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沈公子的书童生活》赵老二 赵兄完整版阅读

小说:沈公子的书童生活

小说:历史

作者:亥竹

角色:赵老二 赵兄

简介:你相信平行世界吗?
沈从闻死之前也是不信的,没想到光速打脸来得猝不及防。
所以……这是一个怎样的世界?
你且来看。

书评专区

亥竹:哇唔,好看哎!

小说《沈公子的书童生活》赵老二 赵兄完整版阅读

《沈公子的书童生活》第5章 火爆的小板报免费阅读

来到赵老二院子的时候,恰好看见赵老二坐在桌前吃早餐。赵婉婷则是在桌子的另一边清点着小板报拓印的数目。

今日依旧一身素衣的赵婉婷小脸极为认真的清算着,葱白的手指一本一本的点着,瞧着那认真的模样,似乎生怕数漏了一本。

其实也不怪她如此认真,在这个时代约莫是没有阿拉伯数字这种简单便捷的计数方式出现吧。

沈从闻跟赵老二打过招呼便自主的坐到桌前,从碟子里拿起一个大白馒头就啃,目光反正是没有多少落在赵老二的身上。

“呀?!沈大哥来了。”

赵婉婷这刚一回头,便发现了坐在桌前,啃着大白馒头,盯着她憨笑的沈从闻。原本还不会染色的面庞再度上了色。

“那个……婉婷姑娘,早上好啊。”

沈从闻不知道为什么,总是喜欢看这个聪慧的小妮子害羞脸红,就好像秋天必须带点儿黄色才对味儿一样。

“沈大哥,早上好。”

赵婉婷强撑着羞意,可以使得语气平缓下来,免得被爹爹看去了,那岂不是更加没脸见人了。

“臭大哥,太坏了,老是盯着人家看,不知道姑娘面皮薄么?”赵婉婷也扭捏的坐到了桌前,端着粥小口的喝着,心里却是反复的责备了沈大哥一遍又一遍。

沈从闻吃完手里的馒头,也不好一直明目张胆的欺负人家小姑娘。拍了拍手,一转身,随意的从拓印的小册子中抽出一本,大致的翻阅了一下。

“不错,不错。拓印本的质量嘎嘎好。”将手中的册子放回原位后,沈从闻满意的点了点头。

眼见着赵老二喝完碗中最后一口粥,这才再次开口:“赵老哥,今天是学府报名的第一天,咱们这些拓印本一会儿就分批打包过去了。”

“到时候,你就先找个地方等我,我先去试试水。”

“沈老弟,那这个价格?”

赵老二想了想终于问出了他比较关心的问题。

“价格的话,我们先不着急。毕竟这本册子可真算是奇货可居的,好东西哪有自己定价的道理,都得由买他的人来定价。”

沈从闻笑了笑,也将赵老二最关心和疑惑的问题解答了一番。

大致定下了,拓印本临时存放的位置之后,两人便一人一大包的扛着拓印小册子开始赶赴他们即将“挖金”的现场。

…………

“乔兄,有礼,有礼。”

“段兄?幸会,幸会。”

这一来到报名的地方,沈从闻直呼“好家伙”,这人潮拥挤的情况都比得上上次诗会的围观现场了。

“唉?听说了吗?这学府可不是那么好进的。”

“哦?这里面还有什么讲究不成?不是有秀才身份,报名便可进修吗?”

“兄台,你这可是孤陋寡闻了吧。”

“前几日,我一位总督府中当值的表兄透露出来的,这进学府呀,还得经过考核,考核不过关可是不能去进修的。”

“那……这可如何是好啊!”

“兄台,你可别放弃呀,这进学府主要以修学问为主不假,更秘密的你猜是什么?”

