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棺而起》小说章节目录方苁欣,小孩儿全文免费试读

人闲春意懒,浮生半日闲。

已经到五月份的时候了,北方的夏意依旧不怎么明显。没有要把人烤干的大太阳,也没有春日里泛滥的风沙。

趁着今天天气好,方苁欣懒懒的躺绿化树下的躺椅上,嗅着树下树木新发嫩芽的清新,嘬着茶、听着收音机里咿咿呀呀的唱腔。看着街上搬了一天砖疲惫返家的打工人,心中不由得升起满满的幸福感,果然人要有对比就更容易获得加倍的幸福。

自从开张一单,暂时解决了生存问题之后,方苁欣终于有了心情开始好好打量这个世界了。

这世界和自己之前的世界太像了,像到几乎让方苁欣以为自己并没有穿越。也幸亏这十分的相似,让方苁欣更好的接受现实、融入这世界。

也有些许不一样,比如这些卖棺材纸钱的老行当。以前是只有一些小县城里才能继续存在的行当,在这个世界大些的城市仍然有经营者。这世界的一部分人仍然坚定土葬的风俗,也没有相关的律法要求必须火葬,大多上了年纪的老人仍然选择土葬。

一回来方苁欣就先去小金店,卖掉了看起来比较安全的两只金簪和一锭金子。老板直说是老物件溶了可惜,方苁欣也没打算按老物件卖,她在这个世界算的上是没根没源的,不溶了卖金也不好处理这些簪子。去正规金店卖,或是当做老物件卖要是被查问来源也是个麻烦。

之前的旧手机估计在被丢出位面店铺的时候遗失了,收了钱方苁欣就又去买了个普通的智能手机。又搬了几箱泡面零食回店里,统统都是些热量炸弹。看着店里满满储备的食物,方苁欣心里居然有了几分诡异的幸福感和安全感,明明自己之前没什么贪吃的属性的。

从空间棺材店出来后,方苁欣总是觉得身体虚的慌。明明肉都长好了,身上也没有留下什么伤疤,方苁欣却总觉得就像现在这样躺在躺椅上都全身乏力、两股战战。她也没打算去医院看,毕竟卖簪子得来的十万块也经不住去医院折腾几次。况且方苁欣也不太敢去医院检查,毕竟说不好会检查出什么奇怪的东西。反正自己还喘着气,还能吃下饭,还能到处跑就算没事了。

就像现在这样悠闲的躺着,听着隔壁老太太聊着八卦。感觉这风也是宜人的,脚下蹭着自己腿的小狗都显得格外可爱。其实方苁欣上辈子就不太招小动物喜欢的,基本小猫小狗看到方苁欣都是炸毛咆哮的更多。但是方苁欣喜欢招猫逗狗啊,导致一段时间方苁欣所到之处猫狗绝迹。

奇怪的是,方苁欣第一眼见到这只吉娃娃的串儿,就心生厌恶。说不清楚为什么,只要这只狗出现在视线内,就想让它从此消失在这个美丽的世界上。幸好方苁欣一向都足够怂包,没想过真的下手。

“谁的外卖?!”

“我的!我的!”

一脚踢开狂甩舌头舔着自己脚丫子的舔狗,方苁欣冲到外卖小哥身前。隔着头盔,方苁欣愣了一下,外卖小哥也愣了下。

“咵嚓”一声,小哥手一抖,餐盒落在地上,摔的汤汁四溅。随即转身逃命一样冲上摩托,一阵油门嘶吼的声音后消失的无影无踪。

“啊…这…”方苁欣尴尬的举着手僵了半天,她可以解释的说。

方苁欣尴尬的举着手僵在原地,手机不停的响起叮叮叮的提示音。方苁欣打开手机,弹出被外卖小哥刷屏的八卦图、波若经、桃木剑、十字架……。

“你可能误会什么了”

蹲在地上看着汤水四溅的外卖,方苁欣慢吞吞的打字回复。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方苁欣满头黑线的听着外卖小哥呜咽的声音,夹杂着断断续续的三字经,打开了投诉外卖小哥的链接。

虽然……但是……还是要投诉你浪费食物的。

“啊呀小方,没烫到吧!”隔壁老太太像是刚看到一样,大呼小叫的跑了过来拉着方苁欣就要撩方苁欣的裤管。

方苁欣吓了一跳,连忙侧着身子避开老太太的手。

这老太太姓王,同隔壁一个瘸腿的老大爷,以及自己的“大哥”一起,在这老街上做了二十多年的邻居。老太太家开着寿衣店,店里零碎的摆着寿衣、麻布、奠帘等等。瘸腿的老大爷开着一家纸扎店,店里常常卖些祭奠先人的纸人花圈。剩下就是老“大哥”开着的寿材店,三家店铺往年互相扶持硬生生霸占了这一条街的丧葬买卖。

