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用九针丈量苍穹》小说章节目录叶旺,林非儿全文免费试读

有好事者饶有兴趣地看着张氪,然后自问自答道:

“你就是江城首富独子张少?那个祸害无数少女少妇的纨绔子弟,久仰久仰啊!”

张氪怼回去,“这位大哥,别这么说,我么就是长得太帅,家里又有矿,那些美女自动送上门来,换做是你,你能拒绝不?”

“啊……”

所有人:“……”

回答的无可挑剔,将心比心,谁都难以抗拒。

瞬间,都闭上嘴。

“老天啊!这是为什么?”

“惨无人道啊,为什么我不是首富的儿子?”

众人心声,哀鸿一片。

黄雨馨的指甲,深深掐入他手臂的肌肉里了,丢人丢到首富家了。

男家属道:“张少是吧,我不管黑猫白猫,能捉老鼠就是好猫,你要给我爸治病可以,但如果你治不好的话,你要赔偿五十万,毕竟我爸不能白当白老鼠。”

狮子大开口,张氪眼眸一敛道:“那我要是治好了呢?”

“我们卷起铺盖立马走人,再也不给医院添麻烦了。”

男家属一脸豪横,站在他身边的几个家属也虎视眈眈,好像张少就是一块肥肉,正等着他们来宰,就差一把屠龙刀了。

苦笑!

苦笑!

当一个富少有多无奈啊,别看他们平时对你阿谀奉承,各种拍马溜须,那都是冲你家的矿来的。

这不,被人盯上了。

“我实在看不下去了,都当咱们医院成交易场所了,我绝对反对你们这么做,非要的话,我以副院长的名义请你们到外头去交易。”

徐青锐彻底被惹恼了,吼道:“保安,请他们走。”

几个保安手持警棍走过来,几个家属不干了,群殴一触即发,张氪淡淡说道:

“徐副院长,我可以给医院写个字据,如果我治不好老人家的病,我负全责,与医院无关。”

“张少你真的是个疯子……”

徐青锐恨不得将他打一顿,可他对这个富少就是一点办法都没有,他的扶娃魔老妈,在这座医院里有股份,谁也惹不起。

加上眼前这些家属都很强势,看起来能量很大,把事情闹大了对医院的声誉实在影响巨大,只能喊道:

“小秦,病人是你主治的,你看着办,他们如果再闹下去,我唯有选择报警了,耗子尾汁。”

年轻人不讲医德啊!

从未学过医的浪荡儿,居然说要给人治病,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徐青锐觉得自己再呆下去,非得被逼疯不可,干脆撂摊子走人了。

秦伟敏也是一脸无奈。

这伙人软硬不吃,明显就是要赖上医院,动不动就是飞机坦克的,你张少硬要充当冤大头,那随你所愿,便让他写下字据,一切后果由他本人负全责,与医院一概无关,跟他秦伟敏无关。

写好字据丢给秦伟敏,张氪见黄雨馨的手居然握着自己,手心都捏出热汗了,便轻轻在她手背上拍了拍:

“放心吧,老婆。”

老婆!?

结婚三年,张氪可是第一次叫她老婆,不由呆愣在一旁。

“张氪,我看你怎么作死的 ”林非儿冷眼看着他,巴不得他出事才能解气。

张氪不再管他们了,径自来到吃瓜人群当中,从一名缩在一旁的医生老者的大兜里取出一盒银针,取出九根捉在手中,其他的丢还老者。

他舍不得用系统奖励的针,就地取材,吓得老者喊叫:

“张少你要干什么?你可别乱来啊!”

老者名叫林柯进,是医院里唯一的中医。

他原本是东省中医医院退休的老中医,后被江城医院高薪聘请过来的,与西医形成互补,专攻疑难杂症,病后康复等,也救过许多患者,在江城颇有名望,人称“妙手一针。”

在医院里,他非常低调,也会诊过老人的病症,试过银针刺穴疗法,但没用。

“当然是给老人家刺穴啊,您老要是不放心,就过来搭个下手。”张氪大言不惭道:“做我的下手并不丢脸。”

让“妙手一针”林柯进给他当下手?

这个张少不但纨绔,还目中无人,有钱人就是DIAO。

张氪不再废话,举起银针,有人揶揄道:“快给浪荡大少让路。”

张氪干脆站立不动,手一抛,九根银针射向老人周身。

“张少,不可以乱飞针。”林柯进吓得不轻,这张少真的太胡作非为了。

抢自己的银针刺穴,弄不好会闹出人命的,还要自己给他搭把手,简直狂妄至极。

当他见到这一手抛针刺穴的手法时,也是内心一惊,急忙靠过去看,禁不住倒吸一口冷气。

九根银针不偏不倚刺向老人的涌泉、伏留、阴谷、然谷、太溪、京门、百壮、中注、通谷九处穴位,精准到丝毫(剧情需要,小伙伴们千万别模仿,以下有关刺穴同!)。

随便抛都这么准?

这还是风传的百无是处的纨绔浪荡子弟张少么?

可治疗肾病,春刺涌泉,夏刺然谷,秋刺伏留,冬刺阴谷,季夏刺太溪……张少却不分季节,胡乱刺之,也太随便了吧。

见老中医一脸惊异,张氪笑道:“我从小喜欢玩抛飞镖,手艺不错吧?”

汗!

现场哭倒一片。

这是拿人命当儿戏啊!

太丧心病狂了。

刚刚对他的好感,顿时荡然无存。

突然,老人浑身战抖起来,脸色变得乌黑,双腿一阵乱蹬,瞬息归于平静。

“死了?”

林柯进按住他的手把脉,神色凝重,脸色惨白,强按心中愤怒,摇摇头道:

“脉搏已停,老人家不行了,张少我怀疑你的针使用不当。”

用玩飞镖的手法刺穴,张少你真行,祸害人都不带这样的。

林柯进算是医院里德高望重的老中医,他的话无疑给老人判了死刑。

就差一张死亡证明书。

老人家属都脸色大变,男家属迅速拧起张氪的衣领吼道:“臭小子,你治死我爸,你今天死定了。”

“如果不想让你爸死在这,你最好放手,否则后果自负。”

张氪身上泛起一股不容侵犯的气势,男家属豹躯一颤,禁不住松开手。

“放心吧,有我在,就算他进入鬼门关,我也要把他拉出来。”

张氪嬉笑着走向老人,吊儿郎当的,拉了一张凳子坐下道:

“他不但脸是黑的,他的身体也是黑的。”

说着,所有人看过去,胸膛果然也变黑了。

吃果果显摆么?

家属中有人忍不住了,吼道:“你小子还要装比么,快救救老人家啊!”

张氪见老人的其他家属也都脸上变色,看起来非常紧张老人的病,说道:“装比的应该是你们吧。”

张氪一眼便看出,老人非本地人,虽老气却气质不俗,身份绝不简单,之所以选择到江城治病,估计是不想让太多人知道他有病的吧。

不再理睬他们,伸手在涌泉穴的针上一弹,其它针跟着颤动而起,逐一响应,其实毫无声响,但情景太逼真,仿似能听到银针撞击的声音。

针灸多米诺?

林柯进见得分明,激动万分,跳起来大声喊道:

“张少,你……你……你你竟然知道颤针九伐……”

怎么可能?

原创文章,作者:莲骨是条灵魂,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6161.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