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明辰 青衣小说《毒妃的第十次重生》全文阅读

小说:毒妃的第十次重生

小说:宫斗宅斗

作者:八月的星星

角色:楼明辰 青衣

简介:妖妃毒妇璃妃终于死了。
死乞白赖嫁给皇帝又如何,皇帝心里可只有皇后。
什么?她居然还想谋害皇后皇嗣,好在皇后福大命大诞下太子。皇后心地善良顾念姐妹之情,可老天看不下去了,降下天雷。
然后……玉琉璃重生了。落水被救起来后发了好长时间的烧,醒来就发现上一世不是自己第一次死,而是第九次……

楼明辰 青衣小说《毒妃的第十次重生》全文阅读

《毒妃的第十次重生》第5章 方丈免费阅读

正揣度着大皇子葫芦里卖的什么药,“笃——笃——笃——”的木鱼声似乎更响了,一下一下像是直敲到了她脑子里,玉琉璃又是一惊,觉得这和尚……方丈似乎有些本事。

正想着门口有人堵着,自己该翻墙进去还是翻墙进去?那道紧闭不开的院门突然“吱呀”一声响起,便听大皇子含着期盼与欣喜问道:“方丈可是愿意见吾了?”

那开门的青衣僧人合掌一礼,念了句佛偈,道:“方丈只见有缘人,施主还是请回罢。”

“殿下,那和尚就是在敷衍你,你……”

大皇子一摆手,打断了季广逢的嚷嚷,拱手对着僧人还礼,道:“既如此,吾也不便强求。天色已晚,吾等今日惊扰了方丈静修,还望海涵。”

“施主言重。”

青衣僧人目送着二人离开,然后对着玉琉璃她们的方向又是一礼,平和的声音随着风飘来:“施主,方丈叫小僧传话,院门已开,施主大可由正门而入。”

玉琉璃半点没被抓包的自觉,没事人一样从墙上下来,顺便把青墨死死抓着她衣服的手扒开,拍了拍皱了的地方和沾染了灰尘的衣摆,从容地走过去。

她像模像样地回礼,然后奇道:“方丈要见我?”

青衣僧人让出路来,一手仍竖在身前,一手做了个请的姿势,回答不言而喻。

玉琉璃交代青墨先回去,让继母不要因为她一直没回去着急,从善如流地迈过了门槛。

青衣僧人快走几步,引着她到了禅房门口,门已敞开,他禀报了一声,便转身离去。

玉琉璃径直而入,往左一拐,就看到一个年轻和尚正盘坐在塌上,那双古井无波的眼里,是与他外表不符的沧桑,像是看透了红尘与天命,有着与大雄宝殿里那些神佛一般的悲悯。

可神佛永远高高在上,不会从宝座上走下,指点信徒,也不会流露出这般欣慰而怅然的神情。

所以他是方丈,是高僧,却不是佛,至少现在还不是。

而这样年轻又特别的和尚,见过便很难忘记,何况他还救过自己一次,只是没想到竟然是慈恩寺那“只见有缘人”的方丈。

一次是第二世,当时楼明辰已和玉宝珠定亲,继母带着她和玉宝珠来祈福求签,在大雄宝殿门口正遇见他。

彼时她们在台阶下,他则长身鹤立于殿门前,神情肃穆地凝视着天空,似乎是察觉到了她们的目光,垂眸看来,目光掠过她时似乎发出一阵叹息,随后端详起玉宝珠,眉宇间却缠绕上阴翳,半晌低叹道:“冤孽。”

玉宝珠为此上前和他辩论,但他只是对着侧立在继母身侧的她说了句“恪守本心”,便飘然离去,玉宝珠被继母拦住,未能继续纠缠。

还有一次便是上一世,她过的最后一个上元节那天。

她……璃妃痴缠着楼明辰要出宫,楼明辰拒绝了她,转而带着玉宝珠出去了,她心有不甘,悄悄跟着,结果被人群冲散,不走运的是,还遇到了刺客。当时方丈从天而降,像极了情窦初开时楼明辰从马蹄下救她的样子——虽然那时候她并不需要人救。

