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侯府庶子的摆烂生活》陈鹤宇梅端全文免费阅读

第10章 旧识

陈鹤宇转身一看,此人身短体胖,白肉团子一般的脸面,挤得小小一双泡泡眼,底下两道乌青,一看就是不知节制的面相。

他身上穿戴十分华丽,穿一领殷红底五福捧寿团花锦袍,白玉腰带上挂着滴娘耷拉一堆香囊、玉佩,连束发的冠儿都镶满了宝石,生怕人家不知道他有钱似的。

正是昔日一起鬼混的酒肉朋友之一,当朝梅阁老的二孙子,梅子涵。

他眯起一对小眼睛,笑嘻嘻的说:“鹤兄两三个月不见出门,酝酿着什么泼天大事?啧,莫不是闷在家中孵蛋?”

忽然又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哦~是了是了,你是腿脚不方便,想出也出不来吧,哈哈哈哈。”

陈鹤宇:我有一句XXX,不知当讲不当讲?

既是狐朋狗友,大部分都知道陈鹤宇被老爹捉回去禁足,不只是禁足还挨了揍,没一个人探望也就算了,在街上碰到还要互揭疮疤?

陈鹤宇呲了呲牙,话还没吐出来,那死胖子就啪的一声,右手握着折扇往左手心一打,“瞧我这脑子,都忘了跟鹤兄说。你迟迟不肯出门,飘飘姑娘等不及,跟了弟弟我了。”

说着挤了挤小肉泡泡眼儿,挨着身子,暧昧的用手肘怼了一下陈鹤宇,“老兄你可不能吃醋!谁叫你一晃几个月不见人的,姑娘们总要吃穿花销。”

陈鹤宇嫌弃的躲避了一下胳膊,伸手弹了弹被他碰到的衣袖,“离远点儿!老爷们说话挨挨凑凑的作甚。”

他这才注意到几步远还站着个女子,容貌艳丽,身姿窈窕,纤腰盈盈一握,正是二八好年华。

她穿着一身湖蓝泼墨蝶纹软缎裙,披着月白缂丝白貂皮袄子,手里拿着支金镶玉蜻蜓簪,大概是新挑中的首饰吧。

这女子就是他昔日相好儿柳飘飘,当初靠一把琵琶名动京城,引得无数纨绔相争。

梅子涵也算一个,跟陈鹤宇争得厉害。

到最后还是陈鹤宇凭着一张小白脸,险险取胜,给她开了苞,可没少在她身上砸钱。

估计是看他太沉迷其中,杨氏还是第一次因为女子跟他大闹一架,哭了好几天,陈鹤宇都没放在心上。

当时多少甜言蜜语,不过两个月没出门,柳飘飘也就跟了别人,还是他的对头。

啧,要不怎么说来着,婊子无情,戏子无义?

现在的陈鹤宇对欢场女子多少有点膈应,大约是有点感情洁癖?无非是你情我愿的交易罢了,他再看柳飘飘也没什么感觉。

他冷淡的说:“勾栏瓦舍走一遭,无非逢场作戏,我的戏唱完了,轮到你上场,你不上场也有别人上场,我有什么好生气的?梅兄弟你玩儿的开心就好。”

梅子涵一愣,片刻又哈哈哈大笑,“还是你鹤兄洒脱!是我想窄了!我太小气,哈哈哈。”

柳飘飘脸色白了,手里握着簪子扎进了肉里。

梅子涵走过来一把揽住她,“来,今天高兴,你喜欢什么随便挑,你梅爷付账!”说着就把一张肉脸去贴着柳飘飘的小脸儿,顺嘴还亲了一口。

陈鹤宇看他那**熏心的丑态,皱眉冷笑,仿佛看到了原身的影子。

他拿了自己的东西,懒得再看他们一眼,转身就走。

身后柳飘飘目光潋滟,幽幽的瞅着他远去。

冷不防被梅子涵一把扭过头,不满的问:“怎么,舍不得?没看到人家都腻了?一句话都没跟你说呢!你还是老老实实伺候老子吧!”

柳飘飘回过神儿,哪里敢得罪这位,赶忙揽住梅子涵的胳膊,娇滴滴的解释,

“看您,好大的醋味儿!人家现在心里都是梅爷呢~~~ 只是有些奇怪,陈五跟以前有点儿不一样了,才多看一眼。”

梅子涵眨巴眨巴小眼睛,鼻子冷哼,“当然不一样了,为着玩女人,他爹打断了他的腿,把他媳妇都吓死了。他能不怕?你且死心吧,他最近是不敢去勾栏院闲逛了。”

“五爷的夫人是吓死的??”柳飘飘吃了一惊,“不是,不是难产死的吗?”

“为什么早产难产?就是被吓的呀。真是出息了,老子再玩儿,也没他那么没成算,把自己家弄个人仰马翻!”梅子涵一脸看不起的样子。

柳飘飘沉默,其实她还是挺喜欢陈鹤宇,第一个男人嘛,长的也好,功夫也好,又会哄她开心,还说要接了她家去呢。

要不是那杨氏大闹一场,说不定她现在都是侯府里的姨太太了呢。

陈鹤宇出了事,老鸨子就立刻给她找了下家,说是只要有钱赚就行,管他是哪个男人呢,她现在想什么也没用了。

梅子涵看她兴致不高的样子,心里暗骂婊子风骚,嘴上也不客气,“看不出来你倒是个长情的。要不你去求求陈五那个穷鬼,让他把这簪子给你买了?”

柳飘飘冲他眯缝着眼,嗲声嗲气的说:“我不!我就要梅二爷给我买!”

“让老子给你买,你还瞅着别的男人?”梅子涵没好气的说。

柳飘飘吃吃的笑起来,“陈五闹出这么大动静儿,还不兴我好奇八卦一回?梅二爷,等下飘飘请您喝一壶老陈醋罢。嗯?”

她飞了个媚眼儿,神情又娇又美,梅子涵骨头一酥,嘴里骂着小妖精,搂着她继续挑首饰去了。

陈鹤宇从金楼出来,顺着街道信步闲走,进了一家当铺。又把想跟进去的两个小厮拦住,叫他们门口候着。

秋山、秀水纳闷站在门口,觉得今天五爷真是太奇怪了,又给孩子买首饰、还不搭理飘飘姑娘,现在竟然自己进了当铺!

以前五爷多迷恋飘飘姑娘啊,要不是五娘子哭闹到了侯爷那,就把她带回侯府做姨娘了。

刚才看到,柳飘飘竟然跟了五爷的死对头,两个小厮气的眼睛都红了,可五爷竟然眉头都没有皱一下,看都懒得看她。

现在又去当铺作甚?侯府虽不算巨富,爷们儿也没典当过日子的呀?

秋山有点着急,当铺多数非常黑,拿物品一半的价格去做抵押才肯放款。五爷不懂这里的门道,别被欺负了。

过了两盏茶的功夫,陈鹤宇才从当铺出来,耳根子都有点红红的。

秋山仔细看了一下,五爷手里握着一卷纸,还有点抖。

这——莫不是被气着了?

他就说嘛,五爷日常甩手掌柜一般,哪里知道这当铺的黑心规矩?

继续阅读《穿成侯府庶子的摆烂生活》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67509.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