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漂流愚者羽尘雨沐孤城

入狱改造者

在摸索片刻后,从北部摸了出去。

似乎东城门口还是有点遥远,下午到了太阳落山,终于回到了熟悉的路口,羽尘松了口气,正准备迈出脚步走进去。

“小尘?!”

羽尘听声音很耳熟,连忙转头向着城墙不远处的树下,只见柯利正在城墙脚下休息着,他现在的表情非常难以置信,而柯利旁边的女人似乎是松了口气,拿着饭的手松了松。

在确认是柯利后,羽尘连忙走过去:“你怎么了?”

柯利的脑子被这句话冲击着,楞神片刻后:“你问我怎么了?倒是先说说你怎么了吧!”

“没什么,看看我这不是回来了吗?”羽尘在柯利面前转了一圈,表示自己没事。

柯利很高兴不过也很疑惑:“你这身拖地的衣服从哪里来的?似乎不是大陆这边的产品。”

“一个朋友送的,刚刚好在回来的路上碰到了。”不是羽尘不想说,而是这个时候讨论这个问题不合适。

柯利颤颤巍巍的起身拍了拍羽尘的肩膀:“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柯利先生,你已经找到羽尘先生了吗?”在二人沉寂之时,三个卫兵已经来到了他们旁边。

“叙旧请等一下,羽尘是吧?”卫兵领头人问到。

羽尘点点头“是。”

“请问昨天晚上你是怎么逃脱的?”士兵打量着羽尘,似乎想要将他看穿一样。

羽尘很淡定:“是的,以前在家乡的时候学的一些上不得台面的东西。”

“上不得台面……还真是敢说啊。”卫兵感觉自己有点词穷。

“杀人啊,事闹这么大,虽然是你在理,不过还是和我们先走一趟吧。”

这句话让羽尘有点疑惑和愤怒:“我就是不走呢?明明是他们要对我们先动手的。”

卫兵看羽尘想要不配合给周围士兵们示意,准备上前将其制服。

羽尘早已在他们说出要和他们走一趟的时候就准备好了逃跑。

“人的意志迁移有几种东西构成,恐惧、疑虑、人言、**,其实我们知道你没错,以自然斗争的角度来说,你也没有错,不过抱歉能不能跟我们走一趟?毕竟我这里还有许多顾虑。”羽尘和卫兵转身向着声音来源看去,一位穿着华贵的中年人从城内走了出来,后脱掉帽子对着羽尘鞠了一躬后正直的站立着与羽尘对视。

“镇长好!!”

“镇长好!!!”

卫兵们集体立正,向着中年人打着招呼,中年人挥手示意后,几人又就在旁边立正站好了。

羽尘眼中充满着不解,沉声向着中年人发问:“可我既然没错,为什么要我来承担?”

“这里不是对错的问题,所以请见谅,不过我可以给你保证,不会对你太差,当个度假就好,正好也有个人想见见你。”中年人优雅的抚摸了下巴的胡子,突然噗嗤一笑。

羽尘本想开怼,但是转念一想:“什么人?”

“跟我来,这应该会是个很不错方案。”说着中年人严肃转身,迈开脚步走向城内。

羽尘挠了挠后脑勺,谜团还在笼罩着他,看着中年人快要走进城内,他赶忙准备跟上去。

想要追上去,不过他似乎是想起来了什么事。

转身就来到了旁边悲愤交加被母亲按住的柯利旁边:“还有一个人不知道现在在哪里,注意一下,我如果被抓进大牢,他可能会来找你。”

柯利看着羽尘的面容中充满着疑惑,他不明白羽尘为什么要屈服,更不明白为什么要和他说这些。

不过低头沉默了片刻后,他抬起头来说了一句:“明白了。”

柯利的母亲面部表情复杂:“小尘……”

“不要多说了,你是阿姨吗?”羽尘抬头波澜不惊的看着柯利身后的漂亮中年妇女的眼睛。

“是的。”

“那么接下来得小心了,注意一点,他还潜伏在暗处。”

