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后,我靠雷灵根劈服我的男主》云拢依希绍年免费阅读整本【已完结】

第5章 第一天上学

场景一下子换到了一处陌生的大殿上,云拢依还没等适应过来空间转换,就感到身体一沉,双膝不受控制地一弯,跪在了冰冷的大理石地面上。

白清为端坐在对面椅子上,接受着云拢依的跪拜。

“从今往后,你就是我白清为的徒弟,离心殿弟子,”白清为隔空递过来一块玉佩,“这个宫牌是离心殿弟子身份凭证,拿着此牌,可以随意出入离心殿,切记,离心殿外围有禁制,不佩戴宫牌者擅闯者,死。”

云拢依赶紧把宫牌收好,规规矩矩地对着白清为磕了一个头,拜师仪式就这么简单的礼成了。

“这是鹤奴,离心殿的管事,以后除了修炼,其余的问题,可以找他解决,”白清为顿了顿,接着说道;“你现在还没有练气入体,没有一点修为,普通之躯,无法承受提取心头血结弟子契,待你结丹之后,再结契也不迟,你可还有问题?”

“师尊,我明日几时过来学习修仙之道啊?”云拢依恭敬地询问,身体端的紧直,生怕引起面前这个师尊的嫌弃。

“鹤奴自会安排,如没有问题,那便下去吧。”白清为单方面结束了对话。

云拢依不敢再打扰,她还没摸清她这个禁欲系的师尊什么脾性,等时日一长,总归不会这么生疏别扭。

鹤奴是一个修炼成人型的仙鹤,脖子和四肢纤细修长,还是能看出鹤的影子。

鹤奴性子和它的主人完全不一样,很是开朗热情,也难为它这性子守着这么个清冷的离心殿生活,平日里,除了掌门谢天问偶尔过来做客外,其余没什么人敢过来。

鹤奴兴奋地领着云拢依参观离心殿。

离心殿坐落在逍遥门最北边的山峰上,山峰顶端当年被白清为一剑削成平地,后围绕离心殿主峰逐渐壮大发展,形成了现在的逍遥门。

可以说,白清为是逍遥门的创始人。

离心殿殿后是一片桃花林,桃花常年被充沛的灵力滋养,盛开不败。

桃林中有4所桃木屋,正中最大的木屋便是白清为的住所。

“正中间是圣尊的住所,您不能挑,其余的都可以挑选,当做您以后的住处。”鹤奴提醒道。

“那我就选这间吧,和师尊挨的最近。”云拢依指着紧挨着中间木屋而建的小木屋,“我以后就住这里。”

“那小圣尊您今天就早些休息吧,如有需要,您只需喊我一声即可,明早我会把您的道服和书籍带过来,下午我会送小圣尊去内门一品殿学习公共课程。”

“你等会,难道我不是跟着师尊学习吗?”云拢依不解地追问道。

“入门的门规和初级入门功法,这些圣尊是不会教的,是需要小圣尊和内门弟子去一品殿学习。”鹤奴解释道。

“知道了,你以后别叫我什么小圣尊了,直接叫我名字吧,我叫云拢依。”

直到现在,云拢依才惊觉,她那个师尊连她的名字都没有过问,这也太不上心了。

“小圣尊还是别为难小奴了,圣尊辈分太高,您是圣尊唯一的徒弟,尊称为小圣尊一点都不为过,那小奴就不打扰您休息了。”

桃木屋里一尘不染,陈设简单,一目了然,一床、一桌、一椅、一柜子,成为了全部家当。

云拢依还挺喜欢这种极简主义风格的。

第二天一早,鹤奴带来了早点和修习所用的书籍物品,又陪着云拢依呆了一上午。

时间一到,鹤奴便化成原型,一直漂亮的仙鹤,它载着云拢依前往内门一品殿。

云拢依还是第一次骑鸟,鹤背窄窄的,坐起来很不安稳,鹤奴一路上一直乖巧地安慰云拢依,不用紧张害怕,但她还是差点把鹤奴脖子上的毛揪秃了。

飞越几座山峰,一人一鹤来到了一处广阔的平台上。

平台搭建在三处相邻的高峰之间,占地甚广。以平台主街道为中心,两边屹立着各种富丽堂皇的高低殿宇,犹如一个中型的城镇,来来往往的弟子熙熙攘攘、络绎不绝。

这个平台就是逍遥门统称的内门。内门里有提供弟子学习的场所一品殿,提供吃食的食堂和饭店,还有可以兑换买卖物品的物灵堂,接受门派任务的雄星堂,以及练武场等等,可以满足门内弟子所有生活学习的需求。

二人刚一降落在主街道上,立即引起了周围人的注意,近处的人纷纷双手抱拳,对着二人躬身施礼,恭敬地打着招呼。

鹤奴平时很少出现在内门里,即便以前没有人见过鹤奴,但凭借着它独特的外形,以及专属于离心殿独有的服饰,一下子就让二人同其他逍遥门弟子区别开来。

“小圣尊安好,鹤师兄安好”问好声此起披伏,响成一片。

云拢依刚一现身内门,顿时引起了围观和骚动,慑于门内地位,弟子们倒也规规矩矩,没有造成拥挤。

逍遥门弟子没想到能这么快就看到昨天大出风头的云拢依,这可是被圣尊白清为主动收为徒弟的人物啊。

云拢依迎着大家热切的注视,一时不知该做什么表情面对热情的弟子,差点同手同脚,一路尴尬地走进了一品殿大门前,她和鹤奴约了一下时间,便让他离开了。

殿内已经席地坐满了新一届的弟子,他们一个个脊背挺直,态度恭敬面朝前方。

擎一站在最前方,他正和大家说着课堂规矩。云拢依刚一踏进殿门,他就注意到了,赶紧迎了上来,深施一礼。

“小圣尊安好”

擎一的举动着实把云拢依惊到了,她闪身避开,连连摆手,“不敢当,不敢当,擎一师兄,你可以叫我云拢依就好”

“我可不敢当小圣尊的师兄啊,小圣尊是圣尊唯一的徒弟,圣尊在门内辈分太高了,如果按辈分论,我们这些弟子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你,还是尊称小圣尊为好。”擎一沉声解释,态度不容拒绝。

云拢依再称呼上实在是没必要据理力争,别人爱怎么叫她就怎么叫吧。

后来,云拢依才知道,擎一所说不假,如果真按照辈分来算的话,逍遥门掌门都得称她一声“师祖”,更别提其他弟子按资排辈了。

长辈云拢依环视一圈,发现只有希绍年旁边的座位是空着的,想必希绍年气场太强悍了,别人不敢和他同座。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67558.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