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棺而起》小说章节目录方苁欣,小孩儿全文免费试读

一把将手上的尸体顺着大开的店门丢出门外,白七姑甩了甩手上的血迹。自从30年前被擒,自己就发誓再不会剥人皮肉做什么人皮口袋了,算这妮子走运。

棺材铺中漆黑一片,不时有道道闪电照的店内一览无余,白七姑摸索着往店铺深处走去。

这店出现的蹊跷,恰好堵在自己往崆峒山去的必经之路上,不由得不让人心生疑虑。眼下白露山庄遗泽尽灭,要是这庄主的信物不能成功送到白露山庄三公子的手中,自己也枉受白露山庄庄主的多年前的救命之恩了。

自白露山庄到此处,杀手一路赶尽杀绝。如果不是白七姑深谙江湖上的阴诡手段,只怕不止白露山遗泽,自己也怕早早送了性命,自然要加倍小心。只是不明白白露山庄到底得罪了哪方势力,竟然是被诛灭满门。

唉,果真是杀人放火金腰带,修桥补路无尸骸么?像自己这样罪大恶极的人都得了一个儿孙满堂福寿双全的安稳日子。

心中失落,白七姑摸了摸怀中的信物长叹一口气定了定心神。看着店铺后连着几个暗室,白七姑暗暗警惕,恐怕又有一场硬仗要打。

方苁欣倒在泥泞不堪的荒草烂泥上。四周粘稠的空气向着方苁欣挤压倾倒而来,明明应该是失去知觉的方苁欣却感觉自己依旧在呼吸,胸肺之间仿佛吸入了浓缩的强碱,灼痛不已。心脏跳的飞快像是要炸裂一样,内脏好像被一只大手用力握住揉捏。目光所及看到的一切都在扭曲旋转,眼前的景象迅速染上一层红色。

方苁欣心中奔腾过千万只神兽,有想过今天晚上这一劫难过,但没想到这么难过!

她感觉她好像不是跌在泥坑里,倒像是跌到了岩浆深处一样。瓢泼而下的大雨落在身上像是劈头盖脸浇下来的硫酸,方苁欣疼的伏在地上控制不住抽动着,发不出一丝声响。粘稠的空气挤压着方苁欣让她甚至没办法爬起来。

方苁欣咬牙撑起不断抖动胳膊腿蠕动着往门内慢慢爬回去。脖颈之处不断的涌出血液浸润身下的草地,血过之处草色尽皆萎靡枯死。血色涌散在雨水一种不断的向着周围扩散,又随着方苁欣蠕动带起的水波回转到方苁欣身体四周。

拖着烂泥里滚出来的身子倒在店内,方苁欣不由的欣慰幸亏自己这位面中的店铺没有台阶。不然要爬过这几道台阶不亚于让方苁欣刀山火海上打滚了,这可真是不带一点点夸张了。

摸了一把脖颈上的口子,方苁欣嘴里发出嘶哑的笑声。

瘫在店里,之前受到的种种痛苦全部消失不见,连着之前在店里受枪的痛楚都消失不见。一切好像只是方苁欣的幻觉一样,如果不是店门口长长的血迹,方苁欣也会觉得刚刚经历的一切都是幻觉。

勉强不让身体传来的汹涌困意吞噬理智,方苁欣扶着棺材缓缓的爬起来。摸黑走到货架边上取出一对儿蜡烛,又拖着脚步缓缓在柜台上翻出一只只剩下半管子“气”的打火机,一一点亮手中的蜡烛。

微弱的烛火照亮刷的粉白的店铺,店铺里空无一人估计“客人”闯到后屋了。方苁欣手在兜里摸了摸,觉得自己嘴里应该叼点什么。可惜这个世界的方苁欣和上个世界的方苁欣一样,都不会抽烟。

长叹一口气,方苁欣斜斜的靠在柜台上。没办法,能有什么办法?打又打不过,只希望“客人”参观完自己的卧室就能干脆利落的离开。

就在方苁欣几乎要放弃抵抗一头栽倒在柜台上睡着之时,一道身影飞速从卧室扑出来,重重的落在铺子的空地上。

“噗嗤!!”

静默的棺材铺中,响起一声嗤笑。方苁欣捂着嘴看着倒在地上,神情萎靡、头发竟然变得稀疏全白的白七姑,实在忍不住笑出声来。

估计是发现自己之前被割喉都没死,现在看着倒在地上的白七姑,方苁欣心里居然没有多少惧怕的感觉。只觉得好笑,风水轮流转。

只是这今天的风水转的也太快了一些吧!

