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少的宠妻狂魔进化史》小说章节目录钟诩风,钟母拉全文免费试读

晚上,别墅。

“今天累了一天了,早点休息。”钟诩风说。

江星如去衣帽间找自己的衣服,和钟迟离婚之后,自己连个行李箱都没拿就净身出户了,今天逛了一天商场买了好多东西,明天再好好收拾。

洗完澡出来后看见钟诩风在叠衣服。

“你在干嘛?”

“这不是还没找到阿姨吗,只能我自己来收拾,哪能让你嫁过来就做家务。”

“你这话说的好像以后我就要做家务了。”

钟诩风若有所:“倒也不是。”

电话铃响。

“明天上午的会都取消。”

那边白新问怎么跟董事会交代。

“就说我新婚之夜,太过劳累。”

白新知趣地答应:“肯定办妥,不打扰钟总。”

江星如裹了裹浴袍:“我先回去睡了。”

上楼进房间,江星如转身锁了门,然后伏在门上听声音,确定钟诩风没有上来反而是去了浴室,才安心地上了床。

十分钟后,就听到敲门声。

“如如,你不让我进去吗?”

如如?钟诩风不是一直都把自己叫小如的嘛,自己都习惯了,如如反而觉得有些肉麻。

“干嘛,我已经睡下了。”

“那我开门了哦。”钟诩风说完,江星如就听到了开锁的声音。

钟诩风推门而入,手里拿了一串钥匙。

“你怎么会……”

“钟太太,这是我家,没有我进不去的地方。”

“可是……”

“你不会还要让我睡沙发吧。”钟诩风步步逼近。

江星如躲在被子里,不出声。

“我说了,家里没有我进不去的地方。”钟诩风扯开被子,“包括你。”

这是怎么虎狼之词?江星如完全猜不到,钟诩风竟然能说出这些话。明明这几天,他都算是规规矩矩,怎么领了证就变了。

“我,我害怕。”江星如眨着大眼睛,委屈地说。

“怕什么,我能吃了你?”钟诩风下了床,从柜子里拿出了一床被子。

“要不我睡沙发吧。”

钟诩风嗓音慵懒倨傲拍拍江星如的头:“过来。”

江星如挪了不到一厘米。

“睡哪边?”

江星如“啊?”了一声。

“你睡在中间,真的是想我睡沙发?”

江星如摇摇头。

“你也说过了,睡沙发对腰不好。”

江星如腾出地方,握紧拳头:“你不能动手动脚。”

钟诩风低头叹气,抬头用凌厉的视线直逼眼前纯美的脸。

江星如裹好被子:“快点睡,我要关灯了。”

说完就按了开关。

“如如,我什么都看不见了,开下灯。”

“噢噢,好的。”江星如伸手摸开关,感受到了钟诩风的气息,他的一只大手捂住了自己的眼睛。

灯,开了。

“你干嘛?”江星如打掉他的手。

“怕灯晃到你眼睛,小没良心的。”

钟诩风上床整理好被子,给江星如留了三分之二的位置,自己关了灯。

“那个……”江星如抓住被角,“晚安。”

“还早。”钟诩风过来亲了下江星如的额头,然后慢慢下移,吻上了嘴唇。

还想继续做点什么,感受到江星如浑身发抖。

“今天先放过你,但是我……”

“你你你你什么。”

虽然看不到脸,但是一想到江星如结巴的样子,钟诩风就浑身紧绷,

“你离我远点。”

“为什么?”江星如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问出这句话。

“不然我控制不住。”

“好。”江星如同意。

钟诩风心想,还真不想靠近我?没事,反正我有证,是合法的,慢慢来,跑不了。

第二天一早,钟诩风觉得喘不过气。

一睁眼,看见江星如整个人趴在他身上,恨不得摆个大字。

睡相这么难看的?也太没防备了吧。看了下时间,已经快到中午了。

“如如?”钟诩风轻声呼唤。

江星如哼唧了一声,用头蹭了蹭钟诩风胸膛,继续睡了。

“如如,起来吃早饭啦。”钟诩风亲上额头,突然感觉自己身上某个部位发生了一些变化。

江星如虽然还没起清醒,但是也感受到了身下有东西硌得生疼。

一睁眼,看见自己在钟诩风怀里,一下子坐了起来。

“你怎么抱着我?”江星如拽紧衣领。

“我给你一大半的位置,但是那你自己主动凑过来的啊,我可是受害者。”钟诩风解释。

“我才不相信。”

“好好好,是我,是我主动抱你的。”钟诩风说着慢慢靠近。

“我要吃南瓜粥。”江星如边揉肚子边撒娇,“你会做吗?”

“好,那你再躺一会儿,我先去洗漱然后给你做饭,再加个煎蛋和火腿?”

江星如点头。

见钟诩风去洗漱,自己才缓缓躺下。不一会儿,厨房就传来了香味,江星如心想,没想到钟诩风还是个“小厨娘”,毕竟在国外生活了那么久,照顾人的本领应该还是有的。

江星如梳妆打扮,换了件家居服去厨房。

“洗手了吗?”钟诩风打掉江星如准备偷吃的手。

江星如点头。

“好,吃吧,小心烫。”钟诩风摸摸头,“去那边坐着吃,我去给你盛粥。”

江星如端着装满煎蛋和火腿的盘子,坐在餐桌旁老实吃饭。

“你今天干嘛?”钟诩风问,“跟我去公司?”

“我今天在家里搬家。”

“搬家?”

“对啊,那么多房间干嘛不多腾出几个卧室。”

钟诩风放下碗筷:“每个房间都有用处的。”

“我刚刚都看了,衣帽间,工作间,书房,健身室,还有什么?其他的都是堆杂物的。”

“钟太太很了解嘛。”钟诩风一想到江星如一个个房间打开看,就觉得有点可爱,嘴角露出一丝微笑。

“你让不让嘛?”江星如握住钟诩风的手,晃来晃去。

“好好好,你看看怎么弄,但是……”钟诩风一脸严肃:“我必须和你睡一个房间。”

江星如刚想回答“好”,就想起今天早上床上那一幕,默默地不出话。

“如果不同意就不要整理了。”

江星如没办法,点了点头。

毕竟现在已经是夫妻了,不睡一个房间也有点奇怪。再说钟诩风自控能力很强,应该不会越界。

夫妻?越界??不管,反正自己不同意他也没办法。

“你偷笑什么呢?”

“没什么。”江星如回答,“就是想到嫁给钟总了,以后大富大贵有好日子了,很幸福。”

“要多少?”

听到钟诩风这么问,江星如一脸疑问。

“这有十万,你先拿着用,剩下的我明天再转你。”

“啊,不用不用。”江星如头摇得像拨浪鼓。

钟诩风抬起双眸,盯着江星如:“我自己老婆,我给点钱,也不行?”

江星如接过卡,心里骂了一句,臭不要脸。

钟诩风好像听到了,念叨着:“我有证。”

是啊,有证了,一切就好像做梦一样。

原创文章,作者:阿拉斯加的柚,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6877.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