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棺而起》小说章节目录方苁欣,小孩儿全文免费试读

“姐姐你欺负人!奶奶!姐姐抢我鸡腿!!”

方苁欣蹲在寿衣店门口,快速的把鸡腿塞进嘴里,囫囵啃了一圈,吐出被咬断的半根骨头,又狠狠的塞了一嘴饭,转头捂住身边大喊大叫的小豆丁。

“别喊!别喊!我把爷爷做给我的甲鱼汤给你喝,我就只吃一个鸡腿!!”

穿着蓝白色连体裤,眨巴着一双鹿眼的的小男孩歪着头困惑的看着方苁欣。

“甲鱼汤?我没喝过甲鱼汤呀,好喝吗?”

微微一笑,伸手捏在小孩白嫩的脸颊上,方苁欣违心的话脱口而出:

“李爷爷做的鸡腿这么好吃,甲鱼汤肯定非常非常好吃啦!这是大人才能吃的东西呐,一般的小孩子我可不给他们吃,谁叫姐姐最喜欢东东呢~”

老爷子做的东西是真的好吃啊。方苁欣觉得老爷子要没有这一片儿的筒子楼,自己开个酒楼饭店,就凭这手艺每个月也不能少赚。可偏偏不知道这老爷子怎么回事,每次给方苁欣弄点荤腥,都非得加些中药熬的又苦又腥了才行,任凭方苁欣怎么说自己身体没有毛病都不行。

“那我去找奶奶给我盛甲鱼汤!”

看着东东抱起自己的小碗,噔噔噔的跑进寿衣店里。方苁欣端起碗飞快地把饭扒进嘴里,撂下碗就要往回家溜。

“小孩东西你也抢!缺不缺德啊你!!还给这么小的孩子喝王八汤,喝坏了怎么办!”

老太太甩着勺子从店里飞奔出来,一把揪住方苁欣的衣领,把方苁欣拖进寿衣铺子,等方苁欣被甲鱼汤灌了个肚子溜圆才被放出来。

瘫在躺椅上,方苁欣撑的不能动弹。夏日炎炎,晚风夕夕,要是没有脚边这缠着自己非要玩自己手机的小屁孩就更好了。

东东不是老太太的孙子,是后面筒子楼里一个租户的孩子。租户是一个看起来30岁左右的护士,每次值班都把孩子关在屋子里整整一天,直到被老爷子发现。

老爷子当时遛弯儿,看见趴在窗台上抹着眼泪,望着筒子楼外小路的孩子,顿时心疼的不得了。和护士说了一声,就让护士忙起来把孩子放他们这帮忙带着。

方苁欣和东东有着深厚的蹭饭交情,老太太也总说自从方苁欣在家里蹭饭,东东都敢多吃一碗饭了,毕竟方苁欣吃的实在太多了。

东东的妈妈叫徐慧兰,是个温柔清秀的南方女子。徐慧兰在这个地方租房子有一段时间了,上次方苁欣晕倒就是徐慧兰来帮的忙。

听老太太说徐慧兰离婚了,之前嫁了个人渣,酗酒、家暴通通都犯,隔三差五的还跑来骚扰徐慧兰。徐慧兰害怕孩子被前夫偷走,都不敢放孩子一个出门和老街的小孩子们一块儿玩。一个人拉扯孩子非常辛苦,老太太看在眼里疼在心里,也总多费心看顾一二。

老太太说,最近几天总看到一个三十多出头,瞅着腼腆和善的男人围着徐慧兰娘俩打转,估计徐慧兰的第二春马上就要来了。老太太高兴,总觉得要是徐慧兰和这个男人成了事,担子总能轻省一些,东东也能有一个好爸爸。

————————————-

拗不过东东,方苁欣把手机给了小孩,躺在躺椅上闭目养神,迷迷糊糊居然就睡了过去。

……

细若蚊蝇的抽泣声把昏睡过去的方苁欣惊醒,揉着眼睛看到小孩蹲坐在店前的绿化树下缩成一团,哭的小身子一抽一抽的。

“怎么了这是!打游戏被骂了??”

