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岁遥祁渊全文免费阅读《魔尊心尖宠:绝色郡主破苍穹》

小说名:魔尊心尖宠:绝色郡主破苍穹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黑化蘑菇

主角:萧岁遥祁渊

简介:【咸鱼天才团宠女主*狠厉话少大佬男主】
【女强+爽文+萌宠+天才+忠犬+甜宠】
  她本是千娇万宠的小郡主,上有皇宫王府撑腰,下有三个哥哥疼爱,但却因为一丝修炼天赋也无、而被人暗地里嘲笑蔑视,甚至被人嫉妒推下池塘、溺水而亡!
  再活一世,她已不是那个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废物郡主,而是来自21世纪的全能天才!
  不就是驭术?小菜一碟,我直接一手驭万千之灵!
  修炼秘宝,不好意思,上古神器早已认我为主!
  至于你们称之为只有旷世天才才能领悟的秘法,简直手到擒来、没有一丝难度!
  什么,这也能叫困难模式?
  她懒懒一笑,太没挑战了,修炼不如睡觉
  直到威震上三境的大魔头缠上她,“遥遥,这些小境我都送你好不好?你还喜欢什么?我都打下来送你!你嫁我,好不好?”
  把上三境成为小境?被大魔头荼毒之人敢怒不敢言
  这聘礼太贵,着实让人心动
萧岁遥再怎么咸鱼,也终究是勤快了一回,那就以天下为礼,收了这个迫害苍生的大魔头吧!

魔尊心尖宠:绝色郡主破苍穹

《魔尊心尖宠:绝色郡主破苍穹》免费试读

第4章 驭术世界

息灵一张嘴仿佛加特林突突突地扭出一串串自傲,萧岁遥耐人寻味地看过息灵一眼,本尊?这混蛋或是个尊位?

“你这傻子!自己看!”息灵气冲冲地丢下一团雾气球在萧岁遥怀中,龇牙咧嘴的样子让萧岁遥禁不住想像了一下这混蛋竖中指的模样,本来勤奋作出阴险毒辣的样子,却仅有一团小小身体,真是奶凶奶凶的。

萧岁遥放眼望去笑容地撑起这团雾气,既来之则安之,赶到了王爷府萧岁遥的身体里,她这一小中医学萧岁遥也只有好好地的呆着,找清晰她想要知道的物品,搞好她能做到的事儿。

雾气轻轻地从她秀发渗进去,在她的脑子里产生一帧帧界面。

画面转换的迅速,却十分清晰且深入,未消一会儿,萧岁遥已经基本上知道这诺大王爷府的错综复杂关联。

包含她目前这一身体的真实身份。

萧岁遥总算完全接纳自身如今嵌在了另一个人的身上这一客观事实。

和她同姓同名。

只不过是真实身份和天资真的是截然不同。

想不到,原身萧岁遥,大京国高贵极其的清颜郡主,居然是个废弃物?

不清楚是哪里的内地,可能是离地球上成千上万万光年之外的地区,这世界奇妙之处取决于,人掌控物。

因有果,有灵就可以驭。

人的一生,都需要修练驭术。无论是当然中的生肖五行、电闪雷鸣雾,或是飞鸟走兽、水里鱼群,全是被掌控、收服的目标。

简单点来说,便是化一切为专用工具,收服他们,掌控他们。这就是这世界的人,所修练的物品。

人出世的天资,就是终究了一个人往后面的功力层级。驭识,便是一个人天资的真实写照。

驭识的类型、驭识的高低,全是决策一个人成功与失败的主要因素。

像她的爸爸,天资极高,驭识很强,驭术已经是做到一个大部分人自愧不如的相对高度了。

再例如她,出世就是废弃物,尽管有高贵的真实身份,却没一丝驭术的天资。

十几年了,就是这样既高雅又屈辱好好活着。

平西王府萧家倒并不繁杂。

最大的老人也就是萧岁遥的爸爸,平西王萧鸣,是位战功赫赫的将军,青年人封王,中老年例外封为异姓王,并婚娶了文安王爷府的嫡小妹聂诗和。

二人真的是男才女貌,佳偶天成,结婚后的生活十分幸福快乐,两儿三子一女,分别是萧厉、萧野、萧阑若和萧岁遥。

而萧岁遥的妈妈聂诗和的娘家人文安王爷府就并没有那么简单了。

文安侯已经承袭好几代,现如今的文安侯是聂诗和的爸爸聂云桦。

文安王爷府是比平西王府府更悠久更丰富的王爷府,除开有过第几代的太子太傅和朝中肱股之臣以外,也是真真正正的达官贵人。

萧岁遥的姨姨聂月榕是现如今皇上的结发妻子,冗国的王后。

萧岁遥是萧家最少的闺女,也是聂家疼惜的远房亲戚小妹,和皇帝的女儿千和小公主交叉非常好,是皇上亲封的“清颜郡主”。

这可以说是真实的意义上的富家千金啊!只遗憾,本来的萧岁遥身体并不太好,孱弱多病,天资又偏差,是个不容易驭术的平常人。

萧岁遥耐人寻味地瞥了息灵一眼,那这混蛋应当了解她与萧岁遥的不一样才对。

如何都没有问一问为什么她忽然间会了驭术?拥有天资?

