸妈坟头上柱香。”

秦川父母已经去世了,亲人就只剩一个姐姐。

按当地的习俗,初一不出门,只给父母拜年,既然父母不在,那就去坟头上柱香。

“我家住在黄土高坡哦,大风从坡上刮过,

不管是西北风还是东南风,都是我的歌,我的歌……”

隔壁的王二狗又死皮赖脸回来了,大清早放着歌。

看到秦川两人出门,他哼了一声。

把头抬起来望着天上。

秦川没鸟他,跟周子衿去了坟地。

“老公,明天我们去拜年,跟爸妈要点粮,把村长家的米还了吧?”

从坟地回来,周子衿还在盘算着昨天欠米的事。

她是一个不想欠人家东西的人,尤其是大过年的,怕被人瞧不起。

秦川心里倒没那么大负担,区区五斤地瓜米,自己以后还他十倍,二十倍又怎样?

只是明天去老丈人家怎么办?

总不能两手空空,自己丢不起这人。

再说他也不想让女方家的亲戚看扁,当然也是为了维护周子衿的面子。

到家了,门没上锁,反正家徒四壁,没什么好偷的。

周子衿推开门,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

屋子里一片狼藉,锅碗瓢盆被打翻在地上,锅底还戳了几个洞。

自己昨天挖回来的泥鳅不见了,米桶里传来一股恶臭,有人往里面撒了尿。

桌子被砸了个稀巴烂,凳子的腿也被敲断。

卧室里衣服被翻得到处都是,周子衿的两件贴身衣物,被恶意剪成一条一条的,胸前两个大洞。

床上的被子被人浇了水,纸糊的窗口全部被撕开,风嗖嗖地往里灌。

“怎么会这样?哇——”

周子衿再也忍不住了,哇地一声坐在地上痛哭起来。

秦川怒火中烧,眸子里暴射出两股疹人的寒光。

咯咯——

他捏着拳头冲向隔壁。

“王二狗,你给我出来!”

“出来!”

秦川砰砰地砸着门,里面没有半点声音。

估计这王八蛋早就躲起来了。

既然你做了初一,别怪我做十五。

秦川扶起周子衿吩咐道,“你守在家里哪也别去,保护好现场,老子要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你要去哪?”

周子衿一脸绝望,对方的行为让原本就一贫如洗的家庭雪上加霜。

这下好了,连衣服都没得穿了,被子也没得盖了。

“你在家里守着,我很快回来!”

秦川走后,周子衿听话地守在门口捂着脸痛哭。

村子本来就不大,很快就招来了很多围观的人,一位好心的大妈问道,“闺女,大年初一的你哭啥?”

“是不是秦川那混蛋又打你了?”

周子衿摇头。

人群中探出一个尖嘴猴腮的家伙,幸灾乐祸道,“不会是大年初一死了老公吧?”

“才嫁过来没两天就要守寡罗!”

有人不愤愤不平地骂道,“王二狗你嘴上积点德,这大年初一的说这种话也不怕遭报应。”

王二狗不爽地道,“我说她关你什么事?”

“她就是一傻鸟,这么漂亮嫁给姓秦的这垃圾。”

人家老婆漂亮关你什么事?众人算是听出来了,王二狗这是嫉妒。

呜——呜——呜——

众人正议论纷纷,一辆老式的桑塔纳警车驶进了村里。

原创文章,作者:我是大官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6879.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