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将至,我于人间立神国》小说章节目录陶唐,柳春柔全文免费试读

小说:乱世将至,我于人间立神国

小说:玄幻

作者:长弓短剑

简介:昔年天地至尊,自囚雪景寒潭。清都、雪府、沙门人族三道,禁涉红尘。天地间,仙魔绝迹,妖鬼无踪,神道祭祀大盛。终一日,天地大变横生,乱世将至。诸国林立,豪雄并起的大世,注定将燃起无尽劫火。有人浴雷而生,喃喃道:“既如此,那这场浩劫,不若就让本君来亲手掀起。”诸天万界/重生/系统/无敌/热血……

角色:陶唐,柳春柔

《乱世将至,我于人间立神国》小说章节目录陶唐,柳春柔全文免费试读

《乱世将至,我于人间立神国》第001章 乱军攻城,背对苍生的身影免费阅读

“杀!杀!杀!”

“冲啊!兄弟们!”

“打下登丰城,温香软玉掌中握,荣华富贵滚滚来。”

“封王拜相就在今夜,何妨以血换之!”

陶唐国西北,登丰城外,一场血与火交融迭起的大战,在一声声极具煽动性的呼喊声中愈演愈烈。

无边的嘶喊不绝于耳,锋锐的箭鸣响彻云霄。

虽是深沉夜色,战火,却染红了半边长天。

——

登丰城中,位于柳家大院后方的柳家祖祠,一片灯火通明。

祠堂不远处的演武场内,有近千披坚执锐的甲士,无声肃立。

这些人中有男有女,有老有少,但无一不面容坚毅无畏,周身煞气迫人。

祠堂之内,有位满头白发的老妇人,手拄龙蛇缠杖,背对祠堂正门,此刻,正在阖目养神。

城外杀声震天,老妇人恍若未闻,神态从容,静气自生。

“报~”

“老夫人,乱军势盛,北城危急,城主大人派旗官急召,令我柳家速速增援北城门。”

一个斥候模样的男人,快步跑到祠堂门外,快声急呼道。

“祖母,乘风愿往城北驰援,请祖母准允!”

演武场中,有披甲青年闻声,当即大步上前,面朝祠堂,双手抱拳,自告奋勇,高声请命道。

老妇人轻轻睁开双眼,眸光清亮深邃,眼神平静如湖。

并未理会自家孙儿的高昂请战之声,而是微微侧头,出声询问道:“其他几家呢?”

“并无……”

斥候满面悲忿的咬了咬牙,沉声道:“并无动静!”

“呵!”老妇人讥笑一声,言道:“意料之中。”

随后,老妇人抬头面向前方,那里,供奉着他们柳家历代以来,所有列祖列宗的英灵牌位。

有些出奇的是,柳家祠堂中众多柳家先祖牌位的正中-央,供奉的并不是柳家始祖,而是一幅《雪景寒潭垂竿图》。

图卷之上,大雪飘摇,寒潭冰封,一棵枯松迎寒傲立。

枯松之下,寒潭之侧,有个看不清面容的身影,身披蓑衣,背对苍生,正在手持钓竿,无声独钓。

钓竿末梢下方,是个在寒潭冰面上开凿而出的冰洞,冰洞漆黑一片,如同深渊之眼。

老妇人神情肃穆,如同朝拜神祇一般,俯身叩首,低声道:“青君我主!”

“如您所料,战火燃登丰,陶唐动乱已起。”

“柳家何去何从?登丰是弃是留?还请我主谕下。”

“唔~”

一道低沉的声音,自柳家祠堂中响起,好似一个饱睡之人将将醒来时的舒畅呻吟。

这声音呢喃道:“终于开始了吗?”

老妇人恭声回道:“是!山阴匪寇啸聚五县流民,共计一万两千之众,对外宣称三万大军,此刻已然围了登丰,趁夜强攻东、西、北三处城门。”

恍惚间,《雪景寒潭垂竿图》中身影动了几下,似是抖了抖身上落雪。

“嘿,居然还懂得围三阙一之理,看来不管是在哪里,也总是会有那么几个人才呀!”

身处图卷之中的青君,出声感慨道,言语之中意态懒散。

似乎城外的血腥乱战,在他眼中不过是一场孩童间的玩闹罢了。

簌簌~

感慨过后,青君稍稍侧身,倾下肩头一团清白落雪。

凤眸轻转,其间一片苍然。

苍目遽然回神,湛若星河,望向老妇人,青君正声道:“天地乱象既生,那些所谓神祇只怕也快要感应到了。”

“哼,你指望那一群尸位素餐的白徒,祂们会主动放过这场前所未有的莫大机遇?”

