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一个桃妖的自我修养最新章节,月儿 张极小说阅读

小说:论一个桃妖的自我修养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肆伍六柒

角色:月儿 张极

简介:作为一个合格的桃妖,月离立志要努力修炼,有朝一日飞升为仙。叮,对方向你丢来一个美男,舍下一切身家,闯地府,闹阎王,差点弄的个魂飞魄散。终于重新决定努力修仙,地府引路三百年。叮,对方向你丢来一个神仙师傅,背景离家,拜师学医,除鬼屠妖,最终嘛,抱得美男师傅归,西提榜中桃妖仙。叮,师傅,你的徒弟上门了,请签收。

书评专区

论一个桃妖的自我修养最新章节,月儿 张极小说阅读

《论一个桃妖的自我修养》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阅读

十五年前,亓城首富月家月夫人怀胎十月终于生下了月家长女,可后来听当时在场的丫鬟说这月家千金月离出生后就没了呼吸,后来,幸是得到上天怜悯,那夜月家来了一位神医,这才将月家小姐从鬼门关救了回来,只是从此落下嗜睡之症。

只是众人不知,除了这嗜睡之症,月离从小便一直做着同一个梦,只不过随着自己越来越大,梦里的场景也是越来越清晰。在梦里,她见到了她自己但又好像不是她自己的一个女子。走进竹屋,一股花香迎面而来,再往里走,竹木所做的床,萤绿色的纱帐。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那枕头下应该有着一个同心结才对,仿佛那就是她自己曾经亲手放的一般。

忽然一阵琴声传来,悠扬动听。月离闻声一路跑到院中,院中的桃树开的正好,片片桃花落下,装染了整个世界,一白衣男子在院中抚琴,修长的手指在琴上划出美妙的音符,如墨般的长发在风中轻扬。

在那桃树下,有一紫色的身影在舞动,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她用她的长眉,妙目,手指,腰肢;轻云般慢移,旋风般疾转,飞舞的桃花落在她的发间,更添美丽。桃花丝丝,柔情更如花,落了满天,花瓣最终飘过了红颜。

女子的面容渐渐清晰,那是一张和月离有着七分相似的脸,她眼里的温柔只为她面前的男子。一舞结束,她微笑着向男子走去,她的薄唇微动,似在叫着男子,可她叫的什么,月离却始终听不清。

“月儿,你跳得越来越好了。”富有磁性的声音,格外的好听,但月离自己好像已经听过无数次一样,那么熟悉,那么留恋。

男子起身为那女子拿掉了头上的那朵桃花,“月儿,你美到,连那桃花都爱慕与你。”被唤作月儿的女子笑了笑,“又开我的玩笑。”月儿牵起男子的手,向着远处走去,明明是很温馨的场面,月离不知道为何她的心那么痛。她伸出手,想阻止她们继续向前走去。

再一眨眼,周围的一切却都已改变,出现在月离眼前的依旧是那一片桃花林,漫天的桃花美艳动人,飞落在地上躺着的女子身上,依旧是紫色的蝶纹云绸,白色的玉兰簪,她的眼睛紧闭着,像是睡着一般,但身下被鲜血染红的桃花让月离明白,这个叫月儿的女子在这桃花下已经死去了。一滴泪从她的脸上流过,滴入这极美的桃花之中,心好痛,仿佛那里被人掏空一般。梦被惊醒,但泪却依旧。

“啪!”月离被这一下是彻底打清醒了,看来自己的后脑勺又和戒尺来了一次亲密接触。

“月小姐怎么又睡着了!画画讲究用心,月小姐看看你画的这叫什么!”月离的绘画老师,一位五十多岁的老头,此刻被月离气的胡子都翘了起来,转身拂袖离开了。月离愁着眉头盯着自己面前的白纸,上面这个胖胖的一坨未知生物就是自己刚才的画作,还真是抽象。

在月离终于又成功气走一位教绘画的老师后,月父无奈的看着自己这个得来不易的千金女儿,揉了揉自己深深皱在一起的眉头,让自己先冷静下来。深呼一口气,忍住自己想要爆发的脾气,转身对家里的下人留下了一句“从现在开始,不能让小姐离开月府。”,便离开了月离的房间。

石壁上清泉溅落的水珠跌入潭中,滴答、滴答……一袭翠绿的衫裙,发间的步摇随着女子的动作在空中微微摇动,女子眉间微皱,灵动的眼中此时少了份笑意,多了份迷茫。月离一手托着自己的下颚,瞧着窗户外面的桃花树,梦中那个紫衣女子虽然和自己有一张极为相似的脸,但不用怀疑,绝对不是自己,即使长的再为相像,可给人的感觉却是千差万别,她身上好像带有一种来自上位者的贵气和与生俱来的自信感,那么她到底又是谁呢?

