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界塔主》小说章节目录庄稼汉,慧远全文免费试读

小说:万界塔主

小说:玄幻

作者:创世九维

简介:一个天生魂魄不全的少年,背负着一个被诅咒的命运,为了找回失去的亲人,为了探寻自己的身世之谜,为了许许多多无法割舍的东西,带着混沌塔,穿梭于各种光怪陆离的世界,开启了一段奇幻的旅行…

角色:庄稼汉,慧远

《万界塔主》小说章节目录庄稼汉,慧远全文免费试读

《万界塔主》第1章 地牢免费阅读

一阵虚弱感传来,随即眼前天旋地转,头脑一懵,哐当一声,就连脑袋撞在铁笼上也没感觉到,琅琊两眼往上一翻,晕了过去,原本就苍白的脸色更加没有血色了。

朦朦胧胧间,琅琊感到自己被两只铁钳一般结实的手夹着,扔到了地上,就再也感觉不到什么了。

黑暗中,模模糊糊有人在哭泣,天空中飘过无数惨白色的纸钱,圆形方口,大火中花圈、纸人纸马化为飞灰,好多头带白色斗笠的男男女女在哭泣!

一铁锹一铁锹的土,朝着自己盖来,他拼命往开拨,但架不住土越来越多!

……

大雨中!

“佛爷开恩,琊儿一时糊涂,他还是个孩子”

“佛爷开恩,……”

一个脸色蜡黄的中年庄稼汉子,跪在青云寺门口,手里面高举着一个木盒,用着他那贫乏的词语,一遍又一遍重复着相同的话语。

雨水淋湿了他的脸颊和衣服,打的他有些睁不开眼睛,病恹恹的脸上写满了担忧。

青云寺门口,一个慈眉善目的老和尚走了出来,也没有打伞。

“阿弥陀佛,琅青施主,你这是干什么,快起来”

老和尚弯下腰去扶中年庄稼汉,中年庄稼汉却没有起来。

“慧远大师,琊儿可是你药堂的徒弟,这是他拿来的灵药,您、您就交给寺里面,他一时糊涂,您就给寺里面说说,饶了他这一回吧”

“我知道,我知道,琅琊这孩子也是一片孝心,我们青云寺一向以慈悲为怀,只是这件事情是执法堂掌管,不过我会请都监师兄出面求情的,你回去吧”

“不,我就在这块跪着等琊儿出来,他身体比较弱,我担心他受不了寺里面的惩罚,我作为父亲,我愿意替他接受惩罚,还请大师慈悲”

“哎,我这就去请都监师兄开恩,你等着我”慧远大师见劝不动,只好作罢,转身往寺里面走去。

雨像瓢泼一样,变得更大了,夹杂着些许春季的冷风,让人瑟瑟发抖!

“师兄,慧远大师走了,那个庄稼汉还没走”一个体态肥硕的和尚偷偷从青云寺大门往外面看着。

“慧远大师慈悲,可大雨天咱们青云寺的正门处跪了一个庄稼汉,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咱们青云寺仗势欺人了,你带几个执法堂的师弟去请他回去吧,记住,千万不可伤了…他,破坏了咱们青云寺的清誉”门后面一个冷峻的声音说道,在不可伤了他的这几个字上面特意加重了语气。

“是是是,我们办事,师兄放心”

胖和尚不以为然的一笑,显然不是第一次干这种事了。

“施主,这边雨大,你在大殿里面跪着也一样”

“不了,谢谢小…你们怎么这样,放开我,放开我,你们要干什么”

“施主,雨大,害怕把您淋坏了,我们只是想请您去大殿”胖和尚嘴里面说的客气,但是手上一点也不含糊。

“快点,等待会雨停了,有香客来,看师兄治你们个办事不力的罪”

两个跟随的小和尚听闻浑身一抖,眼中的惧色一闪而过,也不在犹豫。

偏殿,随着砰砰砰一阵响声传过,胖和尚出来后拍拍手,做了个手势,两个手下将半死不活的琅青从侧门抬了出去。

奇怪的是,琅青身上表面却是没有什么伤。

“以后应该不敢再有人和师兄做对了吧!”胖和尚暗自嘀咕道。

扭了扭脖子,一阵劈啪作响,揍人的感觉,就一个字爽。

……

又是一群人哭泣,天空中飘落了许许多多的纸钱,开始琅琊以为自己死了,结果埋人的场景不停地重复,琅琊就知道应该是梦。

他,琅琊,十三岁,青云寺药堂弟子,采了千年人参,拒绝私下交易给戒狂,换取金币。因为父亲病重,遂藏私给父亲服用,被人告发,关进了水牢,所以才有了刚才的一幕。

又是土朝着自己埋来,琅琊使劲往开拨,但是怎么也拨不完,最后就被土给埋了。

不停的拨,不停的埋,琅琊累的都快直不起腰来,终于在不知道多少次之后,琅琊终于才把冲着自己埋过来的土拨开了。

周围哭泣的人群消失了,琅琊还没来的及高兴了,就见一只白色的大蛇卷住了自己,蛇头高高地翘起,吐着开叉的信子,张开大口对着自己狠狠咬下。

随着一阵剧痛传来,琅琊醒来了,额头上、身上到处都是细密的汗珠,胃部传来一阵阵剧痛,还伴随着叽里呱啦地响声。

每次都是这样,从小到大,他几乎每天都会被同样的梦惊醒,不管他做什么梦,到最后都有一条白蛇,朝他咬来,弄的他精神都有些崩溃。

拉开左边袖子,可以看到忽隐忽现的细密鳞片,他恍恍惚惚感觉左手变成了一个蛇头,对着他很是邪气的吐了吐信子。

他吓得,直接将左手甩了出去,咚的一声,直接撞在了墙上,传来钻心的疼痛,脸上的肌肉都拧成了一块,显得更加苍白了。

小时候,他身体一直不好,父亲给他找了无数的郎中,也没有看出是什么问题来。

只有他自己隐约知道自己是什么情况,但是他不敢说,因为他亲眼看见一个和他情况差不多的小孩被一群士兵带走了,在也没有回来,后来听说他死了,大人们都说他是怪物,是妖怪,连带着他们家里人都被人们指指点点,在人前抬不起头来。

他从小身体比较虚脱,经常被人欺负,他也怕自己的秘密被人发现,所以除了姐姐和父亲,他在也没有可以信任的人,没有朋友可以倾诉。

然而即使是最亲的人,也不知道他的秘密,不是不信任,是怕因此带给他们灾难。

原生家庭中,童年的痛苦总是能让孩子早熟些。

叽里呱啦,胃部又是一阵翻江倒海,琅琊冷汗直流,嘴唇发白,一阵强烈的饥饿感传来,也不知道多久没有吃东西了。

琅琊弯曲着身子,躺在阴暗潮湿的茅草堆中,身体不停的抽搐着,他将身下的茅草抓住往嘴里面塞,随即又吐了出来,干呕了几下,都快把胆汁吐出来了。

琅琊往四周看了看,没有什么可以充饥的东西,哪怕是发霉的牢饭也没有,腹中饥饿,嗓子发干,自己这是要死在这里了吗?

这里面虽是牢房,自己从昏迷前到现在最起码有一天了吧,除了拖自己的执法僧外,可是连个送饭的人都没有,这不正常。

原创文章,作者:创世九维,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6439.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