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棺而起》小说章节目录方苁欣,小孩儿全文免费试读

从来没有这么委屈过!

方苁欣蹲在店门口,垂着头承受着隔壁老太太狂风骤雨般的嘴炮攻击。每次只要方苁欣想要张嘴反驳一两句,就被老太太新一轮的嘴炮骂的几乎自闭。

委屈是真的委屈,任谁大清早还没起“床”刚一睁开眼就被指着鼻子骂了半个多小时谁都委屈。

活该也是真活该。任谁大清早上快快乐乐的起床遛弯,路过隔壁铺子突然从棺材里弹起来一个披头散发龇牙咧嘴的女人吓你个半死你气不气。

“好了好了,老也老了火气这么大干什么。快回家吧你,没看人闺女老老实实被你骂一早上了吗?还想干嘛啊你。”寿衣店里拐出个身形矮胖的老头,扯着老太太拖回店里。又探出头冲着方苁欣一阵挤眉弄眼,抹脖子吐舌头憨笑一阵缩回寿衣店中。

有病!你们都有病!

方苁欣泪流满面,自从到了这个世界,没一天省心日子!我就好好睡个觉招谁惹谁了嘛!初春这么冷的天不睡棺材难道睡地板吗?我哪知道这么巧你从外面经过啊!

“呦!还在这蹲着呐!”

一辆突突突的三轮摩托车停下,跳下来个胖墩墩的中年男人,笑呵呵的一把把蹲地上的方苁欣扯了起来。

“就你睡棺材板子啊?小小年纪也没个忌讳啊,不害怕啊?”男人嘴上不停,将方苁欣提到一边就从车上开始卸东西。

方苁欣蹲在台阶下,楞楞的看着男人将车上卸下来的床和被褥搬到自己店里。

“等一下!我没买东西啊,你是不是送错货了啊师傅!”

“等一下啊喂!”

“没送错啊,刚我妈让我送过来,就送棺材铺子里。”中年男人嘿嘿一笑,摸了摸半秃的脑门。

“这床和被褥都是干净的,你也别嫌弃。”

“我妈说话难听,她刚刚是和你闹着玩呢?你别放在心上。”

眼前的中年大叔撸了一把头上不多的头毛,伴着隔壁老太太破口大骂的声音,再没多说一句话潇洒的跨上三轮车突突突的走了。

“就你每天话多!送个东西磨磨唧唧,活了半辈子的人挨刀子都赶不上趟…”

隔壁寿衣铺子传出老太太大骂的声音,方苁欣小心的探头往寿衣店里瞧,正好跟伸着脖子往棺材铺子看的老太太对了个正着。

……空气都安静了一瞬间。

“看什么看!长一对青当当的眼珠子有什么用!人事不干的,还想祖宗我给你去铺床吗?你……”

“……”

方苁欣一句话不敢多说,屁滚尿流的滚回店里店里关上店门。

惹不起!惹不起!

将床拖到后面的卧室铺好,方苁欣不由得歪到床上。老实说睡棺材是真不太舒服,空间太小又不通风,躺里面还一直带着股木材和漆料的味道。

方苁欣一晚上翻来覆去没睡踏实,一方面棺材板子实在算不上舒坦。另一方面因为这棺材铺子无端穿越这事儿弄得方苁欣心里瘙痒难耐。

整晚的发散思维,脑补自己借着棺材店从此发家致富,走向人生巅峰的的场景。虽然铺子穿越后自己没办法进入穿越的世界,但光是能穿就让方苁欣兴奋不已。

昨晚起码有半晚的时间方苁欣都用在尝试各种姿势探出店外,无一例外只要身体任何一个部分离开店铺,都像是伸进熔岩硫酸之中痛苦不已难以忍受,偏偏看着身体表面怎么都只是微微泛红完好无损。

眼下得了老太太送过来的床铺,方苁欣的困意上涌再也撑不住,草草的关了店门一头栽进被子里睡了过去。

夜色渐浓,屋外雷声阵阵,雨声淅淅沥沥。方苁欣揉着眼睛呆坐在床上,一瞬间有些反应不过来自己是仍在自己的小公寓里,还是在哪个莫名的异时空棺材店之内。

窗外漫进来一丝淡淡的雨水的腥味,混杂着草木的清新味道。方苁欣深吸一口气,揉着睡得发木的脸缓缓的蹭到卫生间打算草草的洗把脸。

“啪!”

卫生间内漆黑一片。

方苁欣立在木着脸反复按动开关,心里不停咆哮:“搞什么飞机!到底是停电还是又穿了啊?!来这么频繁的嘛?!大哥让我喘口气再穿啊喂!”

“叮叮叮叮叮~”

怎么都赶着晚上冲业务啊!多吓人呀!

惯例方苁欣再次去厨房摸出水果刀别在腰后,才缓缓往店里走去。

姑娘们,大半夜的有人上门,也别管是在现世还是真穿了。带把刀防身,总出不了错吧?要是搞了乌龙,还能反手给客人亮相削个苹果,表演个一刀两断的绝技,是不是感觉好棒棒!

