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免费在线阅读末世之双月异兽来袭

第9章 变故生、东部危局(下)

山膏蹑手蹑脚地来到床前坐下,看着眼前身穿红色喜庆婚服的新娘,不由地心中一阵涟漪,随后想到了长右白天给她的东西,也是暗暗发笑。

“娘子,先不要着急,再陪为夫喝了这个交杯酒”山膏起身来到茶桌旁,倒了两杯酒,在其中一杯中放入了长右给自己的药丸,端着酒来到了床前。一伸手掀开了新娘的红盖头,虽然早已经打量过了眼前的美人儿,但还是被对方的容貌所吸引,竟然痴痴地傻笑了起来。而新娘子整个人都无法动弹,只是泪水已经打**衣衫,嘴角还有鲜血流出。

“娘子不要这样了,我以后会好好爱你,不会朝三暮四,我发誓只对你一个人好。”山膏一边抓着新娘的手,一边发誓道

“娘子我们喝了交杯酒就好好休息吧”山膏开始自顾自地挽好了和新娘的胳膊,更是把已经下过药的酒杯推到了新娘的眼前。虽然新娘子全身上下不能动弹,但还是拼命地一边哭一边摇头。她本想咬舌自尽,但是毕竟娇生惯养地她,哪里能忍受的了这种痛苦,她也没有这么大的决心。

眼见一杯酒被对方灌下了肚,再看看对方那如猪一样地嘴脸,她真的想死的心都有了。她本能地想到,“如果此时此刻有人能够救了自己,那自己一定报答他,哪怕是为奴为婢都可以,只要不让自己在这里被糟蹋就行。”虽然她知道这样的事情不可能发生,但是还想通过这种想法来麻痹自己。

而英雄救美的场面此刻却在另一处发生着,当叶林一步步摸索到更里面一点的位置时,却被眼前的场面震惊到了;眼前是一个很大的泳池,里面正是一只深褐色毛发的野猪和一只长有四耳的猿类正在泳池里休息,眼看人类女子惨不忍睹的样子,和整个泳池快被染红的血水,叶林一阵恶寒,也是一阵愤怒。

叶林猜到了对方的身份,没想到山膏居然和长右搅合在一起,还行这种人神共愤的事情,一咬牙就准备上前对两只异兽出杀手。

也就在这时,面对着叶林的人类女子也发现了他,微弱的声音传入了叶林耳中。

“求求你,杀了我;求求你,杀了我吧……”

是的,女孩没有呼喊自己救她,而是想着让自己杀了她,这样的痛苦可能已经刻在了她骨子里,这样地屈辱也让她没脸活下去,她想用死亡结束这一切的悲惨遭遇,在这个世界里普通人又算的了什么呢,或者真的是猪狗不如,还不如死去。

叶林没有再犹豫,而是直接拿出了龟鳞剑,面对如此残忍地一幕,叶林心中那份被积压地怒气终于像是找到了宣泄口,他读通了女子的眼神,他想过去帮助她,给她一个痛快,更像让眼前这两个罪魁祸首得到理应的惩罚。

就在女子发出求救声地同时,长右和山膏小弟也是反应了过来,快速转身,面对着叶林。

它们心中升起了一个疑问:怎么会有人类出现?

而后对视一眼,意识到有可能是长右抓回来的女人的同伴,随后急忙起身,准备对付出现在眼前的人类。叶林没有给它们反应的机会,本就已经处于愤怒的他再没有留手,一个箭步就冲了上去,向着两只异兽的本源要害刺去。

叶林也丝毫没有留手,再加上之前刚得到体力强化,他本来对力量的大小掌握都不是很熟悉。没想到只是一个照面,龟鳞剑就已经割下了深褐色毛发野猪脑袋,野猪也死在了当场。这一切发生的太过迅速,长右被吓得一下子酒清醒了大半,它才忽然意识到对方有多可怕,扑通一声跪倒在地,颤颤巍巍地说道:“大人,饶命,大人,饶命啊。小的知错了……”

还不等他把话说完,就见叶林手中的短剑已经电光火石般地来到了它的眼前,直勾勾地刺向了自己的耳朵。

“啊”伴随着一声惨叫声,长右跌倒昏死了过去。显然耳朵就是它的本源,本源被斩对于异兽来说是致命的,重则死亡,轻则昏迷,醒来后也会变得跟不同野兽一样。而深褐色毛发的野猪的本源其实就是他的脑袋,这也就是叶林直接斩了他脑袋的原因。到现在为止他也大概能猜到眼前这两人的身份,这个野猪应该就是山膏吧,而长四耳的就是长右,他没想到这两个异兽都这么弱的,还是自己太强了?

而显然叶林只才多了一半,深褐色毛发野猪并不是山膏,有点弱是很正常的,而长右弱是它真的弱,它只不过是山膏扶持起来的一个傀儡而已,自身是没有多大本事的。

叶林解决完这一切脸色才变得多少缓和了些,随即走到奄奄一息地女孩傍边,捡起一边被撕烂的衣服盖在女孩身上。

“谢谢你……”女孩无力地说完了最后一句话,带着痛苦离开了这个世界。

叶林好一会才回过神来,眼角湿润;他没有哭出来,而是默默转过头擦了擦眼泪,让自己镇定下来,眼前的这一切让他更加坚定了自己要变得强大的决心,因为现在又多了一条理由:去拯救所有被异兽迫害的无辜的人类。

而就在刚才深褐色毛发的野猪临死之前一声凄厉地惨叫也是传到了山膏的耳中,它知道在自己的洞府中没人敢伤害它的小弟,便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明显的小弟已经死了。它回头看了看已经在药性的作用下眼神涣散,满脸通红,还是一咬牙,转过身大步地向着刚才声音的方向追去。

而后面被强烈药性折磨地新娘也是顿时清醒了几分,但是本能还是促使她紧跟着山膏离去的方向。

山膏出门后通过走廊,顿时发现了一具具尸体,死的都很安详,没有痛苦,还有生前那一丝丝的开心。这个细节顿时让山膏警惕了起来,对方在没有惊动自己的时候,出手干脆利落,基本都是一击致命,而自己小弟也是临死之前才发出了一声惨叫,长右更是不知道现在人在哪里。

山膏停下脚步犹豫了起来,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对付得了,心情也变得烦躁起来。就在这时,后面紧跟的新娘子也是追了上来,口中还喃喃:“我……”

现在的山膏还哪有这个心情,一把将女人推开,开始思索对策……

原创文章,作者:是岚不是风,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65721.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