大哥走后,这王老太太和家里的男人一商量就想盘下这间棺材店。这棺材店好呀,本身占地就比寿衣店大出一倍还多。这且不说,要是自家再占下这棺材店,以后这条街的丧葬买卖不由得自己说了算了?到时候把烂心眼的老瘸子挤走,躺着睡觉做梦都能美醒呢。

王老太太家里有钱,别看只是开了一间小的寿衣铺子,店后面成片的筒子楼就有一栋是老太太家起的。平常老两口只在铺子里住,儿子管着租户和租金一般都见不着。每来一次都是劝老两口关了店铺享清福,老两口也嫌烦,也不爱和儿媳妇一起呆着,每次见儿子都没什么好脸。

要说不缺钱。为啥还非要收了棺材铺子?纯粹因为老两口人老心不老的事业心,另外就是这老两口是真讨厌隔壁的瘸子大爷。方苁欣到这个世界没多久,就见老太太往纸扎店门口倒了三次污水,扔过两次烂菜叶子,吐过三次口水了。基本上每天不是在找纸扎店的茬,就是在找茬的路上了。

自从方苁欣明确表示不卖店之后,老太太总是爱时不时的刺一刺方苁欣。反正没啥实际伤害,方苁欣也总当没听到,况且她刚刚接手店铺没地方睡觉的时候,还是老太太给了方苁欣她家最近有退租的留下的折叠床,解了方苁欣睡棺材的危机。老太太嘴硬心软,方苁欣每次被阴阳怪气的时候都是陪着笑糊弄过去的。

“没事!没事!不劳您费心。”

方苁欣跑回屋里拿了扫帚清理地上的残渣,老大爷平常不看店,自己找了个清洁工的营生,就每天围着老街转悠给店里拉客。(老实说要不是年纪大了估计不少挨揍)年纪大了总不爱动,这会儿不知道在哪个地方窝着呢。

“哼!你要是早先把店转给我也不用受这气啊,你说你个年轻小姑娘,做这买卖谁不低看你一眼啊。连个送外卖的都甩脸子,现在这些送外卖的年轻人啊就是……”老太太嘴里念叨不停,回屋子里取了一管烫伤膏,摔在方苁欣刚刚躺着的躺椅上。

方苁欣心里明白刚刚那外卖小哥可真不是甩脸子,估计吓得够呛,也没应声只是对着老太太憨笑几声。

上辈子方苁欣拼死拼活交了个首付,房子一天没享受,刚刚交第一个月月供人就穿过来了。这个世界好不容易有房,方苁欣是打死都不会卖房子的。

本来方苁欣确实不打算做这个买卖的,她之前打算把货转出去,弄个小快递驿站或者小超市。又不用出门又给自己做老板多好!

前几天晚上的穿越让方苁欣彻底打消了这念头。她不确定自己还会不会穿越,要是开了超市以后人多眼杂,到时候想穿去店面,人来人往的忽然消失,估计有点麻烦了,可能会有被切片的风险。还是开棺材店好,门可罗雀最是安全。

“傻不愣登,就知道傻笑。你这样做买卖是要赔死的……”老太太嘴里念叨个不停坐在小马扎上,取了一张金纸手上翻飞,一会儿就叠了一只漂亮的金元宝。

方苁欣收拾好残渣,又缓缓躺在躺椅上,这躺椅还是老太太家的。老太太看方苁欣一副被抽干了的样子,嘴一泯脸就拉了下来。掐着腰就着小碎步来到方苁欣跟前,按着方苁欣的脚抓着烫伤膏就要给方苁欣涂。

方苁欣哀叫着挣扎,又怕弄伤老太太不太敢用力。自从前几天过后,她力气好似翻了一番比成年男人的力道都大了许多,老太太年纪大了骨质酥松,万一碰着一下骨折都是轻的了!

“唉!唉!真没事,真没事!”

