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少的宠妻狂魔进化史》小说章节目录钟诩风,钟母拉全文免费试读

夜宵的烤地瓜深得钟诩风的心。

家里的微波炉和烤箱基本上没怎么用过,自己平时太忙,偶尔做点饭,要么就是点外卖,很少买半成品回来做。

“我还会做蛋糕和甜品,以后有空做给你呀。”

“什么时候?”

“等我想要奖励你的时候。”

“如如。”

钟诩风抿嘴:“你这样我容易控制不住。”

江星如只能装傻,现在可是晚上了,不能惹到他,不然自己很容易被吃干抹净。

钟诩风催着江星如去洗澡,自己去了另一个浴室。

江星如出门,就看见钟诩风披着浴袍,不好好系带子,这个男人果然是堪称极品,身材标准的倒三角,六块腹肌隐隐若现。

江星如不自觉地咽了下口水,扯了扯睡衣,盖住大腿。

“睡觉。”钟诩风命令的口吻让江星如无法拒绝。

“好。”

一人一半床,还和昨天一样,不过只有一床被子,江星如背对着钟诩风心想,不做点什么是不是不太好,显得自己太刻意回避了。

刚想着说点什么,钟诩风抱了过来,边往耳边吹去边吻着耳垂。

“痒,你别闹。”江星如“咯咯”地笑,在钟诩风怀里扭来扭去。

“别乱动,我容易控制不住。”

江星如转过身,打趣地问:“宣城的钟总,自制力这么差,难道是……第一次?”

问完江星如就后悔了,这明显带着挑衅的语气,钟诩风不惩罚自己才怪。

“是啊。”

对面云淡风轻。

不是吧,他竟然承认了。虽然看不清钟诩风的表情,但是总觉得他在咬牙。

玩了,摊上事了,撒娇的女人最好命,为了报名,赶紧服软。

“那我们睡觉觉吧,好不好嘛,我想让你抱着我睡。”

钟诩风冷冷地问:“就这么睡了?”

“是的呢,我好困,晚安。”江星如说着主动亲了脸颊。

钟诩风心里生气又开心,江星如主动一次不容易,但是今天恐怕又要睡个素的了。

没几分钟,就听见江星如的呼吸慢慢趋于平和,像猫咪一样睡着了。

睡得这么香,怕是白天累坏了,算了,不折腾她了,钟诩风默念着,又看了眼两腿间,心想,也别折腾我了,睡觉睡觉。

早上,江星如翻身,发现没人,继续往旁边蹭,“扑通”一声,掉下去了。

“你这是怎么了?”钟诩风从厨房赶过来。

江星如一副没睡醒的样子:“在找你。”

“找我能把自己找到地上去,笨死。”钟诩风把江星如抱起来,“要不要起床,饭马上就好了。”

江星如双手抱住钟诩风脖子,脚环住他的腰。

“你抱我去洗漱。”

话音还未落,就觉得熟悉的场景又来了。

江星如低头,弱弱地问:“它又起来了?”

“你还好意思问?!”钟诩风甩下一句话,心想,这女人把我逼成什么样了。

江星如不好意思再缠着他,今天他可是要去公司忙的,自己麻溜下来去洗漱。

饭桌。

“你今天要忙到很晚吗?”

“应该差不多下班就能回来,怎么了?”

“我要做晚饭啊,怎么说也要让钟总感受下,家里有个女主人多温暖。”

钟诩风心想,之前她应该也是这么等钟迟回来的吧。

江星如看到钟诩风眼里闪过一丝不悦,担心自己说错话,夹了口菜过去:“要不我们出去吃?”

“在家里吃啊,你看着做就行,我回来前会给你打电话。”钟诩风说。

“好的呢。”江星如点头。

钟诩风吃完饭,江星如帮他整理衣服,系好领带,送他出门。

钟诩风即使生气,也还是给了个告别额头吻。

说实话,江星如不知道钟诩风生气的点在哪里,自己到底哪里说错话了,明明吃饭前都好好的,难道还因为昨天的事情记仇?应该就是了,自己以后还是果然要小心行事。

把家里好好装扮了一番,江星如累得躺在沙发上,还没半分钟,门铃就响了。

回来了?江星如心里默念,饭都还没做呢。

一开门,钟迟。

“你怎么来了?”江星如诧异,按理来说,找钟诩风应该去公司才对。

“你怎么在这?”

江星如被问得哑口无言,这是自己家啊,自己不在这里在哪里。

“你哥不在。”

“我知道,我是来要戒指的。”

“戒指?”

“结婚的时候我妈给了你一个钻戒,你放哪了?”

“还给妈了。”

“你不要叫妈。”钟迟吼道,心想,她叫了也没错,“行吧,我知道了。”

江星如愣在门口:“你要不进来坐?”

看了下时间,马上六点,钟迟畏惧着钟诩风,连忙摇头,赶忙离开。

这边刚走,江星如就看到钟诩风的奔驰回来了。

钟诩风开门,进屋,一个电话打给钟迟:“刚才保时捷是你的?”

那边不做声。

钟诩风一副看透了的神情,挂了电话。

“他没有为难你吧?”钟诩风拉过江星如关切地问。

“没,他就是问问戒指的事情。”

“我量他也不敢做什么出格的事情。”钟诩风说。

“是是是,大家都怕你呢。”

“你怕不怕?”

“怕啊,我能不怕吗,宣城的钟总,惹到他哪里有好果子吃。”江星如嘟囔着吐槽。

钟诩风步步靠近,深情款款:“如如,我不想让你怕我。”

江星如笑出声音,这钟诩风多少有点反差萌,让自己摸不到头脑。

“好,我不怕你,你是学长嘛,温柔的学长。”

一声“学长”让钟诩风重回高中。

最开始在学校,大家都会说:“那不是钟诩风嘛。”

后来,大家只会议论:“那不是江星如男神吗?”

没事就能看到江星如从高一跑到高三的楼层,路过自己班级,就为了看自己一眼,那个时候她可是每天都元气满满。

想到这,钟诩风又开始生气,没想到这次爸妈真的会强人所难,让钟迟娶了江星如,两个人都不开心,还要绑在一起过了两年。

“委屈你了,如如。”钟诩风心疼地揉了揉头发。

江星如以为钟诩风是在为自己总打趣她而道歉,蹭了蹭钟诩风脖子,小猫咪一样地回答:“没事的,你以后要宠着我哦。”

“好。”钟诩风低头吻上了她的唇。

嗯,味道不错,柔软又香甜。

原创文章,作者:阿拉斯加的柚,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6877.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