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忆那抹离殇<宋舒韵潭胥>小说免费阅读 宋舒韵潭胥全文章节

第四章


去膳房的路上,烈九卿走的很慢。

目光所及,都是过去的记忆。

这短短一截路,她竟像是走了几生几世。

当看到层层圆门墙上缠绕着的团团蔷薇时,她逐渐停下脚步,瞳孔微缩。

温容对花粉过敏,待在有花的地方,他身上就像是染了红霞,如同酒醉微醺,特别不舒服。

有他的地方,连皇宫重地都几乎见不到一朵花。

可事实。

他生活的地方,处处都是四季会开的蔷薇。

蔷薇是她从小就喜欢的花。

他一次又一次的带她来看花,不就是想她喜欢?

可是,她却一把火烧了。

当时,他瞳孔犹如一潭死水,“你就这么讨厌这里,讨厌我?”

烈九卿心下一疼。

她从前被仇恨蒙蔽,一心想逃出他的魔爪,何曾认真看过?

还好,她有赎罪的机会了。

一切都来得及,她一定会加倍对他好!

膳房。

烈九卿一出现,整个屋子都安静了下来,奴仆们都警惕的望着她。

他们可是听说了,烈九卿刺杀千岁爷,差点就要了他的命。

现在又过来讨好千岁爷,真是不要脸!

他们的鄙夷都写在脸上,烈九卿只当没看见,商量似的问:“我想给千岁爷做点吃食,能否借膳房一用?”

她这么一说,嗤笑声此起彼伏。

领头妈妈更是阴阳怪气道:“冰清玉洁的七小姐,这种事就不劳烦您了。奴才这庙小,装不下您这大佛,别让油烟脏了您的衣裳。再说,奴婢们都知道千岁爷怎么会突然卧床不起,您都敢公然刺杀,也少不了下毒了。您万一害我们都被牵连,造孽的事,怕会影响您阴德!”

有妈妈撑腰,几个仆从胆子也大了起来,全挡住了她的路,你一嘴我一舌明摆着赶人,说的话也一句比一句难听。

一道冰冷的声音突然传来,杀伐十足,“全都拉下去,处死!”

看见进来的侍卫,所有人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琴侍卫饶命!”

烈九卿回头,看见了一身冰冷的高大男人,瞳孔微动。

琴意,四大侍卫之手,武功最好,一手剑术天下都难找几位,偏偏因为她被废了双手。

“琴侍卫好。”

“在下可受不起七小姐的问候。”

琴意抱着剑,冰冷的勾唇,一双鹰眼尽是讽刺,“爷下令,府内任何人冒犯七小姐,等同冒犯千岁爷,以死罪论处。”

他摆摆手,立刻就有侍卫鱼贯而入,将所有人都拉了下去。

他讽刺道:“七小姐好本事,到哪都给别人带来血光之灾。”

琴意一开始对她很尊重,因为这次刺杀一事,他才记恨上她。

烈九卿牵强的扯唇,“琴侍卫,你能否放了他们,他们本意是担心我谋害千岁爷。”

见她双眼发红,桃花眼好像要哭了一样,琴意觉得她真会装可怜,语气更冲。

“在下无意冒犯,七小姐千万别委屈。您这样,万一被千岁爷瞧见,还以为属下欺负您,到时候连在下都得被惩罚!”

温容为了她,不止一次惩罚过他们。

只是温容对她的这份偏爱,她因为仇恨,从未放在心上。

错失他一腔情意,她当真愚蠢至极!

琴意自知话说重了,可想想温容遭的罪,再看看这不知好歹的女人,心再次冷下来。

“七小姐,千岁爷为了您几日茶饭不思,就算是毒药,也请您务必用心准备!”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64903.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