慌忙滚下躺椅,方苁欣赶紧抱起东东,明明三四岁的孩子了,抱起来却和其他家两岁孩子的身量一样。东东捂着嘴,眼泪大颗大颗的落了下来,又赶忙用小手擦掉落下的眼泪。

“姐姐,东东有没有吵到姐姐休息啊。”

方苁欣看的心里一揪,心疼坏了。这小孩连哭都怕扰打扰到人休息,到底之前经历过什么样的家庭生活啊。

“她们说妈妈有了叔叔以后,就不要东东了。”

东东哭得双眼通红,低头埋进方苁欣的脖颈处抽抽搭搭的问:

“姐姐,什么是拖油瓶啊?她们都说我是拖油瓶。”

“东东是个坏孩子。东东不想妈妈和叔叔在一起了。”

感受到脖颈迅速被濡湿的方苁欣有些无措,她不太会哄孩子。

可能是有些讨厌的吃饱了没事干的人,在方苁欣睡着和小孩子说了什么,四下打量了一圈没看到什么人影,估计逗完小孩就溜了。方苁欣只能伸手抓了抓东东细软的头毛,颠着怀里的小孩,笨拙的哄着。

“没有没有,妈妈最喜欢东东了。姐姐也喜欢东东,爷爷奶妈也喜欢东东,我们都抢着要东东呢。”

收拾完元宝的老太太一出店门,正看到方苁欣抓着东东的头发,小孩哭的一抽一抽整张脸涨的通红,眼瞅着就有点喘不上气的意思。四处打量了一圈,拎起堆放在一边的拧的粗粗的麻绳,就冲着方苁欣冲了过来。

方苁欣唬了一跳,七手八脚把缠在身上的东东揭了下来,放在躺椅上就往回店里跑,边跑边喊怨。老太太挥舞着麻绳把方苁欣赶回店里,又转身嘴里唱道着戏台上的鼓点,迈着方步走到东东身前,做了个武将亮相的样子。

“……”

说实在的,老太太的长相和慈眉善目这四个字完全不搭边的,更别说咧着嘴、龇着牙、张牙舞爪,怪模怪样的了。

方苁欣趴在店门的玻璃上,看着老太太抱着哭的更厉害的东东,呼喊着“老头子!”慌张的跑回寿衣店里,期间还不忘把麻绳甩在方苁欣的店门上,骂了一句滚!

方苁欣觉得委屈极了,她把店门开了条缝儿,迅速的把麻绳捡了回来锁上了店门。

回到后屋的卧室,可能是吃了老太太这几天的伙食。她觉得自己总算没有刚回店铺时那种虚弱的仿佛被掏空的感觉了。这两天方苁欣总能感觉到位面店铺一直有人在叩门,就在刚刚店门又被叩动了。

翻出前几天买的防狼电击器,再次在腰后别了把小刀。虽然上次这把小刀只起到自残作用,方苁欣还是觉得带着小刀更安全一点。犹豫了一瞬间,方苁欣又翻出钉在小棺材里,放了毒粉的戒指戴在手上。要是遇到危险的时候,就把毒粉洒出来!反正自己命大、血条耐久高,先死的肯定不会是自己!

深呼吸一口气,方苁欣闭上眼睛握紧手中的防狼器,心念一动来到位面店铺之中。

欢迎光临,第三位客人。

“嘭!嘭!嘭!”

“吼!!!”

“轰隆!!”

耳边传来猛烈厮打的声音,又是几声枪响,阵阵嘶吼的声音不绝于耳。方苁欣一个滚地葫芦蹿进和店铺连接的卧室,小心的探出半个头,透过玻璃窗瞅了一眼店内的情况。这一眼就让方苁欣面皮抽搐,眼皮狂跳!

“我靠靠靠!!!”

方苁欣实在忍不住心里爆起粗口,这和她预想的世界完全不一样!!为什么?!怎么会是这样的世界!老天爷你又他喵的玩我!!!

