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宋君 大郎君《大唐盛世苟成王》在线全文阅读

小说:大唐盛世苟成王

小说:历史

作者:战五渣

角色:宋君 大郎君

简介:现代屌丝宋君归,一失足成穿越,不但穿越到了盛唐安史之乱的前几年,还穿越到了安禄山的起家之地营州。
自觉没有王霸之气,宋君归选择了苟起来保命。
结果……这一苟,居然一路苟成了大唐的郡王。

小说宋君 大郎君《大唐盛世苟成王》在线全文阅读

《大唐盛世苟成王》第5章 琢磨赚钱免费阅读

铜盆水中的倒影,脸庞线条分明,剑眉斜飞入鬓,鼻梁英挺,一双眼睛灵动有神。

从方巾中散落出的几缕长发不但没有破坏这份帅气,反而显得潇洒飘逸。

原以为身体原主的样貌是那种早熟的跟三十岁一样的虬髯大汉,没想到却是一枚小鲜肉。

相比于样貌,宋君归最为满意地是略微用力,身体便紧绷起来的肌肉。

肌肉代表着力量,而在冷兵器的年代,一副好的体魄才是安身立命最大的本钱。

“哗啦……”听到脚步声的宋君归为了掩盖自恋,捧起了铜盆中的水拍在了脸上。

“大郎君,若是真热得受不了,咱们去城外的白狼水泡一会吧。”一个与宋君归年纪相仿的少年将脸抵在了窗子的木栏上。

拍了拍脸颊,宋君归透过窗子望向与身体原主从小一起长大的家中仆从宋始,“你不怕啊娘抽你的板子?”

宋始惊呼了一声,“光想着天热了,忘了夫人的吩咐了。

真去了河里,又会被夫人误会成是我撺掇的了。”

之前躺在木榻上闭口不言的那些日子,除了便宜爹娘,就属宋宝宝最为着急与关切。

而且根据身体原主的记忆,以及这些天的接触,宋始就是个心思十分单纯,想到哪说到哪的铁憨憨。

所以对宋始的后知后觉,宋君归丝毫不以为意,“让你割得韭菜都打理好了?”

“都弄妥当了。”挠了挠头,宋始有些疑惑道:“大郎君,这会正是盛夏,弄那么多韭菜干嘛呢。”

“当然是吃了。”宋君归理所当然道。

宋始看向宋君归的目光满是难过,“看来大郎君真是丢了魂,忘了咱们才吃完朝食不久。

而且这会的韭菜臭地很,就连驴子都不吃,人根本没法吃,会坏肚子的。”

宋君归掬水地水顿时一僵,神特么驴都不吃,这是被宋始当成傻子了。

“待会弄好了,你一口别吃。”想了想,觉得与宋始这个铁憨憨较劲没什么意思,宋君归朝着对面的廊屋努了努嘴,“去拿几个鸡子到厨房,今儿让你开开眼,看看盛夏的韭菜到底能不能吃。”

宋君归对吃得其实并不挑,对于此时的一天只吃两顿饭也能接受。

但或许是因为白日里要劳作的原因,这个时候的早饭与晚饭是相颠倒的。大多的人家都是早饭做得很隆重,吃得尽量都是些油大的食物。

晚饭则是简单的多,如果不是为了防止晚上饿得睡不着觉,宋君归估摸着这个时候的人们连晚饭都省了。

接连半个多月一早起来就吃各种做法的油饼与肉食,实在是与后世时的饮食习惯太相悖了。

自打前天与便宜父母有了一个良好的开端,宋君归就琢磨着找机会自己做些吃的了。毕竟能吃些可口的,谁会与自己的胃过不去。

但是进了厨房看过那些奇奇怪怪的炊具以后,宋君归发现唯一能做得就是饺子,因为根本没有适合炒菜用得锅。

煎茶用的铜釜倒是有些像炒锅,但也就能炒个鸡蛋。

不然铜太软,炒得时间长了铜锅容易出现划痕和变形不说,还容易中毒。

宋君归熟练的和面、醒面,对宋始的冲击还不算大,但接下来和馅,让他无比震惊。

打碎了的鸡子就着猪膏在煎茶用的铜铛里只是来回搅拌了几下,就成了色泽金黄,散发出阵阵诱人香气的菜肴了。

这种做法怕是城里最好的衙厨姜大水都不会,自己自小就陪伴在大郎君左右,大郎君是从哪学来的呢。

看到宋君归把炒好的鸡蛋与切碎的韭菜和在一起,宋始顾不得震惊与疑惑,“大郎君,这个鸡子味儿这么香,与那些宽韭和在一起就白瞎啦。”

