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落花相随柳汐涵百里晟宁汐<柳汐涵百里晟宁汐>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花落花相随柳汐涵百里晟宁汐

主角:柳汐涵百里晟

作者:柳汐涵百里晟宁汐

类型:古代言情

简介:古言穿越文《花落花相随》的主角是柳汐涵(宁汐)、百里晟,改编自“山谷俗人”的作品《江山万里不如你》,原主角为甄六兮、寅肃,主要讲述的是:宁汐是一名古文物修复者,所以她的工作就是和文物打交道,也许是因为她工作的原因,她总是会梦见古代的一些事情。梦里的她悲伤欲绝,被心爱的男人误会。那时候的宁汐一直都以为自己是因为太过于劳累,可是当她重新站在那个熟悉的地方时,宁汐才知道梦里所发生的一切都是她前世的种种……

书评专区:

将军的意志:有些地方明显吹牛B和YY且没逻辑、作者查了很多资料、、算是用心在写吧、虽然我并不怎么喜欢看资料、、给个干粮、如果一直保持这个质量可以给粮草

水沫:老实说写的还不错,剧情也蛮精彩的。总的来说,见仁见智,此书可看。

南国冰封:可惜的是结局真的非常不结局,我觉得这本文可以再写至少一百万!我之仙草!请吃我安利!

