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运小嫡女》小说章节目录李氏,小梦舒全文免费试读

小说:福运小嫡女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熊熊的小胖手

简介:她是娇贵的嫡女,是父亲明媒正娶的正室所生。哪料出生时一场阴谋诡计让她和娘亲阴阳相隔,让她无人呵护关爱长大,让她饱受委屈污蔑,让她险些香消玉殒。后来,她醒了过来。一切都不一样了!她的娘亲回来了!她打那以后福运满满,顺风顺水。因为她的娘亲会用尽全部护着自己,不让自己不受欺辱!也会让那面热心狠的继母受到应有的惩罚!

角色:李氏,小梦舒

《福运小嫡女》小说章节目录李氏,小梦舒全文免费试读

《福运小嫡女》第1章 污蔑最不堪一击的免费阅读

“你这眼皮子浅的乡下丫头,敢动我的东西,看我不将你扭送到官府!!”

屋檐下,一个满脸横肉的灰衣老嬷嬷大嗓门吼道,在空旷破旧的院子里回荡着,闻声而来的丫鬟仆妇,纷纷走到回廊看热闹。

嬷嬷的对面便是一个柔柔弱弱的穿着粉衣的七岁小姑娘,潋水秋眸含着羞恨的泪水,低垂着头,洁白的牙齿紧咬着已经发白的下唇,纤细如青葱的双手,紧紧的捏着绣花裙摆。

没一会儿,小姑娘的身边就多了几个看热闹挽着双髻的小丫鬟,对着小姑娘的背影指指点点的。

小姑娘粉嫩白皙的小脸煞白,声音嘶哑的轻吼道,“我没有偷东西,那本就是我的!!”

“是你,拿了我的东西!”

小姑娘突然抬起头,指着灰衣老嬷嬷义正言辞的说道。

“你还敢污蔑我。”

说完恼羞成怒的老嬷嬷冲到小姑娘面前,抬起粗糙的大手就要去打小姑娘。

小姑娘一时慌了神,眼看巴掌就要落在自己白嫩嫩的脸蛋上。

突然一个威严的声音响起,。

“吵吵嚷嚷的,成何体统。”

小姑娘抬眸望去,便看见一个打扮得雍容华贵的妇人被一群仆妇簇拥着穿过青砖圆拱院门,来到了破败寂寥的院子。

嬷嬷一见来人,不好再口出狂言,讪讪的收回高高扬起的手掌。

湿漉漉的地面,时时提醒着这天地刚刚下完雨,略微有些破损的屋檐边还在淅淅沥沥的滴着雨水,原本就破败的院子更显凄凉。

妇人后面的仆妇撑起梅花油纸伞,只为了让妇人不被淋到一丁点冰凉的雨水。

妇人上下打量了一下眼前的小姑娘,对着那个嬷嬷训道。

“周嬷嬷,你这是干嘛呢?叫你好好看着小姐,你怎么在这里大吵大嚷的。”

周嬷嬷立马转变了脸色,拿出手帕假装抹了一下眼泪,戚戚的哭诉道。

“不是老身不想好好的,可是小姐实在是不成体统,眼皮子浅的厉害;我房里得了一个玉坠,她就眼巴巴的望着,非要抢过去,看完了以后,还偷偷摸摸的跑到我房里把它拿走,我都从他的床上找到了,他还不承认。”

“老身真的是寒心啊!”

夫人听完又望了一眼低着头不说话的小姑娘,眼底闪过一丝窃喜,面上依旧还是不露声色。

这乡下来的就是乡下来的,果然不会让她失望啊!

