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门奇才》小说章节目录刘桂香,周毅全文免费试读

小说:道门奇才

小说:悬疑

作者:为伊人酒醉

简介:人间:西方诸国来势汹汹,东方巨龙运筹帷幄。冥界:西方地狱蠢蠢欲动,东方地府力挽狂澜。············周毅,一个农家小子,在被狗都嫌弃的年纪,遇到了一个无良老道,阴差阳错成了老道的徒弟,修的一身道法,从此捉厉鬼、斗僵尸、收狐妖、游地府、御魔兵、战撒旦······开启了传奇的一生······

角色:刘桂香,周毅

《道门奇才》小说章节目录刘桂香,周毅全文免费试读

《道门奇才》第1章 天道免费阅读

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东方巨龙在领袖的带领下正蹄疾步稳的在复兴之路上飞驰。以白头鹰为代表的西方为了扼杀巨龙的复兴,采取了一系列的措施围追堵截,各种招式可谓快、准、稳、狠,达到了无所不用其极的地步;然而,魔高一尺道高一丈,东方巨龙闪、转、腾、挪,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在与白头鹰的周转中继续着伟大复兴的梦想,“凉战”隐隐有卷土重来之势。

此时,在与阳间相对立的阴间,西方也在蠢蠢欲动。

东方地府与西方地狱边境上一座城楼上,有几道身影正看着远处一人不断飞近。

城楼之上的乃是东方地府以钟馗元帅为首的众人,分别有大元帅钟馗、五方鬼帝中的西方鬼帝、十大阴帅中的鬼王、牛头、马面等人,还有一位年轻的人间道士。

城外正在往这边飞来的是西方地狱有着“死亡天使”之称的魔王萨麦尔。

城楼之上。

钟馗:“阳间之事终究是蔓延到了阴间。”

道士:“阴阳本就相生相克,这是早晚的事。”

钟馗:“只是没想到,这西方众神终究是按耐不住了要掺和进来了。”

道士:“这也是枉然,巨龙的复兴是历史的大势所趋,是道之所在,白头鹰阻挡不了,他们这些西方众神更阻挡不了。

钟馗:“说实话,我们压力也很大,千百年来,东方地府与西方地狱井水不犯河水,维持和平衡,。没想到这西方为了阻止巨龙的复兴,居然出此下策,企图通过扰乱地府来反制人间,间接地阻碍巨龙的复兴。”

道士:“正所谓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西方的做法只能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不论是阳间还是阴间。”

两人正说着,这“死亡天使”萨麦尔飞到了跟前。

萨麦尔:“吆,没想到大名鼎鼎的钟馗居然在这迎接我,不过你们应该打开城门,而不是站在楼上。”

钟馗:“你们当真要参与阳间之事?巨龙复兴是历史必然,你们何必逆天而行?”

萨麦尔:“哈哈,你们东方不是有句话叫做大道五十,天演四九,而遁去其一嘛,哪有什么历史必然,任何事情都存在变数。”

此时,道士说话了:“没想到我们的死亡天使居然对道感兴趣,要不你拜我为师算了,我正好缺个吹箫童子。”

萨麦尔:“东方法师?有意思。我也不和你们废话了,今次来就是告诉你们,要想活命就打开城门,否则我地狱大军一到,屠尽城内一切生灵。”

道士:“好大的口气,人间你们赢不了,这阴间你们同样赢不了。我先灭了你这个长翅膀的鸟人。”

说完,这道士飞身出墙,手拿一杆长枪朝那萨麦尔打去,萨麦尔见来人气势汹汹,不敢小视,也召唤出自己的光之枪与这道士斗在一起。双方你来我往打了上百个回合不分胜负。

随着道士再次进攻,道士扔掉长枪,召唤出一根青色钢鞭,汇集全身道家罡气于青色钢鞭之上,一鞭下去,萨麦尔的光之枪瞬间断裂,钢鞭不停,结结实实的打在萨麦尔的头上,萨麦尔应声倒地,口中吐出一股鲜血。

