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棺而起》小说章节目录方苁欣,小孩儿全文免费试读

默然一瞬,方苁欣揉了把脸。这玩意,好像不像电影里的一样智障啊?现在这时候不应该疯狂的扑向眼前新鲜的肉食进行大餐吗?怎么好像有点思维能力的样子?

“嗒!”

丧尸碎裂的半拉脑袋连着里面腐烂的脑浆不堪重负的从脖颈上滑落摔在地上,脑浆四溅在棺材铺内亮洁的地板上。那丧尸双手一滑捞过地上碎裂的的头骨,快速的插在另一边头颅之上。

方苁欣瞪大眼睛看着丧尸快速的捞起头骨插入脑浆之中,口器盘旋紧紧的箍住两半脑袋。脑浆中一闪而过的耀眼光芒掠过方苁欣的双眼,方苁欣感觉整个人都升起强烈的饥饿感。

灼烧般的饥饿感席卷而来,差点吞没方苁欣的理智。方苁欣抖着手握在门把手上,有些控制不住自己马上冲出去“进食”的冲动。身体的每个细胞都在不断的传来饥饿的感觉,好像连着这空间店铺都好像升腾起一阵强烈的进食欲望,催促着方苁欣

“快去吃啊!吃了它!吃了它就舒服啦!吃啊!吃啊!”

“吃了它!吃了它!”

丧尸警惕的慢慢从墙壁上滑下,缓缓地靠近倒在木板中奄奄一息的男人。

“……嗬嗬……”

男人躺在地上双唇扇合,好像在说些什么。喉中涌出的血灌在口中只发出了嗬嗬的响声。丧尸缓缓逼近,举起异变的前爪猛力刺入男人胸膛向上挑起就要把男人开膛破肚。男人胸膛凝起强烈的金属色紧紧将丧尸双爪禁锢于胸中,两双肉手中折断的骨节化为金属狠狠插入丧尸透明的口器之中翻搅撕扯。

丧尸惊恐万分,嘶吼着甩动头颅妄图将男人从地上举起摔打在店内的地板之上,发出蓬蓬的闷声。男人面色狰狞,青筋暴起。张口发出无名的嘶喊,双手撕扯口器,牢牢将自己钉在丧尸的前爪之上。

撕扯之间,被口器紧紧包裹着的碎裂的半片头颅渐渐移位,若影若现的露出腐肉之下那摧残的光芒!

“腾!!!”

方苁欣终于控制不住自己的体内灼烧的燃尽理智的饥饿,撞破卧室的门扑向丧尸。

方苁欣扑向焦灼在一起的一人一丧尸之间,她已近完全丧失理智,宛如饿极了的野畜一般扑在丧尸身上。张口撕咬在丧尸布满淡粉色肉瘤的口器之上,扯下一截透明的口器吐在地上。双手合十刺入口器漏出的与头颅之间的缝隙,鼓动翻搅着稀烂的的脑浆终于握住一颗鹌鹑蛋大小的硬块。

“咿呀!!!”

丧尸口器猛然紧缩绞住方苁欣的双手,口器连连震颤发出刺耳尖细的鸣声。伴随着这声刺耳的鸣声方苁欣浑身爆紫,双目凸起,耳中流出两道细细的血丝。被丧尸穿胸挑起的男人则是顿时散去了体内的异能,胸膛被划开半臂长短的破洞挑飞在地生死不知。

丧尸抬起左爪一爪握住方苁欣的头颅,右爪刺入方苁欣肩膀连刺数次。方苁欣失去理智不感痛苦,依旧紧紧握住手中的硬块妄图靠蛮力将其取出。几番尝试双手被口器紧紧缠绕,不得动弹。方苁欣双眼猩红急切的啃咬在缠绞的口器之上。丧尸口器连颤数下再次发出刺耳的鸣声。

“咿呀——”

方苁欣皮下翻涌,面皮连连抖动,仿佛马上要被从肉体上剥离而去。眼中一片血红,鼻腔一阵湿润飚出两道两道血线。方苁欣仿佛被鸣声激怒一般,喉咙深处发出一声低吼双唇大张将头狠狠埋入丧尸糜烂的口器之内。丧尸发出疯狂的咆哮连着“噗噗”几声,右爪在方苁欣身上连戳几个血洞。

方苁欣埋头扎在口器之上,喉头发出一阵呜咽之声,丧尸那布满肉瘤的口器迅速萎缩干枯,再无办法发出鸣声。

“咔啦!”“嘭!”

丧尸一顿,身体失去源力重重地倒在地上。方苁欣一把从干枯的口器之中扯出硬块,双手飞快地将沾满腐液的硬块塞入口中。

一道清凉之感滑入腹内,方苁欣怔怔的坐在丧尸的遗骸之上恢复了理智。方苁欣摸了摸肚子,疼的一缩,低头一看不由的倒吸一口凉气。方苁欣衣衫破烂胸腔腹部已被扎出多个血洞,右肩则更惨一些。单薄的肩膀之上已经没什么血肉附着,森森的白骨之上薄薄的敷着一层亮晶晶的油膜一样的东西。

摸了摸自己的喉咙,想到自己刚刚吞吃了什么方苁欣就不由的干呕阵阵。吐了半天也没吐出什么来,方苁欣扯了扯嘴角,没有感到劫后余生的幸运,脑中只反复徘徊着“我果然不是个正经人类”的想法。

“砰!砰!砰!砰!砰!”

