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漂流愚者羽尘雨沐孤城

不定为有定,飘摇为不飘
意志随风起,尘埃早落定
敞心观万千,远观世界幻
别离伤忆久,脚下实程路
“世界与人?还是人与世界呢?”漂流者羽尘轻笑着看了一眼身后已经被自己杀死的神,然后毅然决然的走上了魔渊力场,全身溃散来到了一个虚空之界,自己也变得无态无形
于他的眼前,世界也跟着溃散,他似乎看到了时间于世界的尽头
之后世界上再也没有了他这个人,只有存在于隐秘世界尽头的魔王也可以称呼他为神

漂流愚者

《漂流愚者》免费试读

有关生死的斗争

羽尘走在前面,柯利跟在后面,从二人整体气质而言居然没有任何违和感。

在闹市熄灯之后随之而来的就是让人无法适应的寂静与黑暗。

人虽然无法适应,但却不缺乏称赞其中美丽的人。

美丽却又危险,才是这个世界啊!让人热血沸腾,却也可以让人血脉凝固。

走在黑蒙蒙夜景中的城镇,路过小巷难免会有想要加快脚步的想法。

保持清醒与警戒,才是这种月黑风高天气下的基本素养。

猎人的直觉带给了羽尘一种不对劲的感觉,放慢脚步缓缓垫着脚尖走,看到羽尘这么疑神疑鬼,后面的柯利似乎也有点害怕。

他快步走到羽尘的身后,身体差不多贴了上去。

羽尘突然就停了下来,而柯利直接就撞到了他的背上。

柯利摸了摸自己被撞到的鼻子,看着僵硬如墙的羽尘轻声问:“害怕了吗?小尘……”

羽尘赶紧捂住他的嘴细声细语道:“前面有情况。”

柯利听到之后有点不相信,但是他发现自己又无法挣脱开羽尘的双手。

安静片刻羽尘就听见了前方黑蒙蒙中传来的声音:“克劳利家的小鬼今天出来了,下午我的眼线看到,雇主说抓到带过去给他就会有五万酬金,继续等等吧。”

虽然很微小但是传入羽尘耳朵的时候还是挺清楚的,但是柯利似乎完全没有听到这细微的声音,在这处于一年四季变化都不大的地方,晚上声音还是会很杂乱。

羽尘思考片刻拉着柯利就进入了一旁的角落,羽尘把头探出去就看到了前方亮起了火光,似乎是有一个影子将其遮住了半边。

羽尘紧紧的拉着柯利的一只袖口,继续观察片刻后似乎感受到了后方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刚刚回头就与后方的人对上了视线。

他心里一紧,赶紧就躲进了角落里。

而外面则是传来了窸窸窣窣的声音,羽尘明白,他已经被看到了,而外面的人已经开始行动。

柯利这次也听到了外面的动静,他似乎明白了外面正在发生着什么。

外面人的动作缓慢,而里面的二人连基本的工具都没有,羽尘的思绪在这份紧张下疯狂运作:“不能放弃抵抗!得想办法干掉他们!毕竟不知道他们要干些什么!”

似乎内心里的道德与同情又开始谴责他:“杀什么?不是还不知道他们要干什么吗?”

原地苦笑片刻似乎是想起了之前的事情:“可是似乎没有选择了,利哥危在旦夕,就是因为不知道所以才要反抗吧?”

做好了思想斗争,羽尘就开始思考办法,他环顾四周:“似乎没有什么可以利用的工具,而利哥似乎很紧张。”

于是就开始苦笑了起来,没有声音天又黑柯利并没有看到羽尘的表情,但是柯利隐约感觉到他在看自己。

他看着羽尘似乎是好像接受不了什么似的正在后退,结果好像踩到了什么滑了一下。

稳住了身形没有跌倒,他低头把绊倒他的木棍捡起,木棍细小而狭长,后圆前尖,长度虽然不够不够锐利程度够了。

羽尘看到这根木棍就好像又看到一点胜利之机:“木棍给我,一会儿看到我冲出去了就往家里的方向跑,低调点别让他们发现你是往那边跑的,知道了吗?”