息灵被她盯的有一些心里不舒服,毫不客气地讲到:“干什么?”

“你没好奇心,我为什么忽然拥有驭术的天资?”萧岁遥测试。

息灵深不可测地五十K身体,哼笑:“当然是由于白鸟泪郁环的缘故,你这小废弃物拥有白鸟泪郁环,在这里小小小御之境彻底可以横着走。”

萧岁遥扬了扬眉,“听你这句话,白鸟泪郁环很是强大?”

“哈哈哈,像你们小御境的愚昧晚辈,倒的确不了解白鸟泪郁环的强大之处。本尊也不屑一顾对你说。”息灵转头一哼,渐渐地缩近萧岁遥的戒指里,轻飘地扔出一句:“本尊累了,很少跟你空话了。”

息灵已经又缩近了白鸟泪郁环里,屋子里只剩余萧岁遥一人。

萧岁遥渐渐地躺下来,盯受精卵着床顶,是材质非常好的木料,色调好看,也有浅浅的淡香气味。

萧岁遥把手举起来,那枚戒指变为一圈银白色的印痕,看上去复古时尚又精美,难以置信的漂亮。

好像这难以置信却又刻骨铭心真正的一切都在告知她,这不是梦。萧岁遥眨了眨眼睛,慢慢睡了以往。

再清醒的情况下,察觉自己边上正坐着一个极美极美丽的妇女。

顺滑的头发半挽半披,一支青绿色发簪轻轻地将秀发绾着,发簪上垂着一颗品相极美丽的晶石。

妇女脸色温和,五官精致,特别是在双瞳剪水,绛唇发红。她身穿一件材质柔软青绿色软袍,摇曳生姿,体态非凡,一股浑然一体的风流韵事样子。

萧岁遥愣了愣,脑子里急急忙忙闪过出一个人的样子:“娘亲?”这美少妇恰好是萧岁遥的娘亲,平夷王爷府的女主,聂诗和。

人如其名,温润如玉,气质沧蓝。

“萧瑟,睡得好么?”聂诗和轻轻地的笑了起来,理了理萧岁遥略有一些杂乱的头发。

萧岁遥点了点点头,撑受精卵着床坐下去,回应:“睡得非常好,娘亲。你怎么来啦?”

窗户外面已经是漆黑一片,有时候能见到几个星子,不清楚几更天了。

聂诗和拉起萧岁遥的左手,柔声问:“可也有难受的地区?”

萧岁遥摆摆手。“萧瑟,近两天你吃苦了。”

聂诗和将萧岁遥的左手紧握着,双眸里都是心痛。

萧岁遥有一些不知所措,终究长那么大多数是和自身的一堆电子产品呆在一起,从来没有人那样细心温婉的跟自身发言,人生第一次感受到母亲的爱的萧岁遥莫名其妙难堪不知所终,和一点羞涩。

“萧瑟,过两日你外公她们要来看看你,你身体可还行?”萧岁遥回家,这些疼惜她的老人当然都要来看一下,萧岁遥又怎么会回绝。

“自然。”萧岁遥笑,“娘亲,我就特想见到姥爷她们。”

聂诗和点了点点头,看了看窗户外面的天色逐渐,道:“萧瑟,你好好休息,娘亲不打扰你。如今还早,你多睡会。”

萧岁遥看聂诗和那么喜悦的模样,同意:“好,娘亲你也回家歇息吧,你身板也不太好。”据她的感觉里,可能是先天性要素,聂诗和一直体弱多病,也因而,萧鸣分外疼爱老婆。

“好。”聂诗和站起来,拿出斗篷,袅娜地摆脱了房间门,婢女闭店前,她又回过头来再看了萧岁遥一眼,那一眼真是宛如清风划过,温馨柔和。

她道:“萧瑟,若有难受的地区,一定要告知娘亲。”

萧岁遥愣了愣,又是笑:“萧瑟了解,娘亲说晚安。”

聂诗和眉眼弯弯:“晚安。”看了看边上守灵的婢女,聂诗和也温婉的叮嘱道:“流樊,你无须守着了,夜已深天凉,快些歇息吧。”

婢女点点头施礼,低低地应了。

婢女合上房间门,房间内还留了一抹光,萧岁遥看了看,是床头的一颗握拳大的珠串,莹白莹白的珠子释放着温暖的光环,奢侈又精美。

萧岁遥已经睡不太着了,她下地看了看房间,发觉房间内图书还挺多,来到写字台前,恰巧放着一本《驭术总概》。

萧岁遥懒散地倚在凳子上,把这一本五指厚的书从头开始看起,不经意间天就亮起。

萧岁遥看了看天色逐渐,决策到床边再睡个回笼觉。

原创文章,作者:黑化蘑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65852.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