擎天柱 李慕小说全文阅读,《师尊你到底会不会武功》最新章节

小说:师尊你到底会不会武功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兰萧子

角色:擎天柱 李慕

简介:柒姑娘:师尊你到底会不会武功?

师尊: …

师尊:跟你说过多少次,出门在外,凡事要冷静,万一伤着别人怎么办…就算别人有错,一定是自己的境界不够…

柒姑娘:那你到底会不会武功?

师尊:…

轻武侠,甜宠复仇重生文,女侠客的侠骨柔情梦,浪迹天涯。

百年前一品红惨遭男主抛弃,过了百年仇恨未曾消退半分。直到女主出生,天降异象,红光漫天。女主的父亲镇山侯是男主多年挚友,更是朝廷一代忠良战士,可惜功高盖主,为逼迫男主现身出手相救,一品红煽动皇权陷害凌家叛变,使其遭此灭门。男主深知凌家难逃此劫,也知道天命不可违,他占卜得知镇山侯喜得一女,此女命里多劫难,还是派人送去了一颗续命丹,救下了凌家的唯一幸存者女主,故事由此展开….

书评专区

喜欢优品:很好看,故事情节,人物都精彩

擎天柱 李慕小说全文阅读,《师尊你到底会不会武功》最新章节

《师尊你到底会不会武功》第5章 师父你到底会不会武功免费阅读

刺杀任务失败,七姑娘被带回应天书院的路上,坐在马车里的三人大眼瞪着小眼,只有封一白的目光不停的看向七姑娘,游离的眼神也在试图安稳自己的情绪。

此时,轿顶传来蜻蜓点水的脚步声,虽然只是微弱的声音也没能逃过封一白的耳朵,他冷笑一声,嘴角扬起一个好看的弧度,心里想着还是个高手,这下有的玩了。

论轻功,封一白说第二没人敢称第一,他“风无痕”的轻功无人能敌,至少长这么大还没有遇到过可以跟他媲美的对手。

之所以被称为采花大盗也是因为他经常飞檐走壁,悄无声息的去找那些小女孩,才误被外人一传十十传百,成为有恋童癖的采花大盗。

论拳脚功夫他倒没有那么利索了,也许因为从小身体不太好,基础没打牢,总是生病导致力度没那么充足,在武力境界的级别是个顶尖的绝顶高手,离宗师级别还差了一步。

“雪儿,照看好七姑娘,我去去就来。”封一白起身出了轿子便便向那个高手追了去,说是照看好七姑娘,无非就是担心她偷偷跑了。

花姬雪和七姑娘正四目相对,她对七姑娘的来历有些迷惑,既然是来杀封一白师兄的,怎么还会在那个胡子老道欺负我的时候拔刀相助呢。

也许…她不知道我们的真实身份,这就让花姬雪更不能理解了。

“你又要去哪儿?”没等花姬雪问完,封一白已经轻轻一跃飞远了。

奇怪的是,等封一白追过去那人却没有了人影。

“竟然比我溜得还快….”正当他纳闷之时,不远处传来了打斗的声音,是马车里传来的。

“不好!”

封一白脚尖轻轻一跃,在半空中看见那个会轻功的黑衣高手正和花姬雪过招,花姬雪虽然是用暗器的,不过从应天书院出来的,再怎么说也是一个一流的顶级高手了,她的武力境界比封一白低了整整一个境界,再加上封一白的轻功了得,她被远远的甩在了后面。

七姑娘不知道黑衣高手是敌是友,她只知道自己要杀的人是封一白,没想到花姬雪这个头牌美人跟采花大盗封一白是一伙的,所以她没打算出手相救,只是用手中的匕首挑开了轿帘,往外探了探头。

没想到就这么一个露脸的动作,黑衣高手居然使出了一招“声东击西”的招数,让花姬雪扑了个空,把指向花姬雪的长刀对准了轿内的七姑娘,飞快的速度刺去。

七姑娘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拔出了手中的匕首“媚心”,横在胸前刚好挡住了黑衣人的进攻。

