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派魔妃她千娇百媚》小说章节目录时卿,镇国公全文免费试读

小说:反派魔妃她千娇百媚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时令九九

简介:她是现代隐门最神秘的存在,世人眼中的绝世天才,一朝易魂重生,成为人人可欺的废柴小姐。低调是不可能低调的,逆天改命,医毒双修,身怀灵药空间,上古神器在手,神兽也上赶着与她契约。 渣男回心转意,愿娶她为正妃,不好意思,反派大佬宠她入骨,反派好,反派妙,跟着反派当个宝。

角色:时卿,镇国公

《反派魔妃她千娇百媚》小说章节目录时卿,镇国公全文免费试读

《反派魔妃她千娇百媚》第1章 异界重生免费阅读

“她怎么了?”

“不知道啊,像是病了。”

“你们不知道吗?前两天那件事发生过后,她就病倒了,发高烧糊里糊涂的,据说一个人神神叨叨的说话说了两三天呢,今天刚醒,大概是咽不下那口气,才来学院,就干了这等糊涂事。”

“只是导师罚站而已,她犯了这么大的错误,等院长知道了,定会除名她!”

多个少男少女三个一团,五个一簇的凑在一起,多是俊男美女,赏心悦目之至。

她们在说的,是广场中心那抹淡青色的身影,她此时是被大家谈论的对象,一时风头无两,却像个笑话一样瘫软无力的倒在地上。

烈日当空,日头晒得人头晕目眩,少女不过十六七岁的样子,汗水打湿了她额前的碎发,紧紧的贴在脸上,唇色苍白,显然是病得严重。

然而,并没有人上前,因为她在众人眼中,不过是个笑话罢了。

她们口中的那件事,大家都知道是什么事,这个时代没有吃瓜群众这个词,不然的话,她们大抵就是那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吃瓜群众了。

三天前小皇子生辰,詹贵妃从陛下那求来恩典,单方面解除了时卿与小皇子北堂白的婚约。

时卿就是倒在地上那女子,镇国公府的大小姐,唯一嫡女。时卿在詹贵妃宣布解除婚约后便疯疯癫癫的,也能理解,毕竟她是十分喜欢小皇子的,且因有小皇子准妃这个头衔,她这些年在帝都才能顺风顺水的活着。

小皇子北堂白是月神国多少妙龄少女的梦中情人,在月神国的年轻一辈中,除了那神秘莫测的国师大人,就数小皇子最受欢迎,让人遗憾的是小皇子之前一直和时卿那个草包订了婚约。

退婚过后,时卿最大的依仗没有了,镇国公不在皇城,她没人撑腰,往后的日子必定不会好过。时卿又是担忧又是伤心欲绝,终是病倒了。

今日终于醒过来了,能下地了,想着自身处境艰难,也难以承受皇城里漫天的嘲笑,她回到了学院,想努力修炼重新寻找出路。

可不想,她往日天赋低劣,实力在众多学子中也属中下等,素有草包之称,现在想一口吃成个胖子,怎么可能?

她往日不知道好好学习,只知道跟着小皇子屁股后面转,对修炼之事半分不上心,这不,今日一来便闯了大祸,放走了学院一只教学用的中阶魔兽。

这是件很严重的事,那只魔兽平日里被导师们用来给学生讲课,作为南云学院的学生,他们是需要对魔兽有一定了解的。谁知道居然被时卿给放走了。导师没有权利处理这件事情,还得等院长回来处理,所以只是罚她顶着烈日站在学院中心的广场上。

南云学院是月神国最大、最具权威的学院。

时卿迫不及待的回到学院,的确是想好好修炼,让詹贵妃改善对她的看法,收回退婚一事,而且,她现在已经失去了皇族的庇护,以后的日子会很艰难,父亲不在,很多人都会欺负她。

但其实这些都只是一方面的,另一方面,更大的原因是她想逃离帝都那是非之地。

可她忘记了,南云学院在月神国的地位,大多数世家大族的年轻一辈都在这学院里面学习,她回来这里,面对的嘲讽和讥笑,并不比帝都少。

当太阳升到最高点,炽热的阳光照在地上每一处,像是所有生物都无处遁形,千金们纷纷嫌晒,多数已经离去了。

地上那道身影动了动,终究是没力气爬起来,她倒在地上虚着眼看着远处那些人。

须臾,一道身影闯入她的视线当中。

时卿深吸一口气,像是以此方式积攒了浑身上下余数不多的力气,冲着那人无声地说了几个字。

——带我回去。

只是病得太重,发不出声音。

那男子一身黑色长袍,眉宇之间尽是冷漠,这样的日头下,竟让人感觉他周身像是散发着无名的寒气一般。

他看到了沈茶茶的嘴形,沉默片刻,一声不吭的朝她走去。

弯腰,抱起地上的时卿,在一众人的注视下离开了学院。

“沈大公子把她接走了,没什么看头了。”

“我就知道沈青一定会出来的,他为他这个妹妹收拾的烂摊子都有几箩筐了。”

“哈哈哈,谁让他摊上了这么个家呢?”

众人不置可否。

……

时卿平静地接受了重生这件事。

这具身子也叫时卿,与她名字倒是一模一样。她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在南云学院的广场上躺着了,浑身上下没有半点力气。

伤势感染加高烧。

醒过来那瞬间她便继承了来自于这具身体的全部记忆,得知在退婚事件后时卿便被大将军府的三小姐迟绯找人围起来痛打了一顿。

迟绯很是喜欢小皇子,这些年没少针对时卿,得知时卿被退婚,最开心的人莫过于她了。

说起时卿与迟绯之间的矛盾,其实也不止是隔了一个小皇子,两个家族之间实际上也是竞争关系。同为武官,老镇国公与迟绯的爷爷就是竞争关系。

沈青把时卿带回镇国公府后,将她放在时卿的房间里后便走了,从始至终一句话都没有说。

时卿再次醒来是被渴醒的,入目一片漆黑,依照记忆,找到茶盏给自己倒了杯水。

随后点燃了房间的灯,看了看身上的伤势。

原主是个很简单的人,怯懦、胆小、不值一提,虽出身武将世家,但修炼的天赋却很差强人意。这也就导致了很多人都敢欺负她。

就好比这镇国公府的下人们,阳奉阴违,根本就没有把她这个嫡女放在眼里。

镇国公沈铮带兵出去平定边界叛乱,已经离家一年有余,府上的几位公子小姐又全部都在学院学习,一时间,府上一个主子都没有,时卿倒是时不时的回来一下,但她这个人存在感就恍若没有,下人也并不是很把她放在眼里。

眼下病的重了,身边却是一个伺候的人都没有。

沈铮就是这具身体的亲爹,时卿不跟他姓,跟她那个素未谋面的娘姓。

既来之则安之,时卿白天的时候已经消化过了这些事情,现在该想的是怎么解决眼下的事情。

那什么劳什子小皇子她一点都不在意,退婚了还挺好,免得她还得想办法退。

时卿这个身份蛮好的,沈铮常年四季不在家里,家里也没有母亲和族老什么的,没人管着她了,她上一世便一直是孤身一人,习惯了那样的生活,不习惯被人管着。

风一样的女子怎么能被这些杂事绊住脚。

她是在时卿被罚过后才重生在她的身上的,在这之前,时卿的确是放跑了学院的一只魔兽。

这的确是个麻烦。

——

作者有话说:

原创文章,作者:时令九九,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6063.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