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将军是夫郎》宁溶月陆昶小说_宁溶月陆昶全文在线阅读

小说:不知将军是夫郎宁溶月陆昶

主角:宁溶月陆昶

作者:宁溶月陆昶

类型:古代言情

简介:主角是宁溶月陆昶的小说《不知将军是夫郎》又名《农家小娘子:我为将军解战袍》,主要讲述的是:只是捡回来了一个傻乎乎的男人而已,宁溶月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会走上一条截然不同的道路。傻子,如果有一天你不傻了还会喜欢我吗?永远喜欢月月,月月不可以不要我你乃堂堂将军,与我一介民女确实门不当户不对!自然公主才是良配!大将军每天都在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被小娘子抛弃的恐慌中瑟瑟发抖。

书评专区:

凝真孤独的徙徒:这本文字优美的第一人称小说可谓是网文中的一朵奇葩,其细腻而又富有情感的人物刻画让人心醉,伴随着剧情的进展,一个活生生的世界逐渐展现在你的眼前,仙草。

虫的神马:总体感觉,粮草以上,仙草未满——如果是书荒的话,或者是你的仙草;

冷冻的沉默:反转得很爽,这本的确是黑暗风,我感觉很治愈。设定文笔皆尚佳,仙草。

《不知将军是夫郎》宁溶月陆昶小说_宁溶月陆昶全文在线阅读

《不知将军是夫郎》部分章节免费试读

点击结尾链接进入公众号搜索【不知将军是夫郎】即可继续阅读~

第3章 白灵芝
拍拍衣服站起身,宁溶月打量了一番对面的男人:“你叫什么名字?
怎么会受伤落水?”
“别担心,这里是傅家村,我叫宁溶月,是我看到你在河中飘过来就把你救了上来,你现在已经安全了。”
说了一大段话,只是男子根本就没有回答的意思,只是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她,宁溶月心下有些奇怪,语气也有些不满:“你该不会真的是傻了吧?”
“月、月月?
我不知道。”
男子一脸无辜的眨眨眼,宁溶月心里一咯噔,完了,这样子,是真的傻了啊。
“不会吧,你还记得自己叫什么吗?”
男子摇头。
“那你家住何方?”
摇头。
得嘞,这是真的把脑子撞坏了,一问三不知,只是这会天色已晚,也不适合在去盘问其他的事情,宁溶月有些头疼,得先安抚住男子,一切等明日再说吧。
“好吧,那现在天已经黑了,你先在这里睡下好吗?”
宁溶月用哄小孩的语气道。
男子乖巧的点点头,只是等宁溶月要离开时,男子却是一言不发的跟在她身后,无奈停下脚步:“不是说好在这里睡觉吗?
跟着我干什么?”
男子紧闭嘴巴一声不吭,只是打定了主意跟着宁溶月,宁溶月深吸一口气,告诉自己不能发火,这是一个傻子,不要跟他计较:“那行,你跟我一块回去吧。”
回到家,宁溶月有些庆幸自己一直都有收拾打理自己父亲以前住的屋子,现在也不需要再整理,抱出一床被子就刚好让能让男子在这里休息,整理好床铺,宁溶月好说歹说让男子上床躺下,站在床边居高临下的道:“你今天就睡在这里,乖乖的别乱跑!”
说罢,就要转身离开回房歇息。
刚跨出一步,袖子上就传过来一道拉力,宁溶月抽抽嘴角,扯了一下袖子:“松开!”
男子撇撇嘴,露出一丝微妙的委屈,宁溶月觉得自己太阳穴都要炸了,蹲下身尽量用柔和的语气问:“为什么不想一个人睡啊?
我也累了,想去休息了。”
男子这才犹犹豫豫的松开手,脸上委屈的让人看不下去,竟然带些抽噎的开口:“一个人,害怕,不要走。”