柯利妈妈点点头,柯利则是把头扭向一边。

羽尘看着这一幕,似乎复杂的心情又来了,不过在转头看了一眼中年人正在远离的背影后:“好了,我得走了,小心一点。”

二人点点头后,羽尘赶忙跟上了前方的中年人,卫兵也在和柯利二人鞠了一躬后跟了过来。

在几人进城后,柯利抬起头就看到街道边的人群中有一双发红的眼睛在盯着羽尘,脸上腮帮在左右运动胡须也跟着晃荡了起来。

“这就是所谓咬牙切齿?”柯利心里已经有了许些猜测。

“哈哈,小鬼……终于找到你了。”语气低沉而嘶哑,胡子也在看清记住了羽尘的脸庞之后转身离开。

羽尘走在中年人的后方:“大叔为什么会亲自来?”

“因为你的情况很特殊,有人想要见你,不是都说过了吗?而刚刚好遇到,是因为下午了,就想过来问问找到你了没。”

“所以是你对士兵们下了命令的?”

“不要在意那些细节嘛!哈哈哈。”

来到城**的镇长办公处,天色已经黄昏,新木在黄昏下被照的阴影十足。

镇长进入房间后就坐到右侧的凳子上,把士兵支出去之后示意羽尘坐到他的旁边。

“大叔,有什么需要我做的吗?”羽尘非常疑惑,他不清楚为什么要带他来这里。

“并没有,只是让你入狱前想找你聊聊,毕竟十一岁左右,我还在和朋友们一起玩泥巴呢。”

“我这没选择嘛,毕竟我一个小孩没有什么可展现的力量,要和他们聊聊?他们绝对要把我当笑话不搭理,而且也会错过最好的动手时机。”羽尘眉头一挑,坐在凳子上双手一摊。

“你就那么确定?”中年人摸着下巴上的胡子眼睛眯着让人看不出他的目的。

“不敢不确定,毕竟只是一个动物一样的人类,听到他们的发言,我不敢赌他们会放过我们,而且要赌就只能看他们的选择,毕竟就像刚刚说的一样,两个小孩手无寸铁,那么时机就会无限重要。”

“你纠结过吗?毕竟是同类……”

“这个我说没有,你会相信吗?不过我真的没想到还有人会问这个问题。”羽尘似乎有点意外。

“很多都没有,他们只有,他们对他们杀死的人的指责,毕竟大多数人没有到了一定的情况下并不会选择去杀害同类,肯定是对于他们来说无法承受,才想要去毁灭它。”

“不都是这样吗?世界如此,大家选择相信的东西,其实好像并没有选择这个东西,是必然会那么做,当事人能看到的因素并不是很全面。”

“这个我倒是赞同,毕竟我们的视野也只有眼前这个平面,我们的周围都能注意到?这确实有点不太……严谨。”

“这个代指不错,对于我们这些当事人来说,我们选择的已经是对于我们自己最优的选择了。”

“因为外界干扰因素无法第一时间来到吗?这个也确实,我们也得要确定了才能行动,不然抓错了的人该多冤枉?确实是我们的失职,不过却无法弥补。”

“其实我这个人,从这次以后就开始有点相信宿命这个东西。”

“喔?!何解?”

“因为所有人做的选择一定是相对于自身最优的选择,所以无法改,即使从来几次都还是会一样。”

“可是好像结果并不优……”

“因为某些原因,你是你自己别人也知道你是你,为什么不是最优呢?我觉得这是这个世界中唯一一个能够坚定的说出来的东西,因为我是我。”

“可是似乎什么东西都一样,开始思考就什么都好像不对也对。”

“这个……倒也是。”

天色似乎有点渐渐的暗淡了下来。

镇长看向窗外,羽尘也看向了窗外。

“马上黄昏了,我还想再和你聊聊呢。”

“我该进牢房了吗?”

“……突然我好像不想关你了。”

“我突然也有点理解你了,没事,让我进去体验一下,我感觉这样也不错。”羽尘噗嗤一笑。

镇长却似乎好像想到了什么一样:“哈哈哈哈,这或许也是一件好事,早就和你说过了。”

“想见我的那个人在牢房里吗?”羽尘不紧不慢的发问。

“去了你就知道了,不过你这性格得改改了,这样很容易被骗啊。”

“这不是被你骗了吗?”