萨麦尔心想:这钢鞭不是凡物。

道士不停,收起钢鞭拿出一块白色令牌,只见天上雷声滚滚,瞬间一道巨大无比天雷落下,直朝那死亡天使萨麦尔打去。

这萨麦尔也运起自身法力,在周身布下了防御阵法,抵挡天雷的进攻,不料,随着天雷击中,阵法瞬间破碎,萨麦尔再次吐出一股鲜血。

这下萨麦尔有些吃惊的看着这道士,说道:“没想到你这东方法师宝贝到不少啊,虽然伤了我,但这并不耽误我杀了你。”

说完,只见这萨麦尔周身燃起了火焰,火焰慢慢汇聚成了不死鸟菲尼克斯的样子,朝着道士飞去。

道士见状反而笑了,大喝一声:“来得好,今日我就粉碎了你们西方的神话图腾信仰。”只见这道士又拿出了一面红色小旗,在法力的催动下,这枚红色小旗化作一只朱雀迎面朝那不死鸟菲尼克斯飞去,两鸟相撞的一瞬间,火焰冲天而起,随后不死鸟化作漫天火星,而这朱雀毫发未伤,直接对萨麦尔穿胸而过,萨麦尔周顺瞬间被火焰吞噬,废了好大得劲才将火灭掉。

萨麦尔心想:没想到这东方法师如此厉害,我得赶快离开,否则怕是要陨落在这里了。想到这,这萨麦尔张开翅膀,拖着重伤的身躯就要飞走。

刚飞没几步,只见他头顶上有一方显现着龟蛇形象的黑色大印朝他压来,萨麦尔再也没有机会,西方“死亡天使”萨麦尔就此陨落。

道士回到楼上,钟馗说道:“这青龙鞭、白虎令、朱雀旗、玄武印果然霸道,四圣寅武阵还没出就消灭了这死亡天使。”

道士:“对付一个小小的死亡天使还用不到四圣寅武阵,这阵法是留给他们的大魔王撒旦。”

钟馗:“大战一触即发,我们去商量下对策吧。”

·······

·······

东方·人间·15年前,江南省绿洲市陶县境内一个小村庄庄头。

“师傅,前面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怎么这么荒凉啊?”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一脸懵懂的问身边的老道士。

“前阵子暴雨,周边的村子都遭了秧,我们面前的村子叫石村,受灾特别严重,虽然暴雨过后当地政府立即开展了救援措施,但是想让村子恢复原样可不是那么简单那,苦了这些老百姓”说罢,老道士摸了摸少年的头。

“师傅,我长大了,您能别摸我的头了吗?再说,你那手早上上完大号洗过了吗?”少年略显嫌弃的扭动着脖子。

老道士笑笑没说话,仿佛并不在意。

这一老一少是一对师徒,老道士自称王真人,是一名云游道士,看模样得有70岁了;少年名叫玄心,是王真人的徒弟,今年15岁跟随王真人修道已经近10年了,道法略有小成。

这一老一小就这么有一句没一句的边聊边往前走,玄心突然对老道士说:“师傅你看那户人家,屋顶都被掀起来了,屋里却还冒着烟,似乎在煮饭”。老道士看了一眼,领着少年走了过去。屋内正有一对中年夫妇正在做饭,边上一大一小两个孩子正在玩耍,大的约莫10来岁,小的七八岁的样子。

这时,中年男人也看到了师徒二人,便主动问道:你好,请问有啥事情吗?老道士答:这位老乡,我带领我徒弟云游四方,路过此地,本想在村子里过夜,没成想灾情如此严重”。男人道:是啊,暴雨几天,水库溢出,直接把村子冲了,还好政府救援及时,村子里并未死人,我们受到的损失政府也答应会补偿我们,这不,昨天城建部门还来测量我的房子,说是给我翻修,这样我心里一块大石头落地了”。二人你一句我一句的聊着,老道士得知男人叫周大汉,女人叫刘桂香,一直在村里务农为生,两人有2个孩子,女儿周巧今年11岁,儿子周毅今年7岁。两人正说着话,听那周巧大喊:爸,你看,弟弟又昏迷了。周大汉说:“哎,镇里的大夫也瞧不出什么毛病来,明天我们去趟县里看看吧。”