“哦?是什么?兄台可否告知一番?”原本听到需要考核的时候,周围三人还有些许情绪低落,不过这后面一句话,又将他们的情绪给拉扯了回来。

“这秘密就是……”

三四人悄然围在了一块儿,低声叙言,深怕其中秘密被人听了去。

说罢其中缘由之后,那听者三人皆是惊呼,脸上的喜色完全已经遮掩不住了。

“唉!我这可是独家消息啊!各位兄台可别泄露出去啊。”

“自然,自然。”

“兄台还请放心,这等独家情报,我等绝不会说于其他人听。”

那散布秘密者又是叮嘱了一番,这才缓缓踱步而去,转过街角便走向了一家服装售卖的店铺。不多时,换了另一身秀才长衫再次走出了店铺,只不过嘴角却多了两撇胡须,不仔细看的话,还真的看不出来是贴上去的。

这个悄然散布各种秘密的人正是花钱乔装打扮过后的沈从闻。此时,小册子售卖的市场环境已经营造得差不多,这个时候就应该把册子的价格给定下来了,定价的方式嘛,自然是由买家来定了。

“都听说了吧,这次考核可是要考现场出题成诗的,不知道赵兄可有把握?”

“唉?老朽这番年纪了,才思不及沈兄敏捷,作诗还真是为难我了。”

“唉!赵兄不可妄自菲薄,这现场作诗还真该讲求偶得,靠的是长期以往的积累,跟才思敏捷虽有关系却不大。”

两人的一番“高谈阔论”都吸引了周围七八位才子的关注,见二人言谈不无道理,于是也有人开始搭腔说话。

“兄台此言有理,腹有才华哪个不是长日积累而来。”

周围未曾搭话的才子们此时也是纷纷称是。

“不如,今日就以春花秋月为题,与各位探讨一番?”

稍微年长的赵姓才子顿时有些无奈,那脸上的褶皱似乎都更深了几分。

沈从闻见到赵老二脸上的神情,都有些佩服了。他这位兄台前世要去演戏,妥妥小金人安排,老戏骨对待。

“不知各位仁兄可曾有腹稿了?”

静待了片刻,周围关注他二人的才子终于有人站了出来。

“那在下就献丑了。”

“花开亦自在,秀色青山外。春涧一夜涨,芬芳满山来。”

“乔兄,好诗,好诗啊!”

还不待沈从闻开口,就有一人拍着折扇站出来,开始点评。

“段兄言重了,这首诗当不得好字。”

“莫要谦虚,莫要谦虚。乔兄这首诗前两句写春日百花盛景,万物复苏,后两句看似写理,其实是直抒胸臆呀。”

沈从闻一时间都有些尬住了,这玩意儿你把它叫做诗?

“乔兄……”

“段兄……”

“咳咳……两位兄台属实高才,在下佩服,佩服。”

沈从闻终于忍不住咳嗽两声,要不打断这俩货,估计等报名结束都还能听他俩商业互吹。

“兄台可是也有诗作了?”

沈从闻再次无语,这俩货我没有给钱雇他俩吧?这瞌睡来了就送枕头是怎么个事儿?

“确实在下冥思苦想,终于得了一首,还请二位仁兄给斧正一番。”沈从闻面带谄媚的微笑,看向两位鹅颈才子。

“兄台你且吟来。”

沈从闻微微一笑,向着周围拱了拱手,这才缓缓开口吟出:“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少。”

“好诗,好诗。”

“兄台亦是高才啊,这短短一首五绝,将春日的景象写得形象十足,四句皆咏物,句句不离意。”

沈从闻装着讳莫如深的表情,拱着手笑了笑。

此时的赵兄台依旧一副苦大仇深的表情。沈从闻见时机已到,图穷自然该匕现了,于是拉着赵兄走到一边。

“赵兄不必为此忧愁,为兄有一法子自然能够让赵兄顺利通过考核。”

沈从闻这一句的声音恰到好处,使得周围关注的才子刚好能够听到这一句。然后又将两人互换银两和册子的动作不经意间让乔、段二位仁兄给悄然看去。

“唉!兄台留步。”

沈从闻听到这一句呼喊声,就知道鱼儿上钩了,于是带着一脸疑惑转身过去。

“兄台,叨扰片刻。不知兄台给刚才那位赵兄是甚好物?竟可以使其成功通过考核。”

“这……”

“兄台,莫要误会。如果可以从兄台手中购得此物,在下定不会吝啬银钱。”

沈从闻心中暗笑,这鱼儿一定是封神榜里面的。

“唉。看兄台你如此高才,在下也是不忍兄台失去这大好机会。”

沈从闻装作谨慎的模样,四顾一番,这才从怀中掏出小册子,翻开书封,第一页赫然闪过一张绝美女子画像,然后才翻到目录页面,给面前这位鱼……兄台端详。

“这……这……!”

