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渊执剑人沈韬 凌晨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小说:深渊执剑人

小说:玄幻

作者:颜王驾到

角色:沈韬 凌晨

简介:时空如镜,他徘徊在镜的两面。
一面时清海宴、万物熙熙;一面腥风醎雨、诡谲怪诞。
……
两年前,身怀异术的沈韬在睡梦中感受到一股强烈的抽离感。
自那以后,将他抚养长大的贤叔与妹妹沈攸就离奇的失踪了。
甚至除了沈韬,没有任何一个人记得他们。
所有两人曾存在过的痕迹都被抹除得一干二净。
为了寻觅真相,沈韬一路追索。
最终踏入深渊。
……

深渊执剑人沈韬 凌晨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深渊执剑人》第5章 辞别与约战免费阅读

初二这天,雪下的很大。

密集的雪花大片大片的落在地上。

沈韬和王大山在落雪的院内切磋练拳。

昨天两人过招时,沈韬便开始尝试以丹功的行气方法结合拳劲使出。

初时气劲往往衔接不畅,行招错洞百出。

好在是同门演武,王大山处处留手不说,有时还能看出诀窍,着意引导,到了今天已经渐入佳境。

老爷子在一旁看得仔细,暗自点头,丹功在搬运气血上果然精细入微,表现在与人交手时就是劲力雄浑绵长。

沈韬的玄门丹功是从小跟贤叔学的,如今已有相当的火候。

这是一套成体系的养生内家功夫,行走坐卧皆有其法,他从小习练早已经形成了习惯。

贤叔所传的种种异术都需要有丹功作为根基。

比如他前年才堪堪能施展的雷法。

道家雷法至刚至阳、雄浑霸道,如果没有丹功壮养五脏六腑,那是万万使不出的。

大年夜那天,老爷子当众立下小关门以后,冷酷帅哥便始终一副意兴阑珊的样子,没过多久便召来了一辆豪车,告辞走了。

赵进安紧随出去却尴尬而回,连呼可惜,不到凌晨便也离开了。

其余几位倒是对沈韬热情有加。

毕竟打从沈韬小时候便与大家相熟,老爷子平素对沈韬有多着紧,大家都看在眼里。

他做了关门弟子,意料之外却合情理。

下午时候,沈韬向老爷子表达了离去的想法。

老爷子点头挥手,只叮嘱说:“前天你大师兄的孙子不是说他调任平都了吗,在官面上有什么为难的事你就去找他出面解决。”

……

深夜时,沈韬坐上了返回平都的火车。

硬座车厢里旅客不多,沈韬默然望着窗外漆黑的夜色。

列车在黑暗中呼啸的驶过。

凌晨以后,困意蔓延,他斜靠在车窗边沿不知不觉的睡着。

恍惚中,沈韬经历了一个长长的梦境。

梦中他自己和妹妹沈攸还是小时候的样子,形影不离,她会天真的随着自己傻笑,自己练功时她会在一旁捣乱。

后来的梦境越来越复杂,自己带着沈攸经历一桩桩离奇的事件,艰难躲避无处不在的凶险,仿佛有一只无形的大手在暗中操纵。

最后一切尘埃落定,黎明的大地上满目疮痍四面火光,漫天烟尘笼罩着大片的废墟,只剩下沈攸依旧陪在自己的身边。

她还是一样的稚嫩长相,与儿时在山巅守望日出时一样,破晓的阳光投在她纯净的笑脸上,氤出一圈金黄色的朦胧光晕,在充满末日景象的梦境世界,一如既往的天真无邪。

时空仿佛要永远停在那道笑容里,与周遭的景象形成强烈的对比,充满了诡异的抽离感。

隐约间,沈韬仿佛看到贤叔在山海的尽头疯狂的向自己呐喊,表情无比的绝望。

……

沈韬被梦境的最后一幕惊醒。

他擅卜,尤其每天观想巨眼以后,心神愈加坚韧,轻易是不会做梦的,当是有所预兆。

他还在犹豫要不要在车厢里当众起一卦时,江予找来那天,他戴在头上的木符在口袋里传来异动。

江予那边有情况!

沈韬不顾旁人的目光,取出木符戴在了额头上,闭目感应。

奢豪的KTV大包厢灯光闪烁,横七竖八的十几人倒在各处,身上无伤,状似安睡。

一道人影从阴暗的角落里走出,看向慌忙把木符戴在额头上,缩在沙发角落里的江予。

大屏幕里正放着的,是一首动漫歌曲。

挑战命运,开启刀光剑影的游戏,寒风凛冽,藏身在迷雾里,等待转机……

来人出现后没有动作,而是立在原地,直到整首歌曲结束。

“哎,这首歌我很喜欢。”

他十分感慨的叹道。

江予听到他的声音,猛地抬起了头,一脸惊疑。

“你……你是去年那个人!”

来人走到灯下,灯光照亮了他的模样。

不超过三十岁,身材高瘦,戴了一个细框眼镜,给人的感觉文质彬彬的。

听到江予的话,这人嘴角抿着笑道:“你果然恢复了记忆,还真是麻烦,若非你是越空使的妹妹,我倒想灭口了事。”

他眼镜后面的目光闪烁着寒光,江予却忘了害怕,激动叫道:“你们到底把我姐姐带到哪了,竟然掳劫人口,难道不怕有一天会落入法网!!”

眼镜男似乎听到了颇好笑的笑话,笑的前仰后合,他的笑声狂野尖锐,如同变态。

“哈哈哈哈……真是天真的女人,笑死我了……啊……哈哈哈……嗯?你头上戴的什么玩意!”

忽然注意到江予戴在额头上的木符似乎有点奇特,他伸手一把将之揪下,摊在掌心仔细端详着,眼中露出惊奇之色。

“难道是同类人?不应该……犯规的惩罚他无法承受!”眼镜男嘀咕了两句,抬起头对江予笑道:“没想到世上还有术法传承,不过只是掌握点小把戏就什么都敢插手,连自己面对的是什么都不知道,帮你的人真是可笑。

“本来你不记得这些事不是挺好的,日子依旧安安稳稳,非要徒填烦恼……算了,我就再做一回好人,屏蔽你这些记忆。”

眼镜男说着上前一步……

就在这时,江予握在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她一看备注上沈韬两个字,立马接了起来。

正在火车上的沈韬面沉似水,端着手机说道:“叫那个戴眼镜的接电话。”

手机里传来轻微的细响,似乎是被人一把抢走了。

“你是谁。”对面传来眼镜男的声音。

沈韬平静的说:“江然的事情我也知道,敢不敢先跟我碰一碰,不要动她,你赢了一劳永逸,输了则要回答我几个问题。”

电话对面沉默了一会后,突然传来眼镜男乐不可支的奇怪笑声。

“你这个人真是太有趣了,好!这个条件我接受,今夜十点,平南海鲜市场东八百米有个冷库,你一个人来。”

电话挂断。

沈韬神念微微一痛,明白江予的那块木符已经被眼镜男摧毁了。

平南海鲜市场东八百米的冷库……果然是他们的地方。

沈韬乘坐的列车中午的时候抵达了平都,他下车后立刻叫了一辆计程车,说了个地址。

他要去找大师兄的孙子汪进军取剑。

>>>点此阅读《深渊执剑人》全文<<<

原创文章,作者:颜王驾到,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61193.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