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侯府庶子的摆烂生活》陈鹤宇梅端全文免费阅读

第9章 兑换

燕妈妈擦擦眼泪,满怀感激的说:“您请说。”

陈鹤宇修长的手指,快速在花梨木桌上敲击了几下,“人死不能复生,活着的人还得往前看。元姐儿是玉娘留下的骨血,我就托付与你照看了。”

“是,老奴省的,一定好好照看她。”燕妈妈恭敬的答。

“元姐儿是我的女儿,我心里疼她。不过男人总是外面的事情多,以后两个孩子吃喝拉撒这些琐碎事,还得燕妈妈你多操心。侯府里人多嘴杂,平日里莫叫别人欺辱了孩子们。”

陈鹤宇说到这,已经非常严肃,“如有拜高踩低的过来生事,你先告诉我!我虽没什么本事,也不能叫孩子们受气!”

燕妈妈赶紧应了。心里默念佛祖保佑,太太走了,五爷受到刺激长大了吧?

希望他这次有恒心,把日子好生过下去,将来元姐儿才有指望。

正在心里念佛,忽然又听陈鹤宇吩咐她,“两个孩子的吃食,你得先改善。”

他说着,拿出一锭十两的纹银放到桌子上。

“你记上账,每月拿来给我看。不能吃太多甜食,每日里把肉蛋奶水果蔬菜都安排上,大厨房里没有的就自己做,明白吗?”

“哎,老奴明白。”燕妈妈这才惊觉,五爷是真的要改了,以往哪里管过孩子的事?别说给银子了,还总是想从太太手里抠钱花呢。

“还有,你空了把太太的嫁妆都整理出来,记个账。先拿给我看看。”陈鹤宇继续说,“物件该入库的入库,这些都是元姐儿的嫁妆。”

听了前半句,燕妈妈心提到了嗓子眼儿,生怕陈鹤宇是要拿去花销了。

那怎么行?往后元姐儿没嫁妆,去了夫家也会受气。

至于等陈鹤宇给挣嫁妆,那是想都不用想的事,这位爷不欠债就算阿弥陀佛。

现在一听他说入库封存,给姐儿当嫁妆。燕妈妈就乐了,“行!我理好了给您过目。”

“就这些事儿,你的责任就是把两个孩子的日常事看管住,往后我会经常来看元姐儿。”

陈鹤宇说完站起来,叫上团哥儿一起往前院去了。

他今天想抱着这个小肉团子睡觉,反正也是无聊。真的非常怀念手机电视平板WIFI啊啊啊。

算了还是回屋做几个俯卧撑,搂着娃睡觉吧。嗯,不知道这小子还会不会尿床?

陈鹤宇的担心算是白想了,臭小子跟他玩儿的挺欢,到了睡觉的时候就抽抽搭搭起来,要奶娘。

陈鹤宇也不着急,感情的建立总要有个过程,现在孩子喜欢他、愿意亲近他就够了。

把孩子交给赵奶娘,让她带回东跨院睡觉。

陈鹤宇自己做了几组俯卧撑,在屋子里来回溜达几圈儿消消食,很快熄灯。

大约是都知道桂枝今天在五爷这吃了瘪,姨娘丫头们都很安静,没人敢来扰他,一宿无梦。

日升月落,又是艳阳高照的好天气,陈鹤宇穿戴整齐,带着他的钱袋子和小厮,大摇大摆的出了侯府大门。

门房陈老福,得知五爷已经解除禁足,自然不敢阻拦他。

只是背后悄悄摇了摇头,这浪荡子,回回都是惹了事被打一顿,等腿儿能走了,就又跑出去花。

怕是一辈子改不好了,陈老福摇了摇头。

“改不好了”的陈鹤宇背着手一边走一边四处张望,侯府处于上京城的内城,地段虽不是很靠中心,也是比较繁华的。

从双鱼胡同里走出来就是西府大街,两边二三层的楼房鳞次栉比,酒楼、茶坊、旅店、各种买卖商户,熙熙攘攘十分热闹,颇有几分都市景象。

以前在电视剧里看到的街景竟然是真的,陈鹤宇就像刘姥姥进了大观园一样好奇,东看看西转转,半天挪不开脚步。

后面跟着小厮秋山和秀水,看的额角直抽抽儿,五爷您也就在家闷了个把月,至于像一辈子没见过街景儿的样子吗?