话说这小姑娘便是这周府新接回来的四小姐周梦舒。

从小就被扔到了乡下庄子上长大,跟着她的小丫鬟们跑的跑,走的都走,只有一个老嬷嬷忠心耿耿。

周赋便是这周府的老爷,一身正气凛然,即使人到中年,也是风度翩翩气宇轩昂的。

四小姐因周赋的继室夫人李氏李佳玉,也就是刚才的妇人前段时间生了重病,李氏爹娘怜惜女儿,来到那香火鼎盛的寺庙中求签。

寺庙大师跟他们说道,“想要你的女儿痊愈,把她府上的在外的遗珠接回来,方能痊愈。”

说起来也是奇妙,李氏爹娘擅作主张把那四小姐接回,那李氏病就缓缓的好了,七日后便下床走路,脸色红润,身体竟比以前更加康健。

李氏面带威严语气和善道:“四姑娘,不是我不怜惜你,是你犯了错,自然是要受罚的。”

“就你那二姐姐做错事也是该受罚的,这样吧,你就去祠堂跪上三天,好好反省,可好!”

李氏说完,周梦舒便眼泪汪汪的说道:“母亲,不是梦舒的错,嬷嬷说的玉坠本就是我的。”

说完周梦舒戚戚然的望着李氏,水润的双眸仿佛圣洁的雪花,惊人心扉,娇嫩婴儿肥的脸蛋上滑落几滴圆滚滚的泪珠,像是受了极大的委屈。

李氏晃了一下神,心中厌恶之情更甚。

她讨厌这样的女子,娇娇柔柔的,美貌倾城绝色,那水润的双眸只要望着你,就可以把你的心看得软乎乎的。

不如说厌恶的便是周梦苏的生母——苏觅。

只要站在那里,便有人会把世上最好的东西捧到面前,即使身份卑微,也有人为得到她斗的头破血流,连正气凛然的周赋也不免于此。

李氏看着小小的周梦舒便心生反感,语气不悦的说道:“在这里作甚,还不快快去反省。”

小梦舒自知此事已无转机,拭掉眼泪,行了礼,便挺直了小小的腰板跟着福嬷嬷去了祠堂。

李氏望着离去的七岁小姑娘,一时恍然,连离去时的倔强背影也是像极了苏觅。

一阵阴风吹过,只有李氏的衣衫微动,她却不以为然。

李氏离去后,身后簇拥的仆妇也尽数散去,各做各的去了。

李氏站立过的屋檐下,一位女子站在那里,垂眸不知思量着什么。

女子的皮肤如玉白皙,睫毛浓密弯翘,光泽柔顺的秀发尽数披散,似天仙下凡来不及梳洗。

你仔细一看,这女子竟和小梦舒稚嫩的眉眼有几分相似。

天色渐晚,这宅院里纷纷挂起温暖明亮的灯笼,一个小丫鬟提着灯笼,步履匆匆的来到祠堂。

小丫鬟左右相顾无人,轻推祠堂的大门,只开一个小缝,溜了进去。

肃穆祠堂中间,小丫鬟拿出灯笼里的蜡烛小心翼翼点亮牌位前的八盏油灯,火焰晃了晃,稳稳的立在油灯中间。

“姑娘!你何必如此倔强,玉坠掉了就掉了,后面再拿回来就是,真是苦了你了。”

十二岁的小丫鬟跪在背脊挺直的周梦舒身侧,从怀里掏出两个油饼,还有些热气。

“饿了吧?快快吃些吧!”

小梦舒看见熟悉的小丫鬟,忍不住软了身子,红了眼眶,“兰芝,我没有做错……”

“可是母亲留给我的玉坠还是被周嬷嬷拿走了。”

兰芝一把揽住软软的小姑娘,才七岁的小姑娘,哪里懂得什么,竟遇上那般刁奴污蔑。

“别哭,姑娘,我去找老爷做主!”兰芝拭掉小梦舒小小脸蛋上的泪水,就要起身去前院找周赋。

小梦舒急忙伸手去拽兰芝的衣衫,堪堪拽住裙角。

“兰芝姐姐,别去!!你在这府中步履维艰,好不容易才站稳,好了一些,不可因我而陷入危险啊!”

小梦舒知道,要是兰芝帮了她,兰芝可是要被那周嬷嬷欺辱的,自己无力护她,怎可陷她入险境啊!

