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魔王,收手吧!外面全是我部下》诸墨十窍通了九全文免费阅读资源!

小说:大魔王,收手吧!外面全是我部下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十窍通了九

角色:诸墨十窍通了九

简介:穿越至九幽州(魔界)成为一个当铺的店小二诸墨,在生命仅剩三天之时启动了“诸神系统”,自此,一段段啼笑皆非的故事就此展开……

评论专区

貌似纯洁:跳着看完,好像是发型师的故事

电影教师:我一搜索女主——张静初,什么鬼?第一条就是“被导演太太团封杀,专业睡导演30年”的新闻,太你妹出戏了!原创剧本的票房简直是春哥附体、作者买单。商业就别提了…智障入股、全球倒贴。

方外志异:怎么说呢,主角的立场让人觉得恶心。

大魔王,收手吧!外面全是我部下

《大魔王,收手吧!外面全是我部下》免费试读

第5章 风吹鸡蛋壳

诸墨回到店内之后,才发现自己的寿元又少了1个。

剩下59个寿元的话,留给诸墨的时间也就不多了的。

下个月27号,魔千黑就会来收自己的命。

看着手中的【勇气灵珠】,就算战力再低,如果得到了无量法棍,就算是【魔千门】的十大魔王,也没什么可怕了。

可这污浊之地在哪个地方自己也不知道啊?

“啊?这污浊之地到底在什么地方啊?”

正当诸墨苦恼之际,两道黑烟从天而降…….

随后就在诸墨的身前幻化成了两个人形。

【魔兵】

【种族】魔族

【属性】卑鄙邪恶生灵

【等级】4

【寿元】800/100000

【基础战力】100

【幽冥币】121

【战斗技能】蛮刺

【专属武器】骷颅匕首

【基础被动】普通攻击增加1护甲

【九幽州神武榜】暂无排名

此两人,身着黑色战甲,头戴黑色红绸头盔,手握骷髅匕首。

魔兵A:“废物诸墨,你还没死啊??”

魔兵B嘲讽道:“被门主的缉魂索困了三年,如果我是你,一头撞死算了。”

诸墨:“有事吗?两位兵爷。”

魔兵A四周巡了巡,左看看又摸摸,“没什么事?无聊,想来玩玩你。”

魔兵B则走到诸墨面前,伸看着诸墨说道,“哟,原来你还有59寿元啊?”

魔兵A也跟着走到诸墨面前,伸出手拍拍诸墨的脸:“垃圾诸墨,你在魔域三年,修为不涨,寿元不增反降。我就奇怪了。这天底下还有这样的废物?”

魔兵B:“这样吧?我们兄弟两,你一人给28寿元。留一寿元可以见到明天的太阳。”

诸墨摇头:“…….”

魔兵A:“哎哟!他还敢摇头?”

魔兵B:“像他这样的废物,在明城一捉一大把。我们就是弄死他啊?也觉得脏了自己的手。”

魔兵A:“瞧瞧他,啧啧啧,基础战力只有5。这个战5渣?哈哈哈…..”

两人一阵嘲讽。

魔兵A:“要不,咱兄弟两直接抢走他身上所有寿元,拿走幽冥币,最后一把火把这地烧掉。然后和上头说这诸墨携款潜逃?”

魔兵B:“哎哟,你这个小坏坏。一不做二不休,把他做了!”

魔兵A:“好!就这样干?”

魔兵B:“咦?诸墨人呢?”

魔兵A:“刚刚还在的,怎么感觉点热?”

魔兵B:“是啊,好热?”

随后,他们突然听到身后发出了“噗噗噗”的风声。

四周的温度也逐渐升高。

转身一看,两人直接吓瘫在地。

眼前的诸墨,身后长着两双巨大无比的黑翅的,浑身都是黑色壮硕的肌肉,飞在半空之中。

他的周围,无端端地生出很多金黄耀眼的火焰。

这是诸墨吃了地狱魔力丸之后的恐怖形态。

魔兵A:“地狱殇者?”

魔兵B:“地狱殇者?”

【魔兵A恐惧值+9999】

【魔兵B恐惧值+9999】

诸墨两眼泛着血丝盯着这两个魔兵,伴随着一声惊天巨吼,诸墨张开血盆大口,从天而降朝着俯冲向这两个魔兵。

这是地狱殇者形态下的觉醒之力。

速度极为迅猛可怕。

只是短短的瞬间,便将这两个魔兵吞噬了。

【诸墨寿元+800….】

【诸墨寿元+800….】

【诸墨基础战力+100….】

【诸墨基础战力+100…..】

【诸墨幽冥币+121……..】

【诸墨幽冥币+121…….】

三个时辰之后,诸墨恢复了人形形状,轻轻擦拭了嘴角的血丝,叹道:“这两个家伙真肥啊?”

正当诸墨还沉寂在刚刚基础属性大大增加了的时候,屋顶上突然出现了一个身姿曼妙,长相极为美丽的女子。

月光下,她美如天仙。

女子:“恩公?”

诸墨指了指自己:“我吗?”

女子:“感谢恩公救命之恩?”

诸墨皱眉,问道,“白清清?”

白清清:“正是贱婢!”

诸墨:“这也太………”

原来,还魂仙草真的救回了白清清。

可令诸墨没有想到的是,黑叶梧桐树下的女鬼,竟然长得如此美艳妖娆。

话说,当年这白清清在青楼那可是头牌,一手琵琶弹奏更是撩人心扉。

白清清来到诸墨面前的时候,惊为天人。

只见她肤白如雪,体态妖娆,做了一鞠后便说道:“小女子不才,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还请恩公莫有嫌弃贱婢?”

诸墨扶起白清清,“就不要贱婢贱婢的了?咱地位平等,这才好嘛?”

白清清:“此事万万不可?你为主,我为奴,怎么可以平等呢?服侍恩公是天经地义的事。”

诸墨叹了一口气,“诶,你能正常点说话吗?”

白清清一听到这里,以为诸墨生气了正在责怪她,倏地跪下身子,“请恩公莫要嫌弃奴婢。”

诸墨:“没有嫌弃。我只是希望你,别自称自己贱婢。”

白清清:“若恩公不肯原谅贱婢,贱婢就不会起身!”

诸墨叹了一口气,看着眼前五官精致,身材婀娜多姿的白清清,“长得好看是好看,就是脑子有点问题!快起来啊?我原谅你了。”

白清清这才站起身。

随后,白清清就跑屋内去了。

不仅将诸墨屋内收拾的干干净净,还为诸墨端来了一盆热水。

诸墨:“这是干嘛?”

白清清:“奴婢伺候恩公洗脚。”

诸墨:“…….”

就这样,洗完了脚。

白清清还去斟茶倒水,洗衣叠被,之后灭了门口的灯笼。

微风荡起夜色的涟漪,月光轻轻洒在白清清的脸上,更显得妖艳动人。

屋内……

一男一女…….

烛光摇曳……

夜色正浓……

“你干嘛?”

“恩公,贱婢伺候您宽衣啊?”

“…….”

那夜,风吹鸡蛋壳,噼里啪啦响……

原创文章,作者:十窍通了九,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66256.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