花落花相随柳汐涵百里晟宁汐<柳汐涵百里晟宁汐>全文免费阅读

《江山万里不如你》部分章节免费试读

点击结尾链接进入公众号搜索【江山万里不如你】即可继续阅读~

第4章
天城,天城,这么熟。
————- 天城,天城,她咀嚼着这个名字,脑子里嗡嗡作响,竟像是一台老旧的电影播放器,一帧帧给她播放了无数的黑白影像,而女主角是她。
这些影像如水中之月,如镜中之花,那么的熟,是她切身,深刻的体验过的生活。
所有事情都想起来了,这是她的前世,她回到了前世。
而她在现代里所做的梦,便是她前世的种种。
她想起了,这一世,她叫六兮,甄六兮。
是甄大将军之女,取六兮之意是来自佛教的“眼耳鼻舌身意,皆悦,是为六悦”。
而因母亲的名字带悦,所以改为兮字,寓意她能快乐一辈子。
她是甄府的掌上明珠,从小受尽爹娘哥哥宠爱,是个骄横跋扈的大小姐。
后来,遇到了三皇子寅肃,要跟他去宫里的前一晚,她娘与她长夜漫谈: “兮儿,宫里不如外面,你的脾性,小性子都要收敛一些。
三皇子现在待你好,肯纵容你,但将来,他若是不肯再对你好了,你这脾气是要吃亏的。”
她那时哪懂这些?
信誓旦旦说: “娘,你放心,寅肃不会变,他许我生生世世爱我如初。”
当时,她娘叹了口气便没有往下再说。
第二日,她便欢天喜地的跟着寅肃回宫。
现在想来,她娘当时那一声叹息,是已预料到她之后一生悲苦的命运。
她从崖上纵身跳下,粉身碎骨。
在现代匆匆走了一遭,为何又回来了?
难道真如无玄大师所说,她前缘未了?
需要再回来了结?
而现在是几年?
谁掌朝执政?
还是她离开时的样子吗?
她拉住一位路人问: “现在是几年?”
被拉住的路人鄙夷的看了一眼她 “通朝六年。”
“通朝六年?
那当今皇帝是谁?”
六兮又多问了一句。
路人谨慎的上下打量了她一番,见她穿着怪异,梳妆也怪,警觉的问: “你不是通朝子民?
你从哪里来?
西域?
玄国?”
六兮否认,编了个理由; “不,我前些年得了一场怪病,失去了记忆,很多事记不起来。”
路人将信将疑,看她的样子也不像是敌国的探子,所以拿出旱烟坐在路边抽了起来,一边跟她讲起了故事。
“如今的皇上是当年的三皇子,你忆不起这几年的事,实在是太可惜了。
三皇子六年前,领兵作战,由南打到北,凭着自己卓越的军事才能与政治才能,谋权篡位,夺得皇位,真是精彩!”
他虽然压低了声音讲,但眉飞色舞,激动之情溢于言表。
六兮问: “既然打仗,一定民不聊生,平民百姓最是遭殃,活在水深火热之中,你为何还如此兴奋?”
路人把大烟桶哐哐在脚底敲了敲,看了六兮一眼,慢条斯理的说道: “话虽这么说,但你想想,用了半年的战乱时间,换来现在的太平盛世,百姓安居乐业,那半年的光景太微不足道了,况且当年皇上也是体恤民情,征战用兵,有北厥国的兵力支持,又不时救济百姓,并不苦。”
是啊,六兮想起,曾经身为三皇子的寅肃的理想便是夺得天下,让百姓过上富足的日子。
他向来有野心,也有善心。
但是她又想起大皇子,其实大皇子也是宅心仁厚,虽然才能上赶不上寅肃,但也不差,当年颇得人心。
“那大皇子呢?”
“先皇临终前,把皇位传给了大皇子,也就是太子,这不,还未登基,便被三皇子夺了帝位,当年支持太子的老臣子们全被当今皇上罢了官,免了职,甚至….” 路人忽然意识到自己说了太多,戛然而止,不再往下说。
起身看了眼六兮,摇摇头,背着大烟袋走了。
六兮坐在刚才那路人的位置,看着城墙脚下人来往人,一派祥荣,却不知自己该去何方。
那路人的话,深深印在她的脑子里。
原来,她离开了六年。
寅肃在她离开那年,如愿夺得了天下。
他的野心与才干,时间证明了这一点,历史给了他最好的回报。
她苦笑,这个她曾拿命去爱的男人,如今拥有了这般权势与地位,大概早忘记她甄六兮是谁了。
早忘了,那个被他关在六池宫不闻不问的甄六兮是谁了。
这样也好,她重新回来,重新活一回,再没有爱恨纠缠,只为自己而活了。
夕阳之下,她拍了拍身上的尘埃,朝城南的方向而去,那里住着她的家人,甄府。
不知爹娘这几年过的可好?
不知哥哥是否已婚嫁?
想起他们,眼眶便红了。
其实在现代的刘玥,因从小成长的关系,又从事了与人交流少的修复工作,是一个很冷情,内敛的人,甚至按照周成明的说法,就是一个冷血没感情的动物,哪怕亲情于她都是极其淡泊。
但是,当她现在,踩在天城的土壤之上,想起所有的前程往事,竟会心潮涌动,迫不及待。
感情浓而烈。
两世的性格反差太大,交织在一起,便成了她现在的样子,外冷内热。
当甄府两个大字印入眼帘时,她的泪竟忍不住流了下来。
哐、哐、哐——. 她敲着沉沉厚重的大门。
许久之后,传来忠厚老实的徐管家的声音 “谁啊?”
“徐伯,是我,六兮。”
门后的徐管家足足愣了好一会,才哐当开门,见到六兮,激动的语无伦次: “小姐……小姐……真的是你……” 还未等六兮回答,向来稳重的徐管家,已经快步踉跄着朝大堂而去,一路喊着: “老爷,夫人,少爷,小姐回来了!
小姐回来了!”
声音穿堂,浑厚有力。
六兮忽然意识到一个问题,按照她的前世,她是已经跳崖身亡了,那么对于家人而言,她是死人。
那么徐管家刚才的反应,是被吓到?
还是真的激动?
不会拿她当女鬼了吧?
但,大白天,哪来的鬼?
正想着,忽然听到一声激动的,熟悉而亲切的声音喊她: “兮儿,我的兮儿,你可回来了!”
随着声音,六兮便看到了从大堂屋内踉跄着走出来三人,是她这一世,最亲的爹娘与哥哥。
隔了这么久,中间多活了一世,但对他们的亲情却没有丝毫的消褪。
她想冲上前拥抱他们,但又悲哀的发现,她变得自持而疏远,不会表达感情,所以只是流着泪,愣怔的看着他们。
倒是她娘,过来紧紧的拥抱住六兮,嚎啕大哭到“我的兮儿,你可回来了,委屈你了。”
“我可怜的兮儿。”
全家人都哭,连她爹,也眼眶湿红看着她。
“我以为,我会吓到你们。”
“傻丫头,怎么会吓坏?
你回来,爹娘高兴都来不及,这些年,你在宫里受委屈了。”
“在宫里?”
六兮反问了一句,难道她曾跳崖身亡,曾经死过,他们不知道?
那时,寅肃是亲眼看着她死去的,难道没有告知她的家人?
让他们以为她一直在宫中?
她娘拍了拍她的背,又抬手摸摸她的脸颊,眼泪更是吧嗒吧嗒的流了下来 “六池宫那样的地方,根本不是人住的地方,你从小哪曾受过这苦?
看你瘦成这样,娘…娘的心如刀割似的。”
六兮也哭,但安慰不了她。
还是哥哥出来制止道: “妹妹好不容易回来一趟,别站这,快回屋里歇着去,以后慢慢聊。”
“对,我吩咐厨房给你做些你爱吃的。”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64906.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