老太太撩开裤脚,见方苁欣腿上一片白洁才放下心,嘴上依旧不依不饶,絮絮叨叨的骂着方苁欣。

“短命鬼样子,除了吃就是睡。货架也不收拾,亏的你怎么把货卖出去的……”

方苁欣扯了笑脸,老太太攻击力太强了要不是她知道老太太一片好心,现在就让她知道上一个让她不痛快的老太太遭遇了什么。不留下根金条,信不信血滋你一脸啊。

方苁欣想起前几天刚刚回到本世界,被店里空荡荡的屋子空荡荡的样子吓了一跳,还以为自己穿越一会儿,店里就遭贼了把店里洗劫一空,主要是地上的货款都没了。脑中想着怎么找回店里的东西,身体又一阵被抽干的感觉,接着又回到“店里”。

腿一软方苁欣直接趴在地上,干脆也懒得起身了,眯着眼打量一圈。这个“店铺”内还点着她之前点燃的蜡烛,货架,棺材还摆在原地。方苁欣探手正好摸到离她最近的棺材,棺材上还有干涸的血迹。都是之前关着的恶客留下的。

方苁欣稍微缓了缓又走到卧室,她的折叠床、她的被褥都在。刚刚大哥屋子里的东西也都在。看来不是招贼了,是自己把这些东西一股脑的带进这个另外的“棺材铺子”了。

回到店铺中,方苁欣想着怎么把东西送回去,不然店里一夜之间无声无息的空了,实在是太诡异了。方苁欣扶着一只棺材脑中想着“回去”眼前一阵晕眩,挂在棺材上动弹不得,棺材和方苁欣同时回到店铺中。

方苁欣连动一动手臂的力气也没了,眼前一阵阵的晕眩,伏在棺材上干呕了好一阵才稍微好了一些。

这样搬可不行啊,来来回回抽干了都不一定能把货转回来啊。心念一转,身侧投下一片阴影,货架和棺材悄无声息的回到店中。路灯的光亮被货架遮挡,方苁欣趴在阴影中脸上一片木然。没有获得逆天空间的惊喜,也没有可以控制空间物品的惊讶,只有一片死寂。

啊,这好像是今天晚上第二次因为莽作死坑废自己了。

冲动真的是魔鬼啊…

“运气好,半夜人家急用。拉了货就走了,要不是这样我怎么也得让她在您店里买点东西不是。”方苁欣从回忆中抽回思绪应声道。那天晚上方苁欣并没有把所有的货物搬回店里,留下被血染了的棺材,和另外两只棺材放在位面店铺里。没有全部带回来一是因为棺材溅了血处理起来麻烦。另外一个原因就是以防别人问起,自己突然哪来的现款就麻烦了,这几个棺材的消失可以做个借口。

一个独身的女人,莫名的有了一笔钱财总是会被周围社会恶意的揣测。

“哼!我还用你介绍客户呀,先管好你自己吧。要不是有这单子生意,你就得活活饿死……不过咱们两家这么多年要不是互相扶持,也不能把其他家都挤走了不是……”

方苁欣连连点头应是,老太太又坐到小马扎上继续折元宝。

自从方苁欣在回店铺的第二天晕倒在棺材店门口后,老太太突然就挑起了给方苁欣调理身体的担子。方苁欣那天只记得自己早上开门突然感觉“位面店门”被叩响,虚弱的方苁欣当时头脑晕眩就从店门前的台阶上滚了下去。等一睁开眼,就看到抱着自己哭的像是死了女儿的老太太,方苁欣吓得也不敢吱声。

那天方苁欣缩着脖子,看着老太太在她家卧室厨房溜达了一圈,出来黑着脸回了寿衣铺子。从这天之后,方苁欣就被老太太强制安排,在老太太的监督下吃饭睡觉调养身体了。

“我那天只是营养不良,低血糖才晕过去的。真没有要饿死…”方苁欣快速伸手摸了一张金纸,学着老太太的样子摆弄着。

“瞅你那痨病鬼的样子就来气,别把晦气染我元宝上!”老太太劈手夺过方苁欣捏的皱皱巴巴的金纸,小心的抚平。

“一会还在我家吃吧,点什么外卖!都是地沟油做的,那饭店里都是老鼠蟑螂,吃不死你个灰孙……”

揉了一把脸方苁欣又瘫在躺椅上,老太太嘴硬心软总是舍不得方苁欣动手。方苁欣从小到大没收到多少善意,老太太这样待她她总觉得心里不安亏欠的厉害。但是每次只要方苁欣想要帮老太太做点事,都被老太太骂了回来。

歪在躺椅上,方苁欣看着老太太低头折着元宝的样子,噗嗤嗤的笑了出来。

把折好的元宝小心的放在脚边的簸箩里,王老太太翻眼撇了方苁欣一眼,皱着眉头,摸了摸脸,又拍打拍打衣服。看着方苁欣乐不可支的模样嘴角抽搐

“你指定是有点毛病,还越骂越高兴了…”

原创文章,作者:划水龟,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6227.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