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大巫妖》小说章节目录李禹,张宏明全文免费试读

小说:末世大巫妖

小说:科幻

作者:灰色的海

简介:血日当空,末世降临,世界陷入一片混乱。李禹在生命垂危之际意外获得亡灵秘典,得巫妖之传承……….当无尽的骷髅从深渊中爬出,腐朽的僵尸从泥土中苏醒,饥饿的食尸鬼吞噬了一切,暴虐的石像鬼充斥于天地之间,满天的骨龙在天际间翱翔,让人颤栗的死亡骑士催动着马蹄缓缓前进,在这亡灵的海洋中矗立着一个用尸骨堆积而成的王座,骸骨的王座之上,倾坐着王。

角色:李禹,张宏明

《末世大巫妖》小说章节目录李禹,张宏明全文免费试读

《末世大巫妖》第1章 前兆免费阅读

江赣省 浔阳市 7月13日

湛蓝的天空中,飘渺的白云悠悠而过,和风煦日,令人心旷神怡。温和的阳光照在路边的草地上,显得斑驳陆离。

公路上,一辆大巴正在行驶。李禹坐在角落里透过车窗望着天空中浮动的白云,心想“这可能是这几个月来最好的天气了。”

从四个月前开始全球各地就出现了各种异常天气和自然灾害,尤其是太阳活动极为异常,数月间爆发了多次太阳耀斑,太阳黑子的活动也很剧烈,这甚至已经造成全球小部分地区通讯瘫痪。

自然界中的各类动物焦躁不安,世界气象组织为此召开多次大会进行商讨,然而就在数周前,这种现象却突然停止了,天空又恢复了往日的晴朗,太阳也停息下来,仿佛这一切从未发生过。

“扑哧,哈哈哈哈哈,笑死爷了,就崔杰那憨憨还想泡夏雨雯,这不,被闪拒了吗,这波操作何止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简直是屎壳郎想打飞机啊!”

“哈哈哈哈哈”一群人哄堂大笑。

这一阵笑声打断了李禹的思绪,向前望去只见一个留着狼尾,胸口上挂了个纯银的狼牙吊坠,身穿黑色T恤,黑色七分裤,黑色网鞋,一身黑无一例外都是名牌的潮流青年。他的名字叫张宏明,他的父亲是浔阳市有名的老板,人脉很广。

只见他捂着肚子放声大笑,周围的人也很“配合”的笑着。

“刘俊,你小子可以呀,这么快就弄到了消息”

“那可不,明哥安排的事我当然是第一时间解决!”

“干得好,回去之后给你点奖赏”

刘俊大喜道“谢谢明哥!我刘俊一定紧跟明哥的脚步,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明哥,我有个想法,崔杰那小子这么不知好歹,不如我们把这个消息添油加醋再传出去,让他社会性死亡(ノಥ奸ಥ)!”

“诶!这主意不错,苏集你鬼点子挺多啊| ू•ૅω•́)!”

“~明哥~你别老是说那个夏雨雯好不好,你看你都不理我了~”

“啊,这,其实我也不是那么在意她,主要是崔杰我一看他我就来气,我…….”

李禹看着他们,前面说话的人是张宏明的亲信跟班刘俊和苏集,后面的则是他的女友姜柔柔,旁边还有几人都是张宏明的小弟,但亲密程度都没有前三者高。

这一次浔阳科技大学暑假,张宏明打着促进班级友谊,共度暑假美好生活的旗号把一班人全部拉了出来去卢山旅游。但是每一人都要向张宏明交一份“略微”昂贵的“旅游费”美其名曰汇总处理,人人皆出一份力,这样才有集体荣誉感,至于这笔钱最后有多少进了他的口袋就不得而知了。

全班人除了和张宏明关系好的大多都无法接受,张宏明也不好太过,他只能将班长陈纪博搬了出来,陈纪博为人还算正直,家庭情况也不错,班上同学都愿意相信他,加上张宏明减少了所交的费用,这事就这么成了。

其实绕来绕去无非就是不愿意得罪他罢了,张宏明也许明面上不会做什么,暗地里可就无法保证了,就像崔杰一样。崔杰家里情况也还行,张宏明不会太过分,但不是人人都是这样,只要张宏明先让他的跟班去说服几个立场不坚定的人先做出表率,就会带动一大批人。

李禹也不愿意得罪张宏明,他无依无靠,父母在他脑中没有一丝一毫的印象,从小他就被回老家为亡妻扫墓的李老头在墓园周围捡到收养了起来,从此他有了新的姓,新的名字,新的家。

