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少的宠妻狂魔进化史》小说章节目录钟诩风,钟母拉全文免费试读

钟家老宅。

“既然大家都在,我就直说了,钟迟去离婚,然后我要和江星如领证。”

大家震惊。

钟诩风一字一顿:“越,快,越,好。”

“诩风,你要不要再想一想,你弟弟他……”钟母求情。

“他本来也不喜欢小如,早分开早好,不必浪费时间。”

钟迟点头:“我同意离婚。”

江星如心里一寒,虽然她知道钟迟不爱她,但是这么斩钉截铁地在众人面前同意离婚,自己还是有些挫败感的。

“叔叔阿姨这么想?”钟诩风奉上茶,问江父江母。

“我们尊重小如的意见。”

“我……”江星如不知道说什么。

钟诩风牵过她的手:“别怕,我在呢。”

没等江星如开口,钟父就拍了桌子:“钟迟,你看看你做的好事!”

“爸,我怎么了?我本来也不喜欢她,而且我觉得她也不配我哥。”

“钟迟。”钟诩风冷冷叫道。

钟迟闭上嘴巴,虽然他看不上眼前这个为了钱什么都能做的女人,但是钟诩风在这,他也不敢造次。

“你就算离婚也不可能和楚悠在一起,我们不会同意她进门。”

“那我就一直单身不结婚好了,本来外界也不知道这件事情。”

说起钟江两家联姻,宣城的人只知道是有婚约,并不知道江星如就是和次子钟迟在一起。婚礼也没有办,对外两个人也从来没有同框出席过。

“既然大家都没有意见,一会儿就去领离婚证吧,我和你们一起去。”

“不用了吧哥,你这太显眼了,我不想离个婚满城风雨。”

“我是去领结婚证的,当然所有人都要知道。”钟诩风拿起电话:“白新,你叫上媒体去民政局,我要结婚了。”

当了钟诩风几年的小跟班,白新自然是信得过的,办事极其有效率,钟诩风心想,不到一个小时大家应该都知道自己结婚的事情了。

江星如手抖到不行,钟诩风望向她,用眼神询问。

江星如摇摇头,表示自己没事,钟诩风没说什么,手握得更紧了。

民政局。

白新做事做得面面俱到,没人知道江星如先办了离婚证,再领的结婚证。媒体问起来,统一口径:“以前是订婚,现在是正式结婚。”

“婚礼是什么时候呢?”

“所以前几年钟总去了国外,没有带上夫人一起吗?”

“准备什么时候要孩子呢?”

钟诩风难得露出笑脸,挽着江星如:“婚礼在筹备中,我夫人不适应国外天气,这几年一直在国内,孩子嘛,看情况。”

钟诩风说完盯着江星如看,江星如害羞地低头。

这么多人,这么大阵仗,焦点还是自己,江星如觉得有些撑不住了。不过总算是离了婚,心里的一块大石头也放下了。看着手里的结婚证,倒是犯了难,这钟诩风出国几年,撩人的功夫也长进了不少。

江父江母舍不得女儿:“爸妈对不起你,让你受苦了。”

江星如心想,这是说的什么话,嫁给钟诩风也算是圆了自己儿时的一个梦,这两年过得不好父母也不清楚,现在也总算是尘埃落地。

“放心吧,爸妈,我会好好对她的。”

“你刚刚说什么?”江星如问。

钟诩风重复:“爸妈啊,你爸妈不就是我爸妈。”

“那倒也是。”

钟诩风晃着手上的结婚证:“合法的。”

江父江母看到此景,心里也多多少少放心了。钟诩风看上去不苟言笑,但是对自己女儿总归是比钟迟的态度要好得多。

送别了江父江母和媒体,钟诩风拉过钟迟。

钟迟跟江星如没好气地说:“离婚就离婚了啊,不要出去还打着钟太太的名号坑蒙拐骗。”

“我……”江星如不知道说什么好。

“她还是钟太太啊。”钟诩风一把搂过江星如,“只不过你要叫嫂子了。”

钟迟低头不说话。

“以后对嫂子客气点,不然是你,我也不会手软。”

“知道了,哥。”钟迟见钟诩风生了气,赶紧脚底抹油,溜了。

“现在只剩我们两个了,清净了。”钟诩风给江星如开了副驾驶的门。

白新坐在司机的位置不知所措:“钟总,我……”

“自己打车回去。”钟诩风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敲着车窗。

“得咧,祝二位新人新婚快乐,百年好合。”白新自知现在说这些钟诩风会高兴。

钟诩风瞥向他:“打车钱拿到公司报销,快滚。”

“好的。”白新飞快离开,再不走估计就要被剥皮了。

“你干嘛那么凶?”

“自己的助理我想凶就凶。”钟诩风帮江星如系好安全带。

“那以后你自己的老婆你也凶啊。”

“看你乖不乖咯,而且我记仇,你跟钟迟在一起两年,接下来的两年你都要对我好一点,不然我真的会生气。”

江星如看着眼前有点孩子气的钟诩风,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再看看手里的结婚证,突然哭笑不得。

“怎么了?”钟诩风注意到江星如的表情。

“没事,就觉得有点不可思议。”

钟诩风笑笑:“不可思议的事情还有很多,比如现在我们就去吃大餐。”

“这有什么不可思议的嘛!”

嘴上这么说,江星如还是有点期待。进了商场才发现,说的这家大餐的老板是高中食堂的王师傅。

“还是从前的味道。”江星如边吃边说。

“你慢点,别噎着。”看着江星如狼吞虎咽,钟诩风递上纸巾。

“你怎么找到这家店的,好久没吃到了,好怀念啊。”

钟诩风笑笑不说话,想起之前读书的时候,江星如一到饭店就跑去王师傅的摊位打饭,每次都是双人份。抬头看看正在吃饭的江星如,心想:这孩子吃这么多,怎么还是这么瘦小,这两年过得一定很辛苦吧。

江星如抬头看见钟诩风心疼地看着自己:“怎么了?”

“没什么。”钟诩风不敢说实话,“就觉得你好像好久没吃饱饭了。”

“你嘲笑我!有你这么做老公的吗?”

“你叫我什么?”钟诩风眼神里流露出一丝期待。

“没什么。”江星如反应过来,绝对不能主动给钟诩风什么苗头,不然晚上不知道还能不能睡个好觉。

钟诩风倒是完全看穿,晚上绝对不能让江星如睡个好觉。

原创文章,作者:阿拉斯加的柚,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6877.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