卧室外一人一怪打的飞起,卧室内只有一只泪流满面的咸鱼。

方苁欣抹了一把心酸的泪水,趴在玻璃上,看着外面咆哮嘶吼的丧尸和举枪射击、闪转腾挪的大汉。捏了捏手里的电击器,又看了看大汉手中的枪,嫉妒两个字印在方苁欣的脸上。看来自己之前准备的东西一个也派不上用场了,关键时刻还是热武器牛批!

那丧尸看起来已经没什么人形了,裂开的头颅中生出长长的长满肉瘤的淡粉色透明口器。四肢细长畸形,骨骼异变关节处手脚处都长出长长的骨刺。弹跳力惊人,轻轻一跃就跳到天花板上,钩掌刺入天花板。丧尸手脚并用飞速的往大汉方向冲去,天花板簌簌的落下白色的腻子粉。

大汉举枪连射几枪,打的天花板上一片孔洞,天花板不断发出咔擦咔擦的声响,终于承受不住这两货的摧残坍塌下来。一块天花板直接盖在大汉的脸上,男人身子一晃视线被被挡,只能举枪对着身周开了数枪。

丧尸见大汉失势,透明的口器连连震颤,方苁欣好似看到一道透明的波纹向男人攻去,大汉身子一震脸上露出痛苦万分的模样跪倒在地上,手中举起枪又连射几枪。被腻子粉糊了满眼的大汉,每一枪都精准的射向躲在卧室的方苁欣。

“我去!”

方苁欣猛的扑倒在地上,打了个滚,滚到屋子深处躲避子弹,才发现子弹弹射在玻璃上就失去动力跌落在地,没能穿过玻璃。

大汉连开数次,枪里子弹耗尽,只能摸索着摸向装着子弹的口袋。丧尸见状俯身冲到大汉身前,前肢高高举起直接刺向男人的胸膛。

前爪刺下去却发出一阵金铁交鸣刺耳的嘎吱声,男人身体泛起一阵金属的光芒,胸膛只被划出浅浅的一道沟壑。男大汉翻身一跃双腿一绞,缠在丧尸的脖颈之上,身子一勾将丧尸摔翻在地。

“快来帮忙!要是我要死了,下一个就是你!”

爬起来蹲在门后的方苁欣勉力一笑问道:

“你确定是要我帮忙?你丫都这么牛了让我一普通人出去送死?!”

男人翻身坐在丧尸背上,拳头凝出金属的光芒哐!哐!哐!砸在丧尸的脑袋上。那丧尸滑动着四肢无法起身,裂开头颅的左右晃动躲避男人的铁拳,仍旧被捶的半边颅骨破裂。头颅中伸出的口器甩动着刺向大汉,每刺中一下,大汉身上的金属色就暗淡一分。

“普通人?放你*的*!这空间屏障难道是劳资立的不成!”

“快来帮忙!!”

方苁欣摸了一把额头的冷汗,什么玩意就空间屏障了,难道说的是自己的铺子?问题是方苁欣除了开关店门啥也不会呀!

“我真的不行啊!!”

“哐哐哐!”男人一拳接着一拳砸在丧尸的脑袋上,身上已经维持不了全身的金属光泽,只勉强护住脑袋和心脏部分。腹腔上已经被穿刺了几个血洞,不住的涌出鲜血。丧尸半边脑袋尽碎,越发疯狂的舞动着口器飞速的刺向男人。

“那就一起死吧!!!”

方苁欣犹豫要不要去救人,她实在不太自信自己能在这样的情况下救的了人。况且真的发生意外的话,自己大不了永远关闭这位面中的棺材铺。方苁欣总不相信这样这丧尸还能跨越空间杀了自己,总归不帮忙自己是不会有什么危险的。

丧尸口器弹射而出,直接穿刺了男人的肩胛骨将男人撂翻飞甩出去。男人砸散店中摆着的一只棺材,幸亏木板够厚没有中间折断造成二次伤害。饶是如此,男人倒在散落的木板之中口鼻鲜血喷涌已经动弹不得了。

那丧尸高高跃起,四肢低伏落在墙壁之上,警惕的冲着躲在内屋偷窥的方苁欣发出阵阵咆哮!

原创文章,作者:划水龟,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6227.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