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陈晓楠 人参宝宝《八零胖妹被村里白嫩知青撩翻了》在线全文阅读

小说:八零胖妹被村里白嫩知青撩翻了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凌萌宝宝

角色:陈晓楠 人参宝宝

简介:【1V1双洁+炮灰肥妻逆袭+原女主正常+甜宠】
纪小茶穿进一本年代文中,一睁眼就被男人顶了腰,还变成超两百斤的黑皮胖妞。
亲大伯二伯带一大家子来她家寻宝,她翻出黄纸,一纸断亲书,挨个按手印,直接甩掉一大窝子极品亲戚。
断亲,寻宝,坐稳小富婆的位置,美滋滋地带奶奶和傻爹一起上山菜药卖药,办药厂……奔小康,再全家走向富裕。
只是渐渐的,她发现剧情走着走着,怎么有点崩。
小炮灰大炮灰一个个围着她转不说,她又被村里最后一个留守知青屡屡反撩。
白嫩知青:“我只为你留守。”
她分辨大猪蹄子话有几分真。
谁知,村里一拳推倒一面墙的糙汉男主:“不,不,小茶为我生,为我死,嫁我才能共白头。”
纪小茶:what?
她暴走,这红线是怎么签的?
她的命运,她来掌控!

书评专区

凌萌宝宝:没有超级物资,穿成大号炮灰,无虐。

小说陈晓楠 人参宝宝《八零胖妹被村里白嫩知青撩翻了》在线全文阅读

《八零胖妹被村里白嫩知青撩翻了》第5章 第一桶金免费阅读

“嗯~~”

要命。

东哥又开始了,怎么说也不听。

偏偏一张脸又显得十分无辜,害得她像个一肚子坏水的恶婆娘。

纪小茶恨不得锤他。

“你去那边把所有金银花全摘了,我今天要带回去晒干,后天去镇子出货,敢偷懒,我真要揍你。”纪小茶恫吓他。

“嗯。”

东子背着竹篓,跟她摆摆手,然后迈着稳重有力的步伐离开。

嘘——

纪小茶吐出一口浊气。

这臭小子明明看起来十七八岁,怎么有种二十八的压迫感,真是诡异得很。

她摇摇头,专心采摘金银花。

只是摘着摘着,她发现藤条掉落的地方,金银花格外的香气扑鼻,浓郁得令人有些头晕了。

奇怪。

纪小茶捡起不知道什么时候,掉落在地上的司藤精。

嗅嗅。

不香啊……

她又把藤条摆放在金银花上。

刹那间,香气盈人,浓得滴水。

藤条真成精了?!

它能加持金银花旺盛发育……

纪小茶疑惑间,只见被她握住的部位好像更鲜绿,越到尾稍,颜色越淡。

“渴~~”

藤条又传达出这么一个模糊的感受。

她仿佛与手上这根妖精藤,建立某种神秘莫测的关系,能体验到它的需求。

它想喝,喝……血。

纪小茶脑海里浮出这个认知后,瞬间有点炸裂。

这恶毒炮灰养的东西真是不一样。

有点恶毒皇后魔镜那味儿。

在藤条反复催促下,她极其不爽地用藤刺刺了手指,抠门地挤出一滴血,然后瞬间将指头塞嘴里堵住伤口。

“一滴足够了,不要贪心,你想吸干我,我就拿你当柴火烧了。”她威胁一根藤。

啪啪。

藤条抖动身体,明显被纪小茶吓唬到,不敢再传达口渴的需求。

一滴血没入藤身。

藤条插入泥土中。

就在这分秒间,纪小茶视线里出现惊奇的一幕。

只见方圆百米内的金银花藤以不可形容的速度延伸生长,绿色枝蔓上的花朵,像燃烧的白浪,一波接一波地翻滚着。

蔚然成风。

香气轻盈动人,透着入骨的气息,从未体会过的清香贯穿她的身体,弥漫在她油腻腻的身上,冲刷着她的鼻息,令人神往。

哇靠。

老天爷真好,不忘给她这恶毒炮灰开个挂?

