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侯府庶子的摆烂生活》陈鹤宇梅端全文免费阅读

第8章 燕妪

陈鹤宇无视他人的眼光,亲昵的用手指头戳戳他的小脸蛋儿,“团哥儿明天在家乖乖的,等爹爹带甜糕回来。”

“甜糕!甜!”团哥儿放下勺子,小手拍着喊,小孩子嘛,就喜欢吃甜食。

这个时代工艺不够发达,糖还是奢侈品,即便是侯府也有开支管控,不会每天给孩子们备着糕点。

陈鹤宇一介庶出浪荡子,钱权两不沾,厨房更不会巴结他,连带着团哥儿的伙食也非常一般。

孩子吃不好就长的瘦弱不结实,所以陈鹤宇才想着要先给他改善伙食。

大厨房的饭菜总是按规定来的,不一定符合小孩子口味,要是自己在小厨房做,不免就又要提到钱。

钱钱钱,无论上一世还是现在,男人支撑一个家业,都是离不开这些阿堵物啊,陈鹤宇默默的叹了口气。

他放下碗筷,接过连翘递过来的茶水,漱了漱口,吐在痰盂里。

这时候赵奶娘也给团哥儿收拾好了,他拉过小家伙的手,“走,咱们去看妹妹。”

二月的天气,乍暖还寒,夜风尤其是凉。陈鹤宇给小家伙披了件绒布小斗篷,团哥儿把头闷在兜帽里,用手捂住脸,忽然又撒开,咯咯笑起来。

这是自己跟自己躲猫猫呢,陈鹤宇笑着摸摸他的头。绒布兜帽非常柔软,看得出是洗了好多遍的旧物。

记忆中大哥二哥的几个孩子,都是披着崭新的缂丝镶兔毛斗篷满院子跑,他忽然有些心酸。

原身这个不学无术的东西,有银钱都扔给赌坊、勾栏瓦舍,丝毫不想着给妻儿置办些体面衣物。

罢了罢了,都过去了,从今往后,他会好好的把两个孩子的事管起来。

父子俩走走停停,一炷香过去,才走到西跨院。

早有丫头过去通报,西跨院的几个婆子丫鬟站在门口等着。

陈鹤宇仔细看了一眼,乳母是新来的,称作钱奶娘,身板儿看起来挺结实。

西跨院管事儿的老妪燕妈妈,是杨氏的乳母,对她十分忠心,想来照顾元姐儿也没问题。

珊瑚、玛瑙、珍珠、翠玉也是杨氏留下的,目前都跟着燕妈妈在西跨院做事。

西跨院整体的配备是比团哥儿的东跨院强些,团哥儿除了赵奶娘,竟然一个专属丫头都没有。只有秋姨娘带着小丫头黄米在东跨院帮忙。

陈鹤宇把这些暗暗记在心里,调整人手配备也是他接下来的目标之一。

他抱起团哥儿,在众人惊讶的目光里走进屋。

元姐儿刚满月,白日睡得多了,正淘气呢。钱奶娘抱着她满屋子转悠,她小眼睛滴溜溜的转悠着看四周。

看到他进来,钱奶娘赶紧蹲了蹲身,“五爷安康。您看,大姐儿知道父亲来了,转着头的看您呢。”

陈鹤宇笑笑,把团哥儿放下,接过元姐儿,嘟着嘴啧啧啧出声儿逗她,小孩子果然会循声转过头看,有些惊奇的咧着小嘴儿。

大家都笑起来,连声夸孩子聪明,知道爹爹来了云云。

陈鹤宇也很高兴,虽然知道这么大的孩子几乎是看不清东西的,但血脉相连,总是这副身体的孩子,由不得就亲近起来。

团哥儿也趴在他腿上,伸出小手轻轻摸了摸妹妹的小腿儿,小娃娃软乎乎的。

陈鹤宇笑吟吟的,把元姐儿凑过去给他看,“团哥儿,你现在是大哥了,这是妹妹。将来你带着她玩,好不好?”

“好!踢球!带妹妹!”团哥儿很高兴自己“升级”,满口答应下来。

燕妈妈脸上带着笑儿,却暗暗撇了下嘴角。

如今太太没了,只留下一个女儿,五爷又是个不长情不顾家的,未必看重女孩。

可怜的元姐儿,怕是还得靠庶出哥哥看顾,她心不甘的叹了口气。

燕妈妈换上一副笑脸,弯下腰哄团哥儿,“团哥儿,还记得燕妈妈不?往日你去正房,都是我带着你吃好吃的。”

说着又叫珊瑚,“拿几个橘子给哥儿带着。”

团哥儿高兴的拍着小手儿,“橘子橘子,燕妈妈。”

陈鹤宇一边逗孩子,冷眼看着燕妈妈做事。

虽然商家出身,燕妈妈倒是好气度,管人管事都在理。杨家花力气培养嫡女,费尽心思送入官侯之家,送来的管家妈妈也不是个弱的。

只是杨氏被教条束缚,名为贤淑实则软弱,这院子就被当初的陈鹤宇搅得一团乱,燕妈妈有劲没处使。

现在倒是可以用上一用,让燕妈妈看顾着两个孩子,陈鹤宇暗想。

玩了一会儿,元姐儿就累了,打着哈气找乳母。陈鹤宇把她递给钱奶娘去喂奶哄睡。

让燕妈妈带着四个丫头过来,一脸严肃的嘱咐她们好好带孩子,天冷加衣,天热减衣,不可随意给孩子吃东西,别摔着… …

七七八八的把自己能想到的都说了个遍。

最后说道:“太太不在了,你们既是她当初提拔的老人儿,就该念着她的恩情。好好在这院里当差,平平安安把姐儿看大了,我重重有赏,再给你们找一条好出路。”

顿了顿,他又威胁几句,“这院里的事儿,都闭紧了嘴,不该传的话儿、不该做的事,要管住!倘若生了不该有的念头,别怪我翻脸无情!”

燕妈妈心里惊奇,又暗自惊喜。五爷肯看重元姐儿,日子就好过多了!

她眼睛里带着泪花儿,先打包票,“五爷您放心!老奴拼了命也是把姐儿照顾大的!”

四个丫头也跟着磕头连声应诺。

陈鹤宇叫她们带着团哥儿退下,留下燕妈妈单独说话。

他单手扶额,想了又想,才对燕妈妈说:“玉娘是你一手带大,说是爱如亲女也不为过。元姐儿交给你照顾,我自然放心。”

这一句话说出来就叫燕妈妈落了泪,她捂住面颊呜呜出声。

给人家做奶娘的,自己的孩子顾不上带,却跟小主子朝夕相处。

玉娘又性子柔和,对她非常好,二十多年下来早就当成一家人一样。

燕妈妈跟着玉娘出嫁到侯府,为她没有子嗣忧心,为陈五爷浪荡操心,说是为她殚精竭虑也不为过。

好不容易苦尽甘来玉娘有了身孕,谁知道却是白发人送黑发人,后半生指望没了,怎能不彷徨!

陈鹤宇静静的看着她,半晌才说:“你快收了眼泪,我还有话嘱咐你。”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67509.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