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化版三国》小说章节目录吕方,貂蝉全文免费试读

小说:生化版三国

小说:都市

作者:紫百川

简介:末日?丧尸?这都不算什么,可怎么三国时期的各路豪杰都通通穿越到了现代!还有鼎鼎大名的战神吕布居然成了我兄弟!可我不想啊,憨憨“灭爸”你有多少仇家你心里没点数?不说了,要跟曹老板和刘眼泪争霸这得是地狱级别了吧!

角色:吕方,貂蝉

《生化版三国》小说章节目录吕方,貂蝉全文免费试读

《生化版三国》第1章 吕方和大憨免费阅读

楼道里传来一阵阵地脚步声,声音急促而有力。

这是一栋称得上老古董的居民楼,上下七层外墙斑驳,石灰脱落不少,墙体的背阴面已经完全被爬山虎占领。

不出意料,不久前一层楼梯口处已被相关部门写下了一个大大的“拆”字,醒目又刺眼。

这一带像这样的老房子有不少,虽然是危楼,住的人却是满满当当,一栋足有七八百人。

地处南郊,嘈杂拥挤,这里又被市中心的人“亲切”地称呼为“人才聚居地”。其实就是无数打工人的窝棚。

一路杀到七楼的吕方一脚踢开自己的合租房,还没来得及喘口大气,隔壁房间就传出一个糙汉子的谩骂声。

“小方!你是要死啊你!格老子的刚睡下,你就一路捶鼓到七楼,最后一声炮响,信不信拔了你牙啊!格老子的……”

吕方又是一脚踹在房门上当是反击对方的刻薄言语,同时也把门关上了。

“娘的,早八点晚八点,上班就够累了,回来还要受你的鸟气,你有本事咋不把国贸买下来,跟咱窝在这狗窝干嘛。”吕方闷闷地嘀咕道。

房间灯忽然被打开,一个壮的跟个牛犊子一样的年轻人笑着迎向吕方,一脸憨厚。

“大憨,咋的,你班长说你请假了?病了?你个熊羔子似的还会生病呢?”吕方也露出笑容,打趣着对面的壮硕年轻人。

名叫大憨的年轻人挠了挠头像是有些不好意思,每次不知道怎么回答时他就只是憨憨地傻笑,这也是他名字的由来。

吕方上前试了试大憨额头的温度,就凭他178的身高居然还得垫着脚,也能理解吕方为什么叫他熊羔子了。

“也不烫啊,说说哪难受。”吕方问道。

“不知道……就我这两天吧,做工的时候老是走神,有时候还头疼,这会儿又没事,闹不明白……”大憨尽力解释道。

“没事就好,这要是去趟医院,你这星期就算是给他们打工了。”吕方安慰道。

大憨又笑了笑。

“走,明天换班休息,撸串去!甭管啥病,喝一顿就好了。”

说是喝一顿,其实也就一人一瓶啤酒,几根肉串,还有一盘田螺。

大憨这体格,一瓶啤酒就两口,几根鸡柳连牙签肉都算不上,更别提田螺了。就他那熊掌似的大手,田螺抓手里跟黄豆差不多,那点肉他都不稀罕去舔。

所以一般吕方的几串肉都是大憨的,而吕方就独自对付一盘田螺。

“大憨,快看,咱厂的厂花,穿着超短裙呢!真带劲!”吕方一边吸吮着手里的田螺,一边用下巴给大憨指方向。

大憨不为所动,注意力都在烧烤摊老板家的电视上。电视里正播着94版的《三国演义》。

吕方无奈摇头,这老掉牙的剧能有美女好看?

“穿黑丝了吗?”大憨看着电视目不斜视,却突兀的问道。

“呦!大憨,你这是转性了?想不到啊想不到,原来你是这样的大憨。”吕方既觉得惊讶又觉得此时的大憨比之前有趣多了。

“说说,就请个病假还能让你开窍了?平时见你看都不敢看别人姑娘一眼,现在还挺有情趣啊?”吕方接着打趣道。

大憨转头看向路灯下的厂花,昏黄色的灯光印在女孩的身上,像是给她洁白无暇的肌肤渡上了一层圣洁的霞光。

“好看是好看哩,就是比不上电视里的貂蝉。”大憨回答道。

吕方被大憨逗得哈哈大笑,越发觉得平时的闷葫芦今天格外有趣。

“你倒是敢想,貂蝉!那可是古代四大美女之一,知道啵!还有西施,还有……还有……总之个个都是仙女下凡。”吕方搜刮出肚子里仅剩的一点墨水在大憨这充一回文化人。

“小方,你喜欢她?”大憨突然问道。

“喜欢,能不喜欢吗,除了你这憨货天天做梦想着貂蝉,咱厂子里五百多男的,谁不喜欢江小花。”说完吕方闷闷地灌了口酒。

“那我帮你把她叫过来。”大憨说完就准备起身过马路。

马路就来回的单车道,就大憨这大胯,三四步路就能给她拽过来。

吕方闻言一把摁住大憨的脖颈,心说这憨货今天吃错药了。

“你也不瞧瞧你小方哥有几斤几两,看看就知足了,你还想抱回家暖炕呢!”吕方郁闷地小声对大憨说道,生怕被对面的江小花察觉。

“那不然呢?”大憨萌萌的回答道。

“喏,瞧见了吧。”

只见两男一女走向江小花,走到跟前时江小花看着其中一男的明显有些害羞地低了低头,又抬头柔媚地笑了笑。

“是工厂高层,好像叫赵铅华,听说厂里好几个妹子都被他搞定了。没办法,谁让咱穷呢。”吕方望着江小花远去的背影无奈的叹了口气。

大憨不懂那么多,此时就觉得小方受委屈了,自己心里莫名地也觉得憋屈。

“大丈夫生于天地间,岂能郁郁久居人下!”大憨突然冒出这么一句。

吕方一巴掌拍在大憨脑袋上说道:“以后少看三国啊,都快魔怔了,真把自己当战神了?”

心情不大好的吕方结了账就想回狗窝睡觉去,正是刚才江小花等人离开的方向。

往前走不多时,道路两旁都是茂密的白桦林,又是春夏交替的时节,葱郁的枝叶将路灯也遮挡了大半,瞬间光线暗淡了下来。

这条路吕方和大憨不知道走过多少遍,就是闭着眼睛都能走回去。

“大憨,咱们提桶跑路吧,这厂我不想呆了。”吕方忽然说道。

“为啥?因为江小花吗?”大憨依然一副憨态可掬的模样。

可越是大憨直白的回答越让吕方下不来台,想发飙就是找不到理由。

“没听说啊,这区的老房子都要拆了,重新租房肯定比这远,到时候上班多不方便。”吕方辩解道。

“哦,行听你的。”大憨答道。

“还有,听说市中心像是发了什么疫病,得了病就跟疯狗似的见人就咬,好多人都被隔离了,咱明天也去屯点口罩预防预防,打工人也得珍惜生命嘛。”

“哦,好。”大憨又直接点头答应。

穿过阴影,白色的月光重新洒落下来,伴着微微凉风,吹拂在两人的面颊。

这年大憨二十岁,吕方也是。

原创文章,作者:紫百川,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6177.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