她那时满心满眼都是楼明辰,自然不可能再对个和尚一见倾心,只是谢还是要谢的,她记得当时他说的是:“贫僧修佛数十载,也仍是个俗人,今日虽是循天命而至,却是希望与施主结个善缘,来日好助贫僧成佛。”

当时她见和尚说的诚恳坦白,但并不怎么信。别说这世间有没有神佛,就是有,她不喜佛经,不通佛理,怎么就能帮他成佛了,但他那较真的模样,却逗乐了她,于是好笑道:“和尚莫要诓我,我久居深宫,如何助你?且你说你修佛数十载,大悲山上的觉善大师可没你这般年轻。”

大悲山,慈恩寺住持便是觉善大师。

“来日再见,施主自有定夺。”

她又问:“那和尚你法号为何?是哪家寺庙的?今日你怎么说也是救了我,我去给你添笔香油钱。”

那和尚道了句佛偈,故弄玄虚地说道:“缘分到了,施主自会知道。”

玉琉璃正要再追问,京兆尹的人过来了,只听到和尚走前说的最后一句话是“人间善恶终有报,天道黑白好轮回”,当时她以为是在讽刺自己坏事做尽,现在想来,重点莫不是轮回?

于是她问眼前的方丈:“人间善恶终有报,天道黑白好轮回如何做解?”

“施主心中已有答案,何必再问贫僧。”

“我要听你的解释。”

方丈微微叹息,道:“施主赠粮于灾民,是善,友爱家人,是善,亲赴战场,亦是善。为人正义,为子孝顺,为君仁爱,当有福报。”

她初时听着情不自禁勾起了嘴角,带着点得意,听到后面,却渐心绪不平,嘴角的笑要翘不翘,看着十分伤感。

这是第一世的她,可她也只顺遂了那一世。

她心里不快,又听出和尚言外之意——大抵道行高深,他看出了她的前尘旧事。

或许是委屈,或许是愤怒,她张了张嘴,再出口的话,免不得咄咄逼人了些:“和尚,你怎么不说我陷害亲妹,戕害无辜?”

方丈只是用那悲天悯人般的目光看她,却反而激怒了玉琉璃心头那沉睡的野兽。她脸上那浮于表面的笑终于再维持不住,瞳孔微微放大,双手死死攥在一起,圆润地指甲抠进掌心,因为骤然用力,小指略长的指甲直接翻折了过去,但她感觉不到疼,莫大的荒谬直冲得她眼前发黑。

她不理解,明明他看出来了她的过去,为什么还能说出、说出什么“善恶有报”?

“善恶有报,天道轮回?我一世为善,到头来落得八世惨死,我做错了什么?凭什么玉宝珠和楼明辰在人间快活自在,唯独我一人在地狱沉浮?”

方丈眼底浮现出不忍,玉琉璃却不肯放过他,逼问道:“你叫我恪守本心,可你为何不将那妖孽收了?你说善恶有报,我种了哪个恶果,要遭这般报应?你体会过沉入污泥的耻辱吗?你知道被所爱之人抛弃背叛的心痛吗?千刀万剐,五马分尸,万针穿骨……”

还有水蛭……

知道她怕虫子的,只有他,可他竟利用这一点,给她以永生噩梦。

方丈旋身,从柜子里取出一支淡金色的香,点燃后插在香炉上,而后抬手点在玉琉璃眉心,念了几句经文,放下手时,似乎哪里有些变化。

玉琉璃平静下来,冷眼看着他,便听方丈低声说道:“她乃……天外之人。”

>>>点此阅读《毒妃的第十次重生》全文<<<

原创文章,作者:八月的星星,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63889.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