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坤门传》小说最新章节,陈泽涛 柳长风全文在线阅读

小说:坤门传

小说:悬疑

作者:逸少卿

角色:陈泽涛 柳长风

简介:我名为柳长风,本职是一名破道士,因修仙无望,因此改行去做点坑蒙拐骗的事情,借此苟且偷生。
今时乃辛丑牛年,壬辰月,己亥日农历三月初十。
宜阴婚嫁娶,忌开光掘井。
看来,今天又不用出摊了~
“咔嚓”,看着这已过半截的袅袅烟香,我猛地抓起桌上的一杯老酒,仰头饮下。
就在这时……

书评专区

《坤门传》小说最新章节,陈泽涛 柳长风全文在线阅读

《坤门传》第5章 凶厉好色男鬼免费阅读

人潮拥挤的林荫大道上。

一堆黑衣人围成一圈,把一个算命小摊子堵得严严实实。

一些路过的人指指点点,但摄于西装男的强大气场,那些好事者也没敢多留,说几句闲话便匆忙离去了。

“柳天师,有眉头了么?”陈泽涛见柳长风半天没说话,心里面已经提到了嗓子眼,脸也绷紧到了极点。

柳长风抬头看了一眼,倒是陈芷沁看得比较开,此时正目不转睛地看着自己。

“你老爹貌似很紧张。”柳长风打趣道。

“唉,人有天命时,这灾祸躲不过去也罢。只是,我觉得我很对不起我父母亲。”陈芷沁想起了以前的美好,呆滞了一下,很快又回过神来。

陈泽涛看着女儿这样子,又听着女儿说着这些话,心如刀割,泪水悄无声息便流了出来。

“芷沁,爸爸对不起你。”

这些天来,陈泽涛一直在为了芷沁这个怪病而四处奔波,已经是心力交瘁。

而现在貌似最后的一点希望火光也看似要熄灭,这种如坠深渊的冰冷一下子便侵蚀上了心头。

看着父女二人这不舍的样子,柳长风的脸色没有一丝变化。

“她体内的机能正在不断地消退恶化,照我估计,应该撑不过三个月。”

“呜呜呜,求求您,救救她。救救她啊!我就只有这么一个女儿,求您了……”陈泽涛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哭着,双膝跪倒在地上,不断地朝柳长风磕头。

“砰砰砰……”

一声声有力的石板回响敲击在了芷沁柔弱的心灵,也把那一众护主的保镖感动地眼噙泪花。

这些天来,他们也一直跟随着父女二人四处求医,但无一不是无功而返。

一次次的失望已经让众人丢掉了原来的希望,同情也慢慢消融在一次次旅程之中。

可就算是这样,在每一次陈泽涛跪地磕头求医时,他们还是忍不住想大哭一场。

这种绝症,真的是太残酷了。

纵使是家财万贯的陈家,对此也没有一丝办法。

仿佛就像是陈泽涛眼睁睁地在看着自己的女儿去赴死,自己却无能为力的那种绝望。

大家都是有家庭的人,谁的心不是块肉?

看着众人这幕已经宣判了世界末日的样子,柳长风隔空一抬手,轻轻地把陈泽涛托了起来。

这一手,震惊全场!

感觉到自己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托起来后,陈泽涛原本已经血红的双眼流出了一行血泪,他知道或许这次芷沁真的有救了。

而一众保镖和陈芷沁则是惊讶地说不出话来。

整个人的身体都是僵住的。

“堂堂七尺男儿,不跪天跪地跪父母,居然跪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孩子,也不知道丢人~”柳长风微微一笑,陈芷沁看到后,心里面也涌现出来一股强烈的生存欲望。

因为,这个男生给她的感觉,仿佛无所不能!

“天师,您要什么都可以,只要您救下我的女儿……”陈泽涛依旧流着血泪,哭哑了嗓子,沙哑地说道。

“拿这包药粉给你爹撒一下眼睛吧。再哭下去,以后就只能成为瞎子了。”柳长风从摊子上的一个大透明绿色玻璃瓶中,拿了一包黄色的粉末出来,丢给了陈芷沁。

陈芷沁接过手后,来不及道谢,只得扶住了自己父亲,其他人也搭把手,把药粉撒进了陈泽涛的眼睛。

“这……”众人再一次被惊到了!

随着药粉的洒落,陈泽涛的血眼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了过来,爬满的血丝也逐渐消退了下去。

原本昏黑的视野也重新恢复了清明,陈泽涛只觉得眼睛一丝凉凉的,而后胀痛的双眼便松弛了下来,模糊的的东西也可以看清楚了。

这是芷沁没病之前陈泽涛的视力,而后在过度操劳后,眼睛差点报废!

但现在却被柳长风一包小药粉救了过来。与此同时,这也让他看到了女儿三个月后生还的希望。

“先坐下来吧。看你绷得跟个弩箭一样,就这么毫无方向地乱飞,也打不中靶啊。”柳长风笑道。

“得于天师指点,小陈受教了。”陈泽涛诚惶诚恐,连忙低头说道。

“呵。我也只是与她同年的孩子而已。你不必如此。”柳长风说道。

“天师说道,乃凡民之福报。达者为师,何来年龄一说?”

“好了,我也不跟你扯皮。钱财,给个几百万行了。但我不确保这个病不会复发。”柳长风意味深长地说道。

陈泽涛也看到了柳长风这若有所指的眼神,心中已有半分猜测,只是柳长风非亲非故的,也不好同他说。

就在陈泽涛纠结时,柳长风开口道:“你不需要隐瞒那些有的没的,另外我也不感兴趣。人我能治,但不包明天的药到病除。”

“恳请天师全力出手,多少价钱都可以商量。”陈泽涛也是个人精,他以为柳长风只是在抬高价,因此心中也不大在意。

“你没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吧~”柳长风眨了眨眼睛,一道蕴含其中的危险锋芒逐渐显露。

陈泽涛原本还想说些假话的,但看柳长风这个样子,心里面有些犯怵,于是便实话实说道:“伤天害理的事情肯定没干过,但经商出身的人,有几个完全跳脱得开来的?只是我做得极少罢了。”

柳长风捻指算了一下,发现这个陈泽涛还算是商界里面的老实人,除了几次偷税漏税,倒也没干过什么坏事。

看来,陈家能走到今天,也算是命不该绝。

“而后,我便答应他出手,后来的事情,你也知道了。”

“人体机能消失,会不会是她的阳气被过度吸食了,而且体内元阴已破?导致外界过多阴气涌入侵蚀……”晴溪猜测道。

“你说的,基本正确。这也是我问她是不是处的原因,但实际上当时她的灵魂已经遇人事了。可能那些春梦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要不然就是她隐瞒了我……”

两人来到了一处白栅栏前,栅栏后面是一个清澈的小池塘和一大片绿茵草地。

八十多米处,三栋别墅巧妙地连接在一起,组成别墅群。

就在这时,柳长风突然出手,一张黄色的符箭直射别墅二楼阳台。

晴溪也看了过去,可映入眼帘的,却是一个衣不遮体的男恶鬼……

>>>点此阅读《坤门传》全文<<<

原创文章,作者:逸少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62892.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