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男主的白月光撩起来要命》小说章节目录好俊,方向正全文免费试读

小说:快穿:男主的白月光撩起来要命

小说:纯爱

作者:一只微笑兔

简介:【双男主+苏甜爽+双洁+1v1极致宠】一场车祸,白月光为了复活自家的亲亲老公,鼓着白嫩的小脸,大义凛然的签订了快穿系统。白月光各种撒娇卖萌,撩的男主不要不要的。结果,位面男主们纷纷露出高深莫测的笑意:白白,你是我的,也只能是我的,休想逃。后来,系统告诉他:“碎片炸了,宿主需要攻略黑化主神,才能重新得到碎片。”白月光:“啥?”一脸懵逼。系统:“尊敬的宿主,您的位面传送已开启……”救命,竟然被迫传送!

角色:好俊,方向正

《快穿:男主的白月光撩起来要命》小说章节目录好俊,方向正全文免费试读

《快穿:男主的白月光撩起来要命》第1章 暴戾摄政王的小撩精(1)免费阅读

我去,见了鬼了!

浑身乏力的白月光,恍惚中看见一个极丑男人举起了他的腿,吓了一大跳。

使出全部力气朝着男人的脸踹去,从房间冲到院落。

不巧,面前正巧有一辆马车朝着他飞驰而来。

【恭喜宿主大人,您的目标出现了,就在前方那辆马车上!快上了……咳咳 ,快扒了……咳咳,快攻略他。】

【小爷我也想上,可我刚逃出魔爪就要被碾死了】

白月光一命呜呼前际,为达其意愿,签订了无所不知的全能小系统——零。

只是,这个系统有个花痴的毛病,偶尔还会出点错。

这不,不仅让他在三千位面穿梭了三天,才找到男主所在的第一个世界,还搞错了金手指。

他在这个世界的身份是个弱鸡小乞丐,因天生美貌,纯良天真,总被人惦记。

半个时辰前被人一棒子打昏了,把他带来这不知名的地方。

白月光闭上眼睛,已经准备好迎接新生。

然而,马儿在他面前促停,留了他一条小命。

白月光瞳孔猛缩,正感叹死里逃生,就听见了马车里,传来一道低沉冰冷似刀子一般,毫无温度的声音。

“何事?

车夫一惊,后颈处立刻浮了一层薄汗。

“王爷,一个不长眼的东西挡了路。”

“打发了。”

“是。”

【哇……宿主大人,你听这浑厚的低音炮,不行不行,耳朵怀孕了。宿主大人,快上快上啊。】

系统零的棉棉细声,尽显陶醉之意。

白月光忍不住嫌弃了一下。

这时,车夫从袖口掏出一锭金子扔到了白月光的脚边。

“王爷心善,拿了银子赶紧滚!”

身后有脚步声。

不管三七二十一,白月光极速冲上前抓住马车,眼巴巴的目光几乎要把车门穿透,对着里面的人祈求。

“王爷大哥……救救我。”

俗话说,上天安排的最大,这可是上天给你的机会,只要你下来英雄救美少年,从此我就是你的小宝贝儿。

马车里的玄司升起一抹烦躁,一股阴霾森寒的冷气围绕着他扩散开来,比眼下的气候还要冷上几分。

车夫察觉到,一脚踹在白月光的胸口上。

“滚开!”

惹怒了里头那位,那就是他办事不力了,肯定会被扒了皮。

“救救我吧……”

白月光颤抖的唇轻启,对着马车望眼欲穿时,又一次听见冷酷森寒且好听的声音。

“解决了没?”

玄司云淡风轻的问了一句。

车夫背脊一寒,连忙应了声:“解决了。”

“走。”

车夫长鞭一挥。

“驾……”

白月光不可置信的看着从眼前而过的马车。

就这么走了?

还没开始,就结束了?

这么娇滴滴可人的美少年他不救,他是瞎的吗?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无情的男人?

【宿主大人,低音炮跑了,快追啊。】

在系统零催促下,身后的脚步声也越来越近。

白月光忍痛冲刺,抓住马车后的横杠,用脚当刹车。

“王爷大哥,男人要怜香惜玉,别这么无情,救救我又不会少块肉。”

马车提速。

白月光死不松手,他宁死获新生,也不愿蛋疼菊花碎,更不想被抹杀。

“你怎么忍心让我在寒天雪地里受冻,王爷大哥,我好冷啊,我好怕啊,你大发慈悲,救救我吧。”

一声极具不耐烦的叹息从玄司嘴里吐出,黑暗下他紧蹙的眉头拧成一团,身上的阴寒之气越发浓重。

车夫觉得自己被笼罩在千年寒冰下。

扬鞭抽在马屁股上。

马车一鼓作气冲了出去。

惯性导致白月光整个人往前趔趄好几步,“噗通”一声和雪地来了个亲密接触。

好不容易找到他,这下完犊子了。

呜呜……

哭都找不着调了。

脚步声已经到达耳边。

白月光快速爬起。

一边四处逃跑,一边欲哭无泪。

“零,我被抛弃了。”

【……】

“零?”