“馋啦?”宋君归手下没停,又跺了些姜末放了进去继续搅拌,“韭菜喜阴,被日头晒得久了,容易发黄发烂不说,口感也确实不好,但咱们挑的是长在墙角被日头照得短的,再把根去得狠些,还是没什么问题的。”

宋始挠了挠头,“大郎君,您啥时候懂得这么多了,也没见您跟着谁学做吃食啊。”

“这还用跟别人学?琢磨琢磨就想出来了。”宋君归嘴上吹得大,心里则是有些不是滋味,后世时自己老哥一个,随着年龄越来越大,不学着些做饭,没谁会特意给做些可口的饭菜。

“大郎君,汤饼不是细长的吗?”

“您这是要做面片?”

“这是在做扁食?大郎君您居然会做扁食?”

看到宋君归包出了第一个饺子,宋始不敢相信的揉了揉眼睛。

直愣愣地盯饺子看了一会,宋始恍然大悟般的拍了一下大腿,“我知道啦,您这是打算做扁食去赚财帛。

难怪您看着一点都不着急,在营州时十个扁食就要五文钱呐。”

随即,不等宋君归开口,宋始脸色又是一苦,有些委屈道:“大郎君,您是不是嫌弃我了。

不想让我吃,才特意不告诉您会包扁食的。”

宋君归有些无语了,这个货的思维跳跃真够大的,吧啦吧啦说一堆,但是特么没一个是想得对的。

“用包扁食来赚财帛,你是怎么想得?你知道一贯钱是多少铜钱吗?我得包多少扁食才能卖一千贯?”

看着宋始开始掰手指头算账,宋君归叹了口气,“别算了,两月靠卖扁食肯定是赚不到百万钱。

还有,朝食的时候,我碗里的羊肉,可一大半都给你了,扁食会不给你吃?”

宋始听了,开心的咧嘴大笑,“就知道大郎君不会那么对我。

您做得扁食比营州食肆里做得还好看,还有方才那些烧熟的鸡子,光看样子就知道一定很香。”

宋始的判断一点没错,虽然韭菜的那种特有的香味很淡,但饺子依然很香。

百十来个的饺子,没有剩下一个,并且有一大半的饺子进了宋始的肚子里。

对此,宋君归没有什么不满,对于下厨的人来说,别人吃得越多,越是一种褒奖。

不过无论是食物带来的幸福感,还是被人称赞所获得的满足感,只维持了一阵,宋君归便有些愁眉不展起来。

因为与便宜大舅的赌约,始终没琢磨出个十分满意的办法来。

脚下踩着的虽说是与后世一样的黑土,但毕竟时间倒退了千年。而且一同倒退的可不光是岁月,人文思想、基础设施、周边的大环境,甚至是国境线全都发生了改变。

忽略了这些,穿越剧与小说中的那些常用赚钱手段,根本无法在两个月内赚取百万的钱财。

往契丹、奚、室韦等部落贩卖生铁与茶叶等违禁品,倒是能在短时间内赚取那么多的钱。

问题的关键是,如果真想这么干,或是真有这个实力和本钱,扎根营州的这支宋家,日子就不会过得这么紧巴了。

所以想要短时间内暴富,只能用一些非常规手段,而非常规手段,无非就是偷、抢或是骗。

不过前两个肯定是不行,现在北地的大唐边军有些拉胯,有点干不动那些异族。

前不久就连安禄山都被契丹收拾的满地找牙,更别说只有五千军兵,成了可有可无的小透明的安东都护府了。

偷抢不行,剩下的办法就只能是骗了。

有了大方向,宋君归将紧绷着的身体放松了下来,后世可是信息大爆炸的年代,曝光的骗术那是五花八门,怎么也能挑出几个适合这时候的。

虽说刚穿越过来没多久就要当个骗子实在是有些太拉胯,但牛皮已经吹得叮当响,含着泪也要把自己约得炮打完。

而且昨天通过便宜老爹的科普,此时生存在东北大地上的各族各部落,堪称全员恶人,全是将背后捅刀子玩得贼溜的二五仔。

尤其是契丹与奚这两族,常年摇摆于突厥与大唐之间。反叛就跟家常便饭一样,高兴了要来一波反叛,不高兴了也要来一波反叛。

而每一次反叛,给营州百姓带来的都是一场灾难,所以骗这些异族是毫无心理压力。

如果成功了,不但不会被人所不齿,估摸着还会有人夸赞。

>>>点此阅读《大唐盛世苟成王》全文<<<

原创文章,作者:战五渣,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62272.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