柯利心情复杂,沉思片刻自嘲般的苦笑着摇头起身站立。

于是还没有等羽尘说完柯利就是给个他的头一个暴栗,他也想明白了过来这件事的根源,所以语重心长的讲:“你是哥还是我是哥?放心一会儿我出去他们并不会把我怎么样,应该是我老爸的商业对手派来的,抓我是为了谈条件,顶多一点皮外伤,但是你不同,所以还是你走。”

羽尘揉了揉头,神色复杂他不明白刚刚还在害怕的后退的柯利为何而转变:“知道了,不过这个事情不好说,我有办法你先走。”

似乎脚步声近在咫尺了,羽尘也惊慌了一下:“记得计划!”

声音越来越近,羽尘的心也渐渐沉了下去,就在声音来到耳边的时候:“行动!!!!”

羽尘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奔向对面墙壁夜,黑风高他们也没有反应过来谁是谁。

柯利在他们失神的一瞬间就从两人中间跑了过去钻到了百米之前的小巷中,他们两个再次失神,但是很快反应过来准备去追。

但是羽尘几步登墙而上,后仰双手握住木棍从天而降,在瘦子反应过来之前就一击命中了他的眼睛,身体直接倒地毙命。

连惨叫都没有机会,因为在倒地的同时木棍改变了力的方向直接从眼睛贯穿到了喉咙。

一个翻身双脚着地羽尘也是撒腿就跑,人已经包围过来了。

瘦子旁边的同伴应该是还没有反应过来,或者已经震惊得好像傻了……呆呆的站在原地。

倒地的瘦子眼神恍惚,心里却异常平静用最后的声音说了一句:“终于还是来了吗?”

一锅黄色的沸水,里面是已经残缺的蔬菜和水果。

咕噜咕噜……咕噜咕噜。

“别走太远!这边马上好了!”

年幼的习空带着一个穿着破烂的小女孩在废墟的前方空地上挖坑。

“小佳,妈妈很辛苦,以后我们要有出息才能让妈妈过上好的生活!”

小女孩在习空旁边蹲坐着,脏兮兮的脸蛋却有一种小猫咪的感觉,她眼中充满着懵懂:“可是,怎么才算是有出息呢?”

“有钱!有一座好的房子!足够让小佳和妈妈安宁居住的房子!里面还要有大床!木头打造的结实大床!还要有许多好吃的!”习空也有点疑惑妹妹问出的问题,所幸就用自己的期盼来回答。

“小空、小佳!过来吃东西了!”温柔却又充满着虚弱的声音摇曳着。

顺着声音看去,一个瘦弱蜡黄的女人在用树枝搅拌着锅里的“食物”。

似乎是回忆都有第三方意识,他似乎又从少年的躯体中分离了出来,他想要过去,不过不是为了吃东西,而是想要再近距离好好看看这个如同乞丐般的女人,想要再听听她的声音。

一股吸力传来,就来到他少年的时候。

他紧着心,准备把手悄悄的放进前方老头的口袋里,那老头还是继续慢悠悠的在人群中走路,看样子丝毫没有发现他。

他摸到口袋里的东西想要把手抽出来的时候,他才发现自己的手似乎是被钳子夹住了一样,拿不出来。

老头慢慢的把他带到了小巷,把他的手从他的口袋里拿出来双眼锐利的盯着他。

习空慌张不安,眼睛不敢于老头对视,手却在疯狂挣扎。

老头还在观察他,眼神中多了一些东西,悲哀……

习空挣扎无果,只能低着头等待老头的处置,不过老头却缓慢开口:“好好的小伙子干嘛要偷东西呢?”

习空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抬起头恶狠狠的盯着老头。

老头一点都没有感觉到意外,而是明知故问道:“那么城里许许多多的工作怎么不去找呢?”

习空冷笑,他在脑海中无数次嘲笑眼前老头的无知:“没有干这些之前,我破破烂烂的谁要我?干了之后名声也跟着来了,谁又要我?除了这些我还能干啥?!我也要活啊!!”

