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病娇反派他持宠狂撩》小说章节目录苏沐,桑柏全文免费试读

苏沐进来手都不曾多抬一下,作为书香世家的大小姐,动手多不好啊。

躺着不就能赢吗?

只能说太心疼经历悲惨潜规则的反派了,这件事不会给他带来心理阴影吧。

“桑柏,你还好吗?”

他很好,又很不好,姐姐护短的举动治愈了他糟糕的心情,全身血液舒畅的流动着。

很好啊,被她保护了,苏苏很在乎他。

而某些恶心女人的臭嘴践踏着圣洁的姐姐,又令他格外不爽。

呵,得重新找个机会处理掉张玲玲。

桑柏很快回神,皱眉伪装,摇摇晃晃地扶住墙面,“头很晕,想呕吐。”

“刚刚她对你做了什么?”苏沐的心情揪成一团,这肥婆不会已经玷污她的小可怜了吧?

[宿主吖,这边检测到你的愤怒值超标哦,你别被暴虐反派同化哈。]它一个软萌的33助手很卑微,宿主智商超标,过分危险。

[怎么可能,你看他多娇弱,完全是被别人欺负了,我才生气。]

桑柏盈着泪花,弯下劲廋的腰,双臂不由自主地勾住苏沐的天鹅颈,无助地像只低垂的小白花。

“姐姐,没事的,你不要嫌弃我就好,我不想和你分开。”他撒着娇,嫩滑的脸摩擦着苏沫的颈皮。

与苏苏交颈了呢,一股热流蔓延而出,他压下疯狂滋长的欲望,自从她走后,想念化为爱意,她是他难以触及的白月光。

五年里,路程和交谈上,他们真的离的太远。

“别怕,你今后常常呆我身边,我不会离开你的。”苏沐抚顺着小奶猫的头皮,引得桑柏小幅度的颤栗。

他撩起笑意,单纯的姐姐啊…

不如找条金链子缠绕住天使的翅膀吧,日夜与她缠绵。

“好,我不怕了,姐姐放心。”桑柏藏起欲念,金丝雀要慢慢关进笼子才好。

张玲玲浓黑的恨意散发,咬牙切齿地经过他们,看来这小白脸早就找到金主了,才不屑被她包养。

来日方长,出了监狱,这两人她一个不留,张玲玲盯着苏沐淬了口水。

“安分点,走!”肥婆的背几乎快被压垮,她痛地闭嘴。

苏沐一个眼神也不想施舍给那傻逼女人,[要是她敢搞我家小奶猫,我就弄死她。]

[嘤嘤嘤,宿主好可怕,宝宝能说啥?干就完事了。]33助手只敢唱征服了,毕竟宿主也算是在做任务。

桑柏仿佛依旧是五年前那位小孩,千疮百孔后只想有个依靠的人。

可是从剧情发展看,他这五年最悲惨的时光都度过了,却没见桑柏暴虐的行为,他的害怕和依赖体现的很真实。

就像现在,他的鼻尖缓缓下移,眼瞳明亮的吓人,勾着她的视线,用笨拙的动作…

桑柏蹭着苏沐俏皮的鼻尖,顺带委屈的嘟了嘟嘴。

小奶猫颤抖着肩身小声抽泣,“有苏姐姐真好,没有你,也不会有桑柏了。”

摔在泥泞中,遭受着父母毒打的卑微孩子,在天使伸出手的那一刻,得到了新生的救赎。

“啊嘞,你都19岁了还哭鼻子,哈哈哈,真可爱。”苏沐被感化地萌了一脸。

桑柏突然抿嘴发笑,唇形漾着美丽的弧度,融合着鬼斧神工的脸,组成的画面苏沫都不住看呆了。

趁她片刻的分神,他取下指环上的小东西贴在少女衣领上。

“姐姐,我身体好很多了,你先回苏家,我要去剧组了。”桑柏留恋地缠着她的手指尾,缓速放开。

当然了,只对你哭鼻子,否则,你还能心疼他吗?

只有爱哭的孩子才有糖吃。

那时候,他没有哭,所有人都在践踏着他的尊严和人生。

母亲的棍子打在他的背上,导致血肉裂开。

父亲的啤酒瓶摔地他脑袋碎裂,最后头破血流。

没了姐姐的日子,空壳的身躯被人盯上。

有人也在不择手段地破碎他的演员梦,这些仇怨都将一一还回去,一个都逃不了。

谁也别想脱掉干系,他桑柏要折磨死这些人。

——

作者有话说:

原创文章,作者:淮白白,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6737.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