因为黑衣高手的冲撞力度大,破坏能力强,轿子瞬间被一分为二,破得七零八碎,两人站在了空荡荡的马车上对抗着,七姑娘也撑住没让自己从马车上摔下来。

虽然七姑娘的身体娇小,但力度与功底还是练得挺扎实的,这一击也没对她造成实质性的伤害,只是被逼退了几步,嘴里有些咸咸的血腥味。

这个黑衣高手显然是有备而来,刚刚那致命的一击很明显已经用了七八成力度,这让七姑娘有些措手不及。

强撑着的七姑娘还没反应过来,黑衣高手反手将长刀撤了出来,腾出一只手在胸前转了几圈,凝聚了周围的力量一掌把她打飞了出去。

这一掌着实把她飞出了好几十米远,黑衣高手还没打算收手,拿起长刀继续直逼七姑娘。

说这时那时快,封一白单手接住了从马车上飞出去的七姑娘。

“雪儿,在老地方等你,你自己小心。”

封一白撂下一句话带着七姑娘“搜”的一声没影了,留下花姬雪一个人在原地懵圈。

花姬雪当然知道封一白说的老地方在哪儿,只是她有些生气,以前这种危急关头封一白定是会护住自己的,现在却扔下她一个人独自应,不由得对七姑娘这女子生出了嫌隙,。

黑衣人强追不舍紧跟其后,他哪能想到这个小小的年轻人轻功如此了得,跟了一会儿竟跟丢了,完全不见了踪影。

封一白成功甩掉了这个黑衣高手,正当自己沾沾自喜的时候,七姑娘一口老血吐了出来,晕在自己怀里。

刚刚那个黑衣人一掌到现在才发作,他对那个黑衣高手的身份能猜出个八九不离十了。

因为自己对解毒这种事有心无力,只得点了她的“穴”,防止扩散,伤及五脏六腑,这个情况他来不及去“怡华苑”等花姬雪了,直接带七姑娘飞回了应天书院,找师父医治。

应天书院千宇楼的藏书阁分为官藏、私藏和书院藏三种。

第一到三层,普通藏书阁,第四到五层是典藏阁,第六到七层是秘藏室,第八层只有院长可以进入,至今无人知晓里面究竟有何物,第九层就是申逍的居所“万一阁”。

封一白带着七姑娘带到了应天书院的藏书阁楼下,正要去第九层的“万一阁”找师父申逍救命。

虽然自己轻功了得,但是飞了这么久还抱着一个九十多斤的七姑娘,身体着实有些吃不消。

“师弟,雪儿还在怡华苑等我,你去告诉她我们已经回来了。”封一白跟自己的师弟李慕一气喘吁吁的说道。

“好的师兄。”李慕一边答应一边看着封一白怀里抱着的七姑娘,像看猴儿一样打趣说,“师兄,你这又去哪里捡了个小美女回来?”

李慕一和墩子并称为应天书院的“擎天柱”,因为他们两个一瘦一胖,一高一矮。

他长得白净可爱,心思单纯,身材瘦小,但他天生神力,他的“霹雳腿”力大无穷 ,有着最厉害的“泰山压顶”。

而墩子喜欢研究各种毒,他经常把美食和毒药相结合,以身试毒导致现在长得异常高大,身材魁梧,比正常人高了一倍有余。

他时常躲在厨房里做研究,所以被大家取了个外号叫“墩子”,他经常研究新的食物给大家吃,大家虽然嫌弃,但是没有办法,因为除了他没有别人愿意担任厨师一职了。

“你别管啦,师父在嘛?”封一白想了想,问他也没用,师父常年呆在万一阁难得出来,连大师姐苏听竹都不一定知道师父的行踪。

“师父…师父…救命啊…”封一白平时说话没什么力气,细声细语的,这会儿叫师父的声音比得上墩子那醇厚的大嗓门了。

大师姐苏听竹在楼上一听这声音,还以为是哪个不长眼睛的在大呼小叫呢,握紧了腰间的两把“断臂”剑,想教训教训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反正她的剑也很长时间没有出鞘了,正好给自己解解闷练练手。

她打开竹窗往外探了探头,又无趣的收回了脑袋,面无表情的说道:“不知道去哪里救了个女孩。”

