吹鬼灭魂 王显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小说:吹鬼

小说:悬疑

作者:杜高兴

角色:灭魂 王显

简介:其实我最早的想法只是继承家产。而最后我继承的除了那寥寥无几的家产外还有一把唢呐。我父亲曾经说:“唢呐一响,万事寂寥。”但当这把唢呐到了我的手中时,我却让这唢呐一响,天哭地哀。什么百鬼夜行,什么死神抠心,凡是有,一定灭!

书评专区

吹鬼灭魂 王显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吹鬼》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阅读

我叫王显,大学没毕业就回家继承了家业,一度成为了同学朋友眼中的小老板。

那两年也是我最开心最巅峰的两年,而在那两年后的一天夜晚,所有的事情都变了。

整个事件的前因后果应该从我爷爷那里说起。

听我老爸曾经说,我的爷爷是做纸活的,因为手艺好,所以生意也做的特别大,直接包揽了我们整个县城的纸活生意。

后来到我爸手里,他本来可以跟我现在一样,继承家业,可是从他那里却改了行,吹起了鬼子。

俗称这吹鬼子就是起丧事时吹的唢呐,吹的是生者心灵的寄托,吹的是亡者的安息。

而我老爸却吹出了一个“太平世盛”。

具体怎么回事,且听我细细说来。

大概是九三年左右,那时我大概九岁,那一年我爷爷走了,就在我爷爷走后的两个月,我们村子建在山下的墓园就发生了灵异事件。

就是每隔一个礼拜,在夜里就时不时的有人趴在墓园的坟丘上哭,这哭的人可不是我们想象的鬼怪之类,而是真真正正的人。

有人说是亡者的儿女在哭丧,不足为奇,可是又有一大部分人说,那些哭丧的人趴的都不是自己长辈的坟头。

无论是哪一种,都众说纷纭,但依旧还有人不信,没事在墓园外向里看,直到后来出了人命,而且是连环命。

就是每一次在墓园中哭完回到家中后的人,以及在墓园外看的人,在七天之后全都死了,而且死的时候都是瞪着眼睛张着嘴,样子极其恐怖。

这事一出,整个县城的人都知道了,这下子整个县城的人口径都统一了,那就是闹鬼。

说起闹鬼,整个县城的村民都想起了一个人,那就是我的爷爷。

我爷爷当年做纸活,除了手艺好之外还有另一个绰号,那就是王大真人。

可是在闹鬼之前我爷爷人就已经没了,那怎么办呢?那当然是找他的儿子,真人之后,就算不真,那也假不到哪里去。

我爸可是被逼上凉山,他其实根本就不怎么懂我爷爷的那些门道,可又要维护自己父亲的声誉,他不得不去。

他是临时抱佛脚,开始在家里翻找我爷爷的一些遗物,最终,他找到了两样东西,一样是唢呐,一样是一本乐谱。

唢呐是尘封了不知道多少年,反正我爸说他以前从来没见过。

而这个乐谱就不一样了,在这乐谱的开头第一页写了八个字,“渡魂,引魂,招魂,灭魂”。

虽然他当时不怎么理解这其中的含义,但他能明白字面意思就好了,所以他认为这就是一个宝贝,两样东西放在一起,那肯定就是照着乐谱吹唢呐。

这乐谱他研究了两天,唢呐也吹的是相当烂,但人家能吹出声呀,这也比平常人强太多了。

所以呀,他计划着就带着这唢呐去墓园里大显身手。

那一晚整个县里来了应该有千八百号人,我爸就在墓园里吹起了唢呐。

说来也真是神,唢呐第一声响,周围就起了风,第二声响,风中就夹起了雨,唢呐第三声响,一道闪电劈落,将所有人都吓的大喊:“鬼来喽!跑啊!”

之后,所有人都慌忙离开了墓园。

至于在那之后我爸怎么做的,也没有了见证人,所以他也没给我讲起过,他只是说那一晚他看到鬼魂了。

也是在那一天之后,整个县城范围内,只要是白事,那要不是我爸吹鬼子,那就是他的“加盟商”。

从这“加盟商”就能看出来,我爸这生意做了多大。

到了现在,到我这里,我爸曾问我:“你不读书了?以后还能干啥呀?”

那以我的性格,我肯定是要说大实话的,我回答他:“那您这一番宏图伟业不是为我留的吗?”

就这么一句话之后,我虽然是挨了一顿胖揍,但最终也顺利的将这“宏图伟业”继承了下来。

本来我这一切很顺利,直到我亲身经历了一次灵异之后,我的万家连锁首富梦破灭了,具体是什么原因,我再一次为大家细细说来。

那是零五年的六月末,一年过了一半,我就寻思拿着我的银行卡去自助取款机上看看存款的多少,好让我进一步为下半年做计划。

可就在我路过一个十字路口时,不小心踢散了别人拜祭先人烧的纸灰,当时我还没意识到,只觉得一阵凉风从背后刮过,就径直穿过了马路,去办自己将要办的事。

办完事之后,我找朋友喝了酒,回到家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那真是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冷风嗖嗖的不停的刮。

凌晨整点,我关紧了窗户,反锁了门,准备进入梦乡。

可就在我刚闭眼时,窗户上的玻璃突然就碎了。

这大半夜的出现这种事,那谁能不害怕。

所以,我一下子整个人僵住了,在床上斜着眼睛看着窗户,生怕有什么东西会出现。

大概过了半分钟左右,见没有啥动静了,我这才下床去找东西去挡住玻璃碎裂的地方。

可就在我刚刚靠近这窗户时,在我身后又是一阵凉风嗖嗖。

我打了一个激灵,回头看了看,什么也没有,但我心中已经猜到可能要出事了,因为我想起了一句话,那就是“子时不回屋,鬼叫不回头。”

我背后冷风嗖嗖的,那不就是鬼在叫我吗?

所以,当时我心中第一个想法就是呼唤我的老爸,让他来帮我震一震,可就在我刚有这想法时,我的脖子突然就像是被人死死的掐住了,且还听到了一个声音:“快还我男人命!若不然!你陪我下地狱!”

我当时吓坏了,别说要掐死我,我估摸着我爸晚来个一分钟,我自己就把自己给吓死了。

所以,那是说是迟那是快,一声唢呐“滴~”的一声就在我家院子里响了起来。

那一刻,掐住我脖子的那股力量突然就消失了,与此同时,一个女人哭泣的声音从我的床角处传了过来。

“咚咚咚!咚咚咚!”

“你小子在自己家锁门是啥球毛病!赶紧给我打开!”

我爸是又急又气的一边敲门一边喊我快点。

当我爸跑进我的屋里后直接一把将我推开,冲进到了我的床头位置,指着我的床头大骂:“你奶奶的!鬼话连篇!我的儿子你也敢招惹!”

我爸对着床头一来二去的骂了四五个回合,但是在我的眼里,说实话,那就像是一个神经病与床头对话,因为在我眼里,我只能看到我老爸一人,其他的再什么都没了。

直到我爸回头喊了说了一声:“小子!给老子过来!”

原创文章,作者:杜高兴,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60661.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