屋外雷声大作,刺目的白光时不时就划破这昏黑的夜空。店门外隐约看着立了一个身形佝偻的人影,紧紧靠在玻璃门上。因为贴的实在太紧,反而瞧不出长得什么模样。只能依稀看着像是个头发半白,穿着暗色长裙的老人家。

道道银蛇落下,劈在不远处碗口粗的小树上。小树炸出一道火光拦腰斩断,树身冒出一阵黑烟又被倾盆而来的大雨迅速浇灭。

“轰隆隆!!!”

雷声震耳欲聋。

门外人影猛的一惊,身体猛的一缩,重重的向着玻璃门直撞过来。

雷声震耳,方苁欣打了个激灵。看着外面杂草丛生,荒山野岭,四下看不到半点人烟迹象的地方,一股寒意从脚底直冲天灵盖。

夜幕深沉,雷雨交加,荒山、野地、孤坟、老人。方苁欣感觉自己快吓尿了。

后悔了,真的后悔了。

什么位面商店里、什么发财致富、老天爷你收回去好不好!我现在滚回去安生的去买棺材你看行不行啊?!

“嘭!嘭!嘭!”

门外身形连连撞击店门,门内方苁欣竭力控制自己不要泪奔,这可比一个人戴在停尸房吓人多了啊摔!

门外身影连连撞击店门,青筋暴起的双手沾满鲜血,漆黑的指甲划在玻璃上发出刺耳的嘎吱声响。方苁欣心里咯噔一下,想起早上草草关门忘记上锁连忙扑向店门。

店外人影双爪挥舞,就在方苁欣马上要冲到店门前之时,一把握住泛着淡淡银光的门把之上。

“我命休矣!”

呼啸而来的血腥味扑在来不及刹车的方苁欣脸上,一只青黑的手掌紧紧扼住方苁欣的咽喉,一把将方苁欣掼倒在地。

方苁欣眼前一阵金星,感觉脑后有湿黏的液体流了出来。只能反手掏出别在腰后的水果刀,猛的向扼住喉咙的手臂划去。

“咔哒!”一声闷响,手腕传来一阵钻心的疼痛。水果刀被一把掠过,“噗嗤”一声插在方苁欣的右肩之内。剧痛之下,方苁欣只感觉眼前一阵阵发黑。喉咙一紧,又感觉身体被提起猛的向后一甩,重重撞在店内散落摆放的棺木之上。

方苁欣倒在棺材边上,只感觉连着脊椎都好像断掉了一样疼痛。躺在地上手脚不由的抽搐,无法站立起来。

“屋外雨势滂沱,借贵宝地一用,暂且一避。”

拢了拢怀中的物件,白七姑垂头撇了眼倒在地上的方苁欣不以为意的说道。

“荒野之中,倒是难为你们竟然建起了这般的琉璃屋子。”

沾满泥泞的绛紫色绣花鞋停在面前,鞋子上绣了样式新颖的蝠兽图样。还挺好看,方苁欣脑子里竟然不由的浮上赞美,头顶上人影还不停的絮絮叨叨。

“你是哪门哪派遣出来的小鬼,招呼你家掌事的出来吧。”

“倒是老身隐退多年,江湖中早没了老身人皮口袋这号恶人了,竟然派了你这么个小妮子来会我。”

什么掌事的?方苁欣一头雾水,难道说的是原身的“大哥”?

不对,听她口气却也不像是找这位面棺材铺子的,倒像是个江湖人上门踢馆子的。

可就算是踢馆子难道不应该找对地方再踢?冤不冤呐我,好生生的做买卖。上来就被掐脖子、磕脑门、插刀子的。

“您是不是找错人了?我这儿就是个做小生意的,实在不知道您说的是什么。”方苁欣捂着肩膀上的水果刀,吸着气小心的回答着。

人影缓缓蹲在方苁欣面前,一把抓住方苁欣的头发将她从地上扯了起来。方苁欣仰着头被迫看向‘来客’的脸,闪电划过。惨白的光照在‘来客’皱巴巴的宛如橘子皮一样的老脸上,浑浊的眼珠子透出几分残忍。白七姑目光扫过方苁欣白细的脖颈,嘴角扯出一分狰狞的笑。

“小妮子嘴倒是挺硬。这荒郊野外的,怎的凭空就出了你这么个铺子?几日前我赶路途经此处可不见此地有什么棺材铺子。”语罢呵呵一笑又说:

“就当你是开铺子做买卖的。你且同我说说,什么样的生意,就让你赚的了这样通净明亮的琉璃做得的窗子?”

头发被猛力一扯,方苁欣闷哼一声心里叫苦连连,嘴一扁扯着笑看着白七姑:

“我要说这琉璃窗子倒也不怎么贵,你信吗?”

眼见方苁欣死到临头还嬉皮笑脸,白七姑眼中射出一道厉色,冷笑一声:

“真当我白七姑是由得你忽悠的痴傻老妪吗?罢了,既然你自己找死,我就成全了你!”

眼见白七姑一掌向着自己袭来,方苁欣喉头一凉,就看见一道血线喷涌而出,飞溅在白七姑狰狞的面孔之上。

栽倒在地板上之前,方苁欣脑中竟然回想起中年大叔早上说过的话,叹了一口气。

果然,棺材板子睡不得啊!

原创文章,作者:划水龟,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6227.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