闭目养神的申逍正坐在炼丹炉旁边打坐,思行合一,打坐时入了定,神游仙外。

申逍的嘴唇薄而有型,坚定而内秀窄瘦的长形脸,颧骨下颌角明显,窄长的眼睛,阴郁深情的眼神,肉眼可见的年轻,长着一张就很招少女喜欢的敏感脆弱的深情脸,稍微收敛起来则是一种严厉师父的形象。

他黝黑的长发绑上发髻整齐的固定在头顶,从黑色的发带上散落下来几撮很好看的头发,搭在白衣袍上,加上白衣的外长袍和里面内衬的灰色布衣显得十分的儒雅有气质。

听见苏听竹说封一白抱着个女孩,不由得从脑海里的狂风暴雨抽出了神来,睁开眼直怔怔的看着前方,定住了一般,他忽地闭上了双眼,淡淡说了一句:“叫他上来。”

苏听竹在申逍身边几十年了,完全也没有看出来自己的师父到底会不会武功,有时候像个废人一样,风一吹就倒,有时候又觉得他身在应天书院,却对天下事了如指掌,好像什么事都在他掌控之中。

她随后抽出腰间的剑,随意向藏书阁边上的梨树叶子上划破了一个小小的口子,封一白一看就明白了大师姐的意思。

“大师姐,你这剑术似乎又精进了不少呢。”

封一白一如既往的拍着苏听竹的马屁,虽然听出了耳茧,她还是喜欢这个小师弟的,毕竟他是自己唯一看好的后生。

她也知道自己的功力确实精进了不少,以往一剑下去就算拽着劲,还是能把树叶割下一小块,现只是在叶子上划了一刀,她连这微小的力度都能游刃有余的掌控了。

封一白抱着怀里已经快没气了的七姑娘,火急火燎的跑到了最上面一层,都不带喘气的。“师…师父…快…救救她。”

申逍收起打坐的姿势,若无其事的瞧了一眼七姑娘,便知道她就是当初救下的那个小孩,他不慌不忙的让苏听竹把她抱到偏房的软塌上。

“师父…她就是我们一直找的人…”

“知道了,你先去吧。”

还没封一白说完,申逍就让他离开。

申逍从头到尾都没有看过封一白一眼,他脸上的从容镇定让封一白有些着急,但听到师父这样的语气也不好再说什么了,便灰头土脸的下去了。

“你也去吧…”

在一旁待命的苏听竹也被师父赶了下去,她倒觉得没什么,因为师父的性情一向捉摸不定,只是比较好奇封一白说的那句“她是我们一直找的人”,便跟着封一白一同下去了。

苏听竹是大弟子,他们都叫她大师姐,她女扮男装在申逍身边多年,大家都快忘记她穿女装的女子模样了,说话总是冷冰冰的,脸上没有半点表情。

她是宗师级别的顶级剑道高手,比封一白高了一个境界,她的双剑“断臂”号称出鞘就一定要见血!当年自己刚刚升级到一流高手的时候,就是用这双剑使出的绝招“断魂斩”砍掉了一个顶级一流高手的右手臂,从此取名叫“断臂”剑。

申逍不紧不慢的从炼丹炉里取出一颗鹅黄色的“解毒丸”给七姑娘服下,他似乎提前知道这颗解毒丸会用得上,他一般不炼丹,只在需要的时候,准确的说只在自己认为需要的时候。

七姑娘吃下之后,脸色开始有了微弱的变化,额头上被逼出了一颗颗冷汗,嘴唇又从深红的紫色慢慢变成了微红色。

申逍看着七姑娘不禁想起当年的一幕,当时天降异象,红光漫天,夜空中将星大放异彩,尾带时明时暗的小星,他占卜出镇上侯凌玄喜得一女,但此女命里多劫难。

他也预料到凌家会遭此横祸,但他不能违背天意阻止这一切,便派封一白送去一颗“续命丹”,只为救现在的“七姑娘”。

之所以安排封一白去,是因为七姑娘不是别人,是凌家忠良之后,也是唯一一个在朝堂之上光明正大支持封一白的人,支持这个拥有皇子身份的封一白。

封一白原名朱轩,是朱迪老皇帝最小的儿子,也是他最寄以厚望的一个皇子,他聪慧明辨、文武双全,文韬武略,善于骑射击刺,是百夫之敌,也是后来为练就轻功打造了坚定的基础。