突然月离像是想起了什么,轻锤了一下自己的头,眉间也舒展了开来,拎起自己的裙摆转身快速离开。“娘!”待月离跑到后院的正厅堂室时,才发现平时这个时间都在账房的月父也在房内,皱着眉头,看到自己后,一副痛心疾首的表情。而月母从月离进门后,也是一副欲言又止的神态。

见此,月离的步子也不由慢了下来 ,犹豫再三还是开口问道,“爹娘,你们是不是瞒着我在外面还有一个女儿?”

月父听此胡子一翘,瞪眼呲目,月离丝毫不怀疑自己的脑袋下一刻就会受到暴击,“你这逆子,又在胡言乱语什么!”。待听到月母的一声叹息后,这老头又扶着额头一脸愁容,“怎么说她也是我月家的千金,去跟着山野村医学医,让方家那老头知道,还不知道该怎么笑话我呢。”

学医?听见月父的话,月离明显愣了一下,虽然说自己在琴棋书画方面都没有丝毫造诣,但自己什么时候决定要去学医了。再说老头不是行商的吗,就算让自己学也应该学经商之道才对呀,一脸疑问地看向还在痛心疾首的月父,可他抬头给了月离一个白眼后就转过头去不再往这边瞧上一眼。倒是月母走了过来,握着月离的手,眼里满是心疼,“离儿,别听你爹说的,什么山野村医,那可是救了你的神医。你出生的时候得了一场大病,所幸有一神医路过救了你。神医见与你有缘,要收你为徒。我们自是不忍你小小年纪便离家在外,但毕竟人家确实是你的救命恩人,便应了他,待你成年后便上江南的月觅医馆拜神医为师。爹娘也知你的本事,但若真跟神医学了一些医术,也不失为一件好事。”

只是月离没想到第二日月父一大早便让下人替自己准备好了所需的一切,急匆匆将自己赶去了江南水乡。甚至出发的时候,月离还瞧见了月父眼里多出来的光,好像送走的不是自己的千金女儿,而是一个令他头疼的魔王。

一辆马车从远方缓缓驶来,只听见一声轻轻的叹气,月离拉开车帘,瞧着外面无望的绿树蔓草。

“咕咕…”一只白色的鸽子突然飞进了马车里,落在了月离的手上,月离这才转头将自己从幻想里拉了回来,望向手里的鸽子。

这鸽子倒也长的有些奇特,本来纯白的鸽身,不知道为什么尾巴处却有着一缕红色的羽毛,像是沾染了鲜血一般。那鸽子抬头看了一眼,便又转过身拿尾巴对着月离。

“这……这,你这鸽子倒也是有趣。算了,这一路无趣,就留下你吧。听你咕咕咕地叫,就叫你咕咕可好?”那鸽子倒也不吱声,直接躺在月离手上歇了起来。

“小姐,你在和谁说话?”叶子往马车里瞧了一眼,见到自家小姐手里多出来的鸽子,心想小姐这不知又从哪里捡来的,自家小姐从小就爱在路上捡各种千奇百怪的东西,据自己不完全统计,小姐这些年带回府中的,有数不清的奇形怪状的石头,一个丑到不忍直视的木雕,一个已经坏掉的贝壳风铃,甚至上次小姐还捡回来一尊佛像,为此她已经挨了老爷不少的说道,还因此被关过禁闭。不过看来目前小姐这爱好已经发展到捡活物了,但念在这一路无趣,让小姐打发些时间也好,在听到小姐一声无事后,便又将车帘放了下来。

叶子今日穿着一件绿色罗衫,倒真快成了叶子了。不过刚才那鸽子在听到月离叫了叶子后,回过头往上瞧了一眼。那一眼像极了藐视,月离摇了摇头,绝对是自己看错了吧,想起最近越来越清晰的梦,自己倒真的快有点神经质质了。

原创文章,作者:肆伍六柒,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60613.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