“乱起继劫生,血火筑新城,这一场浩劫,自此而始,注定天地间有灵众生,皆‘在劫难逃’,躲,也躲不了。”

“况且,自本君洞悉此劫源起,当在陶唐一朝,遂于此筹谋万载,今朝终乱起,本君岂有抽身而退之理?”

“当,神挡灭神,佛阻弑佛!”

老妇人伏身再拜,回道:“明白了,您曾说过,神与人,与万灵,有鸿沟在壑,永难弥合。”

“柳家既然选择了您,自然与您共进共退。”

言罢,老妇人起身便欲出去,率柳家儿郎共平登丰之乱。

“哎哎哎,你等等!”

青君收起肃容,转露出一派轻松聊赖姿态,面带宠溺,语气调侃着笑道:“阿柔呀!你这急性子什么时候能改改,天天在外面装的一派从容有度,怎么一遇事儿就如此毛躁呢?”

柳春柔,也就是老妇人脸上难得露出了一丝羞赧神色。

好像是被长辈教训了,有些不好意思的小姑娘一样。

不过,这类神色出现在老妇人布满岁月痕迹的脸上,着实是有些吓人。

青君接着说道:“神州三千六百国,蘅芜四百八十朝,区区一个陶唐,若是日久难下,岂非成了笑话。”

“既然乱象已起,那不妨,本君再来给它加上一把火。”

说罢,青君一抖手中钓竿,单手一挑,钓竿末梢便向空中无限延伸而上。

砰~

寒潭上的冰洞陡然炸裂,一声清亮龙吟随之响彻九霄。

老妇人惊闻龙吟,只觉眼前一花,再次凝目望去。

只见《雪景寒潭垂竿图》中的寒潭之上,不知何时,已经多出了一条身泛五彩华光,威势凛然无匹的金色神龙。

神龙龙角处,似有似无的缠着几圈白色丝线。

“何方宵小,胆敢冒犯天威?”神龙口吐人言,喝声之中风雷阵阵。

“呵呵!”青君失笑,斜睨一眼神龙,笑道:“小小泥鳅,也敢大言不惭,妄言天威?”

“不知天高地厚,星河无疆,当受小惩。”

轰隆隆~

青君笑罢,兀然间,风雪之中,冬雷震震。

老妇人只觉眼前画卷上的景象,突然变得晦暗混乱了起来。

冬雷滚滚,画卷之中响起了凄厉龙啸。

“尊神勿恼,尊神勿恼,小龙上承天命,镇守陶唐,护佑生民,有功德气运在身,还望尊神看在……”

神龙告饶之声还未说完,便被青君一声冷哼打断:“哼!功德气运又能如何?本君惧哉?还有,本君生平最讨厌这个‘神’字,尔当受中惩!”

‘惩’字落下,雷声越发凌厉,龙啸更为凄绝。

“报~”

“老夫人,北城门已被攻破,乱军入了城中,城主连发四道旗令,命我柳家速速出战。”

此时,门外斥候再次传来战报。

但祠堂内的雷啸龙吟,门外之人好似一无所觉。

柳春柔淡淡回道:“知道了。”

少顷,雷声渐息,画卷重新变得清晰明亮了起来。

柳春柔看见画卷中那条神龙的形象,笔墨明显暗淡了许多。

“嗯,刚刚好!”

“好了,陶唐国国运,本君已然削去八成,希望能尽快终结这场小劫吧!”雷声消逝,青君出言说道。

话音刚落,远处,夜色中的长街上,那毫无新意,但却足以令人心神振奋,依旧极具惑乱的呼喊声,开始回荡了起来。

“冲啊!兄弟们!”

“杀进城主府,温香软玉掌中握,荣华富贵滚滚来。”

“登丰城主可是有着十七位夫人,十二个女儿啊,大家先到者先得。”

“……”

呼喊声中,夹杂着的还有各种混乱的厮杀声,以及许多想要预定特色帽子的污言秽语。

“杀杀杀,干你老母,别挡着老子,城主家的二小姐俺见过,那皮肉又白又嫩,老子要定了,谁都不许跟俺抢。”

“呸,没出息,小崽子怕是没见过城主的十三夫人吧,那小腰,那双腿,看一眼腰都会觉得紧,不试一下怎么都说不过去。”

“其实,城主家的小公子也挺不错的,唇红齿白,秀气的很。”

此话一出,各种声音顿时一窒。

“……”

“嘿嘿嘿!”适才出声之人尴尬一笑,说道:“我…我也就是随便说说嘛!”