小梦舒仰着头,露出抚慰兰芝的灿烂笑容。

“兰芝姐姐,我无事的,左右只是跪一跪祠堂,这垫子也是极厚的,不会有事的,说不定母亲明日就怜惜我了呢!”

兰芝无奈的蹲下来,帮小梦舒梳理好鬓角的乱发,“好!我明日再来看你!”

小梦舒还未识破李氏那伪善面孔,兰芝却是知道的,李氏善妒,眼底不容一点沙子,自己没少在她手里受罚。

要是知道自己帮了姑娘,下次只怕会变本加厉的磋磨姑娘的。

兰芝快步离开,连灯笼都没拿走,一会又汗流浃背发髻微乱的出现了。

“好生藏着。”一个暖烘烘的物体被兰芝塞进小梦舒的小手里。

小梦舒一看,是一个铁铜的暖手炉,心中感激万分,俏生生的催促她。

“谢谢兰芝姐姐,姐姐快走吧!等下有人看见就不好了。”

兰芝一步三回头的走掉了,看着小小的身影还是挺直着背脊跪在那里,心里疼惜不已,也无奈,只祈求明日主母大发慈悲。

小梦舒摸着怀里暖烘烘的手炉,小口小口的吃着手里的油饼,里面还有剁的细细的瘦肉,味道好极了。

她舍不得大口吃掉,害怕吃完了就没事做了,就这样呆着阴暗空无一人的祠堂,心里还是有些害怕的。

一阵阴风拂过,周梦舒吓得一哆嗦,赶紧闭上双眼,小声的安慰着自己。

“不害怕,不害怕,觅觅最勇敢了,娘亲保佑我~”

小梦舒感觉没有那么害怕了,想起孔嬷嬷说的话,娘亲会保护自己的,不由心中欢喜。

小梦舒又想起了孔嬷嬷给她看过的画像,白皙如玉的肌肤,水润动人的眼眸,樱桃小口,嘴角溢着温柔的笑意,双手轻抚微鼓的肚子,娇娇柔柔的,半坐在精致的榻上。

小梦舒不由好奇,娘亲,到底是怎样的女子。

三更铜锣声起,飘荡在寂静的宅院上空。

“觅觅!”

一位女子蹲在不小心睡着了蜷缩在蒲苇上的小姑娘,纤细如青葱的手指抚过周梦舒的脸颊,眼含泪水,温柔的小声唤道。

周梦舒感觉脸上有些痒痒的,伸手打掉,却什么也没打到,睁开朦胧的睡眼,见四周无人,小身子蜷缩的更加紧密,然后闭上眼睛入梦了。

女子想抱住周梦舒,双手却穿过她小小的身躯,不由凄凄的开始落泪。

她历经阎王殿里的百般折磨,剔骨割肉,钻心刺骨,恶鬼临身,梦魇入梦……

全因阎王一时兴起的许下的赌约,赌她娇柔一生,不耐酷刑,若是熬过,满足她三个未了之愿。

“觅觅!我的女儿啊!”

一声声呼唤,带着些许欣喜,欣喜她终于回到女儿身边,得以相伴左右。

又带着一些愤慨,愤慨自己女儿孤苦可怜,竟让那毒妇如此磋磨。

小梦舒做了一个梦。

梦里,祠堂里依旧是那么阴冷彻骨,油灯依旧晃晃悠悠的燃着,她依旧是蜷缩在蒲苇团上。

不同的是,一位女子紧紧把她拥在怀里,她的身上暖烘烘的,心里更是安心的很。

小梦舒往温暖的怀抱里挪了几分,也伸出手环抱住女子,嘴里不自觉的娇声喊道:“娘亲!”

梦外,女子听见小梦舒的梦呓,轻捂着嘴,眼泪又止不住的往外涌,泪珠划过脸颊、衣襟、裙摆,落在祠堂的地面,地面却一点痕迹都没有。

她,竟就是难产而死的苏觅!!

——

作者有话说:

原创文章,作者:熊熊的小胖手,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6445.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