老头对习空的反应波澜不惊,他所生活的年代更混乱,更不把人命当成一回事,怎么可能猜不到习空所处于的环境,为什么要做扒手。

他是在等。

等着自己的思想斗争结束。

最后松了一口气:“我可以给你一个条件,跟着我我教授你一些东西,即使以后还要偷东西,也不要被人逮到了吧。”

老头看习空似乎还有什么顾虑。

“跟着我,我会给你一些钱,应该是有什么不想让我掌握的东西吧?家人吗?”

习空面色疑惑,他不明白老头为什么要这么做,他一个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被人逮到打死的扒手,他还在怀疑老头面色复杂纠结。

最后他似乎是看破了什么一样:“可以,不过为什么?”

老头低着头眉头微微舒展嘴角微微扬起一个笑容:“不为什么。”

陷入记忆中的习空似乎又醒了,他流着眼泪想要去抓住眼前的老头,但是他周围的场景似乎又变了。

大宅内,一场大火,大宅里充满着女人的哀嚎和男人的惨叫,而这个时候他在外面,人群视若无睹,只是周围匆匆走过看都不敢看一眼,生怕被牵扯进去。

他看到了这个时候在外围十七岁的自己,自己就在自己对立面,他双眼通红,握紧的拳头流出了鲜血,滴滴答答的流到地面……

在后来他找到了仇家为师傅报了仇,可是母亲又去世了……

几波周转他和现在这几个人开始干这个,一直到了今天。

回忆到老头的时候,他已经快要没有知觉的身体又动了几下,嘶哑的嘶吼了几声,声音中伴随着血的涌动,眼前好像有一个老头在训斥自己:“你这么就不学好呢?”

说着好像一巴掌就要落到他的的脸上,他最后缓缓的闭上了双眼。

“师傅真的对不起……”

什么是善恶谁分得清?谁又分不清?谁又想分清?

羽尘转向跑到了另一边的街道,与柯利背道而驰。

而匪徒们也清醒了过来:“胡子,怎么办,空哥**掉了我们还要继续追吗?那小鬼看起来有些邪门”

火把之下一个三痕刀疤脸、络腮胡的中年男子眼神平静而汹涌好像要将人吞噬不紧不慢回答:“空哥平时对大家都不薄,都给我给我追!就算是一个小孩我也要把他碎尸万段!”

沉静片刻:“阿鑫、阿恼你们两个去追,懂我意思吧?”

胡子后方的二人互相看了一眼,摇了摇头,胡子抬起火把照了一下地面的血迹,又看了看后面的路。

二人还是似懂非懂。

“算了,不用懂,追就行了。”

二人摸不着头脑的点点头,然后跟着跑了出去。

胡子摸了摸下巴,喊了旁边唯一剩余的伙伴:“我们把空哥的尸体带回我那里。”

二人忙碌许久最后抬着习空进了城镇中环的小屋,这是胡子的居住地。

“这是血?!”夜间巡逻的士兵举着火把蹲下来用手沾起一点观察着,血迹往黑暗的街道深处延伸,在一旁看着的柯利焦急万分。

士兵在习空刚刚躺着的地方蹲下用没有拿火把的另一只手,沾了一点放于大拇指和食指间轻轻揉搓:“血迹还新鲜,十多分都不到。”