刚进门的时候,师徒二人就注意到了,小男孩脸色乌黑,眉宇间似乎有一团雾气。听闻周大汉说要去县城,老道士说:“老乡啊,你儿子这病,医院治不得,不如让我来看看?”周大汉说:道长,我没别的意思,只是这医院都治不好的话,你能治好吗?老道士答:这不是生病,医院自然是治不好,而我恰好能治。周大汉略有怀疑的说:“道长,这不是病,那是什么?难道是中邪了?”此时,玄心站了出来,说道:“自然是中邪了,你看脸色乌黑、眉宇间有一团雾气,正是中邪的表现,你要再不让我师傅救你儿子,耽搁了时辰,怕是神仙难救,再说了,我们救人也不收钱,你又不吃亏”。周大汉一想:也是,去了镇医院好几趟,医生都没瞧出啥来,不如让他试试,随即,便将道士领到了儿子身边。老道士仔细一瞧,说道:“你儿子不是中邪这么简单,是被脏东西拘了魂,我可以让他暂时醒过来,要想根除,得问问他最近去过哪,接触过什么特别的东西,他这种状况持续多久了?”周大汉说:“暴雨前一天突然这样,截止到现在,得有个七八天了。”“我先让他醒过来,一问便知”老道士说着拿出一道黄符丢给周大汉,说:“烧了,拿符灰冲水,给你儿子喝下便可”。

周大汉本来有点犹豫,但是刘桂香倒是干净利索,拿了符便去。喝下符水后,周毅果然醒了过来。周大汉见状,再也没了怀疑,直称老道士是活神仙。老道士也不理他,坐到这周毅面前问道:“小朋友,暴雨之前你去哪玩了还记得吗?见没见到什么奇怪的东西?”周毅想了想说:“也没去什么特别的地方,就是和平时一样去了村子的水库边玩了会,也没见什么奇怪的东西,哦,我想起来了,我见到两条蛇缠在一起,头上都长了个鸡冠子一样的东西,然后我心里害怕,就跑回家了”。

老道士听完,便明白了,鸡冠蛇乃是阴间之物,出现在阳间必有特殊情况,恰巧被小家伙看见,这才被迷了魂。不过这两条鸡冠蛇有些过分,小孩本是无心之举,又何必惩罚的如此严重,其中必有蹊跷。于是,老道士告诉夫妇二人,晚上会和徒弟去一趟水库看看,鸡冠蛇乃阴间之物,不能长时间留在阳间,小家伙症状持续这么久,说明两条鸡冠蛇必然还在村里,也许水库溢出与着两条蛇也有关系。

当天夜里10点左右,师徒二人在周大汉和周毅的带领下,来到了水库,虽然是晚上,但暴雨过后,在月亮的照射下,水面依然清晰可见。老道士便问徒弟玄心:“你对此事怎么看?”玄心道:“师傅,这水面看似平静,但却有种摄人心魄的感觉,寻常人看久了难免失神,其中必有蹊跷,我觉得这两条鸡冠蛇绝非普通,此刻也必然在这水库之中”。老道士点点头:“恩,不错,干活吧”。随即玄心来到水库边,深吸一口气,对着水库大喊:“孽障,道爷在此,还不速速现身”。水面毫无波动,随后玄心又喊了几次,还是没有任何作用。老道士笑道:“你道行还是浅啊,两条小小鸡冠蛇都不把你放到眼里,看我的”随即,老道士对着水面说道:“再不现身,我便用神通拿你们了”说来也巧,老道士刚说完,水面波动,两个蛇头漏了出来,看到蛇头后,师徒俩同时说了一声:“我曹”。