当年为争夺皇位,老皇帝派人把朱轩交给了在江湖上最有名望的江湖人士“三令五申”,也就是现在的申逍,只有他才有资格护自己的孩儿周全。

老皇帝早就看穿自己的嫡子朱翔有谋逆之心,但是他为人性格凶残,若他为君主将是一个残暴的暴君,百姓将永无宁日,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当年拥有三令五申外号的申逍不愿管这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但是因为权力的压迫也是被老皇帝的一番苦心所感动,才答应了老皇帝收留拥有这皇室血脉的朱轩。

花姬雪被李慕一领着回来了,她脸色有些难看,但也不妨碍她五官惊艳的俏脸,生起气来有着不一样的美艳。

“封一白,你怎么能把我一个人丢下,哼!”花姬雪生气的时候叫封一白,开心的时候叫一白哥哥,有外人在的时候叫师兄,这一次她是真生气了。

正在藏书阁楼下焦急等待的封一白老远就听见花姬雪的呵斥声,便变了脸笑嘻嘻的一个劲儿的哄着跟她道歉。

“雪儿对不起,七姑娘伤势严重晕过去了,没办法就带她回来找师父了。”

“那我呢?”雪儿一脸委屈的样子,泪水大颗大颗的掉下来,梨花带雨的模样让人看了不禁心疼。

“这不是让师弟李慕一去找你了嘛,你就别生气了。”

“我不是说这个…”

封一白摸不着头脑,一脸惊讶的样子,“你是说那个黑衣高手?”

花姬雪一听又哇哇哭了起来,闻声赶来看热闹的张人凤看了个究竟,“呀呀呀…漂亮雪儿怎么来啦,老夫可想死你勒。”

“呜呜呜…..你走开,老顽童。”花姬雪捂着脸哭个不停。

张人凤是应天书院的扫地僧,跟申逍同一个师门,因一直悟不了道经常找他的师弟申逍求悟道的方法,以至于变成了白发苍苍的白胡子老道也没有悟出什么道来,但他心态极好,因此大家给他取名为“老顽童”。

虽然申逍跟他同一个师门,但申逍的实际样貌看起来只比封一白大了一轮有余,申逍站在他们中间丝毫看不出来他已经是个活了百来岁的老人了。

老顽童嘴角的两撮八字形白胡子最是可爱俏皮,思考不透的时候就摸着一边的白胡子皱着眉,露出额头的川字形皱纹,像极了白眉老道。

他皱起白眉头,眼睛眯成一条线,伸出一只手对封一白指指点点,又摸了摸那根快到胸口的白胡子说:“是不是你,又惹我们家雪儿生气了…”

大家都喜欢把封一白跟花姬雪说成一对儿,找他们取乐,只有封一白自己知道,他一直把雪儿当做好妹妹看待。

“我…”

封一白刚想解释,就听到大师姐在楼上又划了一刀下来,告诉他们七姑娘醒了。

老顽童一听还有个姑娘,他又跟在封一白身后追问:“呀呀呀…七姑娘是不是个姑娘呀…”

“老顽童,你别闹了,快帮我哄哄雪儿。”封一白着急去看七姑娘,便拜托老顽童帮忙哄哄花姬雪。

花姬雪其实也不是那么难哄的人,只是想让封一白重视她而已,不过老顽童确实也有自己的一套小妙招。

他经常跟墩子一起研究怎么用毒,总是在封一白苏听竹不知情的情况下给他们下毒,然后让自己的师弟申逍解毒,这也是他们私下喜欢玩的把戏。

“雪儿你不要生气啦,我又研发了一种新毒,我帮你教训他好不好?”老顽童蹭了蹭花姬雪的手腕,带着撒娇的语气说着。

“哼,让他多受一些罪才好。”花姬雪想了想,“可是他身子…”

“呀呀呀…看吧,又心疼人家了吧,真是刀子嘴豆腐心。”

老顽童怼着花姬雪那张微微发红的脸蛋偷笑着,那长长的白胡子差点扎到花姬雪的脸,花姬雪捂着脸跑了。

>>>点此阅读《师尊你到底会不会武功》全文<<<

原创文章,作者:兰萧子,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63536.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