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少的宠妻狂魔进化史》小说章节目录钟诩风,钟母拉全文免费试读

半个小时,不多不少,钟迟掐着点进门。

钟父一顿劈头盖脸地骂:“你看看你都做了些什么?”

钟母也在旁边好言相劝:“那个楚悠有什么好的,怎么这么多年你们还没有断干净?”

“爸,妈,我的事情不用你们管。”钟迟说。

“他们不能管,我也不能管?”钟诩风坐在沙发上神情自若,冷冷地说。

“哥!你回来了!”

“我再不回来家里怕是乱成一团粥了。”

“哥,你这次还走不走啊,你一直留在这吧,公司的事情我真的是搞不来,好累。”钟迟一脸依赖。

“爸,妈,你们谈吧,我先回去了。”钟诩风起身,“希望我刚刚的建议你们可以讨论下,尽快给我个结果。”

回去路上,钟诩风还是不放心,买了江星如最喜欢的草莓蛋糕去了钟迟家。

敲门,没有人,打电话,关机。

“睡得这么死?”钟诩风自言自语,“不应该啊。”

钟诩风不知道为什么,有种不好的预感,马上开车赶回自己家。

别墅门口,大树下,江星如穿着睡衣站在寒风中。

“小如,你怎么在这?”钟诩风脱下外套,搂着她的肩进门。

“诩风,我……”

“你嘴角怎么弄得?”钟诩风看到江星如脸上的淤血,温柔地问,“刚刚不是只撞了额头?”

“钟迟……”

“他刚刚回去了?”

江星如点头。

钟诩风气得手抖,又怕上药弄疼了江星如,一直提醒自己要冷静,最后还是趁江星如去洗澡的间隙,打了电话到钟家。

“钟迟,你跟女人动手?”

“哥!是江星如她跟爸妈告的密,不然楚悠怎么会受到牵连。”

“是我说的。”

“我不知道啊,哥。”

“她最近住在我这里,你们离婚手续赶紧办。”钟诩风留下这句话就挂了电话。

钟迟看不上江星如其实不单单是因为楚悠,更因为钟诩风。在钟迟的眼里,哥哥是神一样的存在,江星如喜欢钟诩风这件事情大家都知道,最后竟然为了点钱就嫁给自己,这样的人也配不上自己的哥哥。

当然,钟诩风并不这么想。他现在对江星如只有心疼,还有愧疚。

“我可以住下吗?”江星如披着浴巾站在角落弱弱地问。

“啊?”钟诩风看出神,没怎么听清。

“我不想回去。”江星如说,“他不爱我。”

“我知道,小如,我知道的,你就住在这里,没事,我在这里。”钟诩风过去抱住她。

“学长,我……”

“没事,我在这里。”钟诩风牵过她的手,带她去衣帽间。

“穿这件吧,真丝睡衣。”

江星如看着一屋子女人的衣服,不知所措。

“这件不短,而且是你的尺码,这屋子都是你的衣服,想穿哪个随意。”

“给我的?”

“对啊,给你的,反正早晚都要住进来。”

江星如装作没听到,拿过睡衣转身去洗手间换衣服。

出来时,草莓蛋糕和零食已经备好放在床头柜了。

“我住这啊?”江星如看着钟诩风的房间,打量了一下轻声说。

“对啊。”

“那你……”

“我在你旁边睡,不行?”

“没说不行,但是我……”

“反正你马上就要离婚了,早晚要一起睡。”

“但是我现在……”

“我知道,我不碰你,我保证。”钟诩风慢慢靠近,“前提是你老实一点,别乱动。”

江星如就这么被扑倒在床,她闻到了钟诩风身上淡淡的香味,和高中时候一样。

“我饿了。”江星如嘟囔着。

“吃。”钟诩风拿过零食和水果。

“在床上吗?”江星如小心翼翼地问,“你不是有洁癖吗?”

“你怎么知道的?”

“高中的时候大家都知道的啊。”

“没事的,你就在这吃吧。”钟诩风随手递过来一袋薯片。

“我怕你打我。”

“你就坐在这,安安稳稳地吃。想吃什么吃什么,想喝什么喝什么。”

“弄到床单上你也不生气?”江星如询问道。

“那就换个床单。”

江星如边吃边边偷瞄钟诩风,三年没见,当时的白衣少年现在成了个社会精英。

钟诩风看着江星如吃相,傻傻地笑。

“其实你笑起来还挺好看的。”

“是吗?”钟诩风一秒变脸,收回笑容。

“你多笑笑嘛,有助于延年益寿。”

江星如喝了口果汁,擦了下嘴,“嘶”,嘴唇有些痛。

钟诩风脸变得更冷,气氛顿时到了冰点。

“我明天回趟家,你和我一起回去。”

江星如摇头。

“你怕什么?现在有我在了,钟迟又不敢欺负你。”

“刚才,我爸妈说他们明天也要去,我不知道,会说些什么。”

“那刚好,大家都在,都说清楚。”

“说清楚什么?”江星如问。

钟诩风捧着她的脸,蹭了下鼻尖:“你什么都不用管,做个贪吃贪喝的小废物就行。”

“你离我远点。”江星如推开他。

“哦?”钟诩风看向她。

“我还没离婚呢,我不想让别人说三道四。”

钟诩风整理下衣服:“说就说,我不怕。”

“哎哟,反正你今天睡沙发。”

钟诩风震惊,自己的家自己还要睡沙发,也就江星如想得出来,没办法,江星如说得也对,等离婚的事情都办好了,自己再要个名分好了。

江星如吃过草莓蛋糕开心了一点,再加上在钟诩风的家里,觉得安全多了,这两年自己基本上没怎么睡过好觉,在这倒是睡个踏实,一觉起来已经早上八点了。

江星如起床洗漱,看见洗手间摆放的化妆品,竟然还都是自己平时用的牌子,没想到钟诩风也算是一个懂护肤的人,平时也这么精致的。

去厨房找吃的,刚打开冰箱就被钟诩风抓包:“你在干嘛?”

“我,我饿了。”江星如暗搓搓地回答。

“我刚买的早餐,想吃什么?中式西式都有。”

“不挑食不挑食。”江星如接过早饭,狼吞虎咽。

“你慢点,没人跟你抢。”

“对了,我一直想问你,为什么你家只有一个房间?不合理吧。”

“哪里不合理了?”

“明明是四室二厅的房子啊,只有一间卧室,怎么设计的。”

“我自己一个人住,要那么多卧室干什么。”

“万一有朋友来做客呢。”

“目前只有你这么一个朋友,而且,还让我住沙发。”钟诩风笑里藏刀。

江星如只能赔个笑脸:“你还好吧,会不会腰不舒服?”

“嗯?”钟诩风疑问。

“年纪大了,腰都会不好。”

“我年纪不大,至于腰好不好,你以后就知道了。”钟诩风意味深长地看向江星如。

江星如躲开他的眼神,不敢说话。把他惹到了,自己也不好轻易抽身的。

原创文章,作者:阿拉斯加的柚,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6877.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