“哈哈哈哈哈,你怎么能这样说,杀人犯先生。”

“这叫还击!”

“那也是杀人,性质上的根本,可以被解析分开利用。”

“那就走吧,再见。”

“我们应该不会再见面了,毕竟平时我会很忙,不过这次下去你倒是能够见到另一个有趣的人。”

“天都要黑了,我们出发吧。”

“急着进牢房的人,我还是第一次见,那就走着。”

黄昏已经来临,城中偏西部,地下监狱上方,一队卫兵站成几排声音洪亮:“镇长好!!”

“兄弟们好!你们辛苦了!”

“不辛苦!镇长辛苦了!”

寒暄过后,一位陌生卫兵带着羽尘从暗道走楼梯来到了地下监狱里。

“啊!……”

一声声的凄厉惨叫。

顺着楼梯继续走下去就看到了一个被绑在一个木桩的瘦小男人因为全身血肉模糊所以看不清面貌,虽然男子瘦小,但是惨叫声可不小。

羽尘从他旁边走过,就只见一位上身**的大汉先是喝了一口酒,随后在男子身上割开一道口子,就是把刀由上往下**去,制造一个**,随后拉着**把口里的酒灌入里面……

在木桩前有一个案台,有一个年轻男子坐在那里,他似乎并没有在意羽尘的到来,只是继续做自己要做的事情。

听着那男子的惨叫,羽尘浑身一个激灵:“长官,被绑着那家伙犯什么事了?”

士兵知道羽尘是镇长亲自安排的人,环顾了一下周围然后俯身对羽尘轻声说:“那人似乎是间谍。”

羽尘皱起眉头继续回头观看了片刻,然后对着士兵说:“多谢长官。”

“对外立场,我们都是一样的,况且你认识镇长应该是自己人。”士兵拍了拍胸脯,表情满不在乎。

又走了几步来到了牢房的尽头,羽尘看了一下有三间相连的铁门:“好了,右边就是你的了。”

羽尘进去了之后士兵准备离开,但是好像又像想起了什么一样:“对了,你的判决通知明天可能才会下来。”

在探出头去看了旁边那个牢房一眼后,回过头来轻声对羽尘说:“尽量不要去招惹尽头牢房关着的那个老头,来历好像很大我都不清楚,我也就是知道有一个大人物天天过来给他送餐,反正不会好惹,你多注意一点。”

士兵讲完后羽尘若有所思:“多谢告知。”

士兵点点头,然后离开了。

“老人家,想见我的,应该就是你吧?”

“哈哈哈,小鬼挺敏锐的嘛。”这声音嘶哑如地狱恶魔咆哮、嘶吼。

羽尘在听到的瞬间就感觉到了冷汗已经遍布到了自己的全身。

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这么恐惧,反正就是有一种感觉告诉他,那老头很危险!

“怎么?我老头子吓到你了吗?”隔壁的声音在羽尘陷入这种感觉中片刻后再次响起。

“想不到一个小鬼居然对危险感知这么敏锐,哈哈哈。”老头的声音没有改变,但是羽尘感觉气氛似乎没有了之前那么沉重。

“为什么?”

“刚刚你所感知到的东西吗?”

“对。”

“一种念,修炼杀人技术,杀了很多人以后……反正很复杂不想讲了,不过只有非常敏锐的人才能感知到,小鬼,你应该经历过许多生死吧?这个我倒是没有听说过能有天生的。”

听着这些话的羽尘有点楞住了:“也算有几次。”

“那我们直入主题吧,我想让你跟我学剑!”

“学剑?!”

“没错!学剑!学成超越我之后回来杀了我。”

这个匪夷所思的话语萦绕在羽尘的脑海中:“为什么?”

老头沉默了一会儿后轻飘飘的说:“大概是因为我罪大恶极。”

羽尘不相信,也不搭理他。

原创文章,作者:雨沐孤城,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67465.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