【宿主大人,你刚刚听见那声叹气了吗?冷漠的样子,我好喜欢哦。】

白月光:“……”

怒。

“你这个花痴系统。”

【我这是在欣赏。】

“……”

系统零什么时候错不好?非要传输金手指的时候出了错,那么多好的金手指,硬生生塞给他一个搓澡神的金手指,有个吊用?

要是武功超牛的金手指,还怕被抓?

白月光内心闪过憨批两个字。

男人又不要他,系统零胳膊肘往外拐,原主身体又伤痕累累。

恼羞成怒。

他仰头扯着嗓子大喊。

“你个见死不救的混蛋,王八蛋,天杀的,挨千刀的,有种你别回来救我,否则我把你往死里弄。”

声音彻响天际。

反正要翻车了,骂骂更健康。

同时,出了院子顺着后墙行驶的车夫,听见里面响亮的骂声,浑身一寒。

普天之下,皇上都要对王爷礼让三分,一个小少年,竟对王爷破口大骂,真是不要命了。

“停!”

车内响起幽幽冷声。

“回去。”

…………

几度躲开追赶之人的视线,白月光爬上一颗大树,顺着枝干往外爬,不料,树枝挂住他不如不穿的透纱睡袍,轻轻拉扯时,身子一沉。

他向墙外坠落。

撕拉……

睡袍掉落,仅剩的白色短裤也被树枝末端,刮掉了。

“啊……”

赶巧不巧,正行驶到此的车夫,听见喊声,抬头看去。

车夫看见一道白色人肉暗器从天而降,砸在他头顶,翻过去的方向,正是车门。

“咣当……”

白月光一个翻滚撞开车门,在月光的反射下,那暴露在空气中的屁股显得格外漂白漂白的,像两个白灯笼一样,为黑暗增加了一抹亮色。

正好摔倒在玄司的脚边

身子像散架了一样疼的他,被一记无形的冷厉寒光慑的背脊一凉。

微微抬头,看见一双黑色蛟龙头长靴。

视线上移,一双好看的手漏在黑色狐裘暖袍的袖口外,在往上看,是男子棱角分明,天然去雕饰,冷如冰窟窿的脸。

【宿主大人,他好俊啊,快抱住他。】

白月光能想到系统此刻捧着脸,眼睛变成心形,不灵不灵的样子。

他没有理会系统。

而是鼻头一酸,眼含泪光的看着面前男人。

“你回来救我了?”

“呜呜……我就知道你会回来救我的……”

白月光鸭子坐在地上,抱住男人的小腿。

“滚开!”

玄司横着一双剑眉下的深邃双眸,附着幽幽冷光,一脚把他踢开。

“好疼。”

白月光揉着肚子,撇嘴。

“你不喜欢我抱你腿的话,可以好好跟我说,踢人是不对的。”

“你瞅瞅,我肚皮都红了。”

“你看我光不出溜没有任何防御措施,怎么可以用这么大的力气踢我呢?”

极为埋怨又可怜兮兮的声音,让玄司的眼帘缓缓垂下。

昏暗的光线下,他瞧见一个矮小的少年,及腰的墨发凌乱散落,白皙的脸颊,鼻头,下巴,冻得通红,身上新伤旧伤,重重叠叠,斑驳淤青布满全身。

颤抖的能听见少年牙齿碰撞的声音。

像极了被丢弃的小白兔。

与那双水汪汪,雾蒙蒙的眼睛四目相对时,让玄司的心头一颤。

宛若一股深渊将他拉向深处。

玄司伸手过去。

白月光瞬间像一只乞讨流浪的小动物,等待对方的疼爱,

然!

那只看似温暖的大手,冷冰冰的捏住了他的下巴,用力抬起半个高度。

疼的他觉得自己的下巴骨,都要碎掉了。

玄司冷眉低眸,用冰霜一般几乎将人冰冻的口吻说。

“你刚刚说要弄死本王?”

(第一次写耽美,很多不足,请多担待。

本文无脑甜,无脑宠,节奏快,接受不了的宝宝可以直接离开。

感谢所有支持的宝宝们。)

——

作者有话说:

五颗星对作者很重要,不喜欢请离去,写作不易,求五星好评。谢谢支持。

原创文章,作者:一只微笑兔,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6767.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