沈从闻急忙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压低了声音说道:“这可我总督府当值的表兄赠予我的绝密案卷,莫要声张。”

听得此话,这位乔兄可有些急不可耐了,原本还有一丝疑惑,但那中途闪过的那副绝美画像可正不是建业诗社的陈小姐么?那扉页目录上似乎还有陈小姐的喜好?如果得到此册,那岂不是等于近水楼台先得月了?

越想这位仁兄越发激动,压抑着欣喜,语气着急的问道:“那兄台可否割爱?”

“这……”

“价格好说,好说。我也知兄台得来不易,自然好物价高也无可厚非。”

“那……既然如此,我就十五两转赠给兄台了,还望兄台不要声张出去,不然到时候你我都吃不了兜着走。”

于是乎,两人一手交钱,一手交货,这第一本册子也终于是出手了。自然册子接下来所售卖的价格也定了下来,十五两白银,价格公道,奇货可居。

整个上午,沈从闻和赵老二两人怀揣着“绝密”册子游走在各位才子团体间,拓印的三百本也飞快的售出。临近中午,两人看着面前还剩下的十来本,重重的叹了口气,然后相视一笑。

吃过赵婉婷送来的午饭,沈从闻也将赵老二打发了回去,手里就剩下了唯一一本。

原本他也准备随着二人一起打道回府的,不过心中略有思量,便决定再留下来观摩一番。当然,也顺便报名了学府。好歹靠着人家赚了一大笔,总得交点儿报名费,以示感谢不是?

报完名后的沈从闻正准备离去,不巧又被人拉住了。

“你……你可还有那册子?可卖于我吗?”一个软糯的声音从面前这个身材有些瘦小的才子口中传出。

沈从闻顿时汗毛直立。娘希匹的,这吃桃桃咋也跟着穿越了?

“没了……没了……”

可那瘦小的才子就是扯着沈从闻的衣服不松手,还顺带指了指他右手握在手中卷起来的册子。

沈从闻一时也是无奈,为了尽快摆脱这种吃桃桃的感觉,只好装起一副不耐烦的样子,语气严肃的说道:“这是最后一本了你想要也行,五十两,不二价。”

“你……你分明是坐地起价!”

那瘦小才子气急,声调都变得有些尖锐起来。

“爱要不要,本公子还能留着自己观摩呢。”

“好!五十两就五十两!!!”

沈从闻高兴的接过抛来的钱囊,笑嘻嘻的把手中的册子递给了这位土豪。也不理会对方情绪如何,潇洒的转身离开了。

“哼!奸商,走着瞧!!”

瘦小才子抱着册子,朝着沈从闻离去的背影做了个凶狠的表情,这才缓缓离去。

当回到赵老二院子的时候,只见赵老二站在桌边,看着面前装米的木槽,呵呵的傻笑。

“赵老哥笑什么呢?”

“沈老弟回来啦,没想到啊,这册子竟然如此好卖。你看这白花花的银子,多讨喜啊。”

“赵老哥,这都是预料之中的事情。”

沈从闻就扫了一眼,便坐到桌边,端起面前的茶碗一饮而尽。

“沈……”

赵婉婷脸色刹那变得通红,欲言又止。

“怎么了?婉婷?!”

沈从闻有些不明所以。这妮子怎么变得越发害羞了呢?现在不看她了她自己就脸红了?

休息了片刻,沈从闻和赵老二两人将院子里的白银全部搬到一间闲置的屋里,挂上锁头。这才又来到桌边,一边喝茶,一边讨论接下来册子是否加印的问题。

三人讨论了片刻,最后决定还是不加印了。第一是整个市场已经接近了饱和,基本能买的人都掏钱买了。第二则是沈从闻下午也观察到已经有盗版的开始出现了。如果再加印的话,反而有些得不偿失。

在赵老二家里吃过晚饭,沈从闻便悠哉悠哉的回到了湖边小筑,简单的冲了一下,便倒头大睡。

>>>点此阅读《沈公子的书童生活》全文<<<

原创文章,作者:亥竹,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61893.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