看着倒在地上呕血不止的老婆子,方苁欣的困意都消散不少。抓了一把贡香,戳了戳伏在地上一动不动的白七姑,忍不住又噗嗤的笑出了声。一激动,脖颈上裂开的伤口飙出一道血线溅落地板之上。

方苁欣脸皮一阵抽搐,笑不出来了。

冰凉的血液落在地板上,溅在白七姑面颊上。白七姑僵了一瞬间,现在白七姑怀疑自己是不是遇见什么邪门的事了…

这是间棺材铺子,白七姑靠近的时候就知道,一间用琉璃做了窗子的棺材铺子。

刚发现铺子的时候,白七姑只是嗤笑不知哪门哪户败家的后辈依着琉璃做的窗子来唬她老婆子。全然没想过这般大小的琉璃做的这样平整光洁,人力难以企及。

况且琉璃易碎,自己方才全力冲击之下这琉璃却纹丝不损,已经证明这物件颇为诡异,怕是判断有误。江湖中人又格外忌讳这丧葬之物,谁又会耗费这样的财力物力。来设计她这早就退出江湖的糟老太婆,就是白鹿山庄的庄主活着也是不够格的。

想到刚刚进入暗室后恐怖遭遇,白七姑就控制不住瑟瑟发抖。进到暗室之后,白七姑就丧失了五感。只感觉体内精气被源源不断的抽离。神思混乱恍惚之际,仿佛听到暗室发出饥饿嘶吼的声音。脑袋仿佛要被挤压碾碎,吞吃入腹一般。

“噗嗤~”

一声轻笑从头顶传来,冰凉的血液飞溅在脸颊上。白七姑身子一僵,惊恐的抬起头看着被自己杀人抛尸的“死者”,面皮抽搐、咧着嘴蹲在自己头上。

鲜红的血液混着雨水滴落在白七姑脸上,白七姑散开的瞳孔中倒映出方苁欣七窍流血,半边脑袋歪歪斜斜挂在脖颈之上。浑身血肉消融,只被一副皮囊勉强兜住,碎肉血浆在皮囊之下翻涌滚动,仿佛下一瞬间。皮囊炸裂就要崩落一地的模样。

“吖?晕过去了?”

拨了拨白七姑的脑袋,方苁欣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自己的后脑勺。结果摸了一手黏腻的血迹,方苁欣倒吸一口凉气,幸好脑子没摔出来!虽然平常起到的作用不大,但是没有就又是另一个问题了。

翻找了一通,店里实在是没有可以用来绑着老虔婆的东西。方苁欣死力翻开一个稍薄一点的棺材,拖着老婆子往棺材里送。别看这老家伙看起来干干瘦瘦,要搬到棺材里实在是不太容易,方苁欣干脆把老太太穿着的大褂衣裙褪了下来。

…嗯,这头上的金簪宝石抹额也有些分量一起取下来算了。

这镯子这么粗,又镶了这么大的宝石可太重了!

还有这珊瑚珠串、菩提念珠、红玉戒指……。

“哐当!”一块锦帕包着的小盒落在地上,方苁欣扒开一瞧,只是一个做的精巧可爱的孔明锁。用料一时半会看不出是什么料子,入手倒是有几分份量。另包着一封薄薄的书信,方苁欣顾不上看,一股脑连着翡翠、金饰、织金衣裙一齐收了起来。

把老太婆囵吞搬进棺材,气喘吁吁的将棺材盖子盖严实。方苁欣翻出几只榫子,在货架后翻出修钉棺材的铁斧。“叮叮当当”捶打榫卯,打算将这老太婆牢牢钉在棺材板里。

杀人?方苁欣没打算杀人。方苁欣自认是一个五讲四美的社会好青年,顶多也就是把老太太钉进棺材免得老太太出来‘暴走’伤‘人’。还是会留一个小口子,以免老太婆憋死在棺材里。

不过看老太太跌出来时的样子,要伤人估计也够呛。进店时候看着五六十岁的样子,不过一会儿功夫就像是老了二三十岁。难道真是自己老“大哥”还留在店里?

不能够啊,老大哥去世都不是在这店里去的,收拾完直接烧成一把灰埋了。

要不是老‘大哥’的话,就是自己店里有什么问题了。等自己把这棺材钉死了,就去后屋仔细瞧瞧去。

不过这榫子实在是不太好打啊,都打坏好几个了也没钉好棺材。

“铛!铛!铛!”

迷迷糊糊醒转过来,眼下漆黑一片。白七姑心里一惊,难道眼睛出了什么问题?耳边传来当当震响,白七姑四下摸索,只觉得自己好像待在一个空间狭小的地方。这棺材店内恰好就有这样空间狭小的地方,莫非自己被放到棺材里了?

难道自己刚刚闯进暗室之后就死了?!

……难怪……难怪之前看到被自己杀了的人“活蹦乱跳”的出现在自己面前。

要是自己已经死了,收殓自己‘尸身’的又是谁?

一阵女子轻笑的声音飘忽入耳。

谁?谁在外面笑?!

女子哼唱着不知名的小调?像是边疆高丽小国的俚语,听着诡异又欢脱,伴着钉锤棺木的声音听着恐怖莫名。

“身为鬼神,又怎会是人类~”

“只身坐上这艘船,随便去何方吧~”

“唔~扬帆起锚,嗨呦嗨呦~出发吧!”

“哀叹笼罩的大地,都抛诸脑后~”

“提高声音!哈嘿呀一唱歌吧~”

“寻找另一个,重新开始的地方~”

莫非,外面的就是勾魂的差使,来拘自己的魂魄送入地府?!

原创文章,作者:划水龟,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6227.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