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棺而起》小说章节目录方苁欣,小孩儿全文免费试读

方苁欣开心啊,眼见发家致富的未来就冲着自己走来,怎么能控制住自己不笑出声呢?

果然音乐是人类的灵魂啊!

一斧一斧砸在嵌在棺上的榫钉,方苁欣晃晃悠悠的唱着歌。即使感觉身体的困意马上就要吞噬自己,方苁欣依旧高兴极了。

棺内传出挣扎踢踹的惨叫声,方苁欣不以为意,总归不会让她窒息死在自己店里。等一会自己稍缓一缓,就把这老太太连着这棺材一起推出店外。至于老太婆留下的东西,就当是棺材的货款了。这可是钱货两清,没什么因果关系了,可不是强占了她的!

想到昨晚上的小乞丐,估计这外面也和那天一样。只是排斥她这个外乡人、侵入者,对老太太估计没什么影响。到时候连着棺材推到店外,总归不是死在自己店里。要是时运不济没人来救,那也只算老太太运气不好了,实在怪不到自己身上。

“我只是怕她暴起再弄伤了我,我可是为了自保呀!”方苁欣理直气壮的想着,顶多就是让她多关一会儿小黑屋罢了。

店内挣扎哭嚎之声不绝,方苁欣心绪烦乱,即使困意翻涌,一时之间怎么也睡不着,干脆把从老太太身上抢…取下来的金银玉石、一应物件取出来,撒在卧室的地上。

去店里找了个剩下半管子气的打火机,点了一对儿白蜡烛。烛火照在散落一地的珠宝上,晃得方苁欣心跳都断了一瞬间,差点跌坐在地上。

方苁欣着迷的看着那几只镶了宝石眼睛的蝙蝠样金簪,这一看就是有点份量的好金子、啊不好簪子啊。

两只宽面绞花的金镯子,各镶嵌了一粒指腹大小的红色宝石,和几粒不同色彩的宝石。原谅方苁欣吧,上辈子没买过几次珠宝首饰的人,只能勉强分辨几种粗浅的珠宝,实在分不清楚都是些什么宝石。

一只镯子上的宝石有些轻微脱落的样子,翻起来一看有个小小的暗扣。伸手把暗扣拨开,“咔哒!”一声,红色宝石应声落地。宝石中空,里面瞬间飞出几只小小的紫色飞虫扑飞向方苁欣。

躲避不及的方苁欣眼看着飞虫飞速落在裸露的手腕上,咬破皮肤钻进肉中。这时方苁欣才发现自己状态可能、大概、也许很不正常。

手腕的皮泛着淡淡的油光,带着种半透明的感觉。像是人长了血泡,被一层薄皮包裹一样。只不过现在不是包着血泡,而像是包着厚厚血肉浓浆。这些血肉浓浆在皮下鼓动翻涌,像是受到一点点外力就会让外面这边血包皮炸裂一样。

摸摸脸,滑溜溜、弹弹的手感。别高兴太早,不是摸到正常滑腻皮肤的触感,倒像是摸到了鼓胀的水袋子一样。

手腕下的皮肉一阵抽动,挤出几只飞虫。只是这个时候的飞虫已经没了之前泛着荧光的漂亮紫色,带着种灰败的黑灰色落在地上。方苁欣捏起掉在地上的虫子,又看看自己皮肉涌动,慢慢变得宛如平常一样细白光洁的手腕。

怎么说呢……总感觉自己不太像个正常人类了呀……

没想多长时间,方苁欣看着自己恢复正常人模样的手腕,直接将另一只镯子里的虫子放了出来。

连着四个镶了大块宝石的戒指和金簪子,飞出两次飞虫子,一次蓝色一次紫色。洒出两次奇怪粉末,还有做了血槽尾部填了毒液的簪子。

说不上其他感觉,问就是麻了。

果然那老东西不是什么好人,要真是好人能备下这么多害人的东西?

瞧着没什么问题的可能就是两根看着古朴的实心金簪、一串珊瑚珠串和菩提珠串了。剩下的玉佩和孔明锁实在是弄不开,摆弄半天方苁欣终于放弃了。

把方便置换现金的金簪和几锭金子、几两碎银收起来,有问题的一些草草的用塑料袋子裹了起来塞到了一个三尺左右的小棺材里。织金的衣裙看着到处都是破洞,估计之前经历过一场厮杀,还沾了许多暗色的血渍实在不好处理也被一起塞进了小棺材里。

店内的棺材里嚎叫声渐渐停了,方苁欣绕步走进店里。刚刚“吸”了几只虫子,身体也没恢复太多。店里倒是有个活口,不说方苁欣不知道怎么“吃”。就算是知道,方苁欣对于食人这件事也实在没什么想法。左右想了半天,还是早早把这看东西扔出去才好。现在自己困意翻涌,要是万一睡着控制不住自己身体来个“吾好梦中食人”就不太好了。

手搭在棺材上,轻轻磕磕盖子,棺材一阵抖动。方苁欣松了口,看来还没死。

“准备一下,送你上路。”

话音刚落,棺内就传出剧烈挣扎的动静。方苁欣绕到棺材尾处弯腰抬动棺材,棺材轻轻晃动一下。没敢太用力,自从看到自己身体状况方苁欣就怕自己一个使力血肉崩出来。

绕着棺材走了一圈,方苁欣有点头疼。这可怎么弄出去啊?总不能把人再撬出来说:

“老太婆起床,咱俩给你搬棺材吧!”