不可思议。

纪小茶开心不已,连忙将藤条捆绑在腰间,笑嘻嘻道:“你这么宝贝,那我以后就给你取个名,叫大宝吧。”

大宝好,大宝妙,大宝呱呱叫。

唯一的缺点是藤条精太粗太显眼,这要随身带出门可不太方便呐。

咻。

就在她吐槽大宝时,藤条忽然就嗖地一下无限缩小,变成一个玉镯大小的藤条手环,卡在她肥厚手腕上,大小正合适。

完美。

纪小茶很满意。

她迅速马不停蹄开始采摘金银花。

花儿多到采不完呐。

“金银花,金啊银啊,全是我的金银珠宝——”纪小茶动作麻利,分秒必争地采摘成熟的果实。

竹篓满了,她从腰间解下蛇皮袋,又重新采摘。

这样来回跑几趟,等所有金银花都采摘完毕,她摊开家里拿来晒稻谷的油纸,将所有金银花摊开在太阳底下。

春天的日头算不得暴晒,恰到好处。

东哥也很给力。

他几乎一整天没休息,来来回回不知道跑多少趟,采摘好的金银花,全交给纪小茶来处理。

全程麻利又迅猛。

干活的一把好手啊。

纪小茶望着他笔挺的背影,发出由衷的感叹。

等到傍晚时分,她背着最后一篓金银花朝山下走。

“呜呜……”

密林里传来呜咽的哭声。

她走过去一看,发现是背着篓子的陈晓楠蹲在地上,身前的泥土被她挖得坑坑洼洼的,连踏脚的地方都没有了。

“喂,陈晓楠,你掉猫尿干啥?”她故意大声道。

这时候越好心问,人家越难堪。

果然,陈晓楠原本伤心欲绝,听到她的骂声,咻地一下站起身来,战斗力饱满道:“干你屁事儿,要你管。”

“切,该不会是挖不到人参才哭鼻子吧,没出息。”纪小茶故意刺激她。

陈晓楠委屈一天了。

她恨透挖人参的始作俑者,如果有机会,一定要把那个女人狠狠臭骂一顿,得到人参就藏着捂着,干啥要卖弄,现在好了,害她有家不敢回。

“我就没出息咋了,反正也回不去,干脆死山上得了。”陈晓楠负气道。

家人也不关心她死活,只管问她有没有挖到人参。

活着有什么意思,死了干净。

纪小茶摇摇头。

她知道像刘桂枝和纪三庆这样疼爱女孩的,在农村是稀少的。

这年头受限贫困,大多数农村人养闺女,总觉得女儿要嫁别人家,是别家的人,就觉得替人养孩子,所以尽可能逼女孩在娘家创造价值……

人参啊人参。

坑爹不是。

纪小茶刚准备转身,忽然感受到大宝的颤栗,好像在告诉她某种信息。

她疑惑地俯身,将手放在地面上。

泥土被翻开,一股股土壤混杂着腐败落叶的腥气,汩汩传入鼻息下,但仔细嗅着,她发现自己嗅觉在大宝加持下,闻到人参的苦涩。

哇。

一颗人参宝宝呢。

她在一个隐蔽角落里,发现了一株开着小花的植株。

“咳咳——”

纪小茶忽然咳嗽着。

她想要把肺活活咳出来。

“你怎么了,没死吧?”

陈晓楠还是走了过来。

她秀气的脸颊上,挂着浓浓的关心,但脱口而出的话,就跟抹了毒药一样。

难怪是炮灰,说话真不招人喜欢。

纪小茶抓住她的手,一把摁在那颗人参宝宝边上,佯作生气道:“你死一百年,我都死不了,你吃土吧。”