羽尘跑着跑着回头看了一眼,后面二人还在继续追,他们已经追了羽尘几十分钟。

羽尘满头大汗、气喘吁吁似乎有点坚持不住了,不过一回头后面二人还在继续追,他也不能停下来缓一缓。

他们离羽尘始终有十多米,而羽尘在感觉体力不支的时候突然看到了小巷里有一个漆黑的洞穴,他已经耐不住了,所幸就赌一把直接钻了过去。

这场追逐最终以羽尘翻进小巷钻过了狗洞来到墙另一侧而告终。

两人在狗洞口的二人对视一眼,然后壮汉吹了一个口哨,对面的街道也回应了一个口哨。

羽尘已经埋伏许久了,在这洞口旁边举着刚刚捡到的石头。

不过一切想法都在听到他们对暗号之后消失了。

羽尘冷汗直流。

他拖着沉重的双腿再次起跑,用了全身力气跑出了狗洞另一侧的小巷。

出了小巷胡子二人也刚刚好包抄了过来,借助黑暗羽尘得以提前一步跑出小巷。

他跑了几步后,回头看向身后,身后二人似乎不紧不慢,根本就不着急一样。

羽尘非常疑惑不解,不过也只能继续奔跑着。

后面二人还在继续向隔壁传达信号,隔壁传过来回应的声音的方位已经被羽尘听得一清二楚,不过他听不懂。

跑着跑着后面两个却又再次分散了,胡子拐进了小巷向另一条街跑去。

但是羽尘听了听,胡子的伙伴并没有从侧道包过来的意思,他们的口哨传递信息还在继续。

羽尘深深的感觉到了不对劲,他尝试放慢脚步,可是后方那个人似乎没有追上来的意思。

羽尘突然就明白了,他想起来了之前在城外的山坡上看到过城内结构,又回头看着后方不紧不慢追着他的人:“陷阱?!”

羽尘情绪变得不稳定,愤怒、忧伤到最后冷静了下来,但是又随之而来的却是莫名的情绪高涨脸色疯狂,心里的思绪转动也停了下来嘴角一咧:“有没有一种可能,我就是不中计呢?”

想着怎么跑出去的羽尘突然就看到了前方三四十米处有一个黑影,似乎是一根木棍的样子,他回头看了看继续追击的人,脑海中则是开始了计算。

几秒后,羽尘来到离木棍两三米处,他突然身体前倾似乎好像摔倒了一般,爬到了地面上,然后又来到了一个想要爬起来的姿势,最后半只脚跪地一只手杵着地面头向下看。

而后方的身影看到这一幕似乎完全没有怀疑,加速跑了过来。

拔出了在腰间的匕首刺向了羽尘的后背。

羽尘微微一笑,一个侧翻刚好躲过了人影刺向他的匕首。

起身马步滑步转身就将木棍送进了人影的喉咙。

人影似乎突然就没有了任何声音,手中的匕首掉落到了地面上,最后他双膝跪地,手捂着脖子。

不过血流不止。

羽尘可不想参与一场困兽之斗,所以在把木棍送进人影喉咙的时候,人就跑远了。

在他这个地方也能听到,因为喉咙被扎穿吸气带来的嘶哑声。

看人影还在喘气,羽尘并没有靠近他。

两分钟后,人影已经停止了呼吸向前倒在了地面上。

羽尘才走向前拿起他的匕首,但是不知道他那里来的力气一把抓住羽尘的脚脖子,无论羽尘怎么做都无法打开他的手。

羽尘脸色复杂,不过还是心一横。

拿起了匕首开始砍他的手,在几刀以后将他的一个手掌砍了下来,手在被砍下之后也自然而然的松开了。

羽尘看了看地面的黑影,鞠了一躬复杂的看着地面黑漆漆的尸体低声细语:“虽然你是敌人,不过还是有些让人心里忍不住悲叹。”

来到了城镇边缘羽尘顺着小道就跑出了城镇外面的草原上。

羽尘开始远离小镇,可是似乎有两个人影似乎也注意到了羽尘的动向,跟在羽尘后面跟了过来。

走到小镇的阴影彻底消失在眼中的时候羽尘才发现了后面跟过来这两个人。

借助黑夜的掩护,羽尘回头看到了二人,而一直盯着羽尘的二人似乎没有发现羽尘已经发现他们了。

边走边思考对策的羽尘,看到远方黑漆漆一片的茂密草林眼睛一亮。

羽尘一溜烟,人就溜进了草丛。

“鑫哥,他应该已经发现我们了吧?”

壮汉将头昂起,面容中带着一丝微笑:“发现了又能怎么样?体力应该不行了吧?而且那边的草林可不是很安全。”

跟班二号对鑫哥的话有点不以为然:“那么老和呢?还有胡子?他们应该不会跟丢了人吧?这种低级错误我们犯倒是可能,但是胡子那么精明的人……会不会已经……”

突如其来的一耳光让跟班二号有些愣神:“不要乱说话!就凭他一个小鬼吗?”

羽尘躲藏在草丛中,看着外面两个黑影的奇怪行为:“等了半天没有半点动静?是猜到我要干什么了吗?”

原创文章,作者:雨沐孤城,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67465.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