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落花相随柳汐涵百里晟宁汐<柳汐涵百里晟宁汐>全文免费阅读

第9章
要知道,在封府,一个女子如果有独立住房意味着她是封少承认的女人,地位自然便上升。
这些丫鬟谁也不曾想到,竟有女子这般不要脸,直接开口要。
榻上得封少听到刘玥的话,已坐了起来,身板笔直,不顾旁边有人,一把拽过了刘玥,刘玥不备,跌倒再榻上,而顾南封便附身把她控制在下方,他玩味的浅笑道: “你可知,独立住房意味着什么?”
“我知。”
她平静的回答。
“那你还敢要?
你以为我真看上了你?
不知天高地厚。”
被困在下方,完全没有任何优势的刘玥,在气势上,却莫名的丝毫不输,她用极小的声音说道: “有我替你挡着外面的莺莺燕燕,你也无需逢场作戏,这笔账,怎么算,你都不亏。”
她很平静,很轻声的几句话,却让顾南封的脸变僵硬,但不过一瞬间又恢复了正常,哈哈大笑,站直了身,对门外喊道: “老管家,替刘玥准备一间房,上房。”
刘玥悄悄松了一口气,并未再看一眼一直站在一旁脸色铁青的蓝玉,径直去了所谓的上房。
她的目的达到。
她虽铤而走险走这一步,但她算的明白这笔账,第一,那日清晨,顾南封对她的举动意味着无论他们真实的关系如何,但在封府所有人看来,她与顾南封必然有男女关系,那她既然担了这虚名,索性就利用上,给自己找个清静的单房。
第二,从她近几日跟顾南封的相处来看,他虽然表面上风流倜傥,也确实与不少女子有牵扯不清的关系,但绝不像外界传的那样,大多数是逢场作戏罢了。
他为什么要逢场作戏?
很明显,不想回丞相府,不想当官。
刘玥既然敢提,就是笃定他会答应。
自此,她在封府的地位算是奠定了,别说那些丫鬟,连老管家也需敬她三分,毕竟,她是顾南封间接承认的女人。
刘玥之所以要一间单房,要有一个顾南封护着的身份,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希望多一点私密空间,能不露脸,尽量不露脸。
顾丞相与她爹在朝廷本就宿怨颇深,而还有一个皇上宠妃顾莘,都与她有千丝万缕的关联,这让刘玥在封府过的如履薄冰。
尤其是在听到老管家说,过几日,莘妃可能来访,是她颇有些如坐针毡。
老管家之所以会告诉她这个重要的消息,是希望在莘妃到访时,她能避开。
她小心的问道: “在宫中,莘妃能这样来去自如?”
管家自豪的说: “承蒙圣恩,咱们小姐在宫中深受皇上宠爱,允许她每月回家探望一次。”
“这是小姐前世修来的天大的福分。”
刘玥嘴上应和着,但心却微微疼了一下。
寅肃的宠妃,想必是真的很爱,才会在她要去寺庙祈福时,大费周章的亲自陪护,才能允许她每月回娘家探望。
她当年跟着他时,是从不允许她离开半步的。
她一时便有些恍惚。
一旁一直未说话的顾南封,似刚看完账本,这才抬头瞪了老管家一眼 “多嘴。”
接着拽着刘玥的胳膊往外走,讽刺道: “就这点出息?
莘妃要来,你脸色都变了?”
刘玥这才回神,摇摇头,也趁势把他的手拿下。
他又再次伸手拥住了她,在她耳边邪魅的说道 “逢场作戏,你也尽责一些。
天天避我如洪水猛兽,合适吗?”
刘玥倒也实在,回答道: “不合适。”
刘玥一直是心不在焉,莘妃要来,万一寅肃又陪同呢?
看来这封府亦不是久呆之地,有了这个念头之后,她便开始寻找机会伺机离开。
在她看来,封府虽然有老管家严格守着出入人员,但要离开这里是易如反掌,毕竟,她曾从戒备森严的皇宫逃过,在寅肃的眼皮底下逃过。
所以这封府在她眼中便算不上什么。
正是因为这份轻敌,当她从封府后院一处偏僻的地方,顺利逃脱之后,她是万万没有想到顾南封竟那样神通广大,且那么神速的找到她。
当时她穿着一件老妇的衣服,这衣服还是她从每日给封府送菜的菜农那得来的,穿在身上足足老了十岁不止。
因为走的又远又累,所以她选了郊外的一处凉亭准备喝口茶再走。
而顾南封仿佛是从天而降的站在了她的面前,后面跟着气喘吁吁的老管家,老管家气急败坏 “刘玥,你就省省心吧,在这天城,只要封少不允许,就是一只苍蝇也别想飞出去。”
刘玥听着管家的话,朝顾南封看了一眼 “我认栽,来,请你喝茶。”
顾南封挑挑眉,坐到她的旁边,拿起茶杯一饮而尽,亦是气定神闲。
与管家的急切与怒火想必,这两人,一个抓人,一个逃跑的这两人,反而跟什么也没有发生似的,安静的在这古道边的凉亭上品起了茶。
刘玥也倒了一杯递给管家,笑着道歉 “好管家,我错了,下次再也不敢不知天高地厚了,这杯茶,我赔罪。”
那管家不自觉的便双手接过刘玥递过来的茶,喝了一口,才惊觉,他为何对刘玥毕恭毕敬起来,明明她只是一个丫鬟,还是出逃的丫鬟,按照以往的话,抓到这种逃跑的,必然是打断了腿。
可现在面对刘玥,不知不觉竟被她牵引着走。
这会看她,虽穿着农妇的衣衫,甚至发鬓也有些凌乱,但坐在那,气场竟丝毫不比少爷低,这姑娘一看就不是普通人,他怎么现在才发现呢?
刘玥既然被抓了个正着,自然是无话可说,再想到老管家说的也对,这天城,十家商铺,有九家是他顾南封的,这一店一街,全是他的人,谁能逃的开?
她低着头,发鬓因跑路有些松散。
顾南封情不自禁的伸手把那两丝发鬓夹到她的耳后,问道 “不高兴?”
“不高兴。”
“那怎么办?
刘玥,我可不轻易放你走。”
“我知道。”
刘玥不再说话。
她意识到自己忽略了一个问题,顾南封对她像是来真的。
这份真里面,一大部分的原因是她的冷漠激起了他征服的念头,得不到的便是好的。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64906.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