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林淼淼金黎恩全文免费阅读

《四嫁:我所在的世界被穿成筛子》,以林淼淼作为故事中的男主角,是网络作家“林淼淼”倾力打造的一本爽文,目前正在火热更新中,小说主要内容是:林淼淼四次嫁人,最后发现却四次嫁的人拥有同一个灵魂
她从小励志成为捉妖师,在成为捉妖路的路上却渐渐发现,她遇到的那些人越来越奇怪——
夫君深情款款:我又死了,你等我,我还能穿
宗门之女胸口碎大石:家人们,给个双击么么哒
当朝二皇子哭唧唧:嘤嘤嘤,系统逼我造反
本书又名《大师说我桃花爆棚》《我的cp是女频男作者》《全员穿书,就我是土著》《为阻止我黑化不得不说的二三事》《球球我嫁的人不要再死了》
“四次穿书,只为你而来

四嫁:我所在的世界被穿成筛子

《四嫁:我所在的世界被穿成筛子》在线阅读

第3章 开始想象遗孀的富贵生活

林淼淼眸光一眯。

年佑运见林淼淼来了兴致:“最多不过三个月,你就可以拿着我丰厚的遗产,去干你所有想干的事情。”

他言尽于此,不能剧透太多,他对自己笔下的人物还是很了解的,林淼淼这个人谨慎至极,心狠手辣,不然后期也不会成长为全书的大boss。

如果他没猜错的话,林淼淼现在已经猜到这具身体里的魂魄不是原来的那个,如果再说下去,引起她的怀疑,他还真拿不准林淼淼会不会手起刀落,直接把自己弄死。

他是为了拯救大boss而来,但总归要先活命,不然命都没了还怎么完成任务。穿书嘛,按照他之前看过的那些小说,只要兢兢业业地完成任务,就可以在走完自己的剧情后回到原来的地方。

自己这副身体活不过三个月,现在他要做的,就是想办法从源头化解林淼淼的戾气,发挥自己的作用,老老实实在他该死的那一天死去就行了。

林淼淼没见过这么轻松的提及自己生死的人,她皱眉:“刚才那大夫说你身体已经开始好转。”

“唉,你信他的鬼话。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还不清楚吗?”说完,年佑运咳嗽几声。

林淼淼见年佑运虚弱,仿佛极力在向她证明自己命不久矣,她狐疑地看着他:“你就一点也不在意自己的死活?”

年佑运在乎,他当然在乎,只是他在乎的是,在另一时空中那个自己身体的生死,所以他才不想在这里出任何差错。

他故作洒脱:“生死之事由天,看开了就还好。”

林淼淼一点也不理解年佑运的这种想法,对她来说,活着是最重要的,只有活着,才能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有机会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他会这么说,是因为他可以“借尸还魂”吗?

她打起哈欠,从凳子上站起来,一步一步朝年佑运走去。

年佑运眼见着林淼淼面无表情地走过来,他慌张起来:“你、你干什么?”他的脑海中有个声音拼命叫喊着:你不要过来啊!

“睡觉,我困了。”林淼淼是真的困了,她脱鞋后跨过年佑运的身体,在床上躺下,盖上被子准备睡觉。

“可是你还没卸妆……”年佑运声音越来越小,因为他看到林淼淼不耐烦地皱眉。

他叹口气,还是不要惹大boss生气。

年佑运艰难起身,向门外守夜的婢女要了一盆清水。等水来后,亲自为林淼淼卸妆,等做完这一切,年佑运也累的够呛,他连婚服都没脱,就躺在床上睡着了。

次日清晨,天光尚未大亮。

林淼淼被年佑运压抑不住的咳嗽声给吵醒,她睁开眼,看到年佑运婚服未脱、被子也没盖,就这么直挺挺地睡在自己身旁。

这样睡对身体不好,她想。本来她对年佑运的事情全不关心,但如果他这副样子被伺候的下人看到,向年老爷夫人告状怎么办?她不擅长应对这些宅斗,最好还是小心行事,不要引起争端。

她为年佑运脱去婚服,盖好被子,刚做完这些事,外头就传来敲门声:“少爷,少夫人,该起身了。待会还要去给老爷、夫人敬茶。”