一只脚已经跨出门槛的宁溶月停住了脚步,这男子如今心智不全,其实就是一个小孩子,一个人睡觉会害怕也是正常的,自己当初刚刚从傅叔家搬回来的时候不也是一个人不敢睡觉,好不容易睡着了也是夜夜都做噩梦,宁溶月有些心软了,在听到男子竟然开始抽抽噎噎的时候就更没办法把他一个人丢在这里,在心里叹了一口气,转身搬了一个小凳子做到床边,轻轻道:“我就在这里不走了,快睡吧。”
男子这才破涕为笑,伸出一只手抓住宁溶月的袖子:“睡觉,月月睡觉。”
宁溶月也不去纠正男子的称呼了,附和着他的话:“好的,我也睡觉,我们都睡觉吧,闭上眼。”
男子乖乖的闭上眼,嘴角露出一丝狡黠的笑,可把他聪明坏了,月月答应陪他睡觉了。
第二天一大早,宁溶月有些不不适的皱皱眉,只感觉浑身都有些僵硬疼痛,缓缓睁开眼睛,昨天半夜她就熬不住趴在床边睡着了,现在睁开眼睛就被凑上来的一张大脸吓了一跳,男子早就醒了,只是很听话的没发出声音,瞪大眼睛在数宁溶月的睫毛。
站起身伸展一下身体,宁溶月揉揉脖子:“你也醒了啊,那快点起来吧,别被爷爷给发现你不在药舍。”
说到这里她还有一丝心虚,催促男子赶快起床。
“哎呀,爷爷你来了啊。”
宁溶月原本还想偷偷把男子送回药舍,只是没想到刚进门就撞上了傅大夫,尴尬的笑了两声:“今天来的这么早啊。”
“你这小丫头又干了什么坏事,心虚的很。”
傅大夫呵呵笑了两声,看起来心情还不错:“我早上过来发现那个男人怎么不见了,是不是你这个丫头搞的鬼?”
宁溶月抓抓头,从门口让开,让男子也走了进来,嘴上却不能承认昨夜的事:“是今天一大早,我不放心过来看看,发现他醒了,只是这人好像头给撞坏了,硬是缠着我不走。”
男子也很给面子,再次伸手抓住宁溶月的袖子,傻笑道:“喜欢月月。”
“您看吧。”
宁溶月无辜的抬起自己的手,指指自己的袖子,傅大夫暂且相信了她,只是这男子怎么看都是一个大麻烦,傅大夫皱皱眉:“带过来让我看看。”
宁溶月带着男子坐在院子里的石桌旁,傅大夫示意男子将手伸出来,只是男子却一脸无辜的看着宁溶月:“月月?”
宁溶月尴尬一笑,抓住男子的手腕递过去,看得傅大夫暗暗皱眉。
脉搏沉稳有力,也没有伤风感冒,傅大夫吃了一惊,看来这人身体素质真不错,当然,单看他身高超过八尺,健壮的身材就知道这人的自愈力不会差,只是这脑子,傅大夫也有些头疼,他倒是不怀疑宁溶月说男子傻了,只是脑子是人身上最重要精密的部位,他也有些无能为力。
“你还记得家住何方吗?”
傅大夫严肃起来的样子还挺唬人,至少心智不成熟的男子就整个往后缩缩身子,让人有些不忍直视,宁溶月看不下去了:“爷爷你别吓他啦,这些我都问过了,他都不记得啦。”
傅大夫瞪了宁溶月一眼:“那你叫什么名字可还记得?”
宁溶月安抚男子别怕,男子支支吾吾的说不知道。
这会儿轮到傅大夫头疼了,这还真不知道该拿他怎么办,看他粘着宁溶月的黏糊劲,傅大夫有些无奈:“这人你准备怎么办?”
宁溶月看到男子脸上忐忑怕被抛弃的表情有些不忍:“爷爷你之前不是提到过白灵芝吗?可清神明意,兴许对他的脑子有用处?更何况他都已经什么都不记得了,把他一个人丢掉也不合适吧?”
“白灵芝?”傅大夫皱眉想了想:“只是这白灵芝也是我听他人听到过并未见过,只知白灵芝生长在峭壁之上,却也不知何处寻啊?”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63873.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