连着几发枪响,方苁欣身重数枪枪倒在地上。熟悉的倦意渐渐浮了上来,身体无处不在的痛楚随之消散。方苁欣蠕动着身体缓慢的从地上爬坐了起来,左手摸索着击中的胸口和膝盖。尝试几次都没办法成功站立,方苁欣叹了口气。从后腰拔出不知何时插入体内的小刀,在膝盖处左右比划几下,就毫不犹豫划开膝盖,剜出卡在关节中的子弹。

“我啊,可是很怕疼的呢”

方苁欣咕哝着一瘸一拐的走到男人身边蹲下,手中的水果刀挑开男人退弹壳的手。无奈第一次用刀实在不甚熟练,直接将男人半边手掌削了下来。方苁欣强行从男人手中夺过枪来,反手将手中的水果刀插入男人掌心钉进地板。

“诺!我的同你换。”

方苁欣咂舌的端详着手上的枪支,好家伙啊,这可是只在电视上看到过的家伙。方苁欣不懂枪,应该说大部分女生都不太懂这个,但是方苁欣还是能从这枪冷硬的外形上看出这是一把好枪。方苁欣一抖手将枪对准男人扣下扳机!

“咔啦!”

漆黑的枪膛掉落在地上,发出一声脆响。方苁欣尴尬的笑了笑,拍了拍男人惊恐的脸。

“抱歉啊!我不太会玩这个,你不会笑话我吧。”

“伊斯囔猴?!”

“说什么呐!可不兴的骂人呀”

没听清楚男人说了什么,但这不妨碍方苁欣拎着枪反手抽了他一枪。男被猛力一抽脸甩向一侧,张口喷出两颗带血的牙齿。

看着眼前奄奄一息的男人方苁欣不由得啧啧称奇,这生命力属实是够顽强的。都这幅德行了人还没死,竟然还有余力给自己补了几枪。方苁欣拨了拨男人胸口的血洞,男人受痛身体一阵痉挛伤口涌出阵阵血色,面色一阵扭曲随之愈发惨败。

方苁欣在男人衣襟上蹭了蹭手上的腐肉和血迹,摸索着从男人的战斗服中掏出两盒子弹,半包皱皱巴巴带着霉味的香烟,一些看起来不怎么可口的干粮和被血印染模糊的照片。这些方苁欣都没放在心上,她的心神都被男人胸口掏出的一小袋璀璨的晶体夺取全部注意力。

方苁欣回屋取了纸巾擦干净手上的污渍,小心将袋子中的晶体倒在手心。掌心铺满多彩摧残的晶体,最大的也不过指腹大小。只孤零零的一个,在一堆绿豆黄豆大小的碎粒中格外显眼。

方苁欣压下体内升腾的饥饿之感,将晶体收回袋子放回卧室,只捻出一粒绿豆大小的晶体小心的放入口袋。

心中欢喜雀跃,方苁欣脸上也不由带上三分和缓。她将从男人身上搜刮出的东西一股脑的打包收在屋内,惦着脚几乎想要跳一段踢踏了。轻跃到男人身前,将男人轻轻一掀抛到一边,蹲坐在地上翻找出崩落的榫卯楔子将棺材拼接起来。

一巴掌将凸出的楔钉砸进棺材的缝隙,方苁欣心中暗忖自己的力道又见涨了,只是不清楚自己这飞涨的力气到底是因为那枚晶体,还是因为自己身体的再一次崩溃。上一次力气见长,好似就是身体崩溃之后呢。

方苁欣把倒在地上犹自低语的男人揪起来摔到棺材里,拍拍男人的脸颊心情颇好的解释到:

“你的货款我就收起来啦,一手‘收钱’一手交货。我可没平白抢了你的东西,记得一点,钱货两清,咱两可没什么瓜葛了。”

“唉,你给我身上打的这几个弹孔我本来应该给你还回去的。奈何你现在这幅德行好像是受不住我的回礼啦,我这双手清清白白实在不想破这杀戒。算你运气好,我就不动手了。”

“…@#&%”

“噗!你有什么话留着和你地下的亲朋好友说去吧。我可听不清楚你说什么呢。”

忍笑又拍了拍男人的脸颊,方苁欣将棺材盖放在棺材上斜斜的留了一道缝隙,避免男人非“正常”死亡。

方苁欣没再理会男人挣扎扭曲的咆哮,粗粗打扫过店铺就回到卧室之中。

自从确定空间中的店铺完全由自己掌控之后,方苁欣就把位面中连通店铺的卧室当做己用,将之前误携带到位面中的大哥遗物留在现世中的店铺内。现下卧室内,家徒四壁空空如也,只有方苁欣之前将金子变现之后买来的一些泡面、火腿、面包零食。自从之前受伤回到现世之后,方苁欣已经很久没有感觉到真真正正的饱腹感是什么了。

盘腿坐在地板上,方苁欣捻起指缝中的晶体细细端详,小小的碎粒在并无光线反射之下,依旧散发出斑驳绚烂的微光。

方苁欣捻了捻指尖的“绿豆”,缓缓的将小小的晶体放入口中……

原创文章,作者:划水龟,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6227.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