这么大一番动静,年佑运没有丝毫要醒的迹象。

林淼淼打开门,让在屋外等候的婢女们进来,一连进来了四位婢女,领头的是年佑运的贴身婢女年春。

婢女们一半为林淼淼梳妆打扮,一半去叫年佑运起床。

林淼淼换了一身水红色的衣裙,吩咐梳妆的婢女只上最简单的装扮。

但等到林淼淼收拾完毕,年佑运却还睡在床上不动。两个婢女围在他的床边,轻言细语地喊他起床:“少爷,您该起床了。”

“少爷,该去给老爷夫人敬茶了。”

年佑运丝毫未动,神情安详,宛若一具已被收拾好仪容,正准备下葬的尸体。

“你们这么喊人,是喊不醒人的。”林淼淼走近床边,仔细端详年佑运的神色。

似乎看着比昨夜更苍白了些。

她抬手准备去掀他的被子,年春看到了,连忙制止林淼淼:“少夫人,这可使不得。少爷不想起来就算了吧。”

“你确定他是不想起来,而不是起不来?”林淼淼发出疑问。

这可把年春问到了,因为年佑运常年患病,老爷和夫人从来不会强迫他早上起床请安,她伺候年佑运这么多年,头一回碰到今天这种情况。

林淼淼伸手去摸年佑运的头,却发现有些滚烫:“去请刘大夫,少爷怕是不太好。”

刘大夫和年老爷、年夫人、年莺莺再次聚集到年佑运的婚房。

“刘大夫,我儿这是怎么了,昨夜还好好的,怎么今天就又病倒了?”年老爷围在年佑运床边,着急地发问。

刘大夫沉吟:“如果老夫没诊断错的话,大少爷这是得了风寒,只是照理来说,得风寒是不会昏迷不醒的?”

“风寒?”年老爷愣住了,他似乎从来没想到能从刘大夫的口中听到这个词语。

身患大病之人,是不会得风寒这种小痛小病,年佑运从小就没得过风寒这种病症。

刘大夫郑重点头:“应该是昨天晚上睡觉没盖好被子。”

林淼淼脚下一滑,这刘大夫说的还真是……准啊!

一时间年老爷、年夫人和其他一众下人都看向自己,林淼淼面露愧疚之色,向老爷夫人请罪:“是儿媳的错,晚上睡觉没有注意到这些,让夫君着凉了。”

躺在床上的年佑运听到这里,再也装不下去,他缓缓睁眼,见不少人围着自己,用疑惑的语气问道:“父亲、母亲,你们都在这里?是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天知道他只是想睡个懒觉,不想这么早起床去给年老爷和年夫人敬茶,没想到倒是祸水东引,牵连到林淼淼。

年夫人见年佑运醒来,夸张的松口气,她用手轻拍自己的胸口:“佑运,你可真是吓坏我和老爷了,我们还以为你身体又不好了,老爷急得一早就派人去请康大夫,看这时辰,应该也快到了。”

话音未落,康大夫被领进房门,他上前为年佑运把脉。

他和刘大夫的看法一致,认为年佑运的身体已经大好,只是之前患病已久,还需要一些时日调养。

年家人这才真正地放下心来。

年府是近十年才崭露头角的商贾人家,没那么多规矩,年老爷心疼年佑运的身体,当下就在喜房里接受两人敬茶,嘱咐林淼淼好生陪着年佑运调养身子,走后又派下人送来了不少的营养补品。

林淼淼看着随补品一起送来的清单,除了老参、灵芝、鹿茸之类的药材,还有燕窝、石蛙等吃的补品,这批补品的数量之巨、质量之高,简直令人啧啧称奇,让人不得不再次感叹年府果然财大气粗。

不过他们难道没有听说过,“虚不受补”这个词吗?

林淼淼吩咐仆人将这些补品搬进院里的库房,不想却被告知:库房放不下了。

院中掌事的年庄过来请她拿主意,林淼淼好奇这库房是有多小,这些补品虽然多,也不至于放不下。

但她还是天真了,林淼淼踏进年佑运的库房后,被库房的面积大小给惊呆了。

年佑运的遗产真是丰厚,林淼淼已经开始想象他死后,自己的舒坦日子了。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66291.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