她抓住陈晓楠的手,一下就把人参宝宝的土给挖出一半,露出人参的端须。

接着,她就一溜烟儿跑掉了。

“喂,纪小茶,你个讨厌鬼,看我以后还管你死活,你个大肥猪,怎么不胖死啊?”陈晓楠在身后大声骂着。

纪小茶笑着下山。

她该做的已经做了。

那颗人参宝宝再养个几十年,说不定能值不少钱,现在挖出来实在可惜了,卖也卖不到什么钱。

不过以潘家湾现在的局面,陈晓楠不挖走,迟早也被人挖了。

纪小茶回来后,将晒干的金银花收起来。

刘桂枝一脸担忧道:“茶,你这在山里忙上忙下的,可别累着,要做什么事,奶帮你去做。”

她对孙女的改变喜不自禁,但也心疼。

纪三庆端着破碗,没心没肺啃红薯,听到他娘的话,也连连点头:“我也帮,我也帮茶茶。”

一屋子的暖意,驱赶初春的寒气。

纪小茶心中生出满满的感动。

跟陈晓楠比起来,大号炮灰的极品家人真是暖到爆,好吧。

她对二人道:“不,我刚好减减肥,身体更强壮呢。”

减肥?

两人听不懂。

这年头哪有人听过减肥这时髦的话。

刘桂枝拍着手道:“谁说你胖?我找她去,我们小茶不叫胖,是福气,他们想要还没有呢。这叫好看。”

“……”某茶。

嗯,是,是,这是好看的福气。

纪小茶哭笑不得。

她只好说多干活身体好。

刘桂枝这才欣然点头,渐渐放下担忧的心。

次日,纪小茶又忙碌一整天。

等她晒干所有金银花,就开始装袋,纪家连晒谷都没用这么多袋子,不仅全用光,还去村里借袋子。

这天早上,她对东哥道:“东子,今天你跟我一起去镇子卖药材,等收到钱,姐给你买饼吃。”

东子脸黑沉沉的。

好像不愿意啊。

纪小茶顿时不高兴了。

她虎着脸威胁道:“你不去也得去,袋子这么多,我一个人扛不住,你必须帮我,不然三天不给你饭吃,像古代那样,把你关小黑屋。”

东哥别过头。

他一直在帮她,不管是采摘,装袋,还是整理,没有半点不情愿的。

就在纪小茶准备霸王硬上弓,拽他一起时,他忽然拍着胸脯,比了一个手势,又点点她,然后对着她:“嗯,嗯,嗯……”

嗯嗯个啥啊?

还连续“嗯”三次。

有完没完?

纪小茶盯着他。

不过,当她见他叉着腰,做出大哥哥的样子……她好像懂了。

这男人该不会对她说是他“姐”,生气了吧?

她当即挺胸抬头,点着自己脸道:“姐比你大,你明明就是我弟——”

咚咚。

男人像发怒的狮子,两个鼻孔不停出气,恨不得冲到她跟前,展示自己手臂上的腱子肉,证明他是个真正的雄性。

噗嗤。

纪小茶笑了。

这画面不知道有多滑稽。

想想一个220斤的大肥墩儿,身前站着一个帅气得冒泡的男人,两人鸡同鸭讲,纠缠不清……

她笑着道:“好,你是哥,行了吧。”

说完,她浑不在意地去找了村里开拖拉机的周大山。

周大山也算是有眼界的。

他借贷买了村里第一辆拖拉机,忙时就下田,闲时搞运输,两头挣钱,是政策放宽后,远近几个村里,第一个万元户了。

周大山听到纪小茶说赊账,等回来时,再一起付钱,犹豫了一会儿,但见她全然没往日的跋扈与不讲理,还时不时冲着他露出笑脸。

他决定信她一回。

“好,我送你们去镇子。”他道。

纪小茶顿时露出喜悦的笑容,拉住东哥的手甩了甩。

在她没看见的地方,东哥耳朵尖粉嫩嫩的,可可爱爱,无法言说。

一路上,纪小茶庞大的身躯几乎挂在车边缘上,被东子强行拽住,这才没有稳稳地挤在一堆袋子边边。

拖拉机轰鸣。

等到镇子上,周大山笑着对二人道:“你们知道镇子上哪里有收药材的吗?”