这小周毅直说看到两条蛇,可没说这两条蛇光蛇头就能顶上一个小牛犊那么大,而且正常鸡冠蛇的冠子都是红色的,这两条已经紫到发黑了,一看就是沾染了因果,应该是伤了不少人命。老道士开口继续问道:“你们本是阴间之物,为何逗留阳间,还拘了小娃娃的魂”,没想到两条蛇口吐人言,“本想饶你们一命,既然自己送上门来,就别怪我们了,吃了你俩,我们的道行又会精进,离那走蛟化龙又进了一步,至于那小娃娃,看到我俩真身也只能怪他运气不好,拘魂不过是我俩解闷而已”说罢,便朝老道士扑了过去。没成想老道士身形一闪,运用缩地成寸之法,已经到了十米开外,伸手在怀里拿出一个两巴掌见方的红色小旗,旗身绣有一只栩栩如生的朱雀。老道右手拿旗,顺势一挥,只见两道冲天火焰直奔两蛇而去,瞬间将两条鸡冠蛇烧成灰烬。周大汉和小周毅都看傻了,特别是小周毅,眼里冒着金光,全是羡慕崇拜。只听老道士说:“好了,妖邪已除,你儿子已经没事了,我们回去吧”。回去的路上,玄心问老道士:“师傅,本来一个符咒就可解决,您老为何把那朱雀旗拿出来了?”“笨,那小周毅和你一样,天生道骨,否则也看不到那鸡冠蛇,我不露一手,他爹又怎会让这小周毅拜我为师。”说完,还捋了捋自己并不长的胡子,一副世外高人的样子。

话说,四人回到周大汉家中。第二天早上,老道士交代夫妻二人要注意照顾小周毅的身体,虽然邪气已去,但仍需休息几天,说罢,领着玄心便要离去,这时,周大汉突然跪下,对着老道士说:“老神仙,我们这小村子一穷二白,孩子在这里也没什么大出息,长大只能继续当个庄稼汉,您是有本事的人,希望您能收我女儿和儿子为徒,跟您学个谋生的手段。”此时的老道也是痛快,赶忙上前扶起了周大汉,说道:“你儿子我就收下了,我会教他本事,还会供他上学,将来给你讨个儿媳妇,至于你那女儿却不适合这行,但你不用担心,这周巧自有她的造化,你只管供她读书,将来一定会有出息的。”

周大汉见状说道:好,我信老神仙的。说罢,便让周毅磕头拜师,这小周毅倒也痛快,立刻砰砰砰三个响头。老道士笑呵呵的说:“恩,从今天起你便是我的徒弟了,今后要听我管教,如果不听话,我便打你屁股。”周毅听罢,下意识的摸了一下自己屁股,玄心见状,哈哈大笑,说道:“师弟,师傅吓你的,他老人家可不舍得打你,还指望你给他养老呢,不过你拜师之后,怕是要跟着我们云游了,不能天天跟在父母身边,你愿意吗,云游很苦的”话刚说完,脑袋就被老道士打了一下,“胡说八道,一个七八岁的小孩云游个屁,你这次的历练也差不多了,我们三人该回道观了。”然后转头将道观地址给了周大汉,同时告诉他,回去之后,老道士会安排周毅去附近的小学读书,白天上学,晚上修道即可,寒暑假周大汉夫妇二人可将周毅接回家,待开学时再送去。周大汉感恩戴德的就要磕头,老道士赶忙拦下,随即领着两个徒弟离开了。

数日后,江北省省会湛江市郊区山上一座道观内,老道士对大徒弟玄心说:“徒儿啊,以后就辛苦你了。”玄心被老道士弄得摸不到头脑,问:“师傅,你什么意思?”“当然是教你小师弟道法外加辅导功课。”“师傅,这不应该是你的事吗?”“你代师传艺,不懂得再来问我”。

从此,道观里每天都出现这样的对话:

“师兄,我何时能像你这么厉害?”

“等你长大了。”

“我何时能长大?”

“等像我这么厉害了”

……

……

原创文章,作者:为伊人酒醉,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6491.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