陈鹤宇结合着原身的记忆,快速的把周围环境弄熟悉了。

就不在西府大街停留,带着俩小厮直奔隔壁街的银铺,为什么舍近求远?当然是不想碰见熟人了。

这一个月他已经清算过原主的债务,翻出来一堆拮据、当票、买卖契约之类的。

抛开那些过期无用的,细细算了一遍,陆陆续续借债790两,加上月两分的利息,现在已经累积932两。

据说现在普通的五六口之家,一个月柴米油盐过日子,也用不了3两银子。光说这143两的利息,就是他们四年的生活费!

再想想那790两本金,还有以前那些算不清账目的月钱家当之类,原身怕是糟蹋了两三千两都不止。

这败家玩意儿,心疼死了。

陈鹤宇恨不得逮住自己再敲一遍棍子。

长兴侯爷给的钱袋,加上他房里翻出的银子,凑了600两,还有332两的缺口。

比原来估计的上千两外债好了那么一些些。

今天就是把金叶子兑换成银子,再典当几样儿不需要的东西。

先还债,再想下一步怎么挣钱养家。

一大把明亮的金叶子拿出来,晃的人眼睛疼,银铺叶掌柜脸上笑容就没断过。

陈鹤宇自己是心疼万分,又用三字经问候了一遍原身。

然后说:“叶掌柜你给称称,兑成银子给我。”

原主以前,经常从家里长辈处,垂涎厚脸的搜刮些金子来,没少来这里兑换。

叶掌柜也不客气,取了称,当面称清楚,一共是十两七钱。

叶掌柜笑眯眯的弯腰,伸手比出来个七,“五爷,老规矩,十两金给您兑成100两银票,七钱再单另给您7两。手续费从这里扣?”

陈鹤宇摇了摇头,“七钱不兑,你称出来给我。”

他转身吩咐秋山,“你另拿手续费给叶掌柜。”

“哎!”秋山应了,从随身的荷包里掏出散钱付给他。

陈鹤宇把银票收了,捏着剩余的七钱金子,抬脚去了隔壁金楼。

秋山、秀水两个面面相觑,果然,五爷还念着相好儿,这是要买首饰送她们。

只不知今日是去见云香阁的飘飘姑娘,还是吕侍郎家的娇杏娘子呢?难不成是云阳郡主家?

秋山一副我很懂的样子冲秀水挤挤眼,爷今儿带的银钱不多,不会买太贵重的首饰,那一定不是去找云阳郡主家的大小姐。

秀水一撇嘴,吕侍郎家还敢去吗?五爷不怕人家放狗捉奸?还想腿再折一遍?肯定是去云香阁!

陈鹤宇不知道背后这俩小厮正在打眉眼官司,他在小孩首饰前停下来,仔仔细细挑起来。

金项圈、金镯子厚重,他如今是买不起,何况孩子们都太小,戴着也不方便。

最后他挑中了两只憨头憨脑的小胖狗,配了四颗小金珠,叫金店的伙计拿红丝绳编了两个小手串。

秋山、秀水不解其意,互相看了看,秀水大着胆子提醒,“爷,这圈儿太小,飘飘姑娘虽然瘦,怕也戴不得呀。”

嘶~ 陈鹤宇转头望向他,面色不善,看的秀水脖颈发凉,声音也越来越小,“奴,奴才,是想… …”

“想你个脑袋!谁说我要给她了?”陈鹤宇怒斥,忍不住又想笑,看看,原身这德性,一买首饰人家就觉得你是要讨好勾栏里的姑娘。

“不给她?那,那咱是去吕家小娘那?”秋山吓得都结巴起来,“五爷,五爷这可不妥,吕家是不能去了!”

“滚开,狗奴才!”陈鹤宇啼笑皆非的作势要踢他,“五爷我是买给咱家大姐儿大哥儿的!”

闹了个乌龙!俩皮猴儿不好意思的呲呲牙咧开嘴,谁知道五爷也有顾着家里的一天哪?

接下来又挑了一个小小的莲纹福字金锁,同样用红丝线编起来,是给团哥儿的。

伙计会了帐,一共六钱多,加上手工费把那七钱金叶子花个干净,还补了二百个大钱。

这钱陈鹤宇一点都不心疼,反而十分高兴。

等伙计编好了,他拿着几样小东西正端详,忽然有人一拍他肩膀,一道难听的公鸭嗓子响起,“鹤兄,好久不见?”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67509.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