当然,原本的名字他也不知道,之所以给他取名为禹,听老头说是他查兴华字典时,无意中翻到的,觉得这个字挺好看的,于是就给他取名为禹。

李老头在浔阳市开了一家便利店,一把屎一把尿的把他养大,李老头妻子早逝,但有一个儿子,李禹在小的时候见过他几回,还叫过他几声哥,只知道他是个赌鬼,经常惹得李老头生气,李老头原本是开几家连锁大超市的,后来为了替他还债不得不把超市卖了,改开一家小型便利店。

一天晚上他和李老头大吵一架,李禹在房间里听到了砸东西的声音,他悄悄下床在门缝偷看,只见李老头瘫坐在被砸坏的椅子腿上,用颤抖的手点了一支烟,不停地叹息,李禹感觉李老头一夜间就老了十岁,他从没有见过他这么疲惫。

“你自己的儿子你不管,捡来的东西你却对他那么好,你天天辅导他写作业,教他做人,陪他一起玩耍,和他一起过生日,这些事情你对我做过吗!这么多年了你对得起我吗!”

这时李禹才小学,渐渐的,李禹再也没有见过他了。

后来才知道他偷了家里的钱去了一个不知名的地方,李老头找了他很多次,去了全国各个地方,把李禹托付在下象棋的朋友家里暂住,每一次李老头无功而返,看起来李老头没有什么异常,但是李禹知道每天晚上李老头都会看着儿子小时候和妻子和他自己的全家福不停的锤自己的大腿,默默的流泪。。。

后来,随着时间的推移,李老头身体不行了,再也找不动了,李老头躺在病床上握着李禹的手说:“我…..这一…….辈子,最……对不起……我老婆和……我儿子,我…..没钱…治….不好……我老….婆的……病,后……来拼命的赚……钱,却又…..忽略了我的…..儿子,都….怪我,没教…..好他,让他变……成那…..样,都……怪我,都……..怪…………..我”李老头的手垂了下去。再也没抬起来过。

晶莹的眼泪滴在他干瘦褶皱的手上。

李禹跪了下来,他向着李老头的床铺,重重的磕了下去。。。。。

李老头卖了自己的便利店,给李禹留了一笔钱和一套房。

从小性格就内向的他,在李老头走后更是陷入了极度孤僻的状态,如果没人找他搭话,甚至一天也不会说一句话。

平时他几乎都不说话,在班上跟个隐形人一样。他也不住在宿舍,这次旅游本来是没有他的,要不是苏集在检查全班名单时发现了他,在学校跟他说了几次,还特意在他那个几乎没打开过的班级群里将他@了出来,李禹压根就不会来,当张宏明的小弟刘俊找上他希望他领头同意时,李禹直接同意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他没必要当那个去得罪张宏明的愣头青。反正就算他不同意,也会有其他人出来领头。归根结底,还是他太弱小了,越是弱小,就越是无力。

这时,张宏明眼见班长在玩手机,而其他人都在各忙各的,急忙招呼苏集过来,小声说道:“钱收的怎么样了?”

“明哥,班长看的有点紧,我们抽不了太多,一个人1000元,我们只抽了150元出来”

张宏明闻言眉头一皱:“本来说是收1800元抽600元的,现在只有150元,少太多了,你再去和班长耍点嘴皮子,再加点什么游玩项目,实在不行把伙食弄差点”

“明哥,伙食已经是底线了,再降恐怕…….”

“那你跟我说说他们交钱的顺序,谁不识相的晚交钱就把他们搞差点,把他们的名单也留一份,帮我给赵处长送去,叫他“特别关照”一下这些人,对了,领头羊找的是哪个?”

苏集想了会:“我听刘俊说好像是个叫李禹的,应该是坐在角落里那个平刘海”

张宏明听到这个名字想了好一会儿,实在想不出来,班上还有这一号人?他向看着手机的李禹望去:“怎么感觉有点肾虚,人长的还行,挺顺眼,也挺识相”

张宏明怎么弄也是没办法,幸福美满的暑假生活需要什么?需要钱!别看自己家庭情况非常不错,但奈何他爸实在太严,一个月零花钱就给1000元,他嘴皮子都磨破了才变成1500元

没办法只能用这个招来搞点钱,他爸也不让他跟那些狐朋狗友在一起,他只能在自己班上同学下点心思,他也不怕出事,他爸虽然不让自己奢侈,但自己惹的麻烦都是他爸帮他摆平的,他认真学习还是小学三年级的时候,但是却也能进这所数一数二的浔阳科技大学,也是因为他爸的关系。

李禹知道刚刚张宏明在观察自己,见他很快就撇开了目光,李禹也不是很放在心上。他放下了手中的手机,揉了揉酸痛的眼晴,昨天晚上写小说还是写太晚了,以后要尽早休息,他习惯性的侧瞄了一下窗外。

“天怎么变黑了?”

原创文章,作者:灰色的海,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6641.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