“唉,别呀!展开讲讲。”有人追问道。

青君斜倚在已经趴伏在地的国运神龙头上,原本听得津津有味,很是得劲儿。

甚至还出声感叹道:“欸,都是性情中人呐!当年本君要是有这份胆色,啧啧啧……”

但到了后面,这话风一跑偏,青君就觉得……更加得劲儿了。

然而,竖起耳朵听了半晌儿,也再没听着个后续的青君,被弄的不上不下,裆下就有些难受了。

柳春柔下意识翻了下眼皮,不着痕迹的看了眼画卷中支棱着耳朵的青君。

“咳~”青君轻咳一声,中指抿了下眉角,说道:“烽火既已燃起,苍生必先罹难,然则生民何辜。”

“劫虽难逃,但本君也不是那些视百姓为猪狗的‘圣人’,既在眼前,没道理独善自身,放任不顾。”

说着,青君看了一眼自己近前的一座牌位,吩咐道:“阿言,你去走一趟吧,合抱之木,生于毫末,九层之台,起于累土,咱们先将登丰城拿下再说。”

“是!”祠堂中,突然间又有陌生之音响起。

话音落下,柳春柔便看到青君看向的那座牌位里,有个虚幻身影缓步走出,渐渐凝实成为一道灰衣。

老妇人瞪大眼睛,满目震惊,看向那道灰衣,试探着问道:“七……七祖?”

灰衣人走出来的那块牌位上,赫然写着‘柳府七世祖逢言公灵位’的名号,那正是柳家第七代家主柳逢言的牌位。

柳逢言看向自己的后人,面带笑意,神色和煦的微微颔首。

得到确认的柳春柔,心中更是惊骇莫名。

自家这位老祖宗的头七不知道都过去多少年了,这还能回魂?

之前,不管是青君所在的画卷,亦或是雷霆,神龙这种超出常人认知的东西。

因为对青君的崇敬,以及对青君手段的了解,老妇人都还能接受。

但是现在,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老祖宗,就这么说蹦出来就蹦出来了,柳春柔着实有些发懵。

最主要的是,这事儿,她作为柳家现在的当家人,居然是一丁点儿都不知道呀!

下意识的,老妇人转动脖子望向画内青君,心道:“我主啊,你究竟还隐藏了多少东西?”

“对了。”青君接着说道:“将此人带回来见我。”

青君屈指一弹,《雪景寒潭垂竿图》中飘出来一卷白纸。

柳逢言展开白纸看了一眼,随后白纸自行燃尽,上面是个少年的画像。

柳逢言不解的问道:“我主,此子有何不凡?”

青君搓了搓适才弹出白纸的两指,悠悠道:“带来方知,或,可入四神属。”

此话一出,柳春柔尚无反应,但知晓内情的柳逢言却是身躯一震。

青君座下四神属,组建初衷从来只有一个,便是屠神、弑神、绝神、灭神。

四神属中,皆是万年难出的绝世天才,随便拎出来一人,都可轻而易举荡平而今天下。

莫非,此子也会是这等冠绝万载的盖代人杰?

柳逢言竭力按捺下心中激荡,而后躬身行礼,转身迈步,身形消散。

柳逢言走后,青君继续吩咐道:“阿柔,你去给小梁传个信儿,阿言既去,登丰城中乱军已不足为虑,然则陶唐之乱,天数合在十七,给他一年时间,让他设法补足,尽快谋定收官,准备立国。”

“还有,弘德虽已病入膏肓,但其也称得上一代雄主,让小梁稳妥一些,小心莫要阴沟里翻了船。”

“是!”柳春柔雷厉风行,应声后,转身即走。

咚咚咚~

空无一人的祠堂中,青君敲了敲国运神龙的脑袋,说道:“小宝,摇人,议事儿!”

话音落下,柳家祠堂中除却柳逢言那块外的所有牌位,皆缓缓挪动,面朝中-央画卷。

原创文章,作者:长弓短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6096.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