纪小茶一听他的口风,顿时明白他在指点自己。

她连连上前,笑着道:“大山叔见多识广,一定知道哪里有,我们全托你了,等卖到钱,给小山买糖吃。”

以前她游走在各种富豪间,不管卖高端化妆品,亦或给贵人治病,出入都是社会成功人士。

终有一天她掉入尘埃,发现尘埃里的每一颗沙石,也闪烁着美丽的光。

周大山怎么也想不到,他这辈子还能从黑猪怪口里,听到动听的话儿,心思更是真诚了几分。

“镇子上有一家光明药店,行医救人,也收一些较为高端的药材,比如人参何首乌之类的,不在收药名单里的,他们基本不收。”他道。

平时在镇子抓药,去的就是光明药店。

上次村里人卖人参,还是他载着去的呢。

倍儿有面子。

“大山叔好厉害,那你一定知道哪里收山里草药的地方,对不对?”她眼睛亮晶晶的,闪烁着光,给她油腻肥厚脸增添一丝动人。

周大山哈哈笑着。

丫头怎么突然开窍了。

他对纪小茶的印象有几分改观了。

“是的,镇子上还有一个私人收药点黎川,是个体户,你要不嫌弃,就去那边吧,我刚好送你们去。”他道。

“那感情好,谢谢大山叔。”纪小茶嘴儿甜甜的。

哪怕她是又肥又丑的大胖子,可没人不喜欢听漂亮话。

周大山也不例外。

他不遗余力地送他们去了黎川的晒药道场。

场子面积广阔。

大大的场地上划分为几个小方块,各自晒着不同的药材。

浓郁的药香弥漫在空气中。

她还没开口,就见一道比她稍微瘦不了几斤的高大男子,一路跑过来,绞起一股股风浪,冲到她跟前。

“小姑娘,这里是私人收药的,你有什么事儿吗?”

男子大大的肚子隆起来,笑起来眼睛眯成一道缝,如弥勒佛,慈眉善目的,粗大的手臂,小小的肉手摇晃着,看上去特逗。

“哦,我有药材卖,你这里收不收零散的?”纪小茶试探道。

男人微微蹙眉。

他本想说量小不要。

但走南闯北的,像纪小茶这么胖的女孩,还是比较少见的,对方眉眼敞亮,丝毫没有自卑的畏缩,出于好奇道:“给我看看是什么。”

纪小茶将袋子打开。

刹那间,一股生涩的香气从袋子里扑鼻而来。

男人随手翻了翻金银花,顿时满脸诧异之色。

他拿起一根来,仔细端详着。

绒毛密披,上粗下小,成色金中带一丝淡淡绿,不见一丝杂质,掰开断层,晒得十分均匀,香气四溢。

关键是,一袋子花,没有一根晒坏的,根根都是好货。

她不会是一根一根挑选的吧……

想到这份辛劳,男人点点头,不由自主道:“好,这金银花品质绝佳,晒得恰到好处,我就收了。”

“多少钱一公斤呢?”纪小茶问。

“金银花7.6一公斤。”

看她的金银花品质,几乎断定是一等品,卖出去都能卖个好价钱。

“我给你过称。”

男人笑呵呵提起两个袋子,走到一边摆放着的地磅称,将药材称了称。

“金银花30斤,一共114块。”男人道。

纪小茶倒不意外。

金银花晒干了不压称,能有30斤,还是她用大宝加持才能有的产量,对这收益,她还是挺满意的。

风头暂时不能盖过女主。

她可不能在弱小时,上赶着送人头呐……

“好,成交。”

她笑着拍掌。

男人乐呵呵地点出一张张崭新的大团结,递给她。

“丫头,下次还有这样的好货,全送到我这里来,我叫钱淮南,人们称我一声钱胖子,你喊我一声淮南叔吧,这批拔尖货,我就私人用了。”他道。

他收那么久药材,一等品并不常见。

一般有好货,肯定是先紧着自己。

钱货两讫,两方都很开心,这笔生意就这么落定。

看完全程后,周大山傻眼了。

>>>点此阅读《八零胖妹被村里白嫩知青撩翻了》全文<<<

原创文章,作者:凌萌宝宝,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62772.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