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毒女:王爷你怎么回事?》小说章节目录白雪,盛皎全文免费试读

小说:重生毒女:王爷你怎么回事?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灯线

简介:她是边境不灭的神话,是敌人闻风丧胆的战神,却死在了最爱的男人和视若亲妹的女人手中。一朝重生成为邻国的侯府嫡女,奈何爹爹不疼,生母早逝,姨娘当家,庶妹欺辱,还有个虎视眈眈的老夫人以及体弱多病的胞妹……于是她素手搅弄风云,虐渣男斗渣女。只是重生归来的时候好像不小心睡了一绝色美男……

角色:白雪,盛皎

《重生毒女:王爷你怎么回事?》小说章节目录白雪,盛皎全文免费试读

《重生毒女:王爷你怎么回事?》第1章 重生免费阅读

一望无垠的荒原上,大雪簌簌得下着,本该是万籁俱静的,偏偏此刻这片白雪之地已经渐渐被侵染了血色。

半刻钟前

身穿玄黑军甲的禁军们,个个手持长剑,黑压压的朝着一抹红冲了过去。

只见白雪地里,一红衣女子负手持剑,无数的刀口落在她的身上。慢慢的,烈火如魅的红衣被鲜血染透,可是她却像是感受不到疼痛一般。

不一会,众人脚下的雪地渐渐的也沾染了血色,恰在这时,寒风带起雪花穿胸而过,冷冷的空气中竟也泛着血腥味了。

忽然,身负重伤的女子猛地挥剑而起,手起刀落间有一种来一个杀一个,来两个杀一双的意思。凡是她所经过的地方,皆是片甲不留。

噗呲——

寒光凛冽的长剑快准狠的贯穿了她的整个身体。

盛皎低下头看了眼没入身体的长剑,缓缓的抬眸看去。

只见荒原之上,肃杀之间,一黑衣男子负手而立。宽大的衣衫被寒风拨动,墨发如浓密的绸缎一般,一张脸半隐半现,与月色下更加神秘。

可即便是这样,她又怎么会认不出来呢?毕竟是那样的熟悉呀!

盛皎只觉得心里无端的升起一股冰寒,比这数九寒天还要冰冷。

“为什么?”

短短的三个字,还带着盛皎惯常用的语气和腔调。

她在问他,但……其实心中早已经有答案了不是吗

背叛。

此时盛皎的身上已经看不到完好的地方了,到处都是血肉模糊一片,森森白骨下鲜血汩汩的流着,在白雪映照下更显恐怖。

她的头发早已经乱了,三千青丝随风飘扬着。

即便是这样,她的身上也看不到一丝的狼狈,坚挺的脊背恍惚还是那个让人无法直视的战神。

祁末的心口猛地一缩,幽深的眸子内闪现一抹复杂的神色,快的让人看不见。

呵呵——

盛皎低低的笑了出来,心口的疼痛蔓延开来。

她征战边关十年,是能让敌军闻风丧胆的战神,是轻轻一眼便能让百姓肝胆俱裂的昌平郡主,可她,竟然这么蠢。

“祁末,生生世世,永生永世,但愿你我再不相见。”

盛皎说话的声音很低,在这寒风冰雪间被吹散。她没有再去指责,也没有再去质问。

恨吗?怨吗?

又能恨谁怨谁呢?祁末吗?

呵呵——恨只恨她自己识人不清而已。

倏而,盛皎唇畔勾勒出一抹浅笑,恰似星辰般在这雪夜里绽放,将这修罗场点缀。

一抹乌云渐渐笼罩而来,皎月隐入其中,月光淡了。

盛皎缓缓抬起头看向那抹皎月,唇畔的浅笑慢慢的变大,在这雪夜里散发出耀眼的光芒,整个人几乎是瞬间,像是被镀上了一层金辉一般。

须臾间,盛皎突然暴起,使出浑身的力气猛然出击。

泛着冷光的匕首在黑夜里清晰可见,似蛇信子一般紧紧的锁住祁末。下一秒,噗呲一声,刀插入皮肉的声音响起。

殷红的鲜血顺着匕首流淌出来,祁末没有动,那双绝情的眼睛内闪过一丝茫然和……陌生。

这样的他,真的不像是她从小便认识的祁末。

思及此,盛皎在心中不禁自嘲般的笑了笑,其实她何曾真正的认识过他呢?

噗呲——

就在这时,身后又是一把长剑刺来,贯穿了她的身体。

恰在此时,黑夜里的雪下的更加猛烈,不过是几个呼吸间,盛皎的身上便已经被白雪覆盖了薄薄的一层,似乎老天爷想要用这样的方式来掩盖这里所发生的一切罪恶。

她抬眼看向这漆黑的夜空,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盛皎,你还是输给了我。”

就在意识模糊之际,隐隐的响起一道熟悉的声音,带着几分得意与猖狂,在这样的冰冷寂静的黑夜里格外的清晰。

是她,原来是她。

秦秋水。祁末。

原来你们……很好!很好!

到了此刻,盛皎这才恍然大悟。

可叹她这一生征战沙场立下赫赫战功,未尝一败。却不想今日竟然死在了她最爱的男人,和她视为亲妹的女人手中。

他们到底是什么时候勾搭上的?

这些疑问,盛皎已经没有时间去知道答案了。

她重重的摔了下去,眼睛轻阖住,她已经是强弩之末了,撑不住了。

大雪继续下着,慢慢的将她的身体掩埋于白雪中,徒留下不远处的一抹殷红在昭示着今晚发生的一切。

呃——

盛皎嘤吟一声,只觉得脑子疼的似乎快要裂开,恍惚的睁开眼睛,视线有些模糊不清,眼前是一片帷幔。

“这是哪里?”

盛皎微微蹙起眉头,忽然,脑子似乎被针扎一般剧烈的疼痛起来,紧随而来的是一股陌生的记忆如海水般的涌入自己的脑海中。

盛皎强迫自己镇定下来,使劲的摇了摇头,强忍痛感的扫视着眼前这个陌生又温暖的房间。

这是哪里?

忽然,不知想到什么,迷茫的眼神瞬间清醒过来,眸中闪现厉色,戒备的坐了起来。

偌大的房间内,纱幔轻飘,案几上摆放的香炉烟雾缭绕,却充斥着一股刺鼻的味道。

盛皎的眉头又紧紧的皱起,微微屏住呼吸,眼神似凛冽的刀一般穿透纱幔,最后目光落在床榻前的一个巨大水池的时候停住了。

水雾中,似乎有人。

哗——

忽然,水池中一个身影站了起来,低沉的声音带着几丝调戏的意味,“美人儿,这么快就醒来了?”

男子赤着身子从水中走出,缓缓撩开幕帘出现在她面前。

直到此刻盛皎这才看清了男子的真正样貌,他浑身上下不着寸缕,就这么大大咧咧的站在她面前,毫不避讳的带着一抹猥琐的笑意。

“李丰润。”几乎是瞬间,盛皎便脱口而出。

李丰润闻言,眉眼轻佻,有些错愕,不过很快便被猥琐的笑容所代替:“上都倒是没有哪家的小姐不认识小爷我的。”

盛皎并没有理会李丰润,而是沉浸在自己的震惊之中,那股陌生的记忆不断的在脑海中翻滚着。

这不是她的记忆,这属于另一个人,一个陌生女子的。

原创文章,作者:灯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6875.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