棺内的人感觉棺材轻轻一晃,竟然又开始猛烈的挣扎。方苁欣轻轻碰了碰面颊的肉皮,没好气的用力拍了拍棺材盖子喝到:

“该你上路自然就送你走了,你急什么!”

“我脾气好的很,你把我的身体都打坏了!我本来应该杀了你!吃了你!”

“……毕竟你看起来可比你那几个小虫子更补一些。”

“唉,按理说其实还是吃了你最好了,我这身体说不定就能恢复正常啦!可惜……我总归是不能吃人的。”

棺内的人顿时安静下来,不知道是怕方苁欣吃人还是只暂时安静。

“……大人,老身、小人难道已经死了?”棺内传出老人沙哑的颤抖声音,带着几分哭腔听着可怜极了,也不知道脑补了些什么,竟然称呼方苁欣‘大人’。

方苁欣伸手打算揉揉自己的脸皮,想起什么又放下双手,烦躁的一脚踢在棺材上发出“嗙”的一声巨响,没好气的回了一句:

“你这样的人总不会是什么高风亮节舍己为人的好人,就冲你刚刚进店对着我招招取我性命这件事上你就该死了。人人都要死,难道你还不能死了?!”

棺材里好一会儿没有传出什么动静,不知道里面的人在想些什么。

半晌过去,棺内才传出一道艰涩的声音苦涩道:

“……小人确实是罪大恶极,穷凶极恶,本来早就应该应了地府的詔。入了地府上刀山火海滚过几圈,也难洗尽这一辈子做下的孽业。”

“只因为三十年前为人所救,他将我从恶鬼浑噩之道中拉回人间,教我睁眼看到这世间美好……”

嚯,这是有故事啊?方苁欣盘膝坐在地上,摆出一副吃瓜的表情打算听白七姑怎么狡辩。

“……苟活人间三十余年本已经算是赚到了,我这样的恶人也得了个安享晚年儿孙绕堂的安稳日子。”

“只是没想到我这样的恶人还没受了天谴,那多管闲事的烂好人倒是成了有些人的眼中钉肉中刺。”

“大人,我且问你。难道这世间当真就是修桥补路双瞎眼,杀人放火子孙全嘛?”

棺内老人声音悲怆哀戚,方苁欣坐在地上没有回答。只是低垂了眼睛看着自己皮肉翻涌渐渐恢复的双手,或许是自己性子凉薄,老太婆说的话方苁欣只当听有趣的故事,心里没有半分波澜。

“那烂好人一辈子行善积德,最后倒落了个一夜灭门、无人援手、十不存一的境地。”

“我星夜兼程一路赶到,未见到故人遗容,甚至连他门下弟子都没能护住。”棺内传出阵阵哽咽声,良久才听到白七姑继续说道:

“我眼见故人遗泽一个个死在我面前,却毫无办法。他们个个都是正当好的年华,却白白就枉费了性命,只留下故人信物托我务必转交给故人遗孤。”

“我已经年过花甲,本应该安享天年的时候了。怎料得江湖好似还记着我曾经做过的恶,逼着我出来受这江湖上的千刀万剐。”

“只是这恶果为何要从恩人这里发作……”

这故事听的方苁欣实在有些不痛快,本来以为能听个什么有趣的故事。到头来是一副江湖恩怨,好人没好报的俗套故事。这情节,往前推个二十年的武侠小说都用烂大街了的套路。

况且这故事从白七姑嘴里说出来,就更加了几分不可信。凭着这白七姑进店毒辣的手段,和身上卸下来的货,方苁欣怎么都觉得白七姑不是个好人。方苁欣觉得她眼下这样乞怜,也只是以为方苁欣要杀她使得苦肉计罢了。或许白七姑下一句话就是哄骗自己手下留情,放她一条生路这件事了。

果然,棺内哽咽声渐渐平缓下来,接着就听到白七姑央求的话传了出来。

“小人本应该随大人去地府受刑,只是如今受故人遗命,当下万万不能死的,求大爷手下留情放小人一命,完成故人的遗命……”

没有再理会棺内的哀求,等稍微缓过一把力气,双手皮肉看着恢复了好多,不再是感觉稍微触碰就能炸一脸血的样子。方苁欣从地上爬起来,缓缓走到棺材尾部,气沉丹田猛的一抬!

……

店里的棺材之前不知道是“大哥”怕划伤地砖,还是因为什么,每个棺材下面都用木头墩子垫在下面,把棺材高高的垫了起来。这棺材只需要高高的垫起来,就能凭白添几分宽大威武的感觉,人手多的时候抬起来也更加的方便。

只是这个时候就有了一些尴尬。方苁欣从棺材后面用力一抬,不知道身体什么时候力气就好像变大了好些。棺材直接一头被高高撬了起来,垫着棺材头处的墩子“嘎吱”一声!歪着从棺材下面崴了出去。

方苁欣只感觉抬着的棺材一歪,猛的向前冲出去,砸落在地板上发出“哐!”的一声巨响。 被方苁欣粗糙的手法砸进去的榫钉直接被震的崩落四散,棺材盖子直接从棺材上翻倒砸落在地。

“……”

……大意了,改天出去多买几根棺材铁